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烟火(2)

2.

 

于是卢瀚文的一天变成了: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去黄少天叔叔家度过愉快的一天,然后晚上三个人一起吃晚饭,回家睡觉。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我们的家啊?”卢瀚文一边吃早饭一边问。

喻文州吹着热粥,保持微笑:“怎么了?黄少天叔叔不好吗?”

“好啊!”卢瀚文最近对黄少天好感度暴涨,因为黄少天特别会打游戏!什么游戏他都会!

“那就好。”喻文州拿起桌上的饭盒,“走了,去给黄少天叔叔送去,肯定还没吃呢。”

“肯定没有!”卢瀚文大声说,“他特别懒!不起床!”

为了方便来往,喻文州拿了黄少天的备用钥匙,他打开门,黄少天果然还没醒。他穿着短裤睡得正香,卢瀚文扑过去试图提供叫醒服务,被黄少天搂着塞进被子。

“早餐在桌子上,”喻文州打开冰箱,“午饭放在冰箱了,吃之前热一下。”

“嗯嗯。”黄少天含混地答应着。

“那我先走了。”喻文州走过来,把黄少天拖在地上的一半被子拉起来,“你继续睡。”

“嗯……”

喻文州笑了笑,他给卢瀚文一个眼神,卢瀚文了然,握拳表示没问题。

上午就是直播打游戏,黄少天自暴自弃了,复杂的游戏不玩,每天上线,清清嗓子:“最近我日夜修炼,苦练技艺,现在我和特邀嘉宾给大家打一个表演赛,瀚文,把开心消消乐第1123关打开。”

“朋友们!这个小鳄鱼爱洗澡很难吧!是不是很难?比生化危机难多了!”

“保卫萝卜是需要技巧的,除了技巧,还需要爱,没有爱保卫什么萝卜?”

“谁告诉你切水果18刀很酷,我知道,我的经验告诉我,挥出十五下才是最稳的!是极限!”

几天下去,黄少天发现自己出现在直播平台的推荐位,介绍词是“暖男老爸带儿子的逗趣温馨日常”,要知道,从前介绍词可是“来看!夜雨声烦神级操作震慑全场,手把手教你如何打出惊艳五杀!”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的定位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要从预定的轨道脱轨了。

“话说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啊,每天那么忙,”黄少天一边热午饭一边说,“竟然经常要加班到半夜。”

“我爸爸……”卢瀚文艰难地回忆昨天对的口供,“他在陆家嘴上班,给坐在写字楼里的大人们送外卖。”

黄少天差点掀翻微波炉:“???”

卢瀚文继续,眼泪都快出来了:“其实我家是农村滴!我爸他特别穷!没有房子!”

黄少天:“……我差点就信了。”

黄少天真的不好意思说,你爸一套阿玛尼西装,送外卖莫不是要送一年才能买得起!我可是24K纯富二代,想骗我?一模一样的西装我衣柜里有两套好不好!

 

而此时,喻文州正穿着阿玛尼西装刚刚结束了一场商业谈判,和同事李轩一起吃午饭。

“房子找到了吗?”喻文州难得关切地问。

李轩属于四处飘零的类型,被总部指派来指派去,昨天还在太平洋东岸享受海风,今天就回到祖国母亲怀抱吸食雾霾,不过国内环境宽松,工作轻松,李轩倒是挺享受的,除了有租不到房子的烦恼。

“真不知道租哪儿能住,”李轩使劲儿戳着盘子里的牛排,“我想近点,早高峰挤地铁会折寿。”

“这样吧,”喻文州说,“你住我的房子吧。”

李轩很纳闷:“为什么啊?你不住了?哎不对啊,你不是才装修完?散味也散得差不多了吧?”

“我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三室一厅,130平,距离公司不超过十分钟,月租2000,你租不租?”

李轩咽了咽口水,这种房子2000的五倍都不一定租到啊,于是连忙举手投标。

“你先住着。”喻文州笑了笑,“我应该暂时不会回来住。”

 

“你家真的没有房子?”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卢瀚文,双手不安分地呵痒,“别骗我了!骗人是小狗!”

卢瀚文反应超快:“汪!汪汪汪!”

黄少天:“……”

卢瀚文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七月份从幼儿园光荣毕业,但是又没有到九月份去上小学的时候,只能在家打滚。这个小少爷很难伺候,喻文州前前后后换了五个阿姨,没一个是他满意的。

想到这里黄少天并不觉得自豪。

“少天哥哥有……那个女朋友么?”

黄少天正在拆快递,卢瀚文一本正经地凑过来,一本正经地问了一个一点都不正经的问题,吓得黄少天差点把剪刀给丢出去。

“你居然问这种问题,你太早熟了!”黄少天把危险物品小心藏好,“小鬼头,这不是你该问的!”

“你们大人太虚伪了!”卢瀚文说,“有就是有!”

“没有。”黄少天斩钉截铁地回答,“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吗?老婆也没有?”

黄少天哭笑不得,这小子还把这两个概念分得很清楚啊:“当然没有。这屋子里除了美少女手办,你见过雌性动物么?没了!”

卢瀚文掰着手指嘟囔:“这么大了也没有啊。”

内心脆弱敏感的大龄未婚男青年悲愤地做了一个杀无赦的动作:“……”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爸那么早熟好不好,”黄少天想了想,开始转移火力,语速加快,“你爸过分了,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才研究生毕业,每天游手好闲吃吃喝喝,生活真的很单纯。你看你爸,都有你了,而你,都六岁了!”

黄少天越想越觉得喻文州很疯狂,这倒推一下,喻文州真他娘的是个风流浪子,年少轻狂,堪堪成年就美人在怀,等青年意气风发的时候更是事业有成,儿子都好大了!呐?这样下去,四十几岁的时候将有机会去给孙子开家长会,不到六十就能享受传说中四世同堂的待遇……

黄少天不知道哪儿来一股无名邪火,顿时觉得自己气鼓鼓的。

“不要生气了,”卢瀚文拿着小拳头给黄少天捶背,“都是我爸的错!”

“对,都是你爸的错!”黄少天重复了一遍。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我饿了。”卢瀚文捶了一会儿,突然自暴自弃地躺在地上。

“我也饿了。”黄少天也躺在地上,两个人一起看着天花板,“你爸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卢瀚文揉揉肚子,“呜呜呜想吃肉,汪汪。”

黄少天也揉揉肚子:“想吃肉……汪。”

喻文州一进屋就看到地上两具“尸体”,几乎是一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就诈尸而起,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有没有肉?有没有肉?

答案是肯定的,喻文州安抚了一下饥饿群众,衣服都没换,挽起袖子就要开始下厨。

“要不要我帮忙啊?”黄少天讪讪地凑过来,“我帮你切个菜?”

“瀚文呢?”

“打游戏呢……”黄少天歪头,“打得可好了,拿我的小号打王者荣耀,三天打上了黄金,一开麦就说自己今年六岁,长得挺帅,很快就在本服小有名气,加了一堆小美女的好友……”

喻文州皱眉,他怎么觉着卢瀚文要被教坏了。

“没影响学习!”黄少天连忙辩解,“英语读了!故事书也看了!一切平稳运行!”

喻文州笑了笑,把一把青菜递给他:“那帮我洗菜吧。”

“好啊。”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接过青菜,“哎,话说……你今天怎么按时回来,晚上不加班了?”

“你希望我加班?”

“不懂你们那行,不加班也可能佳人有约啊,”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把青菜放在水龙头下冲水,“是吧,瀚文也大了……”

黄少天恨不得直接说出他的终极疑问:你准不准备再找一个?

大龄未婚男青年已经不再年轻了,他开始很现实,看到合适的,哪怕小十岁带个孩子,也跃跃欲试。

“你猜呢?”喻文州回头,笑了笑。

我猜个屁!我猜不出!你们小年轻就知道猜来猜去把爱情玩成猜心游戏,虽然我三十五岁的年龄二十五岁的心脏,但是老人年真的不想继续猜!

“我怎么知道……”黄少天差点把青菜撕成碎片,“呐,不说这个了,瀚文嚷嚷着要去迪士尼……”

“我明天出差,周五就回来,”喻文州笑得很温柔,“周六去吧,好吗?”

黄少天刚还在愤怒地猜猜猜,喻文州一说“好吗”他差点捂着胸口倒地不起……这个人二十五岁就有孩子真的不是无的放矢徒有虚名,两个字就能让老司机心跳加速,黄少天觉得自己虚长几岁,真是自愧不如。

“少天叔叔——”卢瀚文扑腾着过来,“我又赢了,厉不厉害?”

黄少天瞄了一眼,是打得不错,还是MVP呢,卢瀚文不愧是他带过的小孩,游戏天赋满点,酷炫!

“你最近游戏玩多了。”喻文州微笑着看着卢瀚文。

卢瀚文一缩脖子,暗道不好,转身想溜。

“来,我们打一盘。”喻文州擦了擦手,扯着连帽衫把他拉回来,“别跑。”

卢瀚文垂死挣扎:“我不和你打,我不啊——少天叔叔救我,我不和爸爸打游戏——”

黄少天一脸懵逼。

十分钟后,卢瀚文换了八个英雄,1V1输给喻文州的诸葛亮八次,郁闷地收手。

“吃饭了。”喻文州起身,锅里的排骨炖得正好,分秒不差。而卢瀚文趴在桌子上,一副要窒息的表情。

“卢哥,让人煮了?”黄少天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卢瀚文肩膀,很是同情。喻文州显然是个新手,不常玩这个游戏,但是他确实意识非常厉害,打得卢瀚文这种小萌新节节败退主要是靠智商,不是靠熟练度。

“你不懂。”卢瀚文一本正经地叹气,“你真的不懂。”

黄少天是不懂了,他抬头,发现喻文州笑而不语,看起来神神秘秘的。

 

晚上回到家,卢瀚文躺在床上装死,喻文州一坐过来,他立刻鲤鱼打挺地跃起来。

“没有女朋友!”卢瀚文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真的。”

喻文州微笑:“然后呢?”

“问爸爸是做什么的,”卢瀚文想了想,“还说你早熟,都是你的错,少天叔叔很生气。”

喻文州笑了,表情若有所思。

卢瀚文抱着iPad眼巴巴地祈求:“那我睡前可以看一集奥特曼吗?”

喻文州微笑:“今天表现卓越,特批可以,明天继续加油。”

 


TBC



一家三口打王者荣耀的小剧场(没玩过略过即可~

 

李白(黄少天):来个坦克。

诸葛亮(喻文州):来个坦克。

程咬金(卢瀚文):来啦!

李白(黄少天):很好,等下卢哥冲上去抗伤害,我和你爸就在后面猥琐。

吃瓜群众:那你们是很猥琐了……

蔡文姬(徐景熙):他们要开团了,我走哪儿?

诸葛亮(喻文州):你走中路。

蔡文姬(徐景熙):我一个人?

诸葛亮(喻文州):嗯,左右两路草丛里埋伏,你就这样走上去,当诱饵。

蔡文姬(徐景熙):太残忍了……




评论(66)

热度(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