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进化论(END)

机器人喻&淘宝卖家黄

and一丢丢周橙


进化论

 

 

1.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肖时钦从仓库里拿出来的机器人。

“你真不要了啊?”黄少天翻看说明书,“这种机器人都卖得挺贵的吧。”

“是很贵的,”肖时钦擦了擦汗,“但是这是个试验品,功能不是很齐全,有一些bug,现在卖得都是没bug的。”

“他能干什么?”黄少天皱眉,“什么都不干的我不要啊,万一我妈来看我,我把他放角落里,我妈还以为我买了个充气娃娃……”

肖时钦满头黑线:“是男的。”

“那还好了……”黄少天看着严实合缝的包装,“打开看看呗?”

“你回家再组装吧,很简单的。”肖时钦推了推眼镜,“就不要在我家给我添乱了。”

“好吧……”黄少天拖长声,“喂老肖,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诶?第一次搞机器人,没用过。”

肖时钦清了清嗓子:“他是试验品,对他好点。第一,他现在是任务直达模式,改不了,就是你下达了一个指令无法撤回也无法终止,必须要完成。第二,他每次只能切一种模式。第三嘛,他有学习能力,别让他上网。”

“这简单,我自己每天守着电脑哪里有空让他上网,”黄少天露出贼笑,“他也就是当个童养媳在家洗衣服做饭就好了!”

肖时钦:“……”

 

2.

 

黄少天扛着巨重的机器人挤地铁回家,在电梯里回答了七八个邻居的疑问。

“呵呵,是一点生活必需品啦!”

“这么大个!”

“是啊是啊。”黄少天呵呵装傻。

好不容易把机器人搬到家,黄少天累得满身大汗,他拆开包装,首先掉出来的说明书和遥控器,其次是机器人零件,胳膊腿满地都是。黄少天从小怕恐怖片,闭着眼睛把零件组装好,过了好半天才睁眼看。

还可以,肖时钦说很像人类,这样看来还真挺像的。

机器人长得是很斯文温柔的成年男子相貌,中分发型,黄少天哈哈大笑着抓了会儿机器人的碎发,然后才慢悠悠地按了开关。

说明书手册很薄,肖时钦也说很好操作,黄少天草草看过,就开始发号施令了。

“听说你会洗碗,就洗碗吧,我的碗都没洗呢,”黄少天大手一挥,“action!去吧!”

指令下达很明确,机器人徐徐睁眼,来回打量,确定好了空间内摆设,走向了厨房。黄少天好奇地跟着,看到机器人拿起脏碗,开始准备洗了。

“很厉害耶,”黄少天拿起说明书念他的名字,“于文州!”

机器人缓缓回头,露出一个微笑,声音也很好听:“喻,四声。”

哟,这么聪明。黄少天拍了拍他肩膀:“好的耶,喻文州,你努力洗碗吧!我去看下淘宝。”

黄少天是开淘宝店的,主营美妆产品,是个皇冠卖家,日流水几十万,可以说是一个比较成功的小老板。虽然对女孩子用的美妆产品一窍不通,但是他有一个大美女合作伙伴苏沐橙,苏沐橙负责一切试色和功课心得,黄少天只要进货发货就行了。除此之外他在微博上有很多粉丝,他只需要发发自拍,就会有很多女孩子来他店里买东西,这些女孩子一般都会备注要店主写真照,搞得黄少天非常不好意思。

打开淘宝,又卖出去的不少东西,黄少天看了看都有现货,于是打印单子准备包装。他扫了一下评论,最近夏天到了,女孩子都在嚷着要上防晒产品,看来得联系苏沐橙搞一波了。

单子很多,又要仔细包装,还没包完黄少天就饿了,他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了,是该吃饭。他站起来冲厨房喊道:“喻文州,碗洗好了没有?”

没有回应。

“洗好了还是没洗好啊!洗好了做顿饭吧,”黄少天从快递单子和泡沫纸里起身,“喂,说话啊,你哑巴了吗?”

仍然没有回应。

“你在洗碗还是洗澡!怎么不讲话!”黄少天走进厨房,“我靠,一个小时了你还在擦碗!就这一个碗,你洗了一个小时?”

喻文州不说话,继续认真地洗那一个碗,黄少天感觉那碗快被磨平了。

“冒昧问一下,洗碗要洗多久呢?”黄少天克制自己,礼貌发问。

机器人终于有了反应,他缓缓抬头,目光温柔,声音动听,但是结论让黄少天心寒。

“六个小时。”

黄少天:“……”

喻文州低头继续洗碗。

黄少天疯了。

“我靠,你给我放下吧,我求你了,把碗给我!”黄少天急了,“不用你洗了可以吗!给我碗,我只有一个碗可以泡面,谢谢你了!”

喻文州不为所动,继续洗碗。

那天晚上黄少天没吃上饭。

十一点了,夜已深,家家户户准备睡觉,喻文州终于洗完了碗,黄少天饿得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喻文州走到他身边。

黄少天有气无力:“你走,我没有你这样的机器人。”

喻文州俯下身子亲吻黄少天额头:“晚安。”

我靠,太温柔了,遭不住遭不住。过了两分钟黄少天蹬腿大喊:“你干嘛!我不搞基!尤其不和AI搞基!”

 

3.

 

黄少天不信邪。

“碗不会洗,”黄少天抱着肩膀,“地总会扫吧!机器人一开始发明出来就是给人类扫地的哦。你就算再垃圾也应该会扫地,我出个门,你把地扫了诶,切记切记,扫地就行了,天花板不用扫。”

喻文州拿起扫把,微笑点头。

“我怎么总觉得怕怕的,”黄少天环顾四周,“不过扫地这么简单的指令,应该也没啥错误可犯吧,我要出去一天呢,扫地就算扫一天也够了……”

“再见。”喻文州已经开始进入扫地机器人模式。

“好好干哦,干得好给你奖励哦!”

黄少天转身出门,他要去找苏沐橙了。

苏大美女平日里做平面模特,工作日偶尔休息一天在家躺尸,悠闲地画指甲刷剧,是不会纡尊降贵跑到黄少天的山顶洞出租屋来试色的,黄少天只能吭哧吭哧地跑过去亲自请教。

“好看么?”苏沐橙给黄少天展示自己画的红彤彤的指甲。

“好看好看。”

黄少天掏出手机,对着苏沐橙手指一通拍,立刻打开手机淘宝卖家版上架预售新款指甲油。

苏沐橙:“……”

“还有别的么?”黄少天四处看,“给点力啊,夏天了,燥热起来。”

苏沐橙突然笑了:“我知道你很燥热的。”

黄少天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了!”

“听说你从肖时钦那里搞了一个机器人回来。”

“我靠,你可别提了,一提我就一肚子火!”黄少天立刻崩溃,“我跟你说我家的机器人那叫一个傻!”

然后黄少天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喻文州洗一个碗要六个小时还不能暂停最终导致他没吃晚饭的惨剧,苏沐橙听了笑得肚子都痛。

“所以你不要笑了,”黄少天说,“我要上新了。”

黄少天的上新是非常简单粗暴的,他作为一个正常男孩子根本不会知道隔离打底妆前防晒BB霜气垫粉底液散粉粉饼遮瑕定妆喷雾的使用顺序,也不会知道各种口红色号颜色区别,他只需要描述一下自己的围观感受就可以了。

宝贝名称:据说很好用苏沐橙用了感觉挺美的一个粉,色号XX

宝贝详情:是这样子的!这个粉啊,好像就是擦脸的吧……反正某人说了就是涂了脸上有光,要配合那个霜,霜的功效是减少脸上的油光……我靠,你们女孩子仔细琢磨一下是不是很有道理,仔细琢磨,逻辑推理,没有问题吧!没有问题就买吧!功课图片改天再补!

“搞定!”黄少天上架好了新品,“那改天来我工作室拍照片啊,我微博好久没更新功课了。”

“你那也好意思叫工作室。”苏沐橙毫不留情。

“怎么不叫呢,现在有两个人呢!”黄少天说,“喻文州在家扫地,相信等我回去,一定会看到整洁的出租屋。”

“那提前祝福你了。”苏沐橙说。

“必须的。”黄少天挥挥手,背着双肩包走了。

黄少天高高兴兴地推开家门,看到喻文州站在一片废墟里扫地。

黄少天深呼吸三次,睁开闭眼三次,开门关门三次,终于确定这个满地垃圾的屋子是自己家。喻文州依然站在废墟里勤劳地扫地,他把一堆垃圾从这里扫到那里,又从那里扫到这里,来来回回,把无数的垃圾从高处拉下来,然后按在地上摩擦。

黄少天一个健步上前,制止喻文州的动作。

“你莫不是个傻子吧?”

喻文州笑而不语,拿起扫把就要打人。

“我靠你敢打我!你还想不想活了,信不信我把你丢去卖废铁!”黄少天一边躲一边哀嚎,“干嘛打我,干嘛打我!不要打我了!”

喻文州缓缓放下扫把,继续开始扫地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再扫我就把你扫地出门!”

喻文州放下扫把,直挺挺地站在原地。黄少天气得没力气和AI吵架,他抄起扫把把房间打扫干净,然后走到厨房煮饭去了。

饭煮好了走出来,喻文州还站在原地,看起来怪可怜的,黄少天天生心软,他抬起手臂碰了碰喻文州:“你怎么还生气了,我还没呢……算了,老哥别气了,吃饭不?”

喻文州终于有了点表情:“好。”

“来吧,”黄少天拉开餐厅的椅子,“我手艺虽然一般,但是管够!”

AI又不会计较饭好不好吃,于是两个人一起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黄少天一直试图在和喻文州聊天,他发现喻文州在接受外界任务时的智能水平应该蛮低的,要不然也不会扫地扫那么久还把家里扫成了垃圾堆。但是他和人聊天很流畅,说明他应该至少与人打交道没有问题。

“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黄少天吃完饭站起来伸懒腰,“嘛,碗我来洗,我今天累了,你帮我当会儿客服吧!”

 

4.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开始摸索怎么当客服,黄少天站在他身后指指点点,很快,喻文州就掌握了技巧,和顾客说话已经是非常标准的客服风味,张口闭口“亲”“美女”之类的。

“哇,比我有耐心得多啊,”黄少天咔嚓咔嚓啃着苹果,“好好工作吧,我要去打游戏了!”

只要不让喻文州扫地或者洗碗,他都非常聪明。一直到睡前喻文州都在勤勤恳恳地接待顾客,黄少天打游戏也打得累了,他歪着头准备睡觉,喻文州就走过来汇报接待了多少顾客,成交了多少单。

“这么多!”黄少天睁大眼睛,“厉害厉害,要发了。明天教你怎么打包怎么打印快递单,哎,睡觉了……”

喻文州低下头,亲在黄少天额头:“晚安。”

黄少天已经开始习以为常,不会大惊小怪了,他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喻文州目视着黄少天睡着,他重新回到电脑前,打开了网页。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变聪明了。

他似乎具有学习能力,经常盯着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看,很快就学会了洗衣服做饭扫地刷碗,黄少天高兴得仿佛喜中五百万,但是不敢告诉肖时钦,万一肖时钦反悔了管他要钱,那多划不来。

“等下苏沐橙过来,”黄少天弯腰在挑拣口红,喊喻文州,“要拍点照片,把房间收一下呗。”

“好。”

喻文州点头,开始整理房间。

真好啊。黄少天回头看着,感觉自己现在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万一哪天喻文州突然又傻了,那他真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苏沐橙来的时候,觉得黄少天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宅男嘛,总是很邋遢的,黄少天平时也没好到哪里去,满屋子东西乱丢,但是这次苏沐橙推门进来,看到的是窗明几净纤尘不染的屋子。

“哟,很厉害啊,”苏沐橙笑着说,“机器人收拾的?”

“什么叫机器人,”黄少天抱着肩膀,“美女,请你尊重点,他有名字,叫喻文州。”

喻文州倒了茶,冲苏沐橙问好。

“来吧美女,”黄少天把口红摆好,“开始你的表演。”

苏沐橙和黄少天是大学同学,平时打打闹闹习惯了,两个人每次凑到一块都要闹出很大动静来,喻文州远远看着,若有所思。

“上新抽奖搞了,”黄少天打开微博,“但是美少女们对抽的口红不感兴趣……”

“是啊,”苏沐橙说,“大家只想抽店主签名照呢。”

黄少天:“过奖过奖。”

苏沐橙随手抄起抱枕砸过去:“少自恋了你!”

喻文州看着,若有所思。

“文州——”黄少天拖长声,“你来看看,有个订单有问题,我搞不定。”

喻文州走过来,接手了电脑。

“你生活不能自理?”苏沐橙皱眉。

黄少天现在是破罐子破摔:“是啊。”

苏沐橙:“……”

苏沐橙不想理他了,开始试色。

“灯光不行,”苏沐橙看了看,“你的机器人会打光么?”

黄少天想了想,拍了拍喻文州肩膀:“会不?”

喻文州抬头:“你需要吗?”

“需要需要。”黄少天比划,“来吧,打个光。”

喻文州转过头,打出一束酒吧深夜失意买醉激情蹦迪solo的彩色灯光,苏沐橙感觉要被闪瞎了。

“我觉得你的机器人对我有敌意。”苏沐橙说。

“怎么会!”黄少天说,“他是个AI。”

“我是女人,我有第六感。”苏沐橙说,“试完色我就要回去了,我男朋友和我约了晚上吃饭。”

“呦呦呦。”

喻文州看着,若有所思。

“能打白光吗?”苏沐橙转头看喻文州。喻文州笑呵呵的,很快按照苏沐橙的要求打出白光来。

这回轮到苏沐橙笑而不语,若有所思。

 

 

5.

 

最近生意很好,喻文州看着店铺统计,若有所思。他操作着电脑,鼠标在宝贝上划来划去,定格在补邮费链接上。这个链接用的是喻文州的照片,已经有很多人来问黄少天这个大帅哥是谁,和他什么关系,是不是他男朋友?黄少天一一敷衍过去,死不承认。

为什么呢?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根据他在网络上学习到了相关知识,如果一篇起点文里出现这样的关系,那基本上就是高呼在一起了。

九点钟,黄少天醒了。

“文州,发货了,”黄少天洗漱完了就开始忙活,“快递说上午过来,我有几百单要打包,帮我弄一下。”

喻文州点点头:“来了。”

“糖果还有么?”黄少天包着包着突然站起来,“帮我拿过来一袋。”

这是黄少天店里的优良传统,每一单都塞点糖果进去,什么风味的都有。每个宝贝下面的评论基本上是看不到什么正经图片的,都是晒糖。

“帅哥店主是不是暗恋我哦,给我发了四颗费列罗巧克力,有图有真相。”

“这次我是五颗水果糖!五颗啊!店主我爱你!”

“每颗糖都是不同口味……好吃……真甜……店主真甜。”

黄少天开始装糖:“女孩子真的很好哄,说说好听的话,送点糖果,就很开心了。”

喻文州上网没有习得任何关于女孩子的相关知识,只能保持沉默,闭嘴惊艳。

“喂,你有喜欢的……”黄少天斟酌了一下用词,“女AI吗?”

喻文州笑了,这什么奇怪的描述。

“没有。”

“没有!”黄少天说,“那喜欢的女性人类呢?”

喻文州除了苏沐橙根本没见过别的女性人类。

“看来也是个单身狗了。”黄少天哀叹,“我妈经常说我,大好青年不出去走走给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每天躲在房间里不出去怎么才能找到对象啊?可是出去就能找到对象了吗?我头上又没有雷达!”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若有所思。

“你什么都会吧。”黄少天嘟囔着,“你帮帮我。”

喻文州抬头:“嗯?”

“给我找个对象。”黄少天。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若有所思。

“你这是什么表情!”黄少天说,“你是不是学坏了喻文州,你是不是偷偷上网看了很多东西!我已经知道了,你把很多美少女给我的表白评论给删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若有所思。

“你怎么了,你傻了么?”黄少天推了喻文州一把,他没反应。

完了,真的傻了。

 

一夜回到解放前,喻文州傻了,黄少天感觉自己像个含辛茹苦的老父亲拉扯一个智障儿子,惨的不要不要的。

这么帅,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黄少天习惯性地又去呼噜喻文州的头发,突然发现喻文州体温发烫。

怎么回事,该不是要自爆了吧?黄少天继续向下摸,不光脸上发烫,胸口更是烫得厉害。黄少天真的慌了,他无法想象没有喻文州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于是立刻给肖时钦打电话问怎么回事。

“一般来说是CPU在疯狂运行,”肖时钦说,“在计算最佳路径。”

黄少天:“……”

“没让他上网吧?”肖时钦继续问,“你给他下达了什么命令?”

变傻前说了啥?黄少天冥思苦想,终于想到了,自己是说了一句“给我找个对象”。

“没,没上网,也没说啥……”黄少天嘴唇发白。

完了,我找对象这事可以列入宇宙级数学难题,喻文州怎么算得出来!

 

苏沐橙又来黄少天家里试色,但是为了防止喻文州对她发射激光,她把男朋友周泽楷给带来了。

“嗨。”喻文州出事后,黄少天整个人都蔫了,打招呼都无精打采的。

“怎么了?”苏沐橙探头,“温柔AI呢?”

黄少天丧丧的:“他傻了。”

喻文州确实傻了。他保持着较高的体温,反应很慢,话很少,正坐在一边发呆。

“一个AI至于嘛!”苏沐橙说,“来赚钱了,帮我拍照。”

苏沐橙开始试色,周泽楷无事做,就去和喻文州聊天。喻文州现在虽然傻了,但是还是可以交流,只是两个人都惜字如金,反应很慢,但是出奇地聊得来。

周泽楷:“你吃橘子吗?”

喻文州:“不吃。”

周泽楷掏出一个企鹅充电宝:“你充电么?”

喻文州:“那我吃橘子。”

周泽楷开始剥橘子,分成瓣,一瓣一瓣放在他手上,专心致志的想看机器人怎么吃东西。

黄少天看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你男朋友也是机器人?”

还是苏沐橙反应快:“什么叫也!”

黄少天:“……”

苏沐橙忍不住逼问:“也是什么意思,喻文州是你男朋友?”

黄少天:“……你拍不拍了,不拍回家吧!这位模特你被解雇了!”

苏沐橙和周泽楷被黄少天赶出去了,黄少天非常不爽,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爽什么。回来坐在喻文州对面,他觉得自己更加不爽了。

“傻了,傻了啊,”黄少天越想越气,向后一仰躺在床上,念叨着,“好好一个人就这么傻了,垃圾肖时钦,无良卖家……”

黄少天还没有诅咒完,突然觉得有人靠近自己,他一睁眼,发现喻文州撑着手臂俯身看他,和他距离极近。

“干、干嘛?”黄少天惊道。

喻文州越凑越近,都快亲到黄少天脸上了。黄少天连忙伸手去摸了摸他额头,热度全退了。

“你好了?”黄少天问,“你的算法算出来了?”

“算出来了。”喻文州说。

“是什么?”

“马上告诉你。”

黄少天看了看日历,发觉春天来了。

“卧槽喻文州你干什么!!!”

“你住手!”

“指令停止!”

“啊啊啊啊!”

“艹了,喻文州你轻一点!”

“轻一点你听得懂,停下来你听不懂?”

 

END

 

 

 

 

 

 

 

评论(88)

热度(1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