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90)(END)

大结局,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小红心和评论,永远爱你们爱喻黄!


通贩链接:点我点我


90.

 

电竞之家在做黄金一代十周年采访时,给蓝雨的三位黄金一代成员出了一期合集。

第十四赛季结束,蓝雨夺冠,而与此同时,三位曾经担任蓝雨十年主力的队员一起选择了退役。

看比赛没几年的人可能会感到惊讶,蓝雨实在是不走寻常路,哪里有一口气退役三个主力的战队,下个赛季还想不想打了?但是了解蓝雨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蓝雨祖传的画风,当年建队之初的队长魏琛和副队长方世镜,也是直接撒手一走了之,新人出道后,照样是打得风风火火,一片热闹,更何况现在卢瀚文早已能独当一面,新人辈出,形势比之当年,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

采访是在蓝雨的训练室做的,记者进来的时候,黄少天和郑轩正在共用一部手机看什么视频,笑得前仰后合,尤其是黄少天,趴在桌子上起不来,郑轩也笑得不行,但是他动作幅度就比较小,没有黄少天那么浮夸。

“来了?”喻文州站在门口冲记者打招呼,“辛苦了,今天外面挺热的,路上有点堵车吧?”

他递过来一瓶水,记者道谢接过,然后做了下来。

“别闹了,”喻文州走过来敲敲桌子,两个人立刻正襟危坐,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只是视频还没关掉,播放的是荣耀解说经典口误集锦,潘林正声嘶力竭地喊着“好样的!大漠孤烟!韩文清!他的武器!烈焰红唇!”。

黄少天实在是没绷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开始采访已经是进屋后十分钟的事情了,喻文州和郑轩坐在两侧,黄少天靠着一个抱枕又抱了一个抱枕坐在中间,他有点抱歉地冲记者解释了一下,最近腰痛,直接靠在椅子上久了会受不了。喻文州抬手帮他把靠枕的角度调整了一下,他觉得舒服了,这才比了个手势示意开始。

先是一些关于第二次夺冠的问题,大多是喻文州回答的,就像在每次的新闻发布会上一样,喻文州负责面对记者,黄少天和郑轩在一边咬耳朵,时不时还会笑出声来。

“黄少觉得怎么样呢?”记者说,“再次拿冠军的感觉很好吧,有没有喜极而泣?”

黄少天揉了揉鼻子:“你是希望我说是还是不是呢?”

记者笑了:“就说真实的呀。”

“有……但你不能写出去啊!”黄少天嘟囔着,“不然我一世英名就毁了。”

郑轩捏着黄少天的抱枕边角:“早就毁啦。”

“滚!”黄少天抢回抱枕,抱在怀里,“哎,你问个别的问题吧。”

“职业生涯有没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呢?”

黄少天果然地摇摇头:“没有。”

“这么肯定啊,”记者说,“那第十赛季……”

砍树似乎已经成了一个绕不开的梗,黄少天早就不在乎了:“我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没什么后悔的。”

喻文州看向他,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其实你的状态还能再打一年的,为什么这么果断地选择退役?”

“哈,谢谢你们这么看好我啊。”黄少天咧嘴笑了,“一来觉得很圆满,二来也给新人机会嘛,三来人生也不是只有荣耀这件事情,当然了荣耀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走到了最后,可以去看看别的风景嘛。”

“那退役后有什么打算呢?喻队也一起说说?”

“要开一家咖啡馆。”黄少天举手,“是我开的!”

喻文州笑了笑:“对,他开的,选址、里面的装修风格都是他决定的,等到开始营业了之后,欢迎大家来坐一坐,他说前两个月不收钱。”

“喂!我什么时候说了!”黄少天抗议。

“我作证!”郑轩举手,“他说的是半年不收钱!”

“你们不要坏我好事!”

记者也忍不住笑了:“到时候一定要去喝咖啡。那喻队呢,有消息说你以后要去联盟工作,是这样的吗?”

喻文州点点头:“目前有这个可能,还没有最后定下来,等新赛季吧。”

“郑轩呢?”

“我?我也要说啊?”郑轩一愣,问题抛给他,他显然还挺意外的,“就……还没来得及想呢,这不是才比赛结束,我先好好歇歇……”

意料之中的答案,黄少天给郑轩比了个大拇指。

“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瞬间是什么,一人说一个吧。”

记者最先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就先开了口:“其实不是大家想的夺冠瞬间,是第一场比赛,我坐在台下,看第一场单人赛的时候。”

黄少天扭头看他,眼睛里盛满笑意。

“我也是。”

“嗯?”记者有点没反应过来。

“当时我就是那个第一个打单人赛的选手。”黄少天说。

记者的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黄少天已经快要坐不住了,最后一点采访内容是站着说完的,最后三个人拍了一张合影,黄少天站在中间,在两个队员肩头各比了一个剪刀手,记者看着这俗气的构图,无语凝噎。

杂志出刊的时候夏休期过半,郑轩抱着杂志进来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收拾行李准备搬走,看到杂志之后黄少天立刻抢着翻看,看到第一页的小标题他就差点要手撕杂志。

“这是什么无良记者啊!”黄少天嚷嚷着,“十年征程完美落幕,剑圣泪别赛场?不是说好的不能说出去嘛!”

郑轩哈哈大笑:“这就是事实,你那天哭了就是哭了!”

黄少天一摔杂志,恼羞成怒:“好像你没哭似的!你也哭了!瀚文都快哭背过气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不写蓝雨全队痛哭流涕!”

“没办法,记者偏爱你。”喻文州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你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装好,再检查一下。”

“不想检查。”黄少天说。

“怎么,要消极怠工啊?”喻文州笑笑。

“不是……”黄少天说,“别检查了,掉了东西就再来拿啊,然后就可以经常过来。”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你说得对。”

“哎,别这么感伤,”郑轩说,“你们也可以常回来看看我啊。”

郑轩最后留在了蓝雨,成为了训练营的主管,经理还是那么喜欢他,并且继续劝导他要玩一种新的弹药专家打法,郑轩听得直吐血,经理!你到底对弹药专家有什么执念啊!难道小时候枪战片看多了?

收拾东西很快就弄完了,两个人走的时候,几乎整个蓝雨的人都出来送他们,训练营里的小朋友站得远远的像这边看来,目光中盈满好奇。喻文州看着他们,感觉好像看到多年前的自己和黄少天,也是那样,对荣耀充满了期待,对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合理的不合理的,全都焰高百丈,不息不灭。

老去的只是他们,而蓝雨就和这样的憧憬一样,永远年轻,永远鲜活。

荣耀不败。

 

黄少天站在柜台里,对着各种各样的咖啡豆发呆。

他的咖啡馆现在还无法运转,主要还是因为他没有学会做咖啡。大家都劝他请一个咖啡师来,但是黄少天坚持要自己来做第一杯,大家拗不过他,就只能随他去了,放任一点一点琢磨。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黄少天无语凝噎,早知道就不夸下海口了,现在多尴尬,“我靠,欺负我看不懂英文!”

黄少天意气风发地掏出手机,查起单词来。

五分钟后。

“靠!这什么文字?我怎么连这是什么文字都不认识!”

但是文字并不能阻隔黄少天的决心,他继续锲而不舍地捣鼓着,屋子里飘荡着咖啡的醇香和糖的清甜。

“有人吗?”

“不营业!”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说,“我们这里还没开始营业呢——诶?”

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黄少天转过头一看,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周喻文州就去联盟办理各种手续,说是要明天才回来,黄少天都准备好明天要拉着他看电影、唱歌再加打篮球了,结果他今天就回来了,站在柜台前一副西装革履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和黄少天打招呼。

“老板,来杯咖啡。”

“好,您稍等。”黄少天也假惺惺地回应他。

好像慢慢有点手感了,竟然还搞了一个拙劣的拉花出来,黄少天把咖啡杯摆在柜台上,看着喻文州:“好了。”

喻文州笑了笑,继续假正经地伸手去拿,被黄少天拦住了。

“这就想喝我的咖啡啊!”黄少天伸手,“钱拿来,20倍啊,这可是之前就说好的价格。”

喻文州摊手:“这么贵啊?不能打折吗?”

“也不是不可以啊……”黄少天托着腮,“但是你谁啊?凭什么给你打折?”

“你过来点,我就告诉你。”

“我不!”

“那我过来了啊。”

喻文州凑近点,在黄少天耳畔轻声说:“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啊。”

 

 

FIN.




后记:


终于把这篇写完了,我以为自己会像完结上一个大长篇一样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实际上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就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

这篇文章其实总体上有点头重脚轻,前面到第六赛季的部分很详细,后面就进展很快了。一来是写的初衷就是主要为了第六赛季及以前的故事,二来8-10赛季有原文,10以后的我写过了流光,觉得也没有必要再重复描述了。竞技始终是残酷的,我知道我在这篇文中很刻意地回避这种残酷,有一种痴人说梦的感觉,但是我不想写英雄迟暮的种种无可奈何,对我而言,在这个世界里,我想给他们最完美也最幸福的结局。

原著向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查资料,彻底复习一遍原文,这个过程很麻烦,但是也很有意思,重温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看得停不下来,感觉又回到了追连载的时候,为里面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揪心,当时看到蓝雨输了还哭鼻子了,就想着我要写同人一定老是写蓝雨赢。

日更了三个月,对我这种很没计划的人来说,挺折磨的,中间经历了搬家、换工作、新项目上马以及乱七八糟的小意外,能写完太不容易了……到今天这篇文完结,算是圆了我的一个念想,想在阿黄生日的时候给他一份与众不同的礼物,现在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写完啦!终于写完啦!手速都是少天给的!这样的手速写出来的每一篇,敲坏的键盘属于我,美好和幸福都属于你!

40万字原著向长篇和16篇AU短篇,写了三个多月一百天,总计52万字~520哟~!长篇还好,我这种短篇苦手实在是痛不欲生,好在都搞定了,心满意足地躺平啦(喂!接下来就是两本无料的制作、一套无料明信片+贺卡的制作,我会随时和大家汇报进度。

好啦,现在我终于可以大声说,少天,祝你生日快乐!在每一个世界里,你都意气风发,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我爱你!永远爱你!

生日快乐!!!!!!!!!!!!




没了,都发完了,我的任务光荣结束!等下吃蛋糕(。

评论(297)

热度(3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