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术士终结者(END)

音乐总监喻&富二代老板黄



术士终结者



 

黄少天打游戏的时候,微博跳出来提醒。

提醒的内容是今晚蓝雨晚宴视频网站将进行全程直播,音乐总监喻文州将携新人亮相,并且发布今年下半年的全新音乐计划,大咖云集,群星璀璨……

内容黄少天当然是知道的,蓝雨是他家的公司,这些内容还是他和喻文州商量之后定下来的,甚至大多数都是依着黄少天的意思。

该死的弹窗,耽误了放技能,让对面的术士给跑了。黄少天愤怒地敲着键盘发泄不满。不过他操作相当快,很快就重新抓住了对面的术士,一个三段斩接落凤斩,干脆利落地把对方KO了。

“你什么时候出门?”

“你管好你自己吧,管我干嘛……”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说。

“快要来不及了啊。”李轩一边打领带一边走过来,“我说黄大少爷,您已经对着电脑打了一下午游戏了,怎么着术士是和你有夺妻之恨还是杀父之仇?你老蹲在这儿杀术士干什么?”

“我要让全服的术士都知道,”黄少天咬着嘴唇,语气嚣张,“最近都不要上线,我见一个杀一个,杀死为止。”

李轩:“……靠,幸亏我玩阵鬼。”

“别抬举自己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玩什么我都懒得杀。”

李轩:“……”

“你现在就出门?”黄少天侧头。

“是啊,”李轩伸了伸手臂,发现西装正好,“我是经纪人,可不得早点去啊。”

“你怎么又是经纪人?”

李轩:“???”

黄少天摆摆手:“没事没事,你先走吧,我等下就来。”

“别迟到了啊,”李轩临出门还在喊,“我联系的好几个明星可都是冲着你来的——”

“知道啦——”黄少天嘴上念叨着,“逆风刺三段斩剑定天下——好嘞,你也死了。”

松开鼠标,黄少天打开衣柜去换衣服。每到晚宴李轩都会把向品牌借的衣服送过来,他带的明星的,他自己的,黄少天的。出入这种场合,穿当季或者超季的衣服代表了与品牌的良好关系,更好的时尚形象,甚至可以延伸为时尚资源不错……但是这和黄少天有什么关系啊!

黄少天看了半天,觉得这件衣服丑的要死,他撑着衣柜非常想穿T恤和牛仔裤去,这样明天肯定能上时尚头条。

黄少天对上头条并不感兴趣。

黄少爷任性地换了一套自己买的西装,出门前瞟了一眼荣耀论坛,刚刚成为热帖的主题是:怎么回事啊,新区有个剑客像个神经病一样杀术士,搞得我们团打本都组不起来,术士都不敢上线……

下面有人不服气:哪个剑客这么牛,正面刚啊!

立刻有人现身说法:打不过,这个剑客常态一挑五,极限一挑七,你带团去人家也带团,还是超大团……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术士终结者夜雨声烦。

 

黄少天到了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布置场地。黄少天从背后拍他肩膀,他不需要回头也知道是谁。

“给你带了冰淇淋,”喻文州声音很温柔,“在冰箱里。”

黄少天嗜甜,喻文州家附近恰好有一家别无分店的甜品店,冰淇淋是其王牌主打,黄少天一口气能吃三个。

“你怎么带过来的?”黄少天纳闷地问,会场和喻文州家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开车。”喻文州笑着说,“我在车上备了一个小型的手提冰箱。”

黄少天:“……”

“怎么了?”

黄少天捂着侧脸:“哎呦喂,我的牙痛得要命……我要去吃冰淇淋补一补。”

喻文州笑而不语。

 

到了贵宾休息室,黄少天跷着二郎腿给张佳乐发消息。

“他就是没反应。”黄少天用力打字,几乎戳碎屏幕,“我觉得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你到会场了?”张佳乐完全答非所问,“那我等会儿直播上看你啊,给你刷游艇。”

黄少天:“……”

“今天晚宴唱歌么?”张佳乐继续自说自话,“想听苏沐橙唱歌。”

黄少天:“当然不唱,晚宴就是喝酒聊天互相认识,又不是出来卖艺的。”

张佳乐有点失望:“哦……苏沐橙很久不唱现场了,我们粉丝等得很急。”

黄少天再次无语:“……”

“哦终于想起来了,”张佳乐问,“你和喻文州怎么样了?”

黄少天把他发的第一行信息复制过去。

“怎么会,”张佳乐立刻回复,“他一看就很喜欢你,可能只是性冷淡而已。你不要急,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黄少天发了几个愤怒的表情,结束了这段无意义的对话。

喜欢喻文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忘了,可能两个人认识太久,相处得过于融洽,反而让黄少天觉得浑身不适。这种友达以上恋爱未满的感觉像是慢性毒药,一方面让人不由自主地沦陷,一方面又在扼杀进一步向前的可能。

太熟了并不好,黄少天愤懑地想着。

喻文州担任蓝雨的音乐总监以来,想投怀送抱的小明星那是如过江之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搞一搞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黄少天身边莺莺燕燕也不会少,大少爷过惯了众星捧月的日子,又有能力又有钱,投怀送抱的从大裤衩排到小蛮腰。两个人还偶尔拿这种事情互相取笑,熟悉热络得仿佛是好兄弟。

但是这种感情,黄少天一点都不想要。

晚宴快开始了,喻文州来喊他,黄少天走过来,和喻文州离得稍远一些。喻文州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疏离,很自觉地没有和黄少天一起走。

黄少天想,今天晚上我就要霸王硬上弓,我还要强人所难,要展现霸道总裁的风采,成与不成,在此一举,当不成男朋友,就连朋友也不要当了!

 

晚宴觥筹交错,其乐融融。黄少天对着镜子摆出一副合格的笑脸,然后保持微笑的弧度挨个敬酒。宴会上除了寒暄客套、谈论合作,就是讨论一些八卦消息和小道传闻,转一圈听到的豪门恩怨可以写成一本聊斋志异。黄少天左耳进右耳出,经过大脑过滤,只剩下关于喻文州的话。

而关于喻文州的话也只有一个中心思想:哎呀喻总监真是风度翩翩,事业有成,怎么就没对象呢?

我呸,黄少天上下打量,一个个穿着品牌高定仙女长裙,手上恨不得戴十枚钻戒,其实内心如同广场舞大妈只热爱家长里短!

黄少天正出神地想着,李轩走了过来。

“去喝两杯吧。”李轩说,“给个面子啊少爷——我的面子不够大吗?”

“想听实话吗?”黄少天说。

李轩立刻回答:“不想。”

“好吧。”黄少天倒上酒,“我来了。”

黄少天的酒量走位风骚,飘忽不定。有的时候一瓶红酒下去,他照样用流利的英文和外商就合作细节侃侃而谈,有时候在喻文州面前吃一颗酒心巧克力就醉得两颊红晕如霞,目光都变得湿漉漉起来。

“大哥,”李轩看着他接连干杯,有点怕了,“悠着点。”

“我多喝点。”黄少天已经开始脸红了,但是意识清醒,“今天晚上志在必得,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李轩:“……”

在喝吐之前,黄少天被喻文州按住了。

“你怎么了,今天喝这么多。”喻文州架着黄少天,觉得很不寻常。

黄少天已经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了,李轩及时凑过来:“他说他今天要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喻文州一头雾水。

“是真的。”李轩认真地说,“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我没有改动过一个字。”

“我先带他去醒醒酒。”喻文州说,“你照看一下。”

李轩点头:“好嘞,总监你走好。”

 

黄少天坐在床上,脸红得要命,视线模糊,他看到喻文州端着水站在他面前,已经脱了西装外套,只剩下干净挺阔的白衬衫。

好好好,黄少天点头称是,对这身打扮很满意。如果再脱一点就好了,人之初,性本色,食色性也……

“没事吧?”喻文州摸了摸他额头。

“没事。”黄少天意识还是清醒的,“没事没事,你坐啊。”

喻文州坐在他身边。

“你最近大把时间打游戏?”喻文州突然问了一句。

还不是因为你……黄少天自从听说某次喻文州拒不出席XX活动而是在家吹空调打游戏以来,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人争宠还可以理解,连游戏都敢争宠,这还得了?于是夜雨声烦上线,杀得全服术士噤若寒蝉,最近都避风头去别的区玩了……

“那你知道为什么么?”喻文州问。

黄少天现在脑容量回答不了为什么,他看着身边的喻文州,心里默念冲动是魔鬼,然后一个侧身扑了过去。

能当魔鬼谁还要当人啊!

“喻文州,”黄少天小声嘟囔,“我喝多了……”

喝醉了好,喝醉是免死金牌,是护体神盾,是一切不理智行为的挡箭牌,更是一切想挽回结果的后悔药。

“你刚刚还很清醒。”喻文州嘴上很冷静。

“我现在立刻醉了!”黄少天闭上眼,“我头疼,我晕了。”

喻文州:“……”

“我有话对你说。”黄少天说。

“嗯。”喻文州揽着他的腰,他们挨得太近了,几乎可以听到黄少天的心跳声。

黄少天深呼吸三次。

“听说你在玩术士,以后跟我混吧。”黄少天终于鼓起勇气说,“哥带你。”

气氛突然凝固。

“你就是要说这个?”喻文州笑着看他。

当然不是啊!但是我说不来啊!谁说霸道总裁都是情话信手拈来?我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

“那我有话要说。”喻文州抓着黄少天乱扑腾的手,“你喝成这个样子,还不回家跑到我预定的房间来,又对我动手动脚……”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

“那我就不客气了。”喻文州声音低沉,“剑客大人。”

李轩路过房间,只见房门紧闭,里面颇有异动。李轩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笑而不语地把所有来想继续和大少爷和总监套近乎的人给推走了。

顺便,李轩看了看荣耀论坛,里面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术士终结者夜雨声烦,李轩潇洒地回了一句“马上术士就安全了,等着吧,不要问我是谁。”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术士果然很快就安全了,术士终结者夜雨声烦不仅不再杀术士,而且开始一对一定点帮扶活动,当天全服看到了世界频道的公告:新区免费带术士打本,材料全送,大好事火热酬宾中,报名从速。玩术士的你还在等什么?快加入吧!

荣耀论坛又炸了。

主题:术士终结者突变术士最亲密的骑士,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底下回复热火朝天:“到底怎么回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莫不是相杀到相爱,转为一家人了。”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去,我追求的女生吓得三天不敢上线,现在跑别的区和别人玩去了,我怎么办,这口锅谁他娘的来背一下啊?”

“快给她看公告,回来拿材料拿到手软。”

“不,为了公会,我还是先开个术士小号去吧……”

黄少天枕在喻文州的腿上,笑疯了。

“你笑这么开心干什么?”

“术士好,术士好。”黄少天眉开眼笑,“我就喜欢术士。”

“这么多术士你带的过来?”

“那当然,”黄少天嘿嘿笑,“我可是术士终结者!”


 

 

 

 

END

 


评论(50)

热度(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