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包办婚姻(END)

*附带一丢双鬼和韩楚!爱我的小秘书! @衾宝 


包办婚姻

 

 

 

 

 

2X85年,由于人口极端老龄化、自然增长率为负,人类社会出台了新的婚姻政策,要求所有未婚男女青年必须在25岁前完成自己的第一次婚姻。

“也就是说……”黄少天认真研读报告,“还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

“可以有,可以有一百次,”李轩说,“主要是鼓励大家先结了,一般情况下,结了搞一搞就能搞出来孩子了。”

黄少天一头黑线:“我不会生,我是gay。”

“下有对策,上有政策嘛,”李轩一副过来人的样子,“gay怎么了,gay可以代孕,现在代孕相当方便快捷,像扣蔬菜大棚似的,五个月收货,外观不满意还可以免费微整容……”

“停停停——”黄少天一听就头痛,“别说了,再说我要疯了。”

“30岁之前必须有第一个孩子。”李轩指了指下面那一条,“也不远了,你还有一个月过25岁的生日,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黄少天也很是绝望:“……”

“你也不要太着急,”李轩说,“毕竟吧,还有都过了25岁还没有结婚的,改天你去相个亲,分分钟组成新家庭。哦对了,我和羽策的婚礼下个月要办了,证是领好了,仪式还没办,你要是没空的话可以不来,份子钱转账就可以了……”

黄少天缓缓抬头,抄起手边的东西砸了过去。

“李轩!你不要太过分!”

 

黄少天在一周内见了三十个相亲对象,见到后来,他已经目光呆滞,精神崩溃了。

“最后一个,”黄少天觉得自己累了,真的累了,黑眼圈比眼睛大,“如果再没有合适的,我决定离开这无情无义的人世间。”

“你看起来真的累了……”张佳乐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昨天熬夜了?”

“对。”黄少天工作很忙,他现在白天相亲,晚上工作,整个人临近崩溃边缘,“我跟你说,如果不是还要相亲最后一个,我真的立刻睡着,立刻睡个地老天荒……”

喻文州在指定时间到了指定地点,上下打量了一分钟才确定这个趴桌子睡觉的人是自己的相亲对象。黄少天累极了,桌子上只有一杯凉透了的黑咖啡,一沓子卷了边的文件,还有一张A4纸,上面有一连串的名字,前面几十个都是X,而在喻文州那三个字下,用黑色签字笔画了好多道。

喻文州礼貌地碰了碰他,希望他可以清醒一下,哪怕是走走过场看一眼也好,结果黄少天头一歪失去平衡,咣当一下子栽进了喻文州怀里。

喻文州皱眉抱着自己的相亲对象,仿佛遇到了专业级别的碰瓷。而黄少天终于醒了,他缓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搂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腰,扑面而来淡淡的松香香气,让他一个激灵猛地站起来。

气氛有点尴尬,黄少天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大脑更是一片混乱。

“你回来了啊……”

话一出口,喻文州笑了,黄少天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我来了。”喻文州伸出手,“你好。”

“好……”黄少天更乱了,“不是,你好你好。”

 

对话有条不紊。

“我可以接受名义婚姻下的同居行为,”喻文州说,“如果以后有了心仪的对象,随时可以解除婚姻关系。”

“你可以带男的女的回来,我不是很在意,我经常加班。”黄少天说。

“结婚后可以住在我的房子里,一切东西可以共用。”

“我工资也不少,应该不会添很多麻烦。”

“我每年有一个月要出门旅行,到时候可能要麻烦你一个人在家。”

“没事的,”黄少天说,“我也要休假放松,到时候各干各的嘛。”

“饮食上我没有忌口,生活上也没有什么偏好,简单就好。”

“我不吃秋葵!我可能偶尔话多一点,你就当听不见就好……”

“我养了一只狗,希望你可以忍受。”

“没问题啊,很可爱的,我喜欢小动物,只是很忙没时间养罢了。”

信息交换完毕,基本上很合拍。黄少天抹了把脸,感觉自己也许结婚有望。

“那……”黄少天揉揉自己脸颊,努力让自己不要一直懵逼下去,“你觉得还行么?”

“我没有问题。”喻文州笑了笑,“我已经超过25岁快半年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去缴纳半年的单身基金了。”

黄少天点点头。

“先在一起半年看看吧,”喻文州声音很温柔,“到时候再说,好吗?”

 

和喻文州的同居生活可谓是平稳中带着温馨,宁静中带着小惊喜。喻文州生活质量很高,人比较有学问,把黄少天一个理工科成年男性陶冶得心旷神怡,而且喻文州非常像模像样地扮演着婚姻关系中的一员,他会时不时地给黄少天买小礼物,给黄少天的爸妈买营养品,给黄少天的的朋友送水果……

“你看看你,”李轩说,“是不是房租省下了?又有人陪你住,有人做饭,生活成本急剧下降,但是生活质量稳步上升。”

黄少天怎么品怎么觉得不对劲,但是又找不到破绽去反驳。

李轩突然又说:“睡了吗?睡过了吗?感觉怎么样?什么感觉啊!有没有一种先婚后爱的背德感?”

“没有。”黄少天活动活动手腕,“但是我有一种手痒痒的感觉——想打你!”

李轩飞快躲开。

“你怎么一来就打人?”

“你到底叫我来干什么?”黄少天揉揉手腕,他真的手腕痛,工程师的职业病他一个不落,手腕痛,肩膀痛,腰痛,颈椎痛,眼睛也痛……

“我表妹,”李轩坐好,“今天相亲,据说对方是个黑道大哥,纹身是前青龙后白虎胸口米老鼠那种,我得看着点,万一我表妹如花似玉的被看上了,誓死不从,对方把我表妹给带走了,看我不剥了他们的皮!”

黄少天嫌弃地看着:“你也就会剥土豆皮吧。”

“为了我表妹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管他是谁,”李轩突然凶神恶煞地说,“敢动我表妹一根汗毛,我让他有去无回!”

黄少天扭头就走。

“哎哎哎哎哎哎别走啊——”

“你这么厉害,你一个人搞定那个黑帮老大不就得了?”

“你坐下,你先坐下,”李轩拉着黄少天,“你帮我镇个场子,到时候有事我顶着,你奶我一口就行。”

黄少天上下打量自己,不觉得自己哪里镇得住场子。他虽然也是健身房的常客,但是身材属于比较细长匀称的类型,距离巨石强森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到时候他们黑帮要是敢霸王硬上弓,”李轩说,“你就用道理说服他们,你的嘴炮可以说是天下无敌,就算是没有道理,也可以以话量取胜。”

黄少天:“……”

黄少天又想走了。

“你哪个表妹啊?”黄少天突然问,“你那么多表妹,好像有俩都快25了,急着结婚了吧?是苏沐橙吗?”

李轩在家里是万花丛中一点绿,基本上等于一个贾宝玉,只是这些表妹对他都没什么亲近之意。倒是黄少天这个李轩九曲十八弯没有任何三代内血缘的表兄弟,每次去李轩家里,都要被一堆小萝莉大御姐围着叫“欧泥酱”,怎么说来着,贫富差距极大。

“不,楚云秀。”李轩端起咖啡,叹了口气。

黄少天扭头就走X2。

李轩有经验了,一把拉住黄少天:“你不要走,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如果是楚云秀的话,应该是比你我都能打,你不要在这里给她添乱了好吗,”黄少天苦口婆心,“到时候万一你出事了她还要保护你!我真的回家了,我晚上要按时回家,喻文州在家等我,他说今天晚上吃糖醋排骨然后去看爱情小电影……”

李轩:“你怎么才结婚两天就家教如此森严了?你看看我,和策策结婚一个月,照样是风流人生!”

事实证明,激将法是很管用的,黄少天坐下,一副不惧婚内强权的样子。

“这就对了。”李轩倒了杯红酒,“我们继续逍遥人生。”

逍遥没一会儿,楚云秀就踩着8CM的细高跟披着卷发来了,她看见了李轩,但是像没看到一样,黄少天扶额,他对李轩的人生地位有了新的看法,觉得他逍遥人生也是假话。

很快,楚云秀的相亲对象来了。

身高一米八出头,身材很结实,看起来非常有男子气概,就是脸色比较严肃深沉,让人看一眼腿软,看两眼脚软,看第三眼义无反顾地上交钱包。

“打不过打不过……”李轩嘴里嘟囔着。

“溜了溜了……”黄少天也跟着嘟囔,“我真的走了,喻文州发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再不回家糖醋排骨要生气了……”

“别走别走,”李轩拉着黄少天,“我看这个黑社会对我表妹很着迷啊。”

黄少天探头看:“居然聊得有来有往的……真不容易。”

“我们这么一直探头看真的好吗?”李轩突然说,“万一这个黑社会大哥是东北的,突然问一句你瞅啥……”

黄少天真情实感地喷了。

他俩动静太大,楚云秀回头,一个眼刀飞来,李轩躲过,但是心有余悸。

黄少天明白了:“我看你是拉我垫背,你主要是怕楚云秀揍你是吧。”

“没有!怎么会!”李轩说,“我关爱表妹健康成长——”

话音未落,店里另外两桌打起来了。

李轩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啊,”黄少天看着,“跟咱俩有关系么?咱俩什么都没做啊?”

“不知道啊,这不是打扰我表妹相亲么?”李轩也看着,“这口锅谁他娘的来背一下啊?”

“去劝劝吧?”黄少天有点迟疑,“感觉不像黑帮掐架,说话黑帮老大不就——诶?黑帮老大呢?”

一回头,楚云秀和相亲男已经不见了。

李轩瑟瑟发抖:“我觉得事态有点超出控制了。”

 

事态确实有点超出控制,二十分钟后,警察都来了。

店里人都走光了,打人的早就跑了,被打的躺在地上呻吟,李轩和黄少天鬼鬼祟祟要跑,被警察叔叔咔哒咔哒,两下给拷一起带走了。

“无法排除嫌疑,先回去审问一下。”

黄少天一脚踹在李轩身上:“都怪你!”

警察回头呵斥:“干什么呢!”

黄少天保持微笑:“他裤子脏了,我用脚帮他擦擦。”

李轩:“滚你妈的——”

警察大怒:“还骂人!”

两个人不说话了。

到了警察局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主要就是两伙人吃饭喝酒一不小心就打了起来,大家都跑了,就剩下李轩和黄少天看热闹嫌自己命大,然后就阴差阳错被请回去喝茶了,实际上跟他俩一毛钱关系没有。

至于楚云秀和相亲男发生了什么,就不可考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黄少天看了看警察叔叔,他半辈子遵纪守法,连25岁结婚的政策都积极响应,还是人生中第一次进局子。

“叫你家人来保释。”

黄少天看了看李轩:“这是我兄弟,他保释我行么?”

警察:“……他还要等人来保释呢!”

黄少天:“那一般都找谁啊?”

“你爸妈,你兄弟姐妹,要直系亲属,或者你老婆。你25了吧,应该有老婆吧?”

“我有结婚对象。”黄少天说,“男的。”

警察低头写着文书:“都一样,不歧视,让他赶紧来吧,这里过夜要收过夜费的哈。”

黄少天:“……”

万恶的金钱社会啊!

给爸妈打电话是不可能了,他也没有亲兄弟姐妹,最好的朋友和自己一样等待保释,只有一个选择……

 

喻文州来的时候,黄少天把头埋在手臂里,看起来像是要上电视被实拍的嫖客……

“签字,”警察把保释表格递过去,“你是他什么人?”

“老公。”喻文州云淡风轻地说。

黄少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特么尴尬了,就一包办婚姻,还老公……黄少天越想越气,捶了李轩一拳。

李轩:“???”

黄少天:“手痒。”

李轩没好气:“滚!”

李轩还没法被保释,因为吴羽策出差了。李轩心情也很down,很angry,他觉得自己好凄惨,面前这个大舅哥并不想连他一起捞出去。

李轩给吴羽策发消息:“我觉得我今天出不去了,太惨了。”

吴羽策回复:“嗯,我也觉得。”

这都哪门子的破事啊!都怪楚云秀的相亲对象!

手续办好,就可以走了。黄少天欢快地和李轩再见,和喻文州走了出去。

但是走出警局,他又开始尴尬了。

“怎么了?”喻文州问他,“你这么晚没有回来,我差点以为出了什么事。”

“没事……”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哎,我们晚上六七点钟就进来了,一直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

“没事,”喻文州打开车门,“我是你爱人,应该的。”

黄少天这老脸腾一下就红了。

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黄少天一直有些刻意地保持和喻文州的距离——毕竟没有感情基础,见面第一面相亲,第二面扯证,总觉得有点尴尬,但是喻文州却不一样,他似乎对这段感情很认真,当作真实的婚姻关系在经营。

其实这才是对的啊。黄少天想着,侧头看看,喻文州的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非常温柔。

喻文州不会过多干涉他的生活,他可以熬夜到两三点看球赛、打游戏,和结婚前没什么差别,也不会对他提出什么无理取闹的要求——事实上,喻文州连有理取闹的要求也没有。他们两个相处的姿态就非常舒服,舒服得好像是经过了漫长的恋爱才走到一起的。

“没吃饭吧?”喻文州说。

“没吃,”黄少天说,“光顾着看热闹了……”

“我也没吃,晚上一起吃夜宵吧。”喻文州笑了笑,“什么事儿这么热闹?说来听听?”

黄少天立刻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

“很有意思,”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像是你能做出来的事情。”

黄少天一阵昏厥,这是夸我呢?

夜宵异常丰盛,黄少天大吃一顿后瘫在沙发上,喻文州去洗碗,黄少天腾地蹿起来,乐呵呵地去洗碗了。

喻文州皱眉:“这是哪一出?”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这是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树青山带笑颜。”

“那洗干净一点啊。”喻文州擦了擦手,然后冰凉的手贴在黄少天手臂上。

好凉,但是一股热血涌上头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觉得自己身体里最后一丝理性因子正恋恋不舍地离自己而去。去他妈的包办婚姻!我要婚内和我爱人重新自由恋爱!

 

喻文州觉得最近黄少天很不对劲。

一直以来黄少天对包办婚姻很不看好,经常不配合,他越是别扭不配合,喻文州越觉得有趣——黄少天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和他相处总觉得生活处处有惊喜,更有惊吓。

但是最近黄少天非常主动。

比如经常缩头缩脑跑到学校来送甜品,然后仔细观察附近有没有未婚男女青年,就差耀武扬威拿着大喇叭宣告所有权;又比如突然嘴甜得不得了,去和喻文州爸妈展开亲密互动;又比如经常问喻文州出门做什么……

“我只是出去丢垃圾。”喻文州说。

“我也要去。”黄少天换上鞋子,“走啊,一起啊!”

喻文州微笑地看着他,决定敌不动我不动。

晚上两个人一起看爱情小电影。

黄少天热衷于解说和吐槽,喻文州感觉自己仿佛开了弹幕一般,耳边就没清静过,黄少天靠在他肩上,说了大半个钟头终于停下了。

喻文州侧头看他:“怎么了?这段不好看吗?”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说多了,有点头晕、气短。”

喻文州笑起来,他觉得黄少天这会儿非常可爱,为了让黄少天保持这样气短的状态,喻文州敌不动我也要动,侧头吻了上去。

黄少天:“???”

我是谁?我在哪儿?

唇分,黄少天满脸通红,起身就要跑,喻文州只是伸了一下手,就成功地把他拦住了。

“跑什么?刚刚不应该吗?”

“应该!”黄少天突然又反应过来,靠,怎么傻成这样像个初恋毛头小子啊?我们这是合法夫夫,持证上岗!

喻文州起身,把日光灯关掉,只剩下昏暗的壁灯和仍旧播放的小电影。

“要不电影也关了吧,”黄少天跨坐在喻文州身上,“有我演得好?”

“你最近……”

“我最近觉得我们结婚前的那套很不对!”黄少天抢话,“什么叫先在一起半年看看?”

喻文州终于了然,敢情面前的黄少天先生掰着手指头过日子,查得天数正好半年。

“所以呢?”

“别半年了,”黄少天托腮,“我要续费。”

喻文州笑着看他:“那请问这位先生要续多久?”

“先续半辈子。”

 

李轩觉得黄少天越来越难约了。

以前黄少天是不请自来,赶都赶不走,非常影响李轩和吴羽策的日常生活。现在是难约,三个电话打过去,人家说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和我对话。

李轩好气啊。他更气的是她表妹真的和那个黑社会一起了,光速结婚,而他付了警察局的过夜费,一个月穷得叮当响。他寻思着吴羽策出差,来黄少天这里蹭顿饭,结果两个人做饭都做得腻腻歪歪的,李轩觉得眼睛痛。

“罪恶啊!”李轩给吴羽策发QQ消息,“他们太罪恶了!他们这是犯罪!”

吴羽策回复:“嗯,我也觉得。”

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瞥了一眼,一脚踹他背上:“那请你赶紧滚出去,别在我家呆着。”

“哎哟,嫁出去的兄弟泼出去的水啊,一点也不想着娘家人了,”李轩扬声对着厨房吼,“大舅哥,咱们今天吃什么。”

这三个字极大地讨好了喻文州,他打开冰箱看了看,笑道:“多叫几个人吃火锅怎么样?”

李轩一拍大腿:“瞧瞧,这就是嫡亲的大舅哥啊,我再叫上我表妹和我表妹夫。”

这两位到齐了之后就少不了八卦,黄少天和李轩看了一眼妹夫,没敢开口,假装专心地烫毛肚,胳膊肘你拱我我拱你,还是喻文州看不下去了主动倒了杯啤酒:“韩队聊聊和我们云秀怎么认识?”

其实两人在相亲之前就碰过面,楚云秀出门相亲的时候的确精心打扮了,看了看时间就坐了地铁,还有两站就到的时候,听到旁边一小姑娘满脸通红地指责旁边的中年男人对她动手动脚,门一开咸猪手就溜出去了,楚云秀当时气就上来了,冲了上去。

换乘站人多,她的高跟鞋不方便,气急败坏把高跟鞋直接一蹬丢在地上,光着脚叫着:“老变态给老娘站住!”

眼看中年变态乘着往下的电梯,而她刚好往上错过时,突然后面一个男人单手撑住扶手跳了过去,然后飞快地绕了下去,手肘击中那人后腰,一瞬间双手就绕背压住了。

楚云秀看完这一套都没反应过来,晃瞎了眼,恍恍惚惚绕到面前。

男人强有力的手臂压制住变态等着地铁乘警过来:“他对你做了什么?”

“不是我,是对另外一个女孩子动手动脚。”楚云秀想狠狠踢一脚,才想起来鞋不知道丢哪里了。

男人皱眉,对着她说:“下次男朋友不在身边就不要自己贸然行动,要不是我捡到了你的鞋你就准备光着不要鞋了?”

说真的这个陌生男人长得更像坏人一点,楚云秀不知道怎么就抬了一下腿,又觉得很不雅,捂了一下裙子,结果脚上就套上了高跟鞋。旁边路过的小姑娘在大呼小叫:

“哇,妈妈,灰姑娘和水晶鞋呢。”

一向伶牙俐齿的楚云秀面红耳赤,话都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没男朋友。”

地铁乘警到的时候先是认出咸猪手已经不是第一次犯,移交派出所,表扬两人行为后再批评教育:“妨碍公共安全,还翻越电梯,是不是以为自己是超人,是特警啊。还有你,一个年轻姑娘,这么不管自己安全,给你个火箭你岂不是能上天。都登记一下证件。”

两人低头递过去,打开:

左边,性别男,年龄29,职业某市刑侦大队队长。

右边,性别女,年龄25,职业某市航天工程院研究员。

乘警:“……”

楚云秀以为这么一折腾,相亲对象多半要因为迟到给自己扣分,结果人到了一看,心里美得那是一拍大腿:巧了!

韩文清被这响亮的一声“啪”搞得莫名其妙。

楚云秀干笑:“瘦腿操,每天都要多拍拍。”

既然是女孩子的东西他也就不多问,沉声严肃地问:“后面有两个人一直在看你,有什么问题么?”

“啊……?哦,这个。”楚云秀还沉浸在对方的低沉声音里醺醺然,回头狠狠剜了两人一眼,戏精女孩上身,“是的呢,一直在跟踪我好像,你是搞刑侦的,可不可以把他们甩开呀?”嗲里嗲气,娇声细语,楚云秀觉得自己真的很不要脸。

她跟着韩文清神不知鬼不觉(付了钱的)出了门,走了半天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感觉活在梦里,拉住韩文清的衣角呆呆地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给你选一双鞋,你脚刚刚磨破了吧。”韩文清付了钱,很认真地递过去一袋子,“下次和我出来不用穿这么累的鞋子,你腿很瘦。”

楚云秀打开袋子,看着里面的亮粉色洞洞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刺绣蕾丝小黑裙,深呼吸后沉默地穿上了。

 

李轩吃了一口肥牛,十分感动:“我为这单纯不做作的异性恋鼓掌。”

楚云秀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追加一句:“那当天晚上文清去局子里捞你的保释金什么时候还给我。”

手上动作一僵,李轩刚想说算了吧,正对上韩文清的脸,一抖,自觉地掏出钱包:“没现金啊。”

“微信转帐,支付宝,刷卡都可以。”楚云秀准备夹起一根蟹腿,却被摁住筷子,疑惑地看过去,韩文清给她剥开几个栗子:“这几个月不能吃海鲜。”

“哦。忘了给你们仨说了。过几个月你们的小侄女就要出来了,准备给红包啊,不给的话我准备在正月间给她剃胎发。”楚云秀放下筷子,顺便给吴羽策也发了一条。

黄少天:“……韩队牛得一批,为什么在正月?”

李轩:“……我们心态大崩,为什么要剃头发?”

喻文州:“因为正月剃头死舅舅。”

饭后。

李轩舅舅和黄少天舅舅研讨,包办婚姻到底好不好。

“当然不好!”黄少天一拍桌子。

李轩立刻拱手:“有何高见!”

“反对包办婚姻。包办婚姻当然不好,但是喻文州好。”

李轩:“……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没有,”黄少天端起茶杯,笑眯眯地学着喻文州的神态,“就算是自由恋爱,我们也早晚会结婚的。”

李轩疯了,给吴羽策发消息:“我觉得黄少天真的很过分!”

吴羽策回复:“嗯,我也觉得。”

李轩:“那你觉不觉得你老用自动回复糊弄我也很过分。”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吴羽策撤回了一条消息。

吴羽策:“不觉得。火锅好吃么?”

李轩:“还行,但是没有你做的好吃。”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李轩:“我还觉得你很爱我。”

吴羽策:“嗯,我也觉得。”

吴羽策没有撤回。

 

END

 




结尾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喻黄很恩爱,轩哥哥很厉害!

米&衾:嗯,我也觉得。

 


评论(92)

热度(3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