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Poetic Romance(END)

Poetic Romance

 

 

 

黄少天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去了。

屋里东西齐全,他实在是懒得出去,再者,他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

这个“安全”不是说他自己不安全,而是他出去了,对别人来说不安全。魏琛给他下达了闲来无事多看书好好学习的指令,就是不想让他出去制造混乱。

“我不会制造混乱的。”黄少天一本正经地和魏琛讨价还价。

魏琛穿着一件深色的斗篷,看上去非常搞笑:“你的存在,就是一种混乱。”

黄少天:“……我不是!”

“我知道你最近很闲,”魏琛抖了抖他的斗篷,把帽子上的宝石正了正,“等到你完全好了,我就带你去森林。”

黄少天瘫在床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小声嘟囔着:“去去去,说了一百遍了有没有?我现在已经好了,难道不是吗?但是还是不能去,这到底为什么啊……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徒弟?你一定是冒牌师父吧!”

“谁是你师父,”魏琛说,“不要自作多情,随便认亲,哎你不是失忆了么,怎么都想起来了,是不是吃了‘忘不了’?”

黄少天:“是啊!我已经好了!”

“别逞能,再休养休养,”魏琛转身出门,“我走了啊,你别随便出门,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人!”

而现在,他已经在屋子里待了整整五天,终于决定要出门了。

魏琛是个出名的乌鸦嘴,逆言灵的能力无人能敌,他说不让黄少天出门,也许会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人……黄少天就非要去看看。虽然他的活动范围只能在镇子上,但是这总比闷在家里有意思。

路过铁匠铺围观了一会儿打铁做匕首,路过集市的时候围观了一会儿卖肉称重,黄少天到处走到处看,在最尽头的一家店铺门口看到了一只企鹅。

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坐在椅子上逗企鹅,招牌上写得是药铺两个大字。

“为什么会有企鹅?”黄少天非常纳闷,这不是应该出现在森林里的东西。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英俊男人的身后走过来另一个英俊的男人,回答了黄少天。

黄少天:“怎么才能养一只?”

“我建议你养一只狗。”男人继续说,“狗比企鹅好养多了!我家为了养这只企鹅,后院布的都是冰冻的法术!进去就感受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非常酷!你也想这么酷吗?”

“我不想……”黄少天摇摇头,立刻对企鹅敬而远之了,“但是我也不想养狗,太普通了。等等,我为什么要在药铺问养宠物的事情!这不科学!”

“副业,副业。”那个男人伸出手,“你好,我是李轩。”

“我是黄少天。”

“你要买宠物么,或者买点药!”李轩说,“我们这里的药很便宜的,随便拿随便看,买啥都十块,十块钱你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坐着逗企鹅的男人终于抬头了:“不……”

“小周你不要说话,”李轩说,“王杰希不在,卖了钱都是我们的,这是薄利多销,拿了钱我们就分头跑,他找不到我们的!”

“我不买药……”黄少天觉得眼前简直一片混乱,拒绝了李轩的提议。

“我要买。”

黄少天猛地一回头,看到了另一个英俊的男人。

这个世界上英俊的男人怎么这么多!黄少天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在心里确定自己就是最英俊的,然后扬起下巴,自信满满。

男人给李轩药方,李轩乐颠颠去抓药了,一抓一大把一大把的,看得周泽楷心疼得不得了。

屋外剩下黄少天和那个男人面面相觑。

“你老看我干什么?”黄少天觉得这个男人很不一般,一直在看自己,看得自己脸都红了。

男人笑了笑,眉眼如画,温柔似水,但是看上去有些苍白,身体很虚弱的样子,也许是受了重伤:“你能帮我个忙么?”

“什么?”

“扶我一把……”男人说。

黄少天自诩心地善良,抬手扶了一把,却不料这一下不得了,男人身子一歪,直接有气无力地倒在他怀里了。

“喂喂喂!你怎么了?要死了吗?”黄少天觉得十分莫名奇妙,拍了拍男人的脸颊,“救命啊死人了——”

李轩从屋子里冲出来,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黄少天,你把他怎么了?你是不是打他了?”

黄少天十分无语:“我打他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看他都受伤了,太严重了!”李轩严肃地说,“你快点把他带回去好好养伤。”

“我带哪儿去?”

“你家!你要对他负责!”李轩把药包塞给他,“这是他的药!你要带他回去好好照顾,这是你的责任,不然你就是渣男,就是不道德,就是不善良,就是……”

周泽楷跟着点头:“对!”

黄少天简直要发疯了:“你们这群神经病!你们这是碰瓷!这谁啊?我为什么要带回去?李轩,你演够了没有,还有周泽楷!我都想起来了,我的失忆症好了!你们耍我有瘾是吧!这人哪儿来的,快点带走!”

“那他为什么演了这么半天?”李轩转头看抱着企鹅的周泽楷,“他是不是失忆症好了又得了老年痴呆?”

“不知道。”周泽楷摇头,“快点,要回来了。”

“谁?”李轩一愣。

“王杰希。”

“快跑!”李轩立刻反应过来,一手抓起钱一手抓起周泽楷手腕,狂奔而去。

一阵尘土飞扬,药铺门前只剩下黄少天和一个他不认识的英俊的男人。

夕阳悠悠。黄少天打了个喷嚏,认命地把这个男人背在背上,一点点向家的方向挪动,他开始觉得魏琛是言灵的了!他确实不该出门!这也确实不该遇到的人!

 

这个英俊的男人确实非常英俊,长得真的好看死了,其中一个判断标准就是他躺着的时候都没有双下巴!说着,黄少天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肉,感觉心情很抑郁。

这只是他抑郁的一个原因。抑郁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男人已经在他家白吃白喝整整三天,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没有掏钱的意思。

“你叫什么来着?”黄少天说。

“喻文州。”

“你什么时候走?”

喻文州头一歪,昏过去了。

黄少天:“……你这是碰瓷!”

男人昏睡得很沉,叫不醒。黄少天已经摸到了规律,他只要一问他什么时候走,他就立刻开启昏睡模式,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这算怎么回事啊?还想赖上我一辈子啊!我很穷的!跟着我没什么前途!跟我不如傍大款!

男人毫无反应,继续昏睡。黄少天没办法,给他盖上被子,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其实他倒是觉得这个男人不怎么讨厌,要是他们有一个比较正常的遇见方式,也许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养成一种习惯并不需要21天,一周就够了。

一周的时间,黄少天就适应了家里多了个男人的节奏。喻文州人很好,喜欢讲故事,会做饭,会抓蜻蜓,会折纸,会修理院子里的秋千,他甚至会变魔术!黄少天和他相处起来很舒服,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当然,他现在也不会问“你什么时候走”了。

“你都忘了什么?”喻文州笑吟吟地看着他。他穿着深色的袍子,看上去非常帅气,但是是很温和没有攻击性的帅气。

黄少天则是他的反义词,他的长相就看起来很有攻击性。

“我感觉我已经都想起来了。”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但是他们非说我还没有好。”

“这样啊……”喻文州想了想,“那他们说你没想起来什么?”

“他们就胡说八道呗。”黄少天不太在乎,“我真的非常痛恨这次失忆——”

“为什么?”

黄少天痛心疾首:“我都不能去森林里了!看来森林里的植物攻击性也是很强的,我只不过是吃了一个不该吃的果子而已,而且这种被诅咒的果子在森林里到处都是。王杰希说,我再去吃一个,基本上连怎么走路都想不起来了,就只能满地爬了!”

“他有没有说,你怎么才能想起来?”

“他给我喝了他发明的药水,苦死了。”黄少天想起来就舌根发苦,“他说能让我想起大部分的事情,但是最重要的东西让我自己去想……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那你最重要的东西想起来了么?”

“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黄少天也觉得莫名奇妙,“怎么吃饭?这个技能我一直都记得的,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有什么比怎么吃饭更重要!”

喻文州上下打量他,是吃得不错,双下巴都出来了!

“你怎么这样看我?”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哎,喻文州,听说你是一个术士,你有没有什么术法,可以让我想起来啊?”

“没有。”喻文州摇摇头,“你加油。”

两周过去了,黄少天还是没有想起来。

喻文州每天都觉得人生都很灰暗,黄少天彻底把他忘了,这确实是一件很让他苦恼的事情。但是现在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偶尔也会觉得想不想起来都无所谓了。

黄少天最近在研究如何才能把风筝放得特别高,每天都在院子里对着风向琢磨,喻文州在屋子里收拾东西,时不时能听到风筝撞在木屋顶上的诡异声音。

感觉他马上就要把房子给拆了,破坏力一如既往的强。

“文州!帮我一下!”黄少天推门进来,砰地一声把门把手给拆了。

“帮你拆房子么?”

“你帮我一下,”黄少天指了指风筝,“画个飞得更高的法术。”

喻文州说:“你不如去听汪峰。”

“不听,就你了。”黄少天把喻文州拉出去,“哎,那种法术不是很简单么?我知道你画的慢,但是我不在乎的,快点快点啊,我要飞得很高!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这个风筝本身冲击力很强,然后在风筝上安一个东西,就可以把隔壁张佳乐家里树上挂着的东西扯过来了!”

喻文州突然露出一个很诡异的微笑:“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画法术很慢?”

黄少天:“……”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喻文州眯着眼睛看他。

“我没有!你不是干什么都很慢吗?”黄少天打了个哈哈,“呵呵,我就说随便说嘛,说到点子上了吗?哎没有别的意思……”

“想起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喻文州在黄少天家里碰瓷的这段时间,可是什么法术都没用过。

“没想起来!你谁啊你!”黄少天说,“你什么时候走?”

“你还想赶我走?”喻文州保持着标准的微笑,然后很慢地给黄少天画了个禁足的术法。

黄少天:“……”

喻文州靠近他,在他脸颊轻轻掐了一下:“你瞒了我多久?”

反正也被拆穿了,黄少天索性就痛快地回答了:“你碰瓷了我多久,我就瞒了你多久!”

喻文州:“……早知道就不碰瓷了。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王杰希那个药水真的挺管用的……”黄少天挠挠头,“但是……你是特别的嘛。其实我是背着你回来的路上想起来的。”

喻文州看着他,眼里溢满温柔的神色。

“因为当时我抓着你的手腕,感受到你的脉搏,”黄少天认真地说,“我不会听错的,你和别人不一样,那样的节奏……可以和我的心跳重合。”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继续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突然觉得肩膀被人揽住。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刚想叫喻文州把术法给解开,结果喻文州根本没在乎这个,他俯下身,吻在黄少天还想继续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嘴唇上。

“久别重逢,不能浪漫点么?”黄少天说,“接吻实在是很俗!”

“好,来个与众不同的。”喻文州说。

黄少天耐心地等着与众不同的到来,结果突然感觉整个人腾空了起来——喻文州把他给抱起来了!

“你抱我干嘛啊啊啊啊!”黄少天慌了,“我要去树林吃果子了,我的天我想失忆!”

“你不是觉得不浪漫吗?”喻文州温柔地看着他,“这个浪漫吗?”

 

 

FIN

 


评论(35)

热度(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