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一无所有(END)

一无所有

*带一点点修伞


 

黄少天坐在咖啡厅里,肩膀上停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海东青。

虽然除了他之外其他都看不到这只喜欢啃自己爪子的鹰,但是黄少天还是觉得它实在是太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了,有一种走错剧组的感觉。

一想到接下来要见自己的相亲对象,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向导,黄少天就更头疼了,据说这个向导精神力很强,玩枪的,精神体也是一只非常帅气的鹰,什么品种就不知道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自己这只鹰更猥琐的动物了。

到底为什么喜欢啃爪子,你是海东青!你的英俊潇洒的形象呢?

黄少天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对方还没来,他有些无所事事,继续默念自己的自我介绍。

我叫黄少天,中央塔的,今年25,没房,没车,买不起,也不准备买,我是个哨兵,我的精神体……

黄少天扭头看着自己的鹰发愁,我的精神体为什么这么挫!

海东青似乎很不满主人这样想自己,飞起来用刚啃过的爪子把黄少天精心准备的发型抓了个乱七八糟。

“老实点!”黄少天警告自己的鹰,“当心回家给你拔毛炖汤喝!”

海东青不服气,继续和主人对抗,黄少天干脆就乱抓一起,海东青急速起飞,高调盘旋,黄少天就只抓到几根羽毛。在普通人眼里,他现在的动作酷似跳大神,还带隔空取物的。

“别给我添乱。”黄少天整了整领子,“等会儿人家来了,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没有,挺好的。”

黄少天猛地回头,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斯文的年轻人,他眉眼很温和,嘴角挂着微笑,看起来似乎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看到他的时候,黄少天莫名奇妙的地觉得心跳漏了一拍,精神域的触丝欢天喜地地奔着眼前的向导而去。

“对、对不起……”

贸然和不熟悉的向导进行精神交流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黄少天虽然是个哨兵,但没有哨兵身上那种高人一等目中无人的坏脾气,他对所有人都礼貌热情,于是连忙道歉。

“没关系。”那人摇摇头,精神触丝很礼貌地对黄少天打了招呼,“黄少天?”

黄少天有点紧张,刚刚背过的自我介绍一下子都忘没了,此刻内心风起云涌,嘴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可见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力量是很伟大的。

喻文州坐下来,有点对之前介绍人的介绍感到怀疑了……不是说是一个非常爱说话的话唠哨兵吗?

“嗯……”黄少天点头,语气迟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问出口的,“你是苏沐橙吗?”

“对,是我。”喻文州淡定点点头,冲他伸出手。

黄少天一脸问号,苏沐橙怎么听也应该是个女的吧!还是人美声甜那种!面前这绝对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啊,虽然是向导,但是气场是不会骗人的。

“你的名字很特别……”黄少天嘴角抽搐。

“是的,大家都这么说。”喻文州一脸坦然。

“哦哦哦!”黄少天有点晕,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伸那只手了,干脆两只手一起上去握住喻文州的手,好一顿的摇晃,晃得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

面前的这个哨兵,好像很可爱的样子,但是喻文州又不是来为自己相亲的,他是为了妹妹来的,于是立刻眼神严苛了起来。

初次见面,就聊些简单的话题,喻文州的话不多,黄少天又太紧张了,支支吾吾半天,他痛苦地拍了拍脑门,感觉这事儿要告吹。

“你很紧张么?”喻文州笑着说。

“是是是,很紧张。”黄少天有点泄气,托着腮说。

没见过世面,减十分。

“没关系的,你是第一次相亲吗?”喻文州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黄少天立刻摇摇头,他确实不是第一次相亲了,可是之前都没成过。

水性杨花,减十分。

“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有准备买房吗?”喻文州微笑着。

“没有钱……买不起啊!”

穷,减二十分。

“兴趣爱好是什么?”

“唱歌……”

“喜欢的歌手是?”

“Justin bieber!”

口味略重,减十分。

“会做饭吗?”

“会……就是不好吃。”

宛如废话,减十分。

“喜欢小动物,有养宠物狗吗?”

“有!一只可爱的柯基!”

苏沐橙狗毛过敏,减二十分。

“是特殊行动队的吗?”

“是……老是不在家,特别忙。”

不顾家,减十分。

“那是你的精神体吗?”

“是呀!是一只海东青!”

猥琐的精神体,减十分。

好,没有分数了!清零!喻文州心里的算盘打完,面带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哨兵:“好,我的问题问完了,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黄少天:“啊……”

“再见。”喻文州挥了挥手,“祝你好运!”

我叫黄少天,我第十一次相亲失败了。

 

喻文州回到家,苏沐橙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一只金雕在屋里跳来跳去,把东西抓得乱七八糟的。

“你回来了!”苏沐橙说,“怎么样?”

“分数为0.”喻文州说,“苏沐秋呢?”

“去替我看另一个相亲对象了。”苏沐橙说,“你看的这个,帅不帅啊?”

“帅。”喻文州放下外套,“帅能当饭吃吗?”

苏沐橙点头:“能啊。”

喻文州:“……你好好看电视剧,我去做饭。”

“哎,你什么时候回特别行动队啊!”

“等下就回。”

喻文州回到特殊行动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他在办公室看了一会儿任务报告,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黄少天。这不是上午见的那个相亲男?看了看任务报告,都是单独的,再翻一翻申请,全都是这个人申请向导的,他在报告最后手写了两页的咆哮体,咆哮自己没有向导,孤军作战,如何可怜云云。

确实很可怜,刚刚还被自己耍了一把。喻文州想了想,反正自己最近也很闲,不如出去活动活动,再者,他也想躲开苏沐橙一段时间,最近家里拼命地催苏沐橙相亲,他和苏沐秋轮番上阵替她挡,过程喻文州已经不想再回味。

喻文州拿着填好的表格走出去,看到郑轩走过来。

“队长要出去接任务了?要去多久?”

“两个月吧。”喻文州沉吟了一下,“要是沐橙来找我,就说我已经走了。”

郑轩:“谎报军情是死罪吧!”

“死不了。”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我走了。”

“队长你和谁啊?”

“不认识……不,认识。”

“到底认不认识?”

“认识,已经认识了。”喻文州说,“接下来会继续好好认识认识。”

 

喻文州一去就是两个月,苏沐橙每天和他发消息,敏锐地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总觉得喻文州最近很敷衍,不知道在搞什么,她特意去查了一下任务名单,看到名单的时候,苏沐橙一脸的无语。

“哥,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啊?”苏沐橙发着短信,金雕在喻文州办公室飞来飞去,搞得一团乱。

“没有的事。”喻文州回复他。

十天后,苏沐橙又给喻文州发短信:“哥,我听你助理说你定了一束玫瑰花,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喻文州:“……”

两个月后,喻文州马上要回来了,苏沐橙又给喻文州发短信:“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就不想要我了?”

喻文州:“你怎么知道我谈恋爱了?”

苏沐橙:“你真的谈恋爱了?”

喻文州回复道:“回来再说。苏沐秋呢?”

“去隔壁市开会去了。”

喻文州想了想:“我建议你去看一下他和谁去看会了。”

苏沐橙不想查:“谁?”

喻文州回复:“没记错的话,另一个相亲男,叶修。”

苏沐橙:“……”

苏沐橙放下手机,抬手一招,金雕飞过来落在她肩上,她掏出枪,咔哒一声上膛,看着金雕说:“亲爱的,不如我们去毁灭世界吧!”

 

“你很紧张么?”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

“不紧张。”喻文州淡定地搅拌着咖啡,喝了一口之后对黄少天说。

从容淡定,君子风范,加十分。

“这么淡定,你是第一次相亲吗?”黄少天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是。”喻文州放下咖啡杯。

我是第一个,yes!加十分。

“嗯……有房子吗?”黄少天搓搓手。

“有,”喻文州说,“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再买一套。”

有钱!大款!怒加二十分!!

“兴趣爱好是什么?”

“画画。”

“喜欢的画家是?”

“高更。”

品位高雅,值得信赖,加十分。

“会做饭吗?”

“会,擅长粤菜。”

我的最爱,加十分!!!!

“喜欢小动物,有养宠物狗吗?”

“没有……”

虽然他没有,但是我有啊!加二十分!!(什么逻辑,为什么加二十分?黄少天:要你管,你谁啊?)

“是特殊行动队的吗?”

“是,向导。”

天作之合,加十分。

“那是你的精神体吗?”

“是,这是……”

国宝,可爱的滚滚,世界第一可爱的胖达,这么萌的精神体,加十分!

好,满分!

我叫黄少天,我的第十二次相亲,成功啦~!

 

FIN


评论(45)

热度(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