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烟火(1)

烟火(1)

 

又名《旱涝保收》《纯情房东俏房客》

垃圾都市爱情狗血家庭剧,你想要的,这里通通没有。

预警:年龄差(比较大),且有孩子



1.

 

黄少天剥了个橙子,站在门口看隔壁搬家。

对面的房子也是他的,他平时孤家寡人一个,住一个两室的房子都是浪费,于是就把剩下的那间贴了广告打算租出去,这个房子地段好,又是新房,很快就有人来问。黄少天选了一个看起来靠谱的,就租了出去。

租户是个金融律师,看照片长得也很不错。据说才二十五岁,单身,带个男孩子,五岁左右。黄少天一看照片,好可爱,卡哇伊,立刻拍板决定租给这家了!

人气,烟火气,他一个三十五岁的未婚男青年需要这些。

搬东西大概搬了二十分钟,终于没有灰衣服的搬运工来来回回了。黄少天的橙子吃了半个,终于见到小正太的人。蓝色带兔耳的连帽衫一晃一晃的,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就被租户不算高大但很挺拔的西装背影给挡个结实。他听到租户对小正太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正太就背着小书包一溜小跑进卧室了。

坏我好事……黄少天把最后一瓣橙子塞进嘴里。

“谢谢您。”租户转回头,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差点被橙子给噎死。

“不谢不谢。”黄少天拿纸巾擦了擦手,一股浓郁的橙子香气扑面而来,“搬家辛苦啦。呃,刚刚是你儿子?”

“是。”租户笑了笑,“多多关照。”

“一定一定。”黄少天答应着。他忍不住仔细打量面前这个租户,一身的精英气质,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应该没有虚报年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二十五岁,孩子都五六岁了,这是多么具有超前思维又响应国家号召的男青年。

五官端正,很没有攻击性的长相,眉眼温柔,举止很有礼貌,预付三个月房租,8分。儿子虽然只看到背影,但是应该非常可爱,无条件10分。

“这是我的名片。”租户走过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名片,双手递过来。

黄少天有点局促,他一个无业游民,职业房东,副业游戏主播,又没有名片这种东西。

“我叫喻文州。”

知道啦,早就知道了,黄少天皱了皱鼻子,接过名片。他手上还未干,在名片上留下橙子香。

“我叫黄少天。”黄少天说,“有事可以随时喊我,我都在的……”

“谢谢。”

再没什么可说的,黄少天拿好名片,转身关门。

 

黄少天回到屋子里,立刻感受到了人到中年还孤家寡人的悲凉。冰箱里除了酸奶只有一点水果,他对料理一窍不通,饿得发昏,吃了一个橙子仍然非常饿,他最终无可奈何地选择了外卖。

看来幻想天降田螺姑娘是完全不可能的。

外卖来得很快,但是因为小区物业管得严,无法送进来,只能亲自下楼去取。黄少天哀嚎着换好衣服出来搭电梯,正觉得人生悲惨无望,一低头,正好对门的门开了,跑出来个小正太。

喻文州站在正太身后,笑呵呵地看着他。

黄少天挠了挠头:“收拾好了吗?出门?”

“出去吃饭。”喻文州拍了拍小正太的头,“叫叔叔。”

小正太抬头,手里拿着玩具,很认真地打招呼:“不是叔叔,是哥哥好!”

黄少天早已经过了被叫一句“叔叔”就跳脚的年纪,因为他真的是叔叔辈分,只是外表相当有欺骗性。但是小正太的这句“哥哥好”还是充分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让他一瞬间梦回青春年少。

我还是很年轻啊!黄少天美滋滋地想。

“你儿子好可爱啊?”黄少天低头摸摸小正太的头,“叫什么呀?”

“我叫卢瀚文。”小正太回答。

没记错的话租户是姓喻吧,儿子姓卢?黄少天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看来人人都有一段故事,还是不要多问了。

“也是出去吃饭?”喻文州问。

“啊,不是,叫了外卖……”黄少天说,“我不是很会做饭。”

这就是假话了,他是根本就不会做饭,连青菜都能下锅炸成黑色,做三明治切了三片茄子撕了两把香菜,可以说是黑暗料理的终极。

“要不一起吃吧?”喻文州说,“非常感谢您把房子租给我们。”

“一起吃吧哥哥。”小正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期待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本来还很犹豫,一听这话立刻投降:“呵呵呵,好啊好啊。”

这附近还是黄少天比较熟,很快选好了吃饭的地方。他平时勤快的时候就下馆子,懒了就外卖,今天是二合一,带着外卖下馆子,餐厅的人用非常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但是黄少天无所畏惧,三个人坐下后他立刻开始对卢瀚文狂轰滥炸。

“几岁了呀,上幼儿园吧?”

“真可爱呀,让哥哥揉揉脸吧!”

“这个剑我比较在行我教你,看过星球大战没有,这样这样,biubiubiu——”

喻文州侧头看着,觉得面前这个房东和自己儿子是同龄人。

“衣服好可爱呀,妈妈买的吗?”黄少天开始揪卢瀚文的兔耳帽衫,冷不丁问了一句不该问的。

卢瀚文拿着光剑,眼神很倔强:“我没有妈妈。”

靠!原来是雷区!黄少天表情僵硬,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呵呵呵……对不起啊对不起,”黄少天立刻改口,“是爸爸买的吧!爸爸品味真好,很可爱哈。”

黄少天抬头看喻文州,眼神里带着求饶的神色。喻文州似乎不以为意,他摇摇头,动了动口型说没关系。

呼,幸好幸好。黄少天捂着嘴,以后再不多嘴了。

饭吃得好饱,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吃饭吃得这么起劲了,他觉得卢瀚文和喻文州是一对非常下饭的吉祥物——爸爸英俊温柔,儿子可爱聪明,真是羡煞旁人!

黄少天回到家已经错过了直播的约定时间——他只好和粉丝解释,吃饭太投入,一不小心就晚了。底下粉丝纷纷开始猜测一些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小故事,黄少天看破不说破,一本正经地继续直播他的游戏。

结束直播已经是深夜了,黄少天稀里糊涂地回卧室睡觉,并准备一觉睡到中午——对于这个作息时间,该大龄未婚无业男青年表示这非常合理,不接受任何质疑。

但是黄少天没能如愿,他是被一阵响亮而豪迈的哭声惊醒的。

天已经亮了,黄少天相当费力地爬起来,觉得自己未老先衰,真的很累!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多,谁在外面哭成这样啊?晃晃悠悠地走到门口,一推门就看到卢瀚文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怎么了啊?”黄少天立刻清醒了一半,连忙蹲下拍拍卢瀚文的头,“哎哎哎,别哭别哭,怎么了?”

“先生出门上班了……”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这才看到卢瀚文身边还站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阿姨,一脸为难的样子,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了,听卢瀚文喊她阿姨,应该是喻文州请的保姆。

“我是房东。”黄少天把卢瀚文拦腰扛起来,“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要不我带瀚文玩会儿?”

黄少天踌躇满志,黄少天气定神闲,黄少天悠然自得,黄少天洋洋得意,黄少天自信满满……然后黄少天崩溃了。

黄少天关上门,把卢瀚文抱到床上,拿纸巾给擦擦眼泪,然后他光速冲进卫生间,先洗漱一番。黄少天觉得自己洗脸刷牙从没这么快过,外面卢瀚文的哭声还是惊天动地,感觉地面都在颤抖。

“哇,卢哥肺活量真棒。”黄少天拿着毛巾一边擦脸一边感叹。

卢哥不想说话,继续哇哇大哭。

“别哭了卢哥给点面子啊,”黄少天觉得自己过于草率,现在有点hold不住,“卢哥,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卢哥,你怎么才能不哭呢?”

“这样吧卢哥,我们来一起娱乐一下!画画?一起看小人书?我给你讲个故事?看动画片?”

“卢哥,这里是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拿走,不要哭了。”

……

卢瀚文不管这些,卢瀚文非常倔强,持续放声大哭。

黄少天也快哭了:“……卢哥,不饿吗?哭了这么久,吃点东西吧?”

冰箱里还有昨天晚上提回来的外卖,黄少天也不管什么营养健康,放入微波炉里叮了两分钟拿出来,然后把外卖倒到精致昂贵的盘子里,假装是一顿大餐。

“吃点东西呗?”黄少天递过去,“有点辣,但是我觉得你可以!”

卢瀚文不哭了,端起碗吃得狼吞虎咽,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半天,发觉刚刚大哭的根源只是卢瀚文饿了,仅此而已。

靠,社会你卢哥,饿了也不说!

卢瀚文吃完了饭,终于不哭了。黄少天也终于可以开始直播游戏了,结果他刚一打开直播,身后卢瀚文开着电动小汽车嘟嘟嘟经过……

弹幕一片哗然,怎么回事,我们夜雨声烦大大昨天才因为吃饭偶遇意中人吃到撑,第二天上午孩子都这么大了?这四个现代化速度也太快了吧……

“误会,误会,”黄少天连忙解释,“那个,这个是我们今天游戏的特邀嘉宾……”

卢瀚文开着车经过,留给围观群众一个潇洒的后脑勺。

两分钟后,书房传来清亮的少年音:“黄少天!我的车开不动了!”

黄少天离开镜头,一个箭步冲过去,发现卢哥戴着自己的大墨镜,非常彪悍地把车开进了书柜。

“违章了啊,”黄少天连人带车搬出来,“再违章就贴罚单了!”

卢瀚文:“哇——”

黄少天听一个音节就慌了:“不贴不贴,你随便开。”

卢瀚文调子急转直下:“哇呀,好棒呀。”

黄少天:“……”

这孩子过于古灵精怪的,心眼也忒多!黄少天擦了把汗,回去继续直播,发现由于不操作,自己都已经被敌人给砍死了……奇耻大辱啊!

“不好意思,今天状态不好,”黄少天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他瞄了一眼右上角,我去,人数直线上升……难道广大人民群众到他这里云养娃来了?可是这也不是他的娃啊!

 

喻文州下班回家已经是八点多了,黄少天和卢瀚文吃了外卖,正在一起玩消消乐。卢瀚文坐在黄少天怀里嗖嗖嗖地点着,手速惊人。黄少天呢,直播也不播了,曲着腿,哄孩子哄得乐在其中。

“爸爸你来了。”卢瀚文语气相当敷衍地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倒是不怎么在意,他看了看黄少天:“辛苦了,保姆都和我说了,瀚文在你这里玩了一天,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没有……乖着呢!呃,你要是工作太忙的话,其实可以把他放我这里的,反正我也不出去……”黄少天揉捏着卢瀚文的小脸,语气突然苦口婆心了起来,“啊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一个设想,一个意见,你们年轻人啊,钱要用在刀刃上,请保姆很贵的,比房租贵吧?”

年轻人喻文州受教了,微笑道:“是啊。”

“瀚文真的很可爱!”黄少天继续捏,觉得自己父爱爆棚,“是吧,瀚文,和我在一起好不好玩?”

“好玩!”卢瀚文死命按着iPad的屏幕,“打不过了!”

“我来我来,”黄少天立刻接手,“看好了啊,要这样这样……”

喻文州抱着肩膀,四处看看,很快就看到了垃圾桶里的外卖盒和水池里还没有来得及洗的碗,当然,还有调料乏善可陈的料理台和空空如也的冰箱。

大龄未婚男青年脸一红,非常尴尬:“……”

“要不这样吧,”喻文州笑了一下,“以后我来做饭,麻烦你帮我看着瀚文?”

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黄少天飞快地点点头。




TBC


评论(61)

热度(1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