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野外生存实践报告(上)


黄少天眼巴巴地看着方世镜,表情委屈可怜,时间已长达五分钟,喻文州坐在一边喂招娣吃饭,时不时抬头看黄少天演戏。

“这个任务太重要了。”黄少天语气沉重,“我觉得以蓝雨的能力执行不了,这么重要的任务,牵扯到生态平衡环境保护,牵扯到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我觉得蓝雨肯定会搞砸的,方指导啊,你不能就这样断送人类的前途,你不能这样坑害大自然,大自然是我们的母亲地球只有一个请珍稀水资源不要让地球上最后一滴水变成人类的眼泪……”

方世镜:“……”

黄少天到底在说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协助野生动物保护区的任务,怎么就成了牵扯人类未来发展和生态平衡的大事了……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黄少天继续说,挥了挥手,“这太高级了,比我们人都高级,是濒危物种,必须要好好保护。”

胖达和雪豹两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突然同步扭头,眼神幽怨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略心虚,但还是坚决拒绝这个任务:“这样吧,方指导,我觉得微草特别可靠,微草吧,特别接近自然,看名字就知道了,所以这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任务,一定要交给微草,王队是一个特别负责任的队长,方指导,一定要考虑一下微草……”

方世镜觉得跟黄少天已经没有任何沟通的必要了,转而看向喻文州:“……喻队?”

“如果微草前去执行任务的话,确实各方面都比较合适。”喻文州笑眯眯地摸着招娣的毛,诚恳地说,“所以方指导还是考虑一下吧。”

完蛋。方世镜想,蓝雨彻底完了。

方士谦坐在王杰希办公桌前,喝着王杰希泡的茶,揉着王杰希养的猫,看着王杰希的人——周泽楷,舒坦,人生极乐不过如此了。

“你找蓝雨。”王杰希决定要和方士谦速战速决,持久战不能打,绝对会被方士谦忽悠到懵。方士谦从前在微草的时候就特别坑王杰希,离开微草调到上面成了指导,和方世镜并称双方指导。

“我懒。”方士谦说,“不去。”

王杰希:“……”

“这种任务应该给其他队伍一些机会。”王杰希接过方士谦拿过来的任务单,一看野生动物保护就眼前一晕,这种任务就像野外生存,要在山里待上一段时间,主要是山野多刁民,你又没法和他们讲道理,又不能直接动粗,十分难搞。

“嗯。”周泽楷站在一边,对王杰希的建议十分认同。他也不想去,累。

“比如轮回。”王杰希说。

周泽楷抬头:“啊??”

方士谦点头:“微草和轮回,很好!”

周泽楷:“啊……”

王杰希发现让轮回背锅不是一件很合算的事情,还是推给蓝雨吧,他一把从方士谦怀里抓过板蓝根:“不去,出门左转,找蓝雨。”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完蛋。方士谦想,微草彻底完了。

 

集队的时候操场一片寂静,可以看出大家心情都不怎么样,三个小队都东倒西歪的站着,目光中透出一股无力感,毫无新时代军人的精气神,王杰希气压低,周泽楷没睡醒,黄少天更是没精打采的,最有活力的是卢瀚文,他干脆躲在队伍最后面被彻底淹没,真好,所有

人都没拆穿他带了整整一个行李箱零食的事实。

“早上好。”喻文州冲王杰希和周泽楷两位队长打招呼,他倒是还好,看起来还是很精神。

“喻队早。”王杰希抬头。

“早。”周泽楷缓慢抬头,然后又以同样的速度缓慢低头。

“那差不多可以的话,我们三个队伍就要出发了。”喻文州看了看手表,冲王杰希示意。

“等会儿。”王杰希说,“给大家十分钟,有什么要对两位方指导表示的,速去速回。”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行,去吧。”

方世镜和方士谦此刻正站在中央塔的二楼平台,神采奕奕地向下看,方士谦手里拿着个望远镜,瞄准王杰希的面部表情,王杰希一说话,他就突然觉得大势不妙。

“快跑。”方士谦把望远镜揣进兜里。

“怎么了?”方世镜还在茫然。

“快跑啊,复仇者联盟来了!”方士谦转身就跑,脚下虎虎生风。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二楼方士谦的逃跑路线,淡定地对大家说:“一楼右侧走廊两路包抄,一抓一个准。”

一瞬间,操场上就只剩下三位队长外加一个黄少天,四个人的表情里都充满了期待,周泽楷也不困了,抬头只需要0.1 秒。

“人多力量大啊。”黄少天搭着喻文州的肩膀,由衷感慨。

“主要是,”王杰希总结陈词,“多行不义必自毙。”

任务目的地在距离中央塔不远的一处山区里,虽然地图上看直线距离不远,但是实际上要想绕进那个山区需要极强的认路能力和强大的心理承受力,这一路上交通工具从飞机汽车换成船再换成汽车,折磨得所有人精神全无,吉普车在山路上摇摇晃晃地开,黄少天连打三

个哈欠,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么困?”喻文州笑了笑,抬手帮他擦眼泪,开玩笑道,“我也来珍爱一下水资源。”

“这晃的, 我快吐了。”黄少天向后一仰,抱着喻文州的腰,“我要睡一会儿,到地方再叫我,不然天塌地陷都别喊我。”

“嗯,你睡吧。”喻文州说,同时把手里厚厚一摞的资料翻过一页。

“你向后一点。”黄少天说。

喻文州顺着黄少天的力道向后,黄少天这下舒服了,把头一埋,沉沉睡去。

王杰希& 周泽楷& 司机宋晓:“……”

车里气氛尴尬程度达到了顶峰。

黄少天太过肆无忌惮,完全忽略了尴尬的王杰希和周泽楷,王杰希坐在副驾驶还好,周泽楷就坐在喻文州旁边,只好目光转向窗外装不存在。宋晓一脸正义凛然地目视前方开着车,他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身经百战,淡然处之。

“这任务太糟蹋人了。”坐在前排的王杰希突然对宋晓,“你唱个歌吧。”

宋晓:“……真的吗?”

王杰希想了想:“等会儿,你还是别唱了,我知道的,别人唱歌要钱,蓝雨唱歌要命。”

这是一个江湖流传很久的传言,风靡整个中央塔,原来塔里有一只土狗,十多岁了仍然精神矍铄,半点不见衰态,按理说已经到了狗生极限,却依旧笑傲群雄为中央塔看门,由于太过反常差点被国安掳走当试验品,最后这只忠诚的土狗死在了一个秋天的夜晚,那一夜如果说真的发生了什么,那就是蓝雨的周年庆晚会。

晚会就是包了个KTV 来唱歌,蓝雨三剑客,黄少天宋晓郑轩,一high 起来就根本把持不住,黄少天喜欢唱rap,郑轩喜欢唱苦情歌,宋晓喜欢唱力量型摇滚,关键是他们三个可以丝毫不受对方影响自顾自地唱自己的,三剑合璧声波直冲云霄,第二天一早门卫惊讶地发现,

超出狗生极限的土狗竟然就这样去世了,死前两只爪子搭在耳朵上……

所以是真要命啊,并不是开玩笑。

上山一开始还是修建得平整的盘山公路,后来是砂石路,最后干脆就是土路,军用吉普的优化减震也不能阻挡道路之崎岖,颠簸得几乎如同置身太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黄少天迷迷糊糊睁眼睛,看到有什么东西从车顶掉下来,抬手一抓发现是王杰希嗑的瓜子皮。

“给我一把。”黄少天揉了揉眼睛,直接伸手去抓。

王杰希是不想给他,但是架不住黄少天上来就抢,还不如直接给他,黄少天抓了一把回身拿给喻文州,然后又把手伸了过来。

“你今天右眼真好看。”黄少天恭维他,又抓了一把,“左眼同样英俊。”

嗑瓜子是一项非常消耗时间的事情,但是黄少天嗑得奇快无比,不一会儿就攒了一大把的瓜子皮,谁都没有带垃圾袋,只好放在手心拿着,等下车了再丢掉。

“等下,我想起来个事情,我们这次到底出来干嘛来着?”黄少天单手搭在前面椅背上,突然发问。

王杰希一脸欣慰,队伍里终于有人对任务目标有兴趣了。

宋晓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什么鸟来着?好像还是雕。”

“白肩雕。”喻文州还在慢悠悠地嗑瓜子。

“我们可以带回来一只吗!”宋晓突然很兴奋。

“明显不可以啊,”黄少天冲宋晓丢了一个瓜子壳,“你是不是傻,我们现在是来保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而不是在糟蹋它们的,你抓了雕,你就是组织的敌人,关键是,你抓得到吗?”

宋晓猛地一个急刹车。

“喂,说你两句你你你你至于嘛!”黄少天差点脑袋磕到车顶上,愤愤地说。

“不是,”宋晓回头,“黄少,前面停车了,看下怎么回事。”

山间的路着实不好走,上坡停车无异于给追尾事故创造条件,宋晓凭借高超的驾驶技术好不容易把车停稳,前面突然又开车了……

“前面谁在开车?”王杰希问。

周泽楷坐直身体:“孙翔。”

“那再等三十秒。”喻文州说。

果然,三十秒后,前面的车再次停下。

“下来了下来了,”黄少天猫着腰向外看,“我非问问他干什么。”

孙翔一路小跑过来,看起来还挺着急的,敲了敲车窗,王杰希很冷静地拒绝了,向后指了指黄少天。

“怎么了?”黄少天摇下车窗,十分热情地招呼孙翔,顺手把手里的瓜子皮随风一丢。

“WTF……”孙翔迎风而立,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的瓜子皮,“迷路了……”

“迷路了。”喻文州听到了,转头对车里的人说,然后他速奇快无比地就把黄少天给拉了回来,防止了一把瓜子皮引发的血案。

孙翔咣咣咣敲窗户要找黄少天决斗。

“不应该啊。”周泽楷一愣,前面的车是轮回的,出发前GPS 定位是周泽楷亲自校正过的。

“我才注意到,是有点混乱。”宋晓突然惊讶出声,“我的天啊,你们看,GPS 在这一片都显示无法定位,连东西南北都没有了。”

“太好了!”黄少天欢呼,“等的就是这大好时光!”

蓝雨微草轮回第一届全体队员联合代表大会在黄昏温柔的晚风中徐徐召开。

委员会委员长喻文州发表了系列讲话,针对所有方向指示设备全部失灵的情况做出了官方解释,希望大家相信科学,杜绝迷信,具体情况明天再说,请所有群众暂时把全部精力放在烧烤大会上,争取吃好喝好睡好,既来之则安之,炉子点起来,音乐唱起来,大家high 起来。

其实根本原因是这附近有个铁矿,铁矿的存在严重影响指南针的指示方向,至于GPS,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但是却可以成为暂时躲避任务出来狂欢的大好契机,真是妙哉妙哉。王杰希亲切地抚摸着轮回车上的GPS,露出慈祥的微笑。

黄少天慧眼如炬,找到了一块绝佳的平地,大家把早就准备好的烧烤架和食材搬运下来,搭了三个炉子,万事俱备,就准备大干一场了。

“我来我来!”郑轩自告奋勇要亲自掌勺,接过了扇子和烧烤盘,卢瀚文一看这不错,立马像个小尾巴一样跟住郑轩,郑轩十分激动,觉得烧烤大神在这一刻附体,艺术创造细胞直冲云霄。

“我给你烤一个,”郑轩选了半天食材,对卢瀚文说,“大蒜配茄子。”

卢瀚文转身就跑,跑到微草那儿蹭着刘小别啃鸡腿去了。

和蓝雨混乱邪恶什么都敢烤的画风一比,微草就正常多了,烤的都是肉类,只有王杰希手持一个夹子,在烤蔬菜,蔬菜全蔫了,王杰希正在准备调味。

“自力更生自力更生,”黄少天也抢过来一个盘子,看了王杰希的烧烤啧啧称奇,“我觉得还是自助比较好,尤其是调味的时候,那个,王杰希你不要洒太多调料。”

相较哨兵而言,向导的五感就不那么敏感了,向导觉得咸淡合适的味道,哨兵只会觉得咸得要吐。

周泽楷也看着王杰希:“……嗯,我来吧。”

王杰希不肯放手,坚决要亲自洒,孜然辣椒胡椒精盐鸡精洒了一大把,周泽楷都看傻了,江波涛在他身后倒吸一口冷气。

“这,王队口味太重了。”江波涛说。

周泽楷转身就走,背影十分决绝。

十分钟后,王杰希和喻文州愉快地分食了一盘烤蔬菜,觉得味道适中美味极了,而周泽楷和黄少天坐得老远,围着烧烤炉子分享了半只烤鸡。

“向导是厉害。”黄少天感慨。

周泽楷附和点头。

吃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和王杰希同时接到了电话。

“谁啊?”黄少天跑过来俯身把头凑过来,强行加塞挤进两位队长中间,黄少天脑袋还不小,存在感很强。

喻文州和王杰希同时看了看黄少天,深呼吸一口气:“方指导。”

“哪个方指导?”黄少天皱眉。

喻文州& 王杰希:“两位方指导。”

是的,两位方指导现在在中央塔的小阳台上,摆着小桌子,喝着小酒,初秋凉风习习,舒坦得不得了,遂决定慰问曾经的队友,由于实在是今天出发的时候被各自前队友搞得很惨,现在打起电话来心里有种复仇的快感。

黄少天站起来:“他俩干嘛?怎么这么记仇呢?!”

喻文州看了看王杰希:“我猜是你那个方指导出的主意。”

王杰希心虚,因为他也是这么觉得的:“我们今天不该整他们的。”

喻文州还是坚持:“是不应该整你那个方指导。”

毕竟方世镜在蓝雨队员的心中是一个和蔼可亲温柔可爱的方指导形象,而不像方士谦在微草队员心中整个一大魔王转世。

电话接起来,两位方指导对任务进程做了一下询问,当得知这一队人压根还没到达任务地点的时候那边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

“扣任务奖金!”方士谦率先拍了一下桌子,说着还揉了揉腮帮子,微草这群小兔崽子在王杰希的教导下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捉住方士谦一顿乱呵痒,笑得方士谦现在腮帮子生疼。

王杰希:“方士谦你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方世镜问道,语气还挺焦急的。

喻文州还没开口,黄少天先凑了过来,声音沉痛:“方指导,我们这边出了点问题。”

方世镜吓了一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一把把卢瀚文给拎了过来,使了个眼色。

卢瀚文那多机灵,一边啃着鸡翅一边跟方世镜撒娇,把自己说的十分惨烈,什么山里山路颠簸头晕目眩,吃什么都没胃口,山里有狼叫吓得现在心脏还突突跳,方世镜一看如此可怜,什么到不到任务地点都抛到脑后了,连忙安抚“蓝雨的未来”,又是许诺吃的又是许诺喝的,末了还要求喻文州和黄少天好好照顾卢瀚文。

而“微草的未来”高英杰正在和王杰希以同一姿势聆听方士谦的教导,方士谦在电话的另一端手舞足蹈,就差拿根教鞭了。

周泽楷看了看这两边,冲忙着吃吃喝喝的轮回众人叹了口气。

“周队叹什么气?”刘小别好奇。

周泽楷很认真地说:“同样是方指导,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刘小别想了想:“周队,你们不是也有个方指导……你们方明华指导不是也……”

周泽楷看向刘小别:“没关系的,我早就关机了。”

刘小别心想,我靠,这周泽楷太贼了,等会儿我去把我们队长手机砸了!

太晚了,上山路难走,所以三支队伍就地宿营,黄少天嚷嚷着要搞篝火晚会,要一群人围着火堆又唱又跳的,得到了大家一致反对和卢瀚文个人支持,大家都吃得有点多,三三两两躺尸或者散步去了,黄少天被喻文州劝住了,卢瀚文也被他顺手丢进帐篷里,这才使得宿营地起码是安全的,不会被黄少天的歌声引来野狼。

一夜无话,也并没有卢瀚文担心的狼。

也没有孙翔担心的狐狸精化成的美女。

第二天到达任务地点的时候,所有人还是穿着军装,喻文州做主不要换便装,黄少天一开始还不明白,后来看到村民的表现就立刻佩服起来,果然深山里的人什么都不相信,只相信军人,这个小村子叫溯水村,因为太过偏远,又不通路,一直都很闭塞,前段时间很很多偷猎的人进村搞得人心惶惶,他们一出现在村口就引发的强烈不安,小孩儿撒腿就跑去通风报信,三秒钟后从各家院子里出来一群扛着铁锹举着锄头的高大男人们,以包围之势把所有人拦在了村口。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眼泪都快出来了,这装备实在是又淳朴又简陋,哪怕来一百个也实在是放在哨兵面前不够看啊,他倒是觉得这些工具还挺好玩的。

“你给我老实点。”喻文州一眼看穿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

“咦,你不要含血喷人,”黄少天哈欠打了一半,“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想了想。”

“想也不可以。”喻文州越过他,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走上前去和村民交流了。

王杰希赞叹地看着喻文州,又回头看看黄少天:“不错。”

“什么不错?”黄少天整理了一下被喻文州弄乱的发型,“如何,头发乱了没有。”

周泽楷搭话:“没有。”

“想不到喻队还会说方言。”王杰希说。

“那是!”黄少天得意洋洋,简直鼻孔朝天,“我家队长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所不能……不说了,说得我自己觉得好恶心。”

刘小别站在王杰希身后一阵讶异,原来黄少天还知道这么疯狂夸赞很恶心。

“炫耀向导综合症。”袁柏青对许斌说,“据说是哨兵界的两大癌症,没法治的,和哨兵自我意识过剩一样。”

许斌会意点头。

喻文州果然是三支队伍里最适合搞外交的人,在他的一番沟通下,村民们很快认识到来人是军人,是来打击偷猎活动的,立马又热情了

起来,就差打鼓敲锣带朵大红花了,好一片军民鱼水情。

但是他们在村里待不了太久,很快就在村民的指引下上山了。

“白肩雕,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喻文州开始交代任务内容,“本次任务的主要内容是打击偷猎白肩雕的不法分子。”

“提问,”黄少天举手,“这破事为什么要我们来做……”

“提问不予回答。”喻文州拒绝,继续讲述白肩雕的信息,“这是一种肩部有白色斑点的雕,这种白色的斑点让它看起来与别的雕类截然不同,很远就可以看到,很难隐藏,所以它们很容易被发现并偷猎。”

“提问,”黄少天锲而不舍,“这鸟和郭靖黄蓉有什么关系?”

“提问不予回答。”喻文州从资料夹里拿出几张白肩雕的照片分发给大家,“大家可以看一下白肩雕的样子,这是一种极大型猛禽,体长七到八米,繁殖期4-6 月,筑巢于林间,孵化期两个月,所以现在林间应该还是它们的主要活动区域。”

“提问……”黄少天又举手。

“不许提问,禁言五分钟。”喻文州打断他,高兴得众人就快鼓掌了。

“根据观察和研究,”喻文州继续说,“白肩雕可能是世界上最忠实的鸟类,它们是单配性动物,雄性和雌性在整个哺育期都在一起抚养后代,绝大部分鸟类会有多个配偶和儿女,但是白肩雕除外,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雄性白肩雕会和自己的配偶失散,单一的成年雄性白肩雕要么单身,要么是配偶死亡,它也活不久了。”

所有人陷入沉默。

如果有一种动物和哨兵向导非常贴近的话,那非白肩雕莫属,这种天然地源于骨子里对配偶单一忠诚的特性,和哨兵向导如出一辙。

“偷猎者一般会选择杀害雌性的白肩雕,”喻文州说,“因为那样雄性的白肩雕也活不了太久,可以说一石二鸟。最近偷猎的行为更加猖狂,整个秦岭为数不多的白肩雕几乎都不见踪迹,但是黑市市场却越发兴旺。偷猎者多数会打扮得和当地村民差不多,他们试图融入当地不被发现起疑,但是总还是有些人会露出马脚,我和当地村民沟通了一下,最近至少这一带进入了百人以上队伍的偷猎组织,他们装备精良,伪装成附近的铁矿工人长达几个月,目标就是这一带越来越稀少同时也越来越珍贵的白肩雕。”

“我们来之前不久,村民刚在山下发现了一只雄性白肩雕的尸体,是很明显的撞击山崖而死,可能是自杀吧。”王杰希说。

“有点后悔昨天没连夜进山了。”郑轩突然开口。

“没关系,”喻文州拍了拍手,“昨天连夜进山,可能还会引起村民的怀疑,更加不合适,我们现在还是想一下如何对付眼前的局面,来的路上我和周队还有王队做了一下部署,大家兵分三路,一路一小部分人手按照可能存在的白肩雕生活区域在山里埋伏下来,这些地图上的红点的王队画的,这是偷猎者如果想要偷猎最可能出现的地方,他们出现在这里,你们埋伏在绿色的点这里,从这里可以用较少的人力牵制较多的偷猎点。”

王杰希的侦查和布局能力是绝对一流的,哪怕是他不熟悉的领域,给他充足的资料,他也能很快作出合适的安排。

“英杰去吧,”王杰希冲高英杰招招手。高英杰一直跟着王杰希,所以对王杰希的想法比较熟悉,确实比较合适。

“第二队负责和村民沟通,”喻文州看了看江波涛,“拜托江副队带队,偷猎者应该有来往于铁矿工厂和村里的人。”

“第三队是主力,目标是山后的铁矿工厂,”喻文州看了看大家,“我,少天,周队,王队,还有剩下的所有人,我们的目标是把他们一网打尽,但是要避免打草惊蛇,所以这应该是需要深度潜伏的工作,具体细节到了之后才研究。”

“来的时候大家也发现,这里靠近铁矿,所以磁场受到影响,无线联系可能不太通畅,按计划进行,都不要乱来。”王杰希嘱咐。

周泽楷没什么好嘱咐的,用眼神扫了一下轮回的各位,照例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任务分配下去,开始执行要在晚上,所有人先熟悉山里的环境,秦岭大片的原始森林,不仅容易迷路,还非常容易遇到各类虫子和蛇,

所以事先都准备好了分配给每个人的药品和其他工具,在进山之后视情况分发。

喻文州把背包放下,觉得身边过于安静了,一扭头,看到黄少天欲言又止的表情,快把自己给憋死了。

“怎么了?”喻文州觉得他想说不能说的样子实在是很好玩,笑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可以说了?”黄少天的眼神试探性地瞟了瞟喻文州,“不禁言了?”

喻文州笑:“当然不,你说吧。”

黄少天终于有发泄出口了,他深呼吸一口气:“我去,为什么不让我提问,所以这雕和郭靖和黄蓉到底什么关系?跟杨过又是什么关系?跟成吉思汗又有什么关系?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又继续在背包里翻找药品:“我看你还是禁言吧。”

“我挺喜欢这种鸟的。”黄少天沉默了半天,又开了口,“嗯……”

“是吗?”喻文州回头看他,“好巧,我也是。”

“你身上的伤还疼吗?”黄少天突然想起来,跑到喻文州正面,扳着他的肩膀端详他。

“老早好了。”喻文州试着活动一下,“伤口有点痒,动作不太大就不会疼。”

“我给你吹吹。”黄少天眨眼睛。

“你不要大白天耍流氓。”喻文州拒绝,然后把手里的药品递过去,塞进黄少天的上装口袋里。


TBC

评论(28)

热度(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