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世界末日的某个角落(END)

黄少天小朋友生日快乐,啊马上就是大人了!(突然心情复杂!

祝你心想事成,永远快乐。真的很爱你,最爱你了!


世界末日的某个角落

 

 

 

1.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个黄昏,以不怎么和平的方式分手了。

一般来说分手的理由大致分为以下几种:一是出轨。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比如黄少天出轨荣耀,喻文州出轨荣耀,黄少天出轨垃圾话,喻文州出轨白切鸡……但是暂不讨论。第二种可能就是性格不合。性格是很玄妙的东西,说合就合,说不合就不合,想合的时候不合也得合,不想合的时候合也是不合。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普遍意义上来讲,还是很合的。

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黑暗势力的暗中操控,迫使他们每天吵架打架吵架打架,最终忍无可忍地分手了。

分手的方式也并不和平,黄少天擅长砸门、摔东西,喻文州擅长冷暴力,分手后两个人各回各家(幸亏喻文州狡兔三窟还有别的家),然后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强装平静入睡了。

 

2.

 

黄少天是醒来好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的。

他和喻文州住的房子紧邻一所小学,小区出门就是商业街,主干道向来是人来人往,清晨喧闹嘈杂,然而现在都八点多了,还是非常非常安静。

黄少天揉了揉耳朵,确定自己没有戴耳塞。他站起来走到窗边,惊讶地发现路上没有任何一个行人。

人呢?都哪儿去了?我们地球妈妈繁衍生息了几十亿的人,怎么今天一个都没看到?黄少天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他梦游似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抓起手机打给张佳乐。

无人接听。

打给王杰希,无人接听,打给魏琛,无人接听,打给卢瀚文这个网瘾少年,依然无人接听,黄少天越想越奇怪,他干脆打给冯主席……还是无人接听。

靠,你们不会关了手机在集体聚会蹦迪吧?不然这么多声铃声都听不到?

等了好一会儿窗外依旧没有任何人,黄少天愈发觉得奇怪,最近附近说是要修地铁,难道把路封了?他连忙洗脸刷牙换好衣服,拿上钥匙出门了。黄少天是非常有探索精神的,非要看看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情。

楼下往常都是早点摊,天南海北的美食都有,豆浆油条、山东煎饼、广式早点不一而足,黄少天带了零钱出来,想吃了早饭再去看看情况,然而楼下空无一人,根本没有早点摊。他逛了半天站在便利店门口,听到便利店的录音冲他问好。

“早上好,欢迎光临。”

“早上好!”黄少天也元气满满地打了招呼。

自动门打开,便利店空无一人。黄少天突然觉得非常孤单,他走到货架上拿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盒牛奶,然后从口袋里掏了零钱放在柜台。

没有收银员,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转身出门。

便利店门口的录音向他送别。

“欢迎下次光临,再见。”

黄少天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一边走一边吃早点,大概走过了两条街仍然没有看到人,路边的树叶在风中飒飒作响,成为他散步探险的唯一BGM。

人呢!人都哪儿去了!黄少天终于受不了了,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大喊一声,可惜无人回应。

世界末日了,没人了,都没了,苍天啊,大地啊!

黄少天向来是不信邪的,他干脆坐在路边,打开微博,发了一条放在往常绝对会震惊整个荣耀圈的大新闻。不,甚至还有可能震出圈!

@黄少天_蓝雨V:谢谢大家,我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黄少天深呼吸三次,觉得微博上肯定会炸开了花了,他徐徐期待,打开消息——靠,一个提示都没有!

黄少天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他再三翻自己的微博,上一条是分享美食,转发6025,评论10000+,点赞有十万呢!而这一条根本就没有转评赞,一条都没有!最让人无语的是他还跑去视奸了一个喻黄粉的微博,这位女侠极其擅长抠糖,同框照片能P出花样,互相提及对方可展开万字小论文,每条微博做500字以上阅读理解,要是肢体接触立马产出N篇肉文。但是今天她静悄悄地什么都没有发,上一条微博还定格在转发同人图,她的转发语是“多希望他们俩真的幸福地在一起啊”。

幸福地在一起了啊(截止昨天),那你怎么不激动啊!

黄少天愤愤地刷新首页,发现全都是昨天的微博,甚至还掺杂着上周的消息,他骂了两句渣浪,愤愤地把微博关了。

看来微博也坏掉了!

 

3.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给喻文州打了电话。

在打电话之前,他的思想复杂程度大约相当于20多根耳机线缠在一起,怎么解都解不开。他非常迫切地希望有人会接电话,但是看目前的情况,无人接听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他陷入了薛定谔的猫的悖论之中,又想快点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又想保留最后一点希望,让自己不至于太过绝望,然而他纠结着纠结着,突然手机屏幕亮起来。

是喻文州打来的电话。

黄少天热泪盈眶地接起来。

“喻文州!”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超脱了,什么都可以原谅,什么都可以接受,哪怕喻文州天天吃秋葵、变着花样地做秋葵,他也觉得喻文州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嗯。”喻文州的声音有点沙哑,“少天……”

“什么都不要说了,”黄少天感觉自己快哭了,“我……”

“少天……”

黄少天觉得琼瑶剧的BGM已经徐徐响起,马上就要响彻整个世界了。他并不觉得这样会打扰到谁,反正这个世界上可能只剩下这两个人了。

“你在哪儿?”喻文州说,“我来找你。”

 

喻文州到的时候黄少天坐在马路中间喝牛奶,他盘腿坐着,看起来像个马路上的障碍物。然而这条马路不会再有任何车辆经过,这个世界已经空空荡荡了。

“我花钱买的。”黄少天把剩了一半的牛奶盒递给喻文州,“你怎么才来。”

喻文州接过牛奶盒:“我来晚了。”

街道上没有人,社交网络上也没有人,打开门户网站都是过去的新闻,并且将永远地定格在这一瞬间。

这个世界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

“我们昨天为什么分手来着?”黄少天突然问。

“忘了。”喻文州说。

“我也忘了。”黄少天站起来,“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里打开电视,早新闻的时间不停地重复播着广告,看来是没有准备今天的新闻节目了,黄少天听着心烦,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他跑到书房去登录荣耀,打开一区在世界频道大喊“本剑圣来了”,然而并没有任何回应。他走到NPC面前,NPC对他说,欢迎回来,大侠。

副本门口没有人,组队也组不成,他操纵着小号走来走去,看着NPC亲密地交谈着,感觉非常荒谬,这个世界都他妈没人了,这群AI还在这边聊天,重点是聊得热火朝天的。

荣耀更新到了新的篇章,黄少天跑去打PVE,和boss对着打顺便看剧情,剧情更新到最关键的时刻断掉了,再往下点只会出现“全新剧情敬请期待”,他点开邮箱,看到荣耀官fang的公告,荣耀将于明天上午九点进行一次停服更新,预计更新三个小时,请各位玩家于十二点后登录游戏。本次游戏更新补偿XXX……

黄少天看了看表,时间到了,没有更新,整个世界都失约了。

打开网文网站,蝴蝶蓝又没有更新,黄少天觉得这倒正常,他继续翻,发现他收藏的那些勤奋更新的作者也没有更新;打开论坛,那个每天都在首页飘着的“蓝雨今天买人了吗”的帖子也没有更新,黄少天百无聊赖地跑去跟帖,“内部消息,黄少天赞助蓝雨三个亿关窗前必须花完”,然而刷新了三百次,一个回帖的都没。

想到这里,黄少天跑到网友自制的游戏“荣耀经理”里,跑去斥巨资给蓝雨战队买了王杰希叶修周泽楷和张新杰,蓝雨立刻在评分系统里飙升为下赛季最具冠军相的战队。

喻文州站在门口:“吃饭了。”

黄少天猛地坐起来:“已经中午了吗?”

喻文州点头:“中午了,该吃饭了。”

午饭和平时没什么差别,黄少天吃着觉得无趣。他现在不光觉得吃饭无趣,他是觉得整个世界都无趣。

“怎么办。”黄少天放下碗。

“先吃饭。”喻文州说,“想不通的事情就等会儿再想吧。”

黄少天端起碗,一口气喝了半碗的番茄蛋汤,他喝着喝着简直要哭了,怎么办,以后没有新鲜的蔬菜水果,难道都要靠自己去种吗?想到这里他不禁悲从中来,感觉自己是漂流到荒岛的鲁滨逊。

喻文州给他夹菜,黄少天才不至于崩溃,还好还好,星期五还在。

喻文州比星期五更让人觉得踏实,黄少天的内心已经凌乱得碎成一片一片漫天飞舞,但是他表面上还不至于嚎啕大哭,这全都归功于喻文州,喻文州依然很冷静,他虽然还没说什么,但是一举一动都非常的镇定,仿佛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然而黄少天知道,并没有。

“人类完了。”黄少天突然说。

他有一条生活准则,当自己的生活变得很绝望的时候,就站在全人类的角度去思考一些层次极高的问题,就不觉得自己绝望了。但是今天这个方法没用,因为人类真的完了。

“所以呢?”喻文州想了想,“确实是完了,我们又没有办法生孩子。”

黄少天喷了,他突然爆笑,笑得喘不过气。

“全世界就剩下两个人,竟然还是两个基佬。”黄少天一拍桌子,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没想到吧!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4.

 

吃完饭,黄少天与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突然一下子失去了社会的约束和推动,黄少天变得尤其茫然无措。

黄少天手机突然响了。

黄少天:“有救了???”

喻文州侧过头:“什么?”

黄少天激动地抓起手机:“有短信!我们还有救,说明地球还没有完全毁灭,哈哈哈……”

“尊敬的用户,中国移动提醒服务:截止XXXX年XX月XX日XX时,您已欠费XX元,请及时充值……”

黄少天脸都绿了:“……这都行?不愧是中国移动,地球毁灭了还忙着收钱,我试试能不能充值啊……靠,真的可以啊,不愧是中国移动,都灭亡了还能收钱……”

喻文州的手机也响了。

黄少天抢过来:“哇塞!”

“澳门赌场盛大开业,美女荷官静候光临,官fang网址www.yh66666.com.”

“全世界都倒闭了关门了!就澳门赌场还开业!走吧,还等什么,还不去豪赌一把?”黄少天说,“稳赚不赔的啊!”

“那也得能到得了澳门才行。”喻文州说,“游泳过去么?”

黄少天一想到全世界的交通全瘫痪了,整个人都提不起兴致来。他靠在沙发上啊啊啊啊不明意义地大喊了几声,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整个下午都无所事事。

黄少天:“怎么没有垃圾短信了呢?好希望有垃圾短信,我已经把屏蔽全解除了。”

“没有了,”喻文州站起来,“该做晚饭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马上要疯了:“怎么又要吃饭了?我们就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吗!和猪还有区别吗!”

喻文州拍拍手站起来:“有,因为猪从来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黄少天在厚厚的地毯上立扑了:“我还不如猪过得愉快……”

晚饭的菜是在楼下菜市场里拿的,喻文州特意多拿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和肉类放在冰箱里,黄少天跟在他屁股后面付钱,把钱塞在案板底下。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还会正常运转多久,什么时候会停水?什么时候会停电?什么时候会大爆炸?这一切都是未知的。

“我们必须要做一点什么。”吃完了,黄少天擦了擦嘴,一本正经地宣布。

喻文州正在收拾碗筷,对此不予置评。

“你不感兴趣么?”黄少天凑过来,“我们现在又不用考虑赚钱的问题,也不用考虑吃饭的问题,快乐似神仙啊。”

黄少天能这么乐观,喻文州很满意。

“所以呢?”喻文州微微眯着眼睛,“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呢?”黄少天托着腮问道。

“你呢?”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不如做一点你平时想做但是不敢做的事情。”

黄少天:“我想裸奔。”

喻文州:“……”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现在全世界都没人了!为什么不能裸奔!”黄少天说,“放飞自我,就在此刻,一起哈皮~!”

喻文州二话不说抓住黄少天的手腕把他拖到卧室:“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

“不凭什么。”

“那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5.

 

吃吃睡睡做爱做爱做爱做爱做的事情做爱吃吃睡睡做爱做爱做爱做爱的事情做爱做爱做爱……了几天,黄少天终于腻了。

“我们必须得做一点什么。”黄少天旧话重提,“你在干什么啊喻文州?”

黄少天凑过去,喻文州正在看微博。几天过去了,还是之前的微博,只有一条最近的孤零零地挂在最前面,那就是黄少天的出柜微博。

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笑评价道:“简洁有力,振聋发聩。”

然后黄少天就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转发了微博:“谢谢大家,会一直走下去。”

“你神经病啊!”黄少天指着他。

喻文州抬眼看看黄少天,看得黄少天心里发毛,他当然知道,自己才是这个神经病事件的发起人。

“真的在一起了,”喻文州说,“你怕什么?”

黄少天什么都怕。

他和喻文州做了十年队友,是群众认知里是好朋友,是爸妈眼中的好孩子,更是朋友认定的好知己,但是好着好着就越过道德的边境走入爱的禁区了,实在是很难向大家交代。截至目前为止,还是只有几个好朋友知道这件事,大部分人还蒙在鼓里,如果不是世界末日,黄少天也不会发那条微博。

“我突然有一种……”黄少天说,“破罐子破摔的冲动。”

喻文州笑了笑,调侃似的问他:“此话怎讲?”

“走,”黄少天站起来,“我们去民政局。”

喻文州:“……”

黄少天开始在家里乱翻:“我户口本在这儿呢,你呢,你户口本呢?原来不是都放这的吗?怎么都没了?”

为什么没了,当然是分手那天某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东西一股脑全都丢出门外了啊!幸亏喻文州狡兔三窟,不然只能睡天桥了。

喻文州笑而不语,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了。

“你怎么在外面还有房子!”黄少天大怒。

喻文州觉得牙痛,喂,你这重点不对吧?

 

拿到了户口本,黄少天直奔民政局,反正也没人了,进门就是拍照盖戳。从民政局出来立刻发朋友圈,发完了还加上一句:近日举办婚宴,欢迎大家前来!

喻文州微笑,点赞并转发。

“你怎么笑得这么坏?”黄少天侧头看他。

“要做就做全套吧,”喻文州说,“请柬不发一发?”

“哈哈哈!”黄少天跳起来,“喻文州你太坏了!”

流程搞得相当隆重,喻文州甚至还在网上预定了酒店,黄少天手写了几十份请柬,两个人骑着自行车挨个塞进亲朋好友的门缝里,感觉仿佛一切都是真的。

“本来就是真的。”黄少天说。

“是真的。”喻文州点头。

“真好。”黄少天说,“这是不是世界毁灭的唯一好处?”

没有世俗眼光,没有社会与法律的约束,就可以做很多坏事了,比如现在这样。

“也不尽然,”黄少天突然又说,笑容感觉又像是要做坏事的前奏,“也还有别的好处啊。”

“什么?”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知道他要说什么,“除了野战。”

黄少天:“……哦那没有了。”

 


6.

 

喻文州和黄少天坏得不相上下。

既然黄少天都想要了,怎么能不满足他的需求。喻文州的官fang发言是这样的,但是具体是不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黄少天觉得腰快要断掉了,再这样下去真的是春宵苦短日高起,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黄少天说。

“所以呢?”

“我们要动起来!”黄少天握拳,“动以待毙,移动的目标更不容易被射中。”

黄少天的邪门歪理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去环游世界吧。”黄少天是个实干家,翻身下床开始找中国地图,“世界怕是有点困难,我不会开飞机,我们先走着。”

旅游的计划做多不知道多少,但是最后往往都无疾而终。还在打比赛的时候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努力练习,退役了之后生活琐事缠身,一时间又无法为所欲为。现在好了,再也没有黄金周节假日的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旅游胜地,每时每刻都是旅游最佳时机。

喻文州对车进行了一番改装,看得黄少天目瞪口呆。喻文州只是看了图纸和教学视频,就成功把他们俩的越野吉普改成了一个适合远游的移动城堡,他觉得喻文州此刻就像个机器猫。

“汽油的话只能沿途看到加油站就补充一点。”喻文州摘下手套,“怎么样?现在就出发吗?”

“太厉害了,机器猫!”

喻文州淡定接受了这个称号:“走吧,皮卡丘。”

出城的路上路过曾经繁华的商业街,甚至还路过现在空无一人的蓝雨大楼,冰冷的建筑睥睨整个世界,露出残酷的笑脸。黄少天向窗外看,觉得这种感觉荒诞又离奇。他无数次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每次梦醒了身边都还是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他温柔地看着自己,对他说早安。

所以也没什么不好。

车速不太快,黄少天坐在副驾驶摆弄CD,他把一盘很老的插进去,里面响起许巍的歌声。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旅行途中遇到宾馆就住宾馆,遇不到就住帐篷,黄少天已经开始对这种近乎流浪的生活完全习惯,他觉得甚至有些浪漫。他慢慢也开始接受这个有趣的设定,不会觉得孤单得难以忍受,他依然可以说很多的话,喻文州无论何时都会认真听。

晚上七点,黄少天钻进帐篷,他觉得自己有些感冒了,喻文州在帐篷外生火煮泡面,好闻的香气让他饥肠辘辘。

“我饿了。”黄少天只露出头。

“马上就好。”喻文州笑了笑,他掏出一颗鸡蛋打进去,看的黄少天目瞪口呆。

喻文州实在是高,路过农户家还不忘了摸鸡蛋。

头有点疼,大概是昨天下雨着凉了,黄少天重新躺回帐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被喻文州摇起来的时候他感觉恍若隔世,闻到泡面香气才回过神来。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你发烧了。”

黄少天披着毯子捧着泡面碗,热气袅袅升起,让他看不清喻文州的面孔。

“我做了一个梦。”

喻文州看着他:“什么?”

“我梦见这个世界没有毁灭,其实是我们两个死了。”黄少天放下泡面碗,揉了揉眼睛,“我……”

黄少天觉得头痛,他还没继续说下去,突然被喻文州吻住了嘴。

他身上有一种让人可以快速冷静下来的气息。

“吃饭吧。”喻文州说,“我爱你。”

 

旅行记不清到底有多久,在筋疲力尽之前,他们回家了。

家里和走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黄少天终于消停了,他在地毯上滚来滚去,抱着抱枕,觉得自己快乐得要升天。

“还是家里好呀,家里好呀,”黄少天说,“喂,亲爱的,有没有新鲜的东西可以吃啊?”

菜场和超市肯定没有了,但是喻文州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回来的路上他路过农田,带了一大包的蔬菜回来。

“高,实在是高。”黄少天赞不绝口,“新鲜蔬菜的问题解决了,哦,有没有新鲜的人可以泡啊……”

人是没有了,全世界也只有两个。

喻文州在收东西,黄少天跑过去,从背后搂住他。

“我可不是新鲜的人。”

“我念旧。”黄少天说,“给不给泡!”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主语和宾语是反的。


7.

 

黄少天是被手机铃声震醒的。他以为是自己定的闹钟,关了就好了,然而铃声锲而不舍,他睡眼惺忪地抓起来随便一按,对面竟然有人说话。

“靠,你终于接电话了,恭喜啊,都在酒店呢,你们怎么还不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黄少天啪地把电话挂了。

喻文州悠悠转醒:“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说,“睡觉睡觉。”

两分钟,手机又响了,这次响的是喻文州的手机,黄少天十分不耐烦地抓过来接听,劈头盖脸一顿吼。

“喻文州他不在!”

啪,又挂了。黄少天继续倒头就睡,只有喻文州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觉得不太对劲。喻文州抓起自己的手机,看到刚刚的来电是张佳乐的。

“少天,”喻文州推了推黄少天,“醒醒。”

黄少天太困了,昨天折腾到半夜,现在全身乏力,他费劲地爬起来,揉揉眼睛:“干嘛啊?”

话音未落,手机又响了。黄少天看了看,竟然是周泽楷的电话。

“他怎么也打电话过来……”黄少天迷迷糊糊接起来,“喂?”

周泽楷说话就是简洁:“恭喜。”

黄少天一脸懵逼:“什么啊?喂喂喂周泽楷你在说什么?你开玩笑吧?这不科学了啊,捣什么乱啊恭喜什么……”

周泽楷:“你和喻队,恭喜。”

黄少天突然冷静:“世界不是都毁灭了么,还装!你是假的周泽楷吧,说吧,你是不是腾讯的BabyQ机器人?”

周泽楷:“…”

周泽楷的省略号都要比别人短一点。

周泽楷:“我们在酒店。”

黄少天的大脑,biu一下地短路了。

清晨,天光大亮,黄少天匆忙地爬起来,一边系扣子一边跑到窗边,楼下人头攒动,街上车水马龙。

黄少天机械地转过头,声音里透着绝望:“……喻文州,你来看看。”

世界恢复了。

“是真的吗?”黄少天小心翼翼地问。

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腕,猛地一用力,听到黄少天一声惨叫。

喻文州镇定地回答:“是真的。”

靠靠靠!黄少天慌了,他飞快地抓起手机,打开微博,刷新首页……不,他还没刷新首页,就看到热搜框里自己的名字。

喻文州黄少天公开恋情!热!

妈的,怎么着,莫不是联盟和新浪有合作啊?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出柜微博转发高达十几万,热门转发里不乏熟悉的面孔,看得他胆战心惊。看来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不仅知道,还看到了朋友圈的照片,还看到了请柬,还在酒店等他们……

这算什么,神的恶作剧?

黄少天点开自己常看的那个CP粉,这个CP粉基本上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疯狂发了一堆“啊啊啊啊”之后过了一会儿悠悠地发了一条极具人生哲理的微博。

只要活得久,真爱会牵手;只要命很长,cp会发糖!大家笑着活下去吧,遇到什么挫折都不要放弃!

黄少天要疯了,妈的,求求地球了,还是灭亡吧!

“重来重来,”黄少天重新躺上床钻进被子,“刚刚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我觉得空荡荡的二人世界也挺好的,世界还是灭亡的好……”

喻文州笑而不语,他看着黄少天把自己包成瑞士卷,还在床上滚了两圈。

“而且我也没有三个亿给蓝雨买人!你起码还有三套房!”

喻文州笑着把瑞士卷手动拆开。

“你怕什么啊?”

黄少天钻出来,嘟囔着:“我什么都怕。”

“有我在也怕?”

黄少天哼哼两声:“还行吧……不是那么怕了。”

“一起吧。”

“什么?”

“什么都一起。”

不会更好,也不会更坏,这是最适宜的人生,神明的玩笑总是无伤大雅,却恰到好处。

 

荣耀论坛新帖。

@黄少天 听说你要花三个亿给蓝雨买人?是喻文州的彩礼吗?加油,教授与你同在。


END

 

 

 

 

 

PS,关于狡兔三窟那里有一个梗,我和衾笑成智障

 

米 20:51:00

喻文州狡兔三窟

米 20:51:11

就怕哪天把黄少天惹急了

衾 20:51:51

喻文州是兔子急了也买房

衾 20:52:24

每次和黄少天吵架,吵一次他就出门逛个楼盘

衾 20:52:36

这么多年,已经背着黄少天买了三套了

衾 20:52:46

卧槽,你知道那个笑话么

米 20:53:05

什么

衾 20:53:12

就是,两口子晚上睡觉。

衾 20:53:50

男的发现床下有个箱子,里面有三个鸡蛋和几万块钱,就问女的怎么回事

衾 20:54:32

女的不好意思的说,他不在的时候,她出轨了几次,但是感觉对不起他,每出轨一次,就放一个鸡蛋

衾 20:54:56

男的觉得结婚二十年了,才三次,算了,也没什么。又问,钱是什么呢,女的说,鸡蛋放多了就卖了换钱

米 20:55:2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衾 20:55:41

黄少天估计也是

衾 20:56:04

搜到喻文州一张几千万的存款和三个房产证。

衾 20:56:20

喻文州:每次和你吵架我就忍着,去外面买套房子。 

黄少天:十年了,才三套,算了,当投资了

喻文州:钱是房子太多,我租出去的租金

衾 20:57:16

全职罗杰斯啊

 

大家可以自己搜一下罗杰斯哈哈哈哈,他有102套房子





*亲测这篇文里guanfang是敏感词,原因不明

评论(114)

热度(2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