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一见不钟情(下)



4.

 

学期末的时候,魏琛照例组织所有人一起聚餐。

本科生都放假了,硕士生和博士生都在忙着写论文做实验,来的人不多,只有几个本地的,但是这不能影响聚餐的热闹,毕竟有黄少天在,没有他热不起来的场子。

聚餐的地点选在让黄少天很是怨念的那家烧烤店,他一看到老板家的小孩子,就要托腮感慨人生不公。

“你要这样想,”郑轩说,“等你博士毕业了,你就更难找到了。”

黄少天急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嘛!”

“不信你问老师。”郑轩看了看魏琛,又看了看坐在一边安静地等着的喻文州,“哎我说小师弟,你都看到你师兄这个惨状了,所以谈恋爱就抓紧啊,不然等你也读到了博士,一样的下场。”

“你心里能不能阳光点!”黄少天反击他,“好像你脱单了一样。”

“我没脱单,但是我也不想啊。”郑轩摊手,“有人想,但是脱不了。”

“所以现在脱单是势在必行了么?”喻文州笑了笑。

“对啊,现在就你,还有你这位多年光棍的师兄,急需脱单。”郑轩说,“哎,至于我,就继续我单身贵族的生活,压力山大……”

“别听他胡说八道。”黄少天摆摆手,“做人啊,宁缺毋滥啊,别随便将就。”

课题差不多已经过了最困难也最重要的部分,接近收尾,所有人都很高兴,这意味着接下来有清闲的时间,有奖金,还有论文,魏琛带头要了几瓶酒,提议不醉不归,黄少天高声附和,看起来像是一个特别有酒量的人。

但是支撑了三杯啤酒,他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人事不省了。

郑轩:“……莫不是中毒了?”

魏琛哈哈大笑:“小样,就两杯的量,还逞能!”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睡得十分香甜,尽管姿势很扭曲,动作也不太雅观,但是没办法,被酒精浸泡过的神经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只能任人摆弄,大家各自喝各自,喻文州把他扶起来放在沙发上,然后给他盖上了一件外套。

喝醉了的黄少天脸颊泛红,像一只仓鼠一样缩在外套里,然后习惯性地往沙发缝里钻,不知道这是什么独特的爱好,喻文州几次把他拉出来,他都又钻回去,好像那里呼吸更畅快一样。

“要不我把他送回去吧。”喻文州看了看魏琛,提议道。

“你吃完啦?”

“嗯,吃完了。”喻文州说,“师兄他最近也累了,让他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不太方便。”

把黄少天折腾回宿舍是一个大工程,终于在他身上摸到了钥匙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喻文州都快累瘫了,还好博士生的宿舍床铺是低的,要是像本科生那样在上铺,除了用起重机吊起来,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方法能把黄少天送上床。

宿舍里很干净,但是东西凌乱,喻文州找了条毛巾,烧了点热水,给他擦了擦脸和手,就当做是洗过了。床上没有缝隙可以钻,黄少天只好安安分分地躺着,但是他仍然锲而不舍地在磨牙。

鼓着腮帮子的样子像是偷藏了松子的松鼠。

喻文州坐在床边看着黄少天,突然心里升起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想要摸摸他泛着红晕的侧脸,但是喻文州很快又停下来,怔怔地愣在原地,思考自己刚刚到底想要做什么。面前这个大他八岁的学长似乎心理年龄比他还要小,喻文州本来是对这样的人没什么好感的,他更崇拜成熟冷静的人,可是这个人似乎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对喻文州的吸引是没法用言语表述清楚的。

就像是一种天然的、未经过理性处理的本能反应。

可是明明见他第一眼的时候,并不喜欢他啊。

 

新学期再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剪了一个更加清爽的发型,外貌的改变让喻文州一愣,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是不是太帅了,帅得你都不会说话了?”黄少天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我怕我等下把溶液都帅得自己反应了,真是罪过啊。”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觉得自己心里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又再次回来了。

本来以为经过一个寒假,自己也调整了那么久,早就应该消化掉这种荒唐的念头,可是一见到黄少天,那个连喻文州自己都觉得无法接受的想法就如同初春野外的荒草,以燎原之势再度疯长起来。

原来已经这么喜欢面前这个人了?

“新学期,新气象,新生活!走,师兄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喻文州一愣:“???”

黄少天挽起袖子:“这都两个月没进实验室了,我们现在要把所有仪器清洗一遍!走,我们去储备间!干他一票大的!”

这算是什么好地方喂!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拿这种话骗我让我做苦力!虽然心里在抗议,但是喻文州表面还是镇定的,他跟在黄少天身后,习惯性地嘴角上扬。

黄少天喜欢干活的时候说话,一刻都不能停下来,一旦不让他说话,他就会立刻没有力气,什么都不做,就在沙发上瘫着,喻文州怀疑过这位神奇的学长是不是就靠说话来进行光合作用同时补充能量,不然怎么会有人总是有这么多想说的东西?

相比之下,喻文州就实在有些安静了,他很少直观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问到他的时候,他也会下意识回避。黄少天说他有些太谨慎了,喻文州在心里附和黄少天的说法,他觉得就是这样的,他太谨慎,又太没有胆量,才会很喜欢黄少天,却一直都没有表白。

年龄,性别,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没什么机会,而一旦黄少天拒绝,以后实验室再见面,就会更加让人难受。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做自我建设,黄少天却告诉他,自己要毕业了。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一路读到了博士,终于可以毕业了,黄少天还是非常高兴的,他几乎把所有人都邀请去了自己的毕业典礼,见证这个……来之不易的时刻。因为有很多次,黄少天都无比绝望地认为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毕不了业了。

毕业典礼结束后大家吃了饭才散的,喻文州走在很后面,等黄少天把所有人都送走,一回头发现这个小学弟还站在路灯下,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吓我一跳!”黄少天还穿着宽大的学士服,走过来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哎,你也快要毕业了,还有两年,到时候我也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喻文州点点头:“谢谢师兄。”

“不客气,你等下怎么回去?”黄少天看了看表,“我送你吧。”

喻文州摇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你怎么了,吞吞吐吐一天了,”黄少天好奇地看着他,“你有话就直说吧,我都听着呢。”

“那好,师兄,我真的有话想对你说。”

临近凌晨,路上行人稀少,两个人坐在长椅上,晚风拂面,如同情人温柔的呼吸。黄少天一个劲摆弄自己的袖子,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喻文州却觉得心跳如擂鼓,他想了很久等了很久的时刻就在自己的面前,忍不住指节收紧,整个人连呼吸都灼热起来。

“如果我说,师兄,我很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猛地回头,诧异地看着这个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成熟稳重、表现得几乎比自己还要可靠的师弟,好像听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他先是觉得惊诧,然后是难以置信,最后艰难地消化了,咽了咽唾沫。

他这时候还有空在想:我的读书生涯真是刺激啊。

“我知道师兄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喻文州轻声说,“但是这都是我想说的。”

两个人一同陷入沉默,很久都没有人说话,直到黄少天的手机响了,家人催他赶紧回家,他这才站起来。

“我现在脑子很乱……”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你让我好好想想啊,就想一下,等我想明白了……对了,你为什么今天给我说?”

喻文州愣了一下:“你今天就毕业了……以后……”

“以后我就留校任教了。”黄少天卷起肥大的袖子,笑了笑,“说不定你还要继续上我的课。”

喻文州愣在原地:“我……”

“回去吧,”黄少天笑了笑,“我想好了,会给你打电话的。”

 

实验室里一片安静,只能听到仪器的声音,黄少天又躺在沙发上睡觉,喻文州一个人在做实验,他随手丢一件外套过去,很准确地搭在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昨夜连夜备课,现在困得要死,直到闹钟响了他才坐起来,打了个哈欠之后连打了三个喷嚏,皱了皱鼻子:“谁想我了,是不是你?”

“是。”喻文州结束了实验,正在洗手。

“我等下要去老师那里去,”黄少天走过来,“你去不去?”

“要的。”喻文州点头,“但是我最近都不怎么敢直视魏老师。”

“为什么?”

喻文州咬着嘴唇:“昨天魏老师还问我,为什么最近心情这么好,是不是谈恋爱了。”

黄少天笑得前仰后合:“他也这么问我了。他要是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了,会不会吓得昏过去?”

“不知道……”喻文州沉吟了一下,“还是先别说了。教案我帮你理好了,在桌子上。”

黄少天拿好东西,喻文州走在后面锁门,出门的时候他拉住黄少天,帮他整理永远都堆在一起的衣领。

“黄老师……”喻文州的声音响在耳畔,“我真高兴。”

“什么?”黄少天没听清,但他觉得这个称呼很受用,于是点点头。

“没什么,走吧。”

八月桂花飘香,校园里微风浮动,清香满溢。

真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季节啊。


FIN

评论(29)

热度(1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