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END)

天啊,可见作者起标题的思维枯竭到了什么程度!

小秘书大法好 @衾宝 



 

 

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

 

 

黄少天一进公司就觉得气氛热烈得有点异常。他放下背包过去凑热闹,发现是隔壁财务部门的老大下周结婚,在发喜糖。喜糖人人有份,黄少天也接了过来,还剥了一颗放嘴里。而女同事们正在八卦,一通互通消息后结论是公司的钻石王老五已经所剩无几,大概觉得有些空虚,长叹一声,开始感慨人生。

“没啊,咱们部门小黄就没对象啊。”有人说。

黄少天脚步一顿,差点被糖噎死,我又不是钻石王老五!我连黄金白银王老五都不是,最多是个倔强青铜,重点是倔强。

“真钻石王老五是隔壁战略部的喻总啊,”又有人说,“三十好几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咱们公司多少人盯着,恨不得在人家身上安个窃听器……”

女同事八卦得热火朝天,黄少天一抬眼,发现喻文州拿着硬盘站在不远处。

“干活了干活了啊,”黄少天连忙打圆场,“代码代码代码,bugbug……”

“喻总各方面条件都是顶尖的啊,年纪轻轻就是合伙人,战略部干得风生水起,长得又好,关键是人品过硬,上回小张上班路上崴脚了,还是喻总给送到医院的……”

“她故意的吧,她穿运动鞋崴脚?”

黄少天嗓门奇大无比:“啊——咳咳咳,上班了啊!”

这再听不见就是故意装聋,也想被喻文州轮流送耳鼻喉科了。

“没事,大家慢聊,”喻文州也看出黄少天的意思,他对八卦也不甚在意,“硬盘出了点故障,麻烦IT的同事帮忙看下,里面有资料,我明天急用。”

几个聊天的女同事立刻不说话了,黄少天四周看了看,然后伸手把硬盘接了过来。

“哦,那我看看吧。”黄少天说。

“谢谢。”喻文州掏出手机,“黄少天?加个微信吧。抱歉,我真的很急。”

“诶……是我。”黄少天有点惊讶喻文州居然认识他,“那我修好了微信告诉你。”

喻文州转身一走,IT部门陷入了安静,然后很快又是一阵阵的窃窃私语。黄少天彻底无语了,他坐回座位,开始工作。

如果他知道女同事们现在在说喻文州maybe是gay的八卦的话,他一定后悔自己没有认真听讲,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知识点……

 

黄少天修好了硬盘,连接数据线,打开文件夹检查文档是否可用,结果发现里面只有视频文件。

标题也很劲爆,劲爆到黄少天连小声读出来都做不到,他满脸通红地看着,默念三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然后用尽了洪荒之力点开一个文件,飞快拖到了中间部分。

不出所料,画面和标题交相辉映,一个男的,和另一个男的,在做活塞运动。他深呼吸,揉揉眼睛,退出,刷新,再登录点开,好嘛这次是一个男的和四个男的在做往复打桩冲程。

关视频,关文件夹,拔硬盘,关电脑,黄少天动作一气呵成。

“咦?”同事被他的动作惊到了,侧头问,“怎么了,关电脑干什么?”

“咳咳,”黄少天依然满脸通红,低头咳嗽两声,“啊,有点卡,重启一下。”

 

吃午饭的时候,黄少天把这件事和李轩说了。

李轩也是同部门的IT,但是座位和他隔得十万八千里。公司很迷醉,IT部门招了不少女同事,女同事喜欢坐一起,然后挑选了一个她们最喜欢的男同事一起坐,和其他程序员隔离开了。那个巧妙的位置被誉为神之座位,这么多年一直由黄少天霸占,蝉联多年的妇女之友不是随便说说。

“喻文州……”黄少天压低声音,“他今天早上拿一个硬盘让我修,我一打开……”

李轩也忍不住压低声音:“是啥?”

“是G——V——”黄少天脸又不自觉地红了,“是男的和男的。”

李轩刚喝了一口汤,差点喷了。

“怎么了啊,你笑我干什么?”黄少天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不是,不是,”李轩一边笑一边擦了擦嘴角,“你刚刚的表情真的好清纯好不做作,至于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黄少天一头雾水:“……什么……难道不至于大惊小怪吗?”

“喻文州三十好几,没交过女朋友,”李轩开始马后炮,“那,要么性功能障碍,要么就是gay啊,但是前者一看就不是啊,必须是后者。”

黄少天更懵了:“你怎么知道不是前者?”

这回轮到李轩语塞了:“……”

“主要是……”黄少天开始纠结别的了,“他自己肯定知道自己拿的是什么硬盘吧,这硬盘递给我是什么意思啊,今天早上他过来,咱们公司硕果仅存七个女IT妹妹都在,他把硬盘递给我了。”

“啧啧啧……”李轩也开始托腮沉思,“有问题有问题。”

黄少天突然一拍桌子:“他还要了我的微信!”

“我靠!别有所图!”李轩附和,“还有别的吗?他有没有摸你?有没有——”

“滚!”

李轩躲开点:“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看着不像啊……”黄少天抱着头,“真的不像啊,他居然是gay……”

“当gay难道还有看上去像不像的门槛?”李轩突然又来劲了,“我看你也挺像的,你说你整天和七个妹妹坐在一块,到现在也没谈个女朋友……”

黄少天:“……”

李轩:“你怎么愣住了,你在思考什么?”

“我还是在思考,”黄少天又纠结地趴在桌上,“他为什么要把一个GV硬盘拿给我修!他都知道里面是GV!”

 

喻文州并不知道里面是GV。

他昨天连夜写报告,想起之前有做过模板,于是从柜子里拿出许久不用的硬盘来想导资料……结果万万没想到,他和方锐拿错了硬盘。喻文州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方锐的消息发过来,看得喻文州一身冷汗。

“糟了老铁……”方锐颤抖着打字,“我打开我硬盘,发现里面都是你的数据文件。我没动你数据,一点都没动……”

喻文州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硬盘里是什么?”

足足过了五分钟,让人窒息的沉默让喻文州都快撑不住的时候,方锐故作轻松地回复了:

“啊,刚从卖片的那里拷的片呗……100多个G呢。”

方锐抹了抹头上的汗,把20度的空调调成17:“大家都是男人,懂的哈,也没什么的。你想要就送你了。“

喻文州用手指关节不住地敲击着桌面,在盘算什么,熬夜之后的眼神越发明亮。

 

黄少天去给喻文州送硬盘的时候,两个人都很尴尬。但是喻文州段位比较高,他波澜不惊。黄少天就不行,黄少天面红耳赤,他觉得自己被喻文州的视线强X了。

“喻总,你的硬盘修好了。”黄少天打直球。

喻文州一看就知道黄少天已经知道了,他走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黄少天:“……”

黄少天像拿板砖一样把硬盘举了起来,大有同归鱼尽的意思,脸上写着“你再过来我要打人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喻文州笑了笑,看起来坦荡荡,一派光风霁月,“那个硬盘不是我的,是方锐的。”

黄少天将信将疑,方锐是公司合伙人的儿子,富二代小开,也有股份,在公司做个闲职,他和喻文州是大学同学,这事黄少天是有所耳闻,喻文州跳槽来也是方锐介绍的。

我靠,那就是说方锐是gay?!黄少天三观又被刷新了,他不禁为公司里的小妹妹捉急,这些个钻石王老五个个不是善茬,将来都是要上王者的大神啊。

“你怕了?”喻文州倒了杯水递过去,“还是害羞了?你脸红了。”

“方锐是……啊?”黄少天自动消音了那个词。

“对啊,”喻文州坦诚地笑笑,“方锐也是。”

黄少天很会抓重点:“等一下,我有点晕——什么叫也?”

“意思就是……”喻文州靠近点,他突然觉得这个IT非常有意思,“我也是。”

黄少天:“……”

黄少天端起纸杯,把一杯水一饮而尽。

“喻总……”黄少天连忙起誓,“我不会说出去的。”

“没关系的,”喻文州说,“我不在乎,性取向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嗯嗯!”黄少天拼命点头。

“谢谢你帮忙,替方锐也谢谢你。”喻文州拿过硬盘,“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和方锐并不是情侣关系。”

黄少天微微张着嘴看着喻文州。

“我还是单身。”

“我我我也是……”黄少天阴差阳错地说了一句。

说完他就跑了。我靠!我对一个gay说这个干嘛啊我?黄少天!你平时那么多话冒哪句不好非要冒那句?

 

黄少天这几天魂不守舍。

战略部很快传来消息,因为任务的关系,要派去台湾一个项目组,目前项目组没有专项的IT,要从IT部门调一个人过去。

由于要起码外调三个月,有家室的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女孩子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选来选去,最后不负众望地落在了黄少天身上。

李轩对黄少天投以欣羡的目光,他也不明说,等到只有他们俩加班的时候,就打开音乐公放“台妹爱我,我爱台妹,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或者在日常和黄少天就PHP问题争执时,会突然冒一句:“那不就好棒棒。”

阴阳怪气,令人感到不适,黄少天非常想举报了。

说起来喻文州说话就不嗲里嗲气,声音很好听的,不会像李轩这么讨人嫌,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黄少天越想越远。

“轩哥,你就这么想去台湾啊,上次来公司给你送饭的漂亮女朋友能同意么?”女同事也看不下去了,发动了一轮进攻。

李轩下巴砸在鼠标垫上:“那不是女朋友,他就是头发留得比较长。”

大家纷纷嘘他,比中指,在IT圈有一个特殊的鄙视生态链:有漂亮对象的>有对象的>没对象的,最后那一种只能通过技术能力互相鄙视。李轩因为从入职以来就有个长得非常好看的人隔三差五给他送便当,地位非常高,圈内谁见了都叫一声“轩哥”。

黄少天气呼呼地把鼠标一丢:“那换你去吧。”

李轩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这种好机会,和钻石喻老五独处的机会多难得啊,我们部门的女孩子都指着你和他打好关系,创造机会,问出来手机号,星座,血型,身高,生日,解锁密码呢。”

女孩子们双拳紧握,双眸放光。

“有一天,你们入住的酒店,只有一个单人间,外面月黑风高,暴雨不止,不得不把喻文州睡了,生米煮成熟饭。”

女孩子们心潮澎湃,情绪激动。

黄少天本来想到要和战略部一起出差就心慌,现在更加意乱,耳朵通红:“你说还要一起睡?”

敲门声打断了IT部的粉色幻想,大家不满地回头,看到故事另一主人公站在门口,带着歉意道:“打扰大家了吗?”

众人都动作一致地摇头no,像一群摇头娃娃。

他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下走向黄少天,低下头轻声说:“看到消息了么,下班后等我一起走?”

黄少天下意识点点头:“我可能要加班。”

“没关系,那我等你。”喻文州笑了起来,顺手帮他把鼠标捡起来放在手边,“先走了,一会儿见。”

等他离开之后,黄少天才想起来看手机,果不其然微信里有一条信息,说是他们俩得提前去,其他人一周后才到,有的安排要和他聊聊。黄少天感觉头顶灯光被遮住,疑惑抬头,看到一堆人都默默站起来,围在身边。

“什么时候和喻总熟到这个程度了,如实交代。”

 

我和喻文州什么时候关系熟了?

我们关系不熟吗?

不熟为什么喻文州会主动告诉我自己是同性恋?

这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黄少天,直到飞到台湾之后三天都没想明白,他盯着喻文州侧脸思考:其实被叫做钻石王老五也没问题,性格这么好,陪自己逛中正区电子城,还会带自己去夜市吃好吃的,不说别的,怎么吃都不胖的自己最近脸都圆了。

虽然说IT每天都会加班,但是他感觉喻文州谈个合同更累,高速思考谈判了十八个小时了,对面换了三拨人,喻文州一个人还是有条不紊,还瞥到好几个美女开始在办公室外打量喻文州了。可惜啊,你们不知道他不喜欢女生。

今天的谈判没有什么进展,喻文州揉揉脖子,就看到公司门口几个妹子围住黄少天邀请去夜店玩,心里不是滋味,婉拒:“我们公司的技术人员还有工作。”

两个人心怀鬼胎地回到安排的酒店,被前台温柔的声音才叫回现实:“预订的是一间商务套房,两位提供一下通行证好吗?”

黄少天第一反应,卧槽喻文州通行证生日比我大半年,第二反应,什么,一间房,被李轩说中了。过去种种涌上心头……

黄少天情绪努力稳定,呼吸强行镇定,猛拍大腿:“哈哈哈,好像电视剧啊。不过这夏天,我们就不用睡一个床了,怪热的。”

喻文州挑眉:“有空调。”

黄少天感觉自己耳朵都快烧起来了:“我睡眠质量不好,睡相也不行,我睡沙发吧。“

“其实——”

黄少天灵光一现:“我今晚上要彻夜攻坚程序问题,所以通宵不睡,你不要有顾虑。”

喻文州抱着肩膀看着,他不知道这个样子更想让人多欺负几下么。

“其实不用勉强,你要忙的话我睡沙发也行,不过套房不止一个房间。“

黄少天:“……”

喻文州努力控制笑意不要太明显,走了几步发现不对,看到黄少天蹲在地上,把脸埋在手里。

“怎么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猜测的,是李轩之前说一起睡觉,然后之前你刚好说你是……所以,但是我没有。”黄少天急促紧张地解释。

“没有什么。”

“没有讨厌你!”黄少天大声宣布,高举双手,非常有气势,“我绝对不会泄漏秘密!”

喻文州感觉自己修炼多年的气性都被这个人打破了,忍俊不禁拉起他手腕往房间走:“好了,走了。我也不会对我不喜欢的人开玩笑。”

 

李轩在微信那头情绪激动:“听说你和喻文州去了台湾之后,台湾就通过同性恋婚姻法了。真的特别厉害。”

黄少天皱眉,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能提醒:“这两件事虽然是先后事件,但是不具备因果关系,你的逻辑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李轩不理,倔强地继续自己的话题:“他有没有对你辣手摧花?”

辣手摧花倒是没有,黄少天思考了一下,突然就顺着李轩的思路走了:“不过,他经常叫我去他房间。”

“去他房间!”李轩声音突然拔高,视频画外音传来一个被吵醒的声音,他忙着安抚半天才回应黄少天,“快,展开讲一下这里,这里是必考知识点,要巩固。”

“就是经常让我去帮他修个系统,还有一些术语解释。我觉得很正常,说不定是个误会,没有对我有其他意思。”黄少天很疑惑。

“他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李轩突然说,“我看你现在是挺有意思的。”

黄少天突然觉得一股电流在身上乱窜:“……”

“被我说中了吧?”李轩说,“是不是看钻石喻老五风度翩翩又事业有成,人又好,于是凡心大动了?”

黄少天沉默了,他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动心了,他甚至脑海中一闪而过当时瞄到的GV画面。色情是色情的,黄少天姓黄,从来不怕色情,只是突然觉得没有当时那么有冲击力了……

就好像渐渐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怎么不说话了?真的动心了啊?”李轩像讲疯狂英语一样,很是激动,“动心了就不要窝着藏着,不过话说回来,黄少天,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

李轩真是擅长马后炮,干脆改名叫李后炮算了。

“我也早就觉得你有问题,”黄少天戳着面前的鼠标垫,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我还早就觉得喻文州有问题……他为什么总是一副要和我谈恋爱的样子?改天我真应该问问他!”

“问什么?”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抱着臂站在背后,“我来找你拷个程序,好像听到了自己名字。”

黄少天二话不说,迅速把头抱住,蹲在地上,当然比他更快的是李轩挂掉语音的操作。

喻文州觉得好笑得不得了:“你很喜欢蹲在地上?很可爱。”

“我我我只是在查看主机线路接口。”

“这是笔记本。”喻文州见他死活不起来,只好自己也把头探到下面和黄少天对话,在耳边轻轻说。

“不想听到喻文州的回答了么?”

纯情天经不得这么撩,猛地抬头,喻文州根本躲不开,嘴唇印在他的鼻尖。

这条鱼火上浇油,估计是一条水煮鱼,还异常过分地伸出舌头在鼻尖上点了一下。他笑道:“喻文州找你拷文件是真的,想和你谈恋爱也是真的。”

他心里掐着时间数,一分三十秒之后。

黄少天捂住鼻子退出三米,这下不只是耳朵,整个人都变成红色了,满脸惊讶:“台湾好神奇,我好像变成同性恋了。”

 

合作方以为用车轮战把喻文州的精力在第一天消耗得差不多了,第二天可以反击,万万没想到,喻文州现在是西装革履,精神更胜昨日。

这还不算最惨的,旁边那个基本上不开口的技术小哥,今天也红光满面,成了主要发言人。

“其实吧,我看了你们的策划方案,有的地方也没有说清楚,还有你们的态度也不够诚恳,就说下半年的技术学习方面,我就有十三个疑问。还有昨天晚上看了看贵司的安全防火墙,我找出了七个漏洞,下面我就一一说一下。”

大家瑟瑟发抖,悄悄问喻文州:“这位大杀器到底是干什么的,怕不只是IT大神,怎么也是个对外发言人。这嘴皮子,让机关枪望尘莫及。”

喻文州思索半天,严肃认真地说:“是我司吉祥物,私人专属,禁止触摸。”


 

 

 

 



END

评论(90)

热度(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