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Sweet(END)

*光阴的故事番外,也可以单独阅读

*可能需要注意的雷点:主要是讲怎么养女儿……



Sweet


 

 

喻文州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前,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联盟最近很忙,派他去B市出差了两周,这两周如果是平常还好,但是现在家里一人一狗就算了,还多了个小累赘。喻文州总觉得他一眼没有照看好,家里就要天翻地覆了。

小满是两个月前来到家里的,在这之前,领养的手续办了足足半年,两个人为了各种手续简直跑断腿,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最后把领养的手续办妥,这中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到一想就头痛,黄少天只要想起来,就会巴拉巴拉和小满念叨一通。小满也听不太懂,奶声奶气地哼哼两声,然后煞有介事地拍拍黄少天算是宽慰他,把他感动得痛哭流涕,下一秒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会拒绝。

领养这件事,从两个人退役开始就在做准备。黄少天很喜欢小孩,走在商场里看到小孩都要停下来揉人家的头,揉得小孩直哭才罢手,后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有个小孩子似乎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在争得双方父母同意下,于是领养了小满。

小满的名字是喻文州起的,她的生日在小满这一天,而这一天是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称为小满。两个人都觉得名字含义不错。尤其黄少天,觉得这个名字简单易懂,意蕴深刻,很有自己名字的风范,而且听上去和大黄是配套的,大手一挥,准了。

小满长大了如果知道黄少天同意只是因为为了和大黄对仗,到时候免不了一场家庭战争。

两岁半的小孩,已经脱离了最难带的那一段时间,每天除了喂奶,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难做的,喻文州要出差,黄少天自信满满地决定在家带孩子,由于他实在太自信,喻文州就给了他这个机会。

……喻文州一出门就后悔了,后悔到现在,一早上就从B市赶回来,大中午的热得满身汗站在门口,整理了好半天心情才敢开门。

哗啦一声,门开了,喻文州走进来,屋里静悄悄的,非常安静,大约是在睡午觉的关系吧。他放下行李,从门口拐角处向客厅一往,立刻看到满地狼藉。

为了怕小满磕到,地上铺了厚厚的毯子,现在满地都是乐高积木。黄少天晾着肚皮仰头躺在地上睡午觉,小满含着手指枕在黄少天身上睡,大黄靠着黄少天手臂睡,两人一狗,其乐融融,鸡犬升天不过如此了。

窗外烈日炎炎,屋内开着空调,凉爽得像是另一个世界,喻文州本来想把黄少天喊起来,可是看着这样兵荒马乱却又温馨到心坎里的场景突然又笑起来,他无奈地摇摇头,走到卧室,拿了一大一小两条空调出来。

满地都是玩具。

在家里,本来是有个储物间的,被黄少天给改造成了玩具室。黄少天宠小满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小萝莉肉乎乎的小手一指,话都不用说,买!

喻文州教了半天的“买东西要适度不能不节制”的道理,转瞬间灰飞烟灭。

为了这件事,家里还开了第一次家庭会议,黄少天作为被批评对象坐在一边,另一边是喻文州,小满,还有大黄。

会议很严肃,主要就黄少天同志乱买东西做出了批评,黄少天同志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精神得到了小满同志的高度赞扬和大黄的积极拥护,会议结束后,被喻文州叫去卧室开小会,出来就老实了,乱买东西的频率急速下降——由一出门就买一行李箱改成只买一件。

但是即便如此,玩具室的东西还是多的像小山一样。喻文州有一天po了一张图在朋友圈,方锐立刻来问:喻老板,改行倒腾玩具啊?

喻文州肯定地答复:改行了,还倒腾人,家里有个每天都在买东西的,你们谁要?

要不起!所有人都这么回答的。

玩具,小裙子,发卡,凡事小女孩需要的东西,一样不落。尤其是裙子,黄少天恨不得把每个童装店都扫荡一空。只是他审美实在堪忧,喻文州有一次看到黄少天给小满穿了一件土黄色的裙子,上面绣了一大朵牡丹花,那视觉冲击,简直比燃烧弹还要辣眼睛。

光是收拾玩具就收了半天,等到喻文州从玩具室出来,黄少天终于醒了,他瞧了瞧,发现自己闺女睡在地上,那还得了,扛起来就往卧室丢,由于半睡不醒的时候眼神也不太好,差点撞在喻文州身上,睁眼睁了好半天才发现是喻文州回来了。

“不然呢?”

“有可能是我买的大人偶。”黄少天揉了揉眼睛。

喻文州:“……”

小满晚上睡觉离开大人就哭,黄少天为了幸福生活,不知道从哪儿倒腾了两个等身人偶回来,一个喻文州一个黄少天。由于制作不太精良,乍一看还挺丑的,拿回来就把萝莉吓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拿着小拳头直砸黄少天。黄少天一看不好,赶紧就把人偶藏了起来,由于家里空间有限,那俩人偶就在卧室衣柜里对坐,手里捧着无处安放被萝莉看到就要啃的冠军奖杯,好不凄凉。

“睡多久了?”喻文州把小满接过来,“中午吃饭了吗?”

“吃了,”黄少天揉揉眼睛,“中午喝奶了。”

“你也喝了?”喻文州抱着小满,小满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一身的奶味,但是即便有萝莉的干扰,喻文州还是精准地闻到了黄少天身上的味道。

“我不知道吃什么好了!”黄少天为自己分辨,“她老让我和她玩,饭都没做,我俩就一起喝奶了……嗝,挺好喝的。哎,今天周日啊,等下去钢琴课?”

“先让她睡,睡醒了再去。”喻文州说。

趁着小满没醒,小别胜新婚,两个人躺在卧室的床上腻歪了一会儿——当然,主要就是黄少天歪在床上滔滔不绝地讲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黄少天十分自豪,就差摇着尾巴求表扬了。

“过两天他们都要过来,”喻文州坐起来,揉了揉习惯性趴在床上的黄少天,“你要不要去?”

“谁们?”黄少天纳闷地抬头。

“王队,李轩,周泽楷,还有楚云秀,沐橙。”

“队长开会啊?”黄少天翻过身来,习惯性地把T恤拉起来晾着肚子,“那我去干嘛?”

“公事之外,还有私下聚会,”喻文州笑了一下,“挺久没见面了。”

“行啊。”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问问方锐来不来,他现在也一天天游手好闲——这人跑回去读大学了,害不害羞,他在大学里就像个卖馄饨的大爷!能不能毕业都不好说,说不定等小满考上大学还可以和方锐当校友,你说呢?”

“你去当面和方锐说。”

“我才不去。”黄少天低着头给方锐发消息,“不过得让方锐来啊,他这个人面对萝莉最束手无策了,空手套白狼,我要带小满去套红包——哎,醒了醒了!”

隔着两道门,一点动静都听得非常清楚,黄少天这原来专门在荣耀赛场听技能的耳朵,现在专门听闺女的风吹草动。没事就去幼儿园听墙角,哪家不要命的小正太牵了小满的手,那还得了,黄少天不得带三十个彪形大汉打上门去讨个公道。喻文州对此非常无奈,从来没见过黄少天心眼这么小的家长,将来小满甭想早恋了,别说早恋,估计连正常谈恋爱都过不了黄少天这关。

“你就不允许她有喜欢的男生?”喻文州苦口婆心,“那个给小满送草莓的小男生,看着就挺懂礼貌的,也没有做出格的动作。”

“哪儿能了?”黄少天一撩头发,“热情奔放这一款,有我,温柔儒雅这款,有你,还要什么自行车?别的男生能有我帅?再说了,你老说我干嘛呀,小满要是将来长大了,真的喜欢一个男生,要私奔,你怎么办?”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面带微笑:“当然是打断他的腿。”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bingo!”

小满醒了,行动力极强,竟然从婴儿床里爬出来了。黄少天一进来,她就打了个哈欠要抱,刚刚生龙活虎爬上爬下的精神头一秒消失,黄少天不太会抱孩子,平时在家里就扛来扛去的,像是扛沙包,小满也不觉得怎么样,趴在黄少天背上哼哼唧唧地在唱歌。

“喻文州回来啦,”黄少天扛着小满,双手解放,在衣柜里找裙子,“等下让他抱你。”

“好。”小满点头,然后把刚睡醒的口水都擦在黄少天的衣服上了,为了安抚黄少天,她还拍了拍黄少天的背,“你的衣服真好看呀。”

黄少天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想发火,结果小满一句“你的衣服真好看呀”,立刻把他的邪火也压下去了。

“我好看还是衣服好看,啊?”黄少天乐此不疲地问这个问题。

“你好看。”小满一脸麻木地回答,“你坠猴看。”

“那是,你爸爸我向来是以貌服人的,”黄少天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追忆似水年华,“想当年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到场的女粉丝,那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又来了。小满像模像样地叹气,实力装死,还不忘蹬腿抗议。

“小满。”喻文州走过来,推开门,冲萝莉拍了拍手。

小满这时候完全爆发出不符合年龄的能耐了——她飞快地从黄少天肩上爬下来,一蹦到了毯子上,还摔了个跟头,喻文州没有要扶她起来的意思,她就自己爬起来,嗖的一下冲过去。

“哎呦喂,”黄少天从衣柜里探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看把你酸的。”喻文州把小满抱起来,小满吐着小舌头冲黄少天示威。

“我没酸!”黄少天拿着裙子走过来,“换衣服!出发!钢琴课!小满,你,从此就是一个艺术家!过来,我给你扎辫子。”

黄少天的扎辫子绝学学了几个月,现在勉强能看了。他觉得自己扎得辫子特别好看,每天都有新花样,是幼儿园之最,可是小满一照镜子就哭,觉得自己长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主要还是因为黄少天的辫子扎得太放飞自我了。

而且还很痛。小满不乐意让黄少天给扎辫子,但是没办法,黄少天现在上瘾了。

“看今天老爸给你扎一个,绝世大美女的辫子,”黄少天上了手,立刻把小满的头发搞得乱七八糟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蓬松好,蓬松一点,随我随我。”

喻文州:“……”

“钢琴课几点,等下开车去吧。”黄少天看了看手表,“别迟到了啊。”

“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喻文州纳闷地看着他。

“那是,”黄少天严肃地说,“虽然不知道小满将来想要干什么,但是成为一个艺术家,我是同意的,随我。”

喻文州:“行,都随你。”

小满突然举手:“因为钢琴老师。”

“什么因为钢琴老师呀?”喻文州一愣,“你说他积极去钢琴课?”

“嗯!”小满重重点头,“就是他说的!”

黄少天:“……黄小满,你是不是想挨揍?”

小满:“我不姓黄!我姓喻!”

“我管你姓什么,你再胡说八道我真的要揍你了!”

小满往喻文州怀里一躲,情绪说来就来:“哇呀呀呀——”

黄少天:“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哎哟喂,来抱抱,买买买,等下买冰淇淋,买巧克力,买裙子买娃娃!”

喻文州:“……”

 

所谓钢琴课就是小满一个人学钢琴,两个大人靠在一起坐在教室外玩节奏大师。

两三岁的小孩能学什么,弹也弹不出调子,顶多就是老师哄着听古典音乐,按几个键玩玩,黄少天这么积极主动报这门课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周日幼儿园不开门,他实在是无法忍受一天到晚看孩子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

当然,这是不能让小满知道的。

“没在哭了,”黄少天侧耳听听,“可以了,咱俩走吧?”

喻文州也朝门口看看:“再等会儿吧,万一一会儿哭起来怎么办?”

“老师会哄好的……”黄少天收起手机,伸了个懒腰,“走吧走吧,等下电影就开场了!”

钢琴课距离商场不远,黄少天买了电影票,随后又一路小跑去买爆米花,喻文州站在入口处等他,冲他招手。

“快开始了。”喻文州微笑,“你喜欢的恐怖片,我们最好一分一秒都不要错过。”

黄少天:“……”

黄少天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在大会议室,吓唬他的人就是喻文州,喻文州也不想说,翻旧账也太没意思了!

进去的时候已经开场了,两个人走侧面的楼梯到后面的座位坐下,刚一落座屏幕上就出现了惊悚一幕,黄少天捧着爆米花吓得一下子站起来,被喻文州一把拉回来按在座位上。

“吓死我了!”黄少天捂着心口。

“看你这点出息。”喻文州笑着看他,小声说。

“真的很吓人啊!”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拼命塞爆米花。喻文州则靠在座椅上,表情云淡风轻,他单手揽着黄少天的肩膀,觉得这个恐怖片一点都不能吸引他,更不能吓唬到他,还不如这样看黄少天的侧脸比较让他喜欢。

黄少天害怕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嘟囔,别管嘟囔什么,嘴里的话总是不能停,但是在电影院尽量还是不要讲话,于是他就拼命地吃爆米花,女鬼还没开始杀人呢,半桶爆米花都下去了。

“我不行了,撑死了。”黄少天终于不想吃了,干脆自暴自弃地向后一仰,靠在喻文州怀里,“要不还是别看了吧……我快吓死了……”

国产的恐怖片到底有什么恐怖的喻文州一直不懂,他觉得演技倒是挺恐怖的,黄少天这样一说,他也不想看了,两个人悄悄原路返回退场,出来的时候黄少天长出一口气,感觉彻底解放了。

“失败的一次约会,”黄少天抱着剩下的半桶爆米花,哀叹道,“不如回去陪小满弹钢琴,哎对了,聚会什么时候?”

“下周六,”喻文州说,“上午我带小满去打疫苗,你在家睡到自然醒就行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黄少天双手合十,“那真是太好了,自从黄小满同学来了,我就没有睡到自然醒过了!”

“你最好别让她听到,”喻文州对自己家小孩了解十分深入,“不然她周六早晨一定会吵醒你才去打疫苗的。”

“你别吓唬我!”黄少天夸张地说,“这是她的作风!”

 

黄少天的担心并没有变成现实,等到周六的早晨,小满被喻文州哄着直接就去打疫苗了,黄少天缩在被子里睡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他本来就又要照顾咖啡店又要上课已经很忙了,现在临近季后赛,要经常到蓝雨做指导,整个人都快累瘫了。

起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虽然多次实践,但他还是实在不精通做饭,随便煮了点面就算是午饭,出门的时候左思右想给小满带了两个玩具娃娃,这才放心出门。

聚会地点在距离蓝雨不远的一家私人会所,黄少天进去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都到了,小满正在和方锐玩,黄少天走过去逗她,她都不想理黄少天。

“我去……”黄少天觉得很生气,方锐这是给小满喝了什么迷魂汤啊?

“一点也不怕生,”喻文州看看黄少天,笑了,“随你。”

“那是那是……”黄少天频频点头,“诶,怎么和方锐这么好啊,方锐真给红包了?”

喻文州点头:“给了,你看她拿着呢。”

方锐给包了红包,小满聪明得很,攥得死死的,连喻文州都不给。

“收买人心有一套。”黄少天说,“都来齐了么?”

“周队还没到。”喻文州看了看表,“你看,楚队对你有意见了,说你给小满买的衣服不好看,希望你去接受一下女性审美的熏陶。”

楚云秀和苏沐橙坐在一起,一边嗑瓜子,一边对小满的衣服指手画脚。

“怎么了,不是很好看么?”黄少天得意洋洋。

“下次让喻队买吧。”苏沐橙说,“今天辫子扎得不错,表扬你。”

黄少天嘴角抽搐:“今天不是我扎的辫子……”

楚云秀点评:“看到了吧,一无是处。”

刚从卫生间回来的李轩:“哟,当爹的来了!”

黄少天:“你是不是嫉妒了!”

李轩点头:“是,快让我抱抱。”

李轩要抱孩子,盛情难却,方锐就把小满递过去了,结果小满不知道怎么,一看到李轩就哭,哭得直蹬腿,在李轩怀里凄凄惨惨戚戚,悲切万分,小手攥着红包不放,一个劲儿地要找黄少天。

黄少天:“李轩,你有毒。”

李轩不信邪了,他抱孩子姿势非常标准,从小到大深受小孩喜爱,到现在到了表哥表姐家都和小孩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结果搞不定一个黄小满,真是奇了怪了!

“哥哥带你飞哈!”李轩把小满举起来,小满哭得更厉害了……

“坏叔叔!”

“是哥哥!”

黄少天看不下去了:“我说李轩你都几岁了,是叔叔!还哥哥,你脸真大。别折磨我女儿了,快来给我。”

李轩恋恋不舍地把小满还给黄少天,小满回到黄少天怀里,终于安分了,回头冲李轩吐舌头:“略略略!”

“这孩子!”李轩翻了个白眼,“还谁没来?”

方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小周没来,说快到了。”

周泽楷姗姗来迟,进来的时候很腼腆的笑了,他是去给小满买见面礼了,小满看到周泽楷买的发卡和娃娃,高兴得手舞足蹈。

黄少天撑着胳膊:“希望大家踊跃学习一下周泽楷的作风。”

喻文州拍了拍小满:“这是周泽楷叔叔,快谢谢。”

小满奶声奶气的:“谢谢周泽楷哥哥。”

李轩:“……啥?”

小满抱着娃娃:“谢谢周泽楷哥哥!”

周泽楷笑了,蹲下来点了点小满的鼻子:“可爱。”

小满跳起来去点周泽楷的鼻子:“可爱可爱。”

小孩儿发音不那么清楚,可爱连起来就变成了楷,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连楷楷这种爱称都出来了!”

方锐幽幽地说:“下一步是不是要表白了?”

周泽楷看起来很喜欢小孩子:“你好漂亮呀。”

小满很高兴,害羞地脸都红了,然后高兴地去戳周泽楷的脸:“你好漂亮呀。”

周泽楷笑起来:“说男孩子要说帅。”

小满点头:“那你好suai啊!”

楚云秀:“好可爱,小周果然是老少皆宜,男女通杀。”

苏沐橙跟着鼓掌:“是呀!”

黄少天酸溜溜的:“怎么,还要私奔啊?”

喻文州掐了他一把:“你一天到晚地胡说八道。”

小满果然很喜欢周泽楷,坚持管周泽楷叫哥哥,回去的路上黄少天开车,喻文州和小满坐在后头,小家伙抱着周泽楷送的娃娃还在念叨着哥哥好帅。

黄少天简直酸气冲天:“黄小满,你那个哥哥就比你爸爸我小一岁!他是你叔叔!”

“周泽楷哥哥!”小满不服气。

“哥哥什么啊哥哥,”黄少天撇嘴,“真是不懂你们小女孩儿,周泽楷不就是脸好看点,一天到晚就知道作秀!”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声来:“哥哥就哥哥吧。”

“我以后要嫁给周泽楷哥哥!”

喻文州&黄少天:“……”

小满继续说:“什么时候才能嫁给他啊……”

黄少天一拍方向盘:“我要现在就去打断周泽楷的腿!”

小满一听,嘴一瘪,眼看要哭,喻文州看不下去了:“别逗了,一会儿逗哭了。”

“我不帅么?”黄少天不服气,“爸爸不帅?爸爸打比赛的时候迷妹漫山遍野!说了你也不懂!不比周泽楷少!帅无可帅!帅到无极限!帅到炸裂,镜子都碎了!”

小满一向不信黄少天的话,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笑着点头:“是啊,可帅了。”

“真的么?”小满问。

“当然是真的,”喻文州说,“他是最帅的。”

 

 

Fin.

 


评论(81)

热度(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