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一见不钟情(中)

3.

 

让黄少天有些失望的是,很快他就知道,他遇到的并不是田螺姑娘,是一个看到沉睡美少年入睡也不想亲的王子。

衣服是喻文州的,东西也是喻文州帮他收的,黄少天很感动,然后就把实验室里大量的数据工作丢给了他,美其名曰“锻炼锻炼”。

“既然你晚上也这么有时间,不如来帮我!”黄少天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为科学事业奉献一下。”

喻文州:“……”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一般晚上都会在实验室的,跟着我你能学会不少东西!”黄少天说,“哎,虽然带新人很辛苦,但是学长我向来都是愿意提携后辈,都是为了你的未来发展好,我只好辛苦辛苦,你不用谢我,真的,我做好事从来不计报酬。”

没人想谢你。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翻白眼。

虽然黄少天喜欢满嘴跑火车,喜欢胡说八道,喜欢揉他的脑袋拍他的肩膀,但是和黄少天合作操作实验确实是非常长知识的,由于他特别爱说话,会把整个试验流程讲述得特别详细,喻文州跟了几天下来,确实进步很多。

虽然他不会承认。

期末考试周很快就到了,喻文州要忙着准备考试,黄少天则要忙着出试卷,学校图书馆人满为患,所以两个人都挤到实验室来准备。黄少天更是几乎一天24小时都挤在实验室不想回去——博士生宿舍太旧了,最近在修电路准备装空调,经常停电,泡个面都没热水。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去?”魏琛好奇地问黄少天。

“回去干什么?”黄少天转着笔,“没电!没热水!我在这儿坐着,一会儿自有人给我送热奶茶,何乐而不为?”

“臭小子,交女朋友了?”魏琛的思维很直,直得吓了黄少天一跳。

“哪里有!你想多了,我自从跟你读博以后桃花运就一直很差……”黄少天托着腮叼着笔,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不过,你这个小师弟呢,还不错哈,他每天来这边复习功课,他看到他师兄我如此辛苦劳累,就会给我带杯热奶茶,羡慕吧?”

“第一面见人家的时候不是说人虚伪?”魏琛觉得很不理解,现在这群小年轻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现在给你送奶茶就不虚伪了?”

“你怎么管这么多?”黄少天拍桌子,“赶紧回家去吧!再晚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臭小子,一天到晚呼来喝去的。”魏琛在黄少天头上狠狠揉了一下。

魏琛叼着烟走了,正巧赶上喻文州背着双肩包进来,喻文州和魏琛打了个招呼,然后习惯性地把奶茶递给黄少天,看得魏琛啧啧称奇。

这小子,当时不是呛黄少天呛得挺来劲的,这俩人啥时候又开始看对眼了?搞不懂你们的脑回路。

实验室能坐的地方就两把椅子,两个人在一张桌子上复习,屋子里很安静,各做各的,没人说话,但是很默契。喻文州在低头拿着铅笔画东西,画错的时候叹了口气,黄少天立刻头也不抬地丢过去一块橡皮。

每天都有那么一秒钟觉得黄少天不那么讨厌。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说。

“你是哪儿人啊?”出试卷出到一半,黄少天累得抓狂,和喻文州没话找话地聊天,“本地人吧,听你口音是的哦。”

“是。”喻文州点头。

“哎,那你怎么周六周日都在学校啊,没见你回家呢?”黄少天继续问,“我本科的时候没事情做,三天两头往家跑,把我妈烦得要死。”

“要做实验啊。”喻文州托着腮看黄少天,“要算数据。”

当然就是因为黄少天要“锻炼锻炼”喻文州,给了他好多计算任务,让他不得不每周六周日都跑到实验室来加班加点。

“生命在于学习!”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可是他叼着奶茶的吸管,很用力地想把最后一颗珍珠吸上来,看起来怎么都不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哦对,小师弟,有没有女朋友啊?”黄少天突然问道。

喻文州警惕地看着他:“没有。”

“哎,”黄少天似乎有点扫兴,“大好年华,不谈恋爱,空虚啊。”

喻文州转了转手里的笔:“师兄有吗?”

“你师兄我自从跟着魏琛读研就开始没有女孩儿追了,也追不到女孩儿,”黄少天趴在桌子上,“读博之后呢,就成了少林寺高僧。我看我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就喜欢男生了,你看看咱们专业,祖国江山一片绿,只有那么一两朵小红花,还让人摘了!你说这都是什么日子啊!”

喻文州笑而不语。

“我都27了!竟然还没毕业……”黄少天继续捶桌子,“连恋爱都没谈过……靠,我说这个干嘛啊。你作业做完了没有?明天考试吗?”

“下午考。”喻文州点头。

“几点啊。”黄少天随手翻了翻他的笔记本,“有没有不懂的啊?我给你讲讲。哎,考完了带你去吃北区的烧烤,非常非常好吃!”

“好。”喻文州点头。

“我以前考试的时候,魏琛就带我去吃那家烧烤,吃了多少年了我算算,五六年了吧!”黄少天说得特来劲,唾沫横飞,“我眼看着那家老板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爸爸!而我!还是单身!”

喻文州:“……”

黄少天到底对谈恋爱有多大怨念啊!要突破天花板了喂!

黄少天虽然比喻文州要大几岁,但是全无年长的自觉,带着喻文州翻墙出去吃东西,翻墙回来,翻窗户进实验室,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都没落下,被保卫处当做无业游民抓了两三次了,每次他掏出学生证,都会让保卫处的大哥一脸懵逼。

“大哥,你不能歧视吧,虽然我今年27了,但是我还在求学。”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抒情,“我在科学的道路上努力攀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祖国富强,科技发达,人民生活方便富足……”

这一番大道理配上黄少天的语速,实在是太有冲击力了,喻文州实在忍不住,转个身笑了起来。

摆脱了保卫处大哥的盘问,两个半夜刚刚吃完烧烤的少年走在校园里,黄少天继续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讲述人生抱负,很是意气风发的样子,他的眼睛在路灯的光照下显得格外的亮,甚至让喻文州心跳漏了一拍。

那种感觉就好像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

“你怎么了?不说话?”黄少天扭头看着他,“怎么,师兄说得不对吗?”

喻文州抿着嘴唇:“你说的都对。”

“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要辩证的看问题……”黄少天又开始侃侃而谈了,这次换了哲学原理,语速越来越快,声调越来越高。

黄少天走在前面,双肩包上的小熊在冲喻文州比着心。喻文州笑起来,也冲着小熊比了个一颗心。

这是送给黄少天的。


TBC


评论(35)

热度(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