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为时未晚(上)

1.

 

整个总部都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分手了。

这件事情像一颗粉红色炸弹,在总部大楼的上空开出极其炫丽的烟花,所有人都在议论、争执,每个人心中都有答案,但是没有任何人对两位当事人进行采访。

作为整个特工总部消息传播中心的方锐表示,一定是谣传,百分百了,这还用求证么?他们俩不是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么?分手?不存在的!

对于方锐的自信,李轩表示担忧,在工作中不能忽视任何微小的可能性,万一真的分手了呢?那必须记下这个伟大的时刻,马上去买彩票,喜中五百万,立刻赎身离开这个鬼地方。

对于方锐和李轩的轻浮态度,主抓情感方面的张佳乐指导员很不满。感情中谁没有受过伤?受的伤要有价值,才不算白受。最近特工总部厕所里没有黄色读物了,应该立刻以两个人为主人公写成一本黄色读物,供大家如厕时欣赏。

周泽楷、郑轩没有表达态度。

 

黄少天打着哈欠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开始工作了,他抬头看看黄少天,什么都没说。

黄少天开始收拾东西。

办公室是六个人一间,周泽楷和李轩对着坐在最里面,此刻周泽楷在看一本法文小说,他最近有任务要去非洲执行,当然,这没有太多因果关系;李轩正在数钱,他每天早上帮大家去买山东煎饼,一回来会收到一沓子零钱,李轩最近的任务是家里蹲,看来他蹲得不错。张佳乐和郑轩对着坐在中间,郑轩正在趴桌子睡觉,张佳乐在打游戏,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其乐融融。他们最近都没有任务,赋闲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没有人注意到暴风雨即将来临。

喻文州坐在最外面,他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拿着一块平板电脑在看地图。黄少天收拾东西的时候尘土飞扬声响震天,但是喻文州不动声色,仿佛和自己没有关系。

黄少天斜着眼看他,刷地一下把一沓子文件全部甩开,由于两个人的办公桌是挨在一起的,A4纸几乎铺满了整个桌面。黄少天手腕劲儿很大,自称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人是没伤到,倒是把喻文州的水杯碰洒了,里面飘着香气的大吉岭红茶很快浸染了整个桌面,也淹没了喻文州刚刚配好的药剂胶囊。

喻文州终于缓缓抬头。

“你的东西你自己拿好。”黄少天说。

上一个任务的任务报告是喻文州写的,喻文州作为小组的负责人,有义务做这件事。但是报告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由黄少天独立完成的任务就需要黄少天来写,喻文州就把他的报告给黄少天参考,黄少天一直没还回去。这没分手倒还好,情意绵绵眉来眼去,分了手之后看对方的的东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黄少天大手一挥,水淹七军。

“你看我干什么!”喻文州不说话,黄少天倒是来劲了,“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放我这里两三天了,碍事!”

黄少天嗓门大,很快将另外四个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连周泽楷都放下了小说,认真地看着。

“哎哎哎一大早上干嘛,别吵啊。”李轩连忙过来拉住黄少天,根据李轩多年经验,黄少天下一步就是暴走,说不定要血溅三尺,影响和谐。

“你走开,”黄少天毫不领情,“你干嘛,难道是你放我这里的?”

“是啊是啊,就是我,没错了,”李轩连忙背好锅,“你别吵,坐下坐下。”

黄少天怒气冲冲地坐下。

“你们俩怎么了?喻队配了一早上的药都让你给淹了……”李轩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一言不发低头收拾桌面的喻文州,百思不得其解,“平时不是挺恩爱的吗?”

“分!手!了!”黄少天抬头,三个字如黄钟大吕,掷地有声。

所有人猛地转头,齐刷刷地看过来,连门口都露出几个前来凑热闹的脑袋,不用看都知道有哪些人。

“咳咳……”这下轮到李轩尴尬了,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看什么看?找死吗?”黄少天猛地回头,继续放狠话,门口看热闹的立刻作鸟兽散,乌拉一下子全消失了。

屋内气氛陷入了僵局。

“我明天就搬回来住,高知的屋子都是高级的,我可住不起。”黄少天阴阳怪气的,他踹了一脚桌子,喻文州的桌面跟着颤动,他又抬头看看黄少天,这回目光更冷漠了。

冷得李轩牙齿打颤。

黄少天所谓的搬回来住,就是从喻文州家搬回宿舍。总部的大部分人都住在宿舍,事实上宿舍简直就是五星级酒店,待遇非常好,但是不好公开搞对象,不太方便。喻文州家里就很方便了,脱离组织管辖范围,屏蔽冯主席视线,又舒适又有独立空间,可以说非常好了。

黄少天说干就干,拉上李轩这个壮丁就开始搬家,这下子动作更大更热闹了,方圆百里的乡亲都不干活,都来看热闹,围得啊,那是里三层外三层。如黄少天所愿,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他和喻文州又分手又分居,下一步分什么啊?有没有可能打土豪分田地?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黄少天这种人,谁敢觊觎他的东西,他肯定是一言不发,先打死再说。

 

“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啊?”李轩扛了半天的重物,现在直不起腰来,黄少天的新宿舍一片狼藉,他正埋头整理。

“分了呗,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啊?”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该不会是……”李轩浮想联翩。

“没有,性格不合。”黄少天说。

李轩差点喷了。喂喂喂,讲讲道理吧,你俩同居三年了才发现性格不合,那你们前三年是在干什么?更不要脸的是,上周还在秀恩爱,这周就性格不合分手了,只能合理怀疑其中一人性情大变,不然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

“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共同爱好,我们俩平时都是装的,他他他……”黄少天沉思片刻,“他吃秋葵。”

李轩:“……”

 

“性格不合。”喻文州拿纸巾终于把桌面清理干净,才抬头回应了刚刚目光极度好奇的吃瓜群众。

“噫……”吃瓜群众的反应显然都是不信。

张佳乐率先表达了疑问:“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们俩性格都不合,那你能告诉我什么叫做性格合么?我记得星座速配你们俩都是100%,你们俩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喻文州:“……”

“是有什么重大的思想冲突么?无法化解的那一种?”郑轩进行了合理的猜测。

“嗯。”周泽楷认同郑轩的想法。

“也没有吧。”喻文州想了想,“不过要说有的话,是有一点生活习惯上的分歧。”

所有人睁大眼睛,翘首以待。

“他不吃秋葵。”喻文州坦然自若地说。

 

秋葵成为了特工总部的热词,非常热,打开任何一个人的手机查看浏览记录,都会发现这个人搜过秋葵相关的关键词,而作为新晋红人,很快连食堂都开始追捧之,一连做了几道秋葵相关的菜肴,气得黄少天直摔筷子。

“我不吃了,这饭没法吃了。”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吃得津津有味。

“是有点过分了。”李轩说,“咳咳,这样不对啊,得反映到上级领导那里。”

黄少天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少,我想斗胆问一下,”李轩说,“你们俩闹这么僵,接下来的任务怎么办啊?”

“凉拌。”黄少天冷冷地说。

下周有一个任务要到牙买加执行,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多年的黄金搭档,一文一武一静一动,多次被评为红酒红花郎杯我最喜爱的特工组合,所以很自然地要一起去。但是临到出行,居然闹起了这一出。李轩立刻意识到为什么世界上大多数的管理者都不喜欢办公室恋爱了,尤其在这种地方,别人失恋伤心,他们失恋要命。

“可是也没人可换啊。”李轩说。最近总部也不太平,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愈发严重,有消息说之前的几次任务失败有其他因素,所以最近的人员安排全部冻结,借调尤其被禁止。大家各干各的,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方锐那队跑断腿,李轩天天坐在家里数星星。

黄少天不说话,他拿起筷子,戳爆了一根秋葵。

李轩不再说话了,乖乖吃饭。

 

2.

 

距离黄少天出任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黄少天的失恋就如同潮水,来时汹涌澎湃,一波三千里,所有人无一幸免;去时干脆利落,坦然自若,这才几天,他就已经恢复了原来抽烟喝酒打游戏的日子,闲得无聊就去射击馆打枪,小日子可不要太悠闲。

最要命的是昨天苏沐橙结束任务回来,好端端的大美女去了一趟利比亚回来时像个乞丐似的,T恤衫领口不知道怎么给扯开了,香肩半露,黄少天正巧路过,吹了一段十分花哨的口哨。不过苏沐橙不怎么领情,扯了扯衣服,就当黄少天是空气。

大家由此基本可以得出结论:黄少天是真的恢复单身了,他又要成为整个总部的祸害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就算消失了,也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和喻文州这个外来的“庶出”不一样,黄少天是总部土生土长的“嫡系”。他从小就长在大院,十四岁加入五十二期培训班正式成为总部的一员,父母都是高保密性质的国家公职人员,可以说是根红苗正。小时候父母没时间管他,他就每天在总部厮混,成长为在总部方圆百里有一定影响力的恶势力团伙头目之一。该团伙下属有三花猫一只,柯基犬一只,金毛两只以及喜鹊若干,为非作歹,狼狈为奸,使总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食品安全和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解决这一矛盾的是喻文州。喻文州是特工总部面向高校第一次校招招进来的第一名博士生,当然了,报名的也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录取后总部记者方锐对喻文州进行了一次采访,在问及喻文州的报名动机时,喻文州表示,他只是填错了表格,不然他现在应该在药理毒理研究院,而不是在这个进来就出不去的鬼地方。

喻文州的到来虽然是无心插柳,但是却货真价实地解决了总部一个巨大的问题——黄少天。在喻文州来到总部的第四个年头,两个人一起在苏丹出任务的时候经历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生离死别。当时喻文州携带细菌样本逃离即将起火的生化实验室,黄少天断后,喻文州将样本送至安全地区后立刻返回现场把黄少天救了出来,两个人在战火纷飞的黄沙里四目相对,二话不说,默契十足地打了个啵。

可谓是恶犬自有鱼来收了。然而鱼也没能收住太久,这不就分手了?

李轩去枪械室送东西的时候,遇到了正在选枪的黄少天。他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抢来的棒棒糖,一边选一边哼歌。

“心情这么好啊。”李轩说,“马上要出任务了吧。”

黄少天的任务是下周三开始,今天周日,还有两整天。黄少天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牙买加好啊。”李轩说,“牙买加人跑得快,万一任务没成,就说牙买加人跑得太快了。”

黄少天正选好了一把P228,被李轩这句话逗得差点把手枪给甩出去。

“轩哥,有见解。”

李轩自然是很有见解的,但是他目前最大的见解是希望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要分手,不管怎么说,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杀伤力的,现在分手了,黄少天带刺,你以为喻文州就不带刺了吗?

“不如天哥不如天哥,”李轩摇手,“那个,我请问一下天哥,您和您前男友喻文州一起出任务,这得怎么个出法啊?”

这句话真是问出了人民群众的心声,现在人民群众无不好奇这一问题,恨不得找个主播跟着俩人24小时直播,到时候狂刷游艇火箭,high起来。

“就照常出呗?”黄少天把枪抛起来,“不然呢?我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他给咔嚓了?”

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阴森森的,吓得李轩一激灵,他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觉得黄少天最近确实有点不太对劲。他说话的时候老是阴森森的,放轻声,但是目光非常锐利,眼神里多了一种李轩很不熟悉的东西。

李轩不熟悉的东西也太多了,他说不好是什么,但是觉得黄少天非常危险。

黄少天选好了枪,转身离开枪械室,剩下李轩一个人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半天才拍了拍胸脯感慨,幸好不是他和黄少天分手了……咦,等等,有哪里不对劲?

出任务的时候是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日子,当然了,又不是替父从军,不至于全村出门三十里相送,但是李轩还是照常问问黄少天要不要煎饼。答案是否定的,李轩目送着黄少天换上一身便装,站在了喻文州面前。

开始了开始了,全办公室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两个人身上。在这一刻!他们是舞台上的king和king!张佳乐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李轩甚至摆好了摄像头,连周泽楷都放下法语小说看过来,大家都无比期待着行星撞地球的一刻。

“走吧。”黄少天说。

“走。”喻文州说。

舞台剧结束了。

所有人:“……靠?”

我花了半年工资重金买的内场票苦苦等待翘首以盼的年度大戏呢!怎么就这么突兀地结束了!两个人说了三个字平均每人一个半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我血汗钱!

走倒不是直接去出任务,事实上在最终任务介绍开始之前,他们俩也还不知道此次任务的身份和目标,黄少天闷头走在前面,直到走到了王杰希的办公室他才停下脚步。

“喻文州,丑话说在前头,我警告你……”

黄少天话没说完,但是喻文州脚步不停眼睛不眨地直接推开了王杰希的办公室门。

黄少天咣当一拳砸在了门上,什么意思,眼里还有没有我了!

王杰希正在浇花,看到两个人进来才放下水壶。

“快点,速战速决。”黄少天坐下就开始敲桌子,敲得桌子上的花盆跟着颤抖,“身份证护照签证。”

喻文州倒是不急,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赏花。王杰希的花确实养得不错,只是还不开花,只有绿叶。

“这次是要解救一名我方人质,”王杰希慢条斯理地说,“目前该名人质在牙买加金斯顿的黑bang手里。”

“这是你们的身份材料,”王杰希说,“这次的身份关系是一对来牙买加摄影旅行的兄弟……”

黄少天一脸的一言难尽:“我不会摆弄相机,我连手机照相都是糊的。”

“你的重点竟然是在这里么?我还以为你比较关心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王杰希把身份材料放在两个人面前,“因为我们在牙买加的关系并不是很通,金斯顿也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可匹配的假身份很难做,你们就将就一下。”

喻文州拿起材料瞄了一眼,假身份做得很逼真,还附带一份简历和家庭情况说明,这位摄影师可以说是非常棒的身份了,有弟有房,父母双亡。喻文州看完了简历抬头看坐在他对面的黄少天,一开始还翘尾巴的黄先生现在一脸颓唐,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假身份是弟弟。

好像是非常意料之中的事情。

“两位最近关系不太好?”王杰希看热闹不嫌事大。

“关你屁事!好得很!”黄少天作为一个蓝雨人,骨子里流淌着anti微草的血液,他坚持认为外部矛盾大于内部矛盾,关键时刻和喻文州的恩怨情仇都可以一笔勾销。

“我只是问一下,怕对任务有什么影响。”王杰希说,“不过还是相信二位的专业程度。”

“那必须是非常专业了。”黄少天才不愿意在王杰希面前示弱,他把椅子搬到喻文州身边,阴阳怪气地揽着喻文州的肩膀,“是吧,哥哥。”

哥哥这两个字咬字咬得要出血了,喻文州听着脊背发凉。但是他还是坦然自若地回答:“是的,亲爱的弟弟。”

王杰希要吐了。

“是兄弟,”王杰希说,“不是译制片里的情侣。”

“你不要事儿这么多!”黄少天松开手,干脆坐在王杰希的办公桌上,“我们怎么执行任务你就别管了,赶紧的,要救谁?”

“是我们的一位特工。”王杰希终于严肃起来,他咳嗽一声,“他前些日子在古巴执行任务,身份被发现后逃到牙买加,一到金斯顿就被黑bang抓起来了,金斯顿的黑bang组织可能有其他国家qingbao组织的支持,你们要多留意一下。”

“而且,我们怀疑,有内奸。”王杰希说,“任务都是绝密的,但是那位特工显然是行踪和身份都被出卖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神情也很严肃,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个任务的难度。

“走出这间办公室,后续总部发出的任何消息,都不要相信。”王杰希说,“按你们想的去做。必要的时候我会让李轩去协助你们,目前他的身份是绝对清白且值得信任的。”

黄少天托腮,觉得李轩是很清白了,李轩每天早上买煎饼加个火腿肠的一块钱都会要,这么穷,绝对忠诚。

“在金斯顿有内线吗?”喻文州问。

王杰希摇头:“没有。”

“太难了。”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没别人了?就我俩啊?那人谁啊,能不能别救了!

王杰希:“……”

“到底是谁?“黄少天不耐烦地敲着桌面,”你说出来听听,到底值不值得我俩去救。

王杰希深呼吸:“是于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喻文州和黄少天四目相对,然后异口同声:

“要不还是别救了吧。”



明明没任何问题但是还是惨遭屏蔽的3

评论(60)

热度(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