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乔王] 致以温柔光阴(END)

《致以温柔光阴》

乔一帆X王杰希

 

 

 

乔一帆刚要走出后勤门口,就听到走廊深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军部到处都静悄悄的,走个路都能制造出如此大噪音的人实在是不多,在微草分区的就更少,乔一帆迟疑了一下,微微向外探头看了一眼,他总是紧张得过分,飞快地探头又飞快地缩回来,这过程太迅速,快得没怎么看清。

倒是看见了一抹蓝色。

接下来的噪音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喋喋不休的说话声伴着脚步声传来,乔一帆只觉得脑海中像是蹦爆米花一样漫天洒下文字泡,吵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

走在这位行走的文字泡播种机身边的人显然也是这么觉得的,王杰希目视前方,尽量不去看唾沫横飞的黄少天,但是还是觉得整个人快要爆炸了,他在心里叹息一声,默默地表达了对喻文州的同情。

大概是刚从健身房出来的缘故,王杰希没有穿军装,只是穿了一件白色略不合身的衬衫,手腕上缠着腕带,黄少天在说着什么,实在是语速太快听不清,王杰希也不知道听清楚没有,只是一味点头,他刚出过一身的汗,沿着修长的脖颈曲线流下来,隐秘地消失在偏大的衬衫领口。

“我去取点东西。”王杰希在后勤门口停下脚步,对黄少天说,“你先回去。”

王杰希的这个决定太过突然,突然到乔一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理智告诉他就算就这么直白地走出去,不过是打个招呼的事情,但是他思来想去,竟然鬼使神差地退了一步,一侧身就躲到了门后。

直到王杰希走进来和后勤的工作人员打招呼,乔一帆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见王杰希,但是这就更没有理由了,他很认真地思考过,在微草训练营这么多的人里面,王杰希到底有没有记住他的名字。

答案是也许没有,因为今年微草训练营里面比他优秀的人太多了。

王杰希来拿他的军装,今年改制,行头都换了新的,日子虽太平了一阵,但是局势却如弓上紧弦,愈发迫切了起来,今年的纳新比往年来得早,也来得更为严格,王杰希作为微草的队长更是任务繁重,比起乔一帆进入训练营瞧见他第一眼,半年来清瘦了许多,他弯着腰在找有自己名字的那件,肩胛骨隔着白色棉麻的布料微微凸出来。

乔一帆的目光像一条深邃安静的长河,屏住呼吸,在一片真空中,毫无目的地跟随着王杰希肩背部曲线的起伏。

他想不通自己。

王杰希很快站起身来,他个子很高,又清瘦,所以总在人群中显得孤高清冷,乔一帆听见王杰希礼貌地对后勤的工作人员道谢,然后转身走出门口。

呼。乔一帆长出一口气,从门口探出头来,他觉得时间不早了,应该回去收拾东西了,微草今年的纳新名单里并没有他,或许一开始来参加太空军就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应该听爸爸妈妈的话,回去好好读书是正经,在读书这件事情上,他或许还有点天赋。

关于未来乔一帆想过很久,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不是搞研究的这块料,舰艇设计课上得一塌糊涂,成绩更是一片低迷,都不用和整个训练营最耀眼的高英杰比,即便是身边那些不怎么用心的学员,他都比不过,他思虑了很久,就算不甘心,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对王杰希那点敢想不敢说的心思像是冬天的河面,晴日的阳光投映上去,只能照到通透如明镜的坚冰。

机械手表发出规律的滴答声,乔一帆低头看看,他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很久,得赶紧回去收拾行李,他向前踏了一步,猛一抬头,发现王杰希正回过头看着他,恰好和他四目相对。

“你是微草的?”王杰希看着他,微微抿着嘴唇,挑了一下眉毛。

乔一帆没由来地紧张了起来,连回答都结巴了起来:“啊,是、是的。”

王杰希却笑了,眉眼舒展开,冲乔一帆招手:“跟我回去一趟。”

王杰希很少笑,大多数时间他都很严肃,在舰艇设计的课上,他戴着黑框的眼镜,一节课下来透明的镜片上落上薄薄的一层粉笔灰,他只有这时候会微笑一下,然后擦擦眼镜再重新抬起头来,乔一帆注意到,王杰希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上扬得很浅淡,只有左侧脸颊有一个似有若无的酒窝。

很浅,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乔一帆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秘密一样,现在这个秘密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让他毫无防备地就看到了。

乔一帆听见小小的一声冰裂声,它发自早春的河面,在一片辽阔而的荒芜之中,冰面上反射出一道暖晴的光芒,坚冰之下化冻的河水欢快地向前奔流,在湍急的流水之中,还有擂鼓一样的心跳。

王杰希看着他,似乎沉吟了一下,好像在思考什么:“你叫乔一帆吧?”

乔一帆仓皇地点了点头。

王杰希喊他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只不过是让乔一帆帮他拿一些东西跑个腿,不过这是乔一帆第一次进王杰希的办公室,他觉得有点新奇,整间屋子很整洁,阳台上放着一排绿色的植物,足足有七八盆,没有一盆开花,绿油油一片,乔一帆看了看,明明有几盆不是绿植,那就是花啊,怎么一朵都看不到。

这是一个人类未解之谜,为什么王杰希养的花都不会开。

比起陈设的整洁,地上堆放的文件显得格格不入,乔一帆意识到王杰希可能是让他来帮忙整理文件的,还没等王杰希开口,就蹲下埋头收拾,王杰希走到内间拿了饮料出来,一低头就看见乔一帆认认真真地在整理文件,他很仔细也很小心,那些都是王杰希画废了的手稿,他都一点点把边角抹开了摞起来,工工整整地放在一边。

“看得懂吗?”王杰希蹲下来把手里的饮料递过去,随意问了一句。

乔一帆抬头,回答得很诚实:“有的看得懂,有的看不懂。”

他手里正拿着一页舰艇内生态系统的设计图纸,看上去眼神很迷茫,王杰希忍不住想讲解两句,但是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各个队长的办公室都是A级保密区域,不是随便可以推门进来的,王杰希站起身来走过去通过交互式的屏幕看清门外来人,似乎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打开了门。

“嗨,好久不见。”叶修站在门口,抬头的时候刚好点完一根烟送到嘴边,王杰希在一片烟雾中见到了消失许久的荣耀军区首席舰长。

“嗯。”王杰希没多说什么,似乎也没有特别惊讶,只是很清淡地嗯了一声。

乔一帆却没这么淡定,他蹲在地上猛地一回头,看到叶修的时候差点把手里的文件弄散了。

在这之前,乔一帆见到叶修都是在电视上,嘉世号的舰长,荣耀军区外太空军区建设推进的第一人,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功勋成就都当之无愧的实力巅峰,即便是离开嘉世号之后,叶修在众人心里仍然是强大而无可替代的舰长,在军区内随便抓一个人问你的偶像是谁,80%都会回答是叶修。

乔一帆恰好是剩下的20%,但是这不影响他紧张到语无伦次,一瞬间都不知道该向叶修说什么问好。

“你有事吗?”王杰希看着叶修,叶修却一直盯着乔一帆看。

“有事。”叶修说,挑了挑眉毛,“这是你们微草的吧?”

乔一帆没有反应过来,还向后看了看,可是他身后明明没有人啊。

“是。”王杰希说,声音还是很冷淡,“训练营的,学的是舰艇设计。”

乔一帆这才意识到叶修是在说他。

“那天合练的时候看到了,还不错……”叶修还是看着乔一帆,把乔一帆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然后才扭头看向王杰希,语气于是变得没轻没重了起来,“哎王大眼,借一步说话。”

乔一帆条件反射地看向王杰希,连叶修似乎很赏识他都没有来得及高兴。

对于他眼睛的调侃,王杰希向来都是没什么表情,只是抬起手腕把腕带摘了丢在桌面上,然后冲叶修招了招手。

“会议室里说。”

地上的文件手稿足足有几公斤重,乔一帆翻了翻,这还只是这个月的,他好像知道王杰希为什么手腕上缠着腕带了,这里大量的构图思考都是他闲来无事的时候想到哪里画到哪里的,但是有时候画着画着就停不下来,乔一帆翻出来一张,一整张A3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精细的线路,乱得堪比迷宫,但是乱中有序,一路顺下来,他大概可以窥探当时王杰希的设计想法。

乔一帆拿着图纸长久地没有说话,虽然他学得不够好,但是也知道能做到王杰希这个程度,绝非一朝一夕,天分和勤勉,缺一不可。

阳光从碧绿色的叶子缝隙中穿山跃海而来,几百万光年之外的余晖依然灼热,乔一帆深呼吸一口气,突然好像从未如此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些什么。

那天之后王杰希没有找过他,倒是叶修来了几次,他是戴着防毒面具来的,乔一帆对此非常纳闷,舰艇技术的实践课又不会乱放毒气,更不会产生怪异气体,叶修到底是图个什么,也不觉得憋闷得慌吗?叶修没有找他,他也不好过去问,只是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大屏幕上模拟太空星舰运载的流程是舰艇技术的最后一门课,也是最无关紧要的一门,乔一帆别的课成绩都一般,偏偏这一门不知道为什么心窍大开,只觉得有种醍醐灌顶的通透感觉,顺手至极。

模拟训练的成绩是即时的,乔一帆的分数居然排到了第一名。

他诧异地仰着头看过去,差点被这样的成绩直接唬得仰面倒下。

太、太不可思议了,乔一帆这样想。

课后高英杰很高兴地跑过来恭喜他,比起其他人诧异中带着鄙视的目光,高英杰显得真诚又友好,但是乔一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修直接给叫走了,他冲高英杰招了一下手,示意他稍微等下。

“前辈……”乔一帆看着防毒面具背后的叶修,略微有点迟疑。

“来,跟他对打一次。”叶修把防毒面具摘了,指了指身后站着的人,乔一帆顺着方向看过去,看清楚对面是谁之后,脚下一软。

李轩站在屏幕的另一端,手里正在按着他的游戏机,抬头冲乔一帆招了招手。

乔一帆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这和让他去和博尔特跑百米有什么区别吗?星舰运载通道模拟这方面,李轩才是整个军区当之无愧的大神,术业有专攻,在这方面全能如叶修也未必是对手。

毫无疑问地,乔一帆输了,而且是输了好大一截,李轩的操作和意识设计都精确快速,乔一帆本来觉得自己操作够慢了,结果现在他开始怀疑自己脑速也很慢,说不定还不如手速。

“怎么样?”叶修手里摆弄着他的防毒面具,打了个哈欠。

乔一帆没懂:“啊?”

叶修看了看乔一帆:“微草的纳新名单我看了,里面并没有你的名字。”

乔一帆点头,虽然纳新名单还没有公布,但是成绩是硬性指标,他根本不可能达标,早就知道自己不会留下,他忍受着队员的冷嘲热讽没有中途退出,完全是凭着一腔不知何处来的韧性。

“那介不介意来兴欣试试?”叶修挑了挑眉毛,“有兴趣吗?”

乔一帆一下子愣住了,他飞快地脑内过了一下他的成绩,一片及格线上下浮动不超过十分,实在想不通叶修为什么会选择他。

“先别太激动。”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不是要你做舰艇设计,你成绩太差了……点。”

乔一帆脸颊略微发红。

“如果你愿意试试星舰通道导航,”叶修继续说,“兴欣或许可以给你提供一下机会。”

“只是一个机会,”叶修四处望了望,发现似乎有很多人看过来,于是又把他的防毒面具带上了,声音也因此显得低沉了起来,“兴欣也有兴欣的标准,如果你做不到,还是得收拾行李回家。”

“我想想。”乔一帆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迟疑了一会儿之后这样说道。

这个回答叶修一点也没有觉得奇怪,乔一帆是个难得沉稳的少年,深思熟虑也是一名优秀的星舰通道导航员的必备素养,叶修点了根烟,然后十分高难度地通过放毒面具被他抠出来窟窿把烟递到嘴边。

“你真行。”李轩走过来对叶修说。

叶修也深以为然地点头,觉得自己眼光卓绝:“小乔不错的。”

李轩指了指他的面具:“我说你这抽烟的姿势,真行。”

叶修深吸一口烟,然后费力地点点头:“那是,这窟窿我抠了两天,现在军部装备是越来越结实了。”

李轩简直哭笑不得,这能不结实吗,不结实一拳把防毒面具打碎了,那还防个屁的毒啊,你以为谁都拿这玩意当口罩怕被人认出来?

“你打的太狠了,”叶修抽了一口回头指责李轩,“你万一把他积极性都打没了呢?你说你是不是把看家本事都拿出来了,欺负个业余的小孩儿,你有意思吗,还大神,你这就是大神,我看你戏真多。”

李轩愣在原地,顺着叶修的逻辑捋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太地道,但是转念一想,我靠不对啊,不是你让我一上来就使劲儿打的吗!这能怪我吗!

叶修却不理他了,典型的用完就扔,只留下个无情的背影。


王杰希从文件堆里抬头,放下手里的铅笔,一抬眼就看到一盆绿色的植物,把来人的脸都挡住了,那人似乎很紧张地在酝酿情绪要说点什么,王杰希偏过头去仔细看,瞧了很久才发现是乔一帆。

“站在门口干什么?”王杰希不禁觉得好笑,他走过来,从乔一帆的手里接过花盆。

乔一帆背着双肩包,已经穿着兴欣的队服了,少年似乎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发梢调皮地卷起来,在昏黄的壁灯下反射着氤氲的水光。

“这是什么?”王杰希问。

乔一帆眨眨眼睛:“这是满天星。”

王杰希对着这盆满天星,眼神放空已经长达二十分钟了。

乔一帆送的这盆花他刚刚查过了,想要养死是真的非常困难,这种生命力顽强如野草的花又小又多,在很艰苦的环境下也能盛开,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的养花生涯充满了希望,但是也多了一丝担忧,要是这也养不开花,他王杰希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他想起刚刚乔一帆信誓旦旦地说:“肯定可以的,这是满天星啊。”

少年的眼珠是纯黑色的,像辽阔空旷又一望无际的黑夜,纯粹而无任何杂质,他的眼神里倒映着窗外细碎的星光,就像从眼睛里开出一簇生动茂密的繁花。

王杰希想着,鬼使神差地点开了微草训练营的学员档案,鼠标滑轮一路向下,在乔一帆三个字的时候不受控制地停了下来。

画面上的少年目光清澈,眼神温和又朝气。

 

比起微草,兴欣要简陋很多,训练室、宿舍乃至于衣食住行,好像都带着一股寒酸的味道,叶修每天除了训练之外所有的时间都在试图抢钱,如果不是莫凡和他关系并不是很友好,他已经指派莫凡出去拾荒了。

但是兴欣好像要比微草的训练营更有人情味一点,乔一帆想,微草训练营的时候似乎每个人的距离都很疏远,在兴欣迫不得已吃喝拉撒都要在一起,再生疏也架不住时间来磨。

“你干嘛去?”陈果发现叶修又要跑,冷不防地问了一句,“你又要去哪儿传xiao?”

叶修还没回答,方锐先在那边笑开了花,他觉得叶修现在就是个四处乱窜的犯zuifen子,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我就不能干点正事了。”叶修拿起外套,“看来必须让你们正视一下……”

“老大!什么正事?!”包子立刻站起来捧场。

“我请了个大神。”叶修说,“来缓解一下兴欣狭小的空间和日益增多人口之间的矛盾。”

乔一帆正在训练,竖着耳朵听着,他对大神都很感兴趣,就像普通人见明星一样,但是他还没感兴趣到要抛下手里训练项目过去围观的程度,进入兴欣之后一切都是全新的,他从前学的舰艇设计知识根本派不上用场,他必须得比别人更努力地练习,才能在全新的领域取得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成绩,这一点不需要别人嘱咐,乔一帆看得比谁都清楚。

“哇,是王杰希大神啊!”

本来安心静气练习的乔一帆一个操作失误,画面立刻一片混乱,无数个星舰模型互相碰zhuang,金光满天飞。他探出头从二楼探着头向下看,只一眼看到了站在兴欣门口的王杰希,他穿了一件深灰色的外套,露出衬衫领口,脖颈曲线瘦削又温柔。

好像又瘦了一点,乔一帆眨眨眼睛,在心里掂量着。

“小乔,下来。”叶修冲乔一帆招手。

乔一帆立刻手忙脚乱起来,一挥手啪地打翻了身边的水杯,安文逸走到他身边帮他把杯子捡起来,发现拿着抹布擦水渍的乔一帆好像比刚到兴欣和大家问好的时候还要更紧张更腼腆。

“怎么了?”安文逸问。

“没、没有。”乔一帆站起来,“前辈在叫我,我马上下去。”

苏沐橙养了一只漂亮的花猫,说不出品种来,可能是土猫,但是长得却标致,谁来都爱逗它,乔一帆走下楼来,正好王杰希低着头逗猫,结果是被那只猫无情地拒绝了,一副宁死不屈的表情,下一秒就要跳楼了。

“怕生……吧。”方锐靠在沙发上转着笔,试图给王杰希挽尊,事实上这只猫谁也不怕和谁都亲,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抗拒王杰希,搞得王杰希脸一阵红一阵白,十分尴尬。

“啊……王队好。”乔一帆站在原地,搓了搓手。

王杰希抬起头,眉目舒展开,微微笑了一下。

那隐秘得无人可知的酒窝好像又闪现了。

乔一帆的动作也许是让那只猫会错了意,以为是乔一帆在召唤它,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乔一帆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那只猫竟然大着胆子扑上来,一跃跳进乔一帆怀里,扭过头对王杰希示威似的喵喵喵起来。

“呃,”乔一帆抱着猫,小声地对王杰希说,“它……”

“它怎么?”王杰希问。

乔一帆说不出话来,咬着嘴唇思考。

“一只猫,多大个事。”叶修靠着门口抽烟,“大眼你要是喜欢就连人带猫一起带回去。”

连人带猫是什么意思?乔一帆诧异地看向叶修,而叶修一只脚跨在门内,向门外吐着烟圈,没回头。

“去收拾一下行李吧。”王杰希看了看乔一帆。

“嗯?”乔一帆还是没反应过来。

“兴欣太挤了。”叶修终于回头了,他冲王杰希挑了挑眉,“你先去和大眼一起住一段时间,等基地批准下来,然后再回来。”

王杰希手里拿着车钥匙,哗啦哗啦地响,他对乔一帆说:“我在车里等你。”


王杰希坐在车里,随手扭开了音箱,音乐声刚刚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叶修有一搭没一搭敲他车窗的声音,王杰希想了想,干脆打开车门让他坐进来。

“还挺高雅。”叶修点评了一下音乐,是一首大提琴曲。

王杰希没说话,低着头翻着书,叶修凑过来看了一下,名字是《养花实用技巧100例》。

“还没开呢?”

王杰希无奈地点头。

“这都俩月了。”叶修算了算,“真的没开花啊?你太厉害了啊。”

王杰希尴尬地咳嗽了一下。

“小乔去了,说不定就开了。”叶修说,“我看你一个人住太无聊了,让他给你做个伴。”

王杰希看着叶修,觉得一言难尽:“我还得谢谢你?”

“不用谢,”叶修颇为认真地看了看王杰希,“不过说真的,我看小乔不错,你问了我好几次他现在怎么样吧,你还是带回去慢慢看。”

王杰希没说话,他沉默了三分钟,然后打开车门把叶修给请下了车。

乔一帆的行李不多,一个小小的拉杆箱,外加一个双肩包,简单又干净,他穿着兴欣的队服,把纽扣系到最上一颗,看上去就像一个高中生一样,王杰希想了想,乔一帆现在的年纪,如果不参加太空军,确实也是个高中生。

王杰希的住处和办公室差不了多少,除了摆放规整的书籍和文件夹,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植物,乔一帆放下行李走进阳台,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两个月之前送给王杰希的满天星。

“嗯……还没开花。”王杰希弯着腰把侧卧里的东西搬进阳台,看到乔一帆在发呆,忍不住说了一句。

乔一帆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我知道啊。没事,但是我发现它长得更茂盛了。”

同居生活比乔一帆想得要简单得多,他所担心的事情全部都没有发生,王杰希严谨而又温和,把一切可能的尴尬都扼杀在了源头,但是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乔一帆那些在心底千万道沟壑里疯长的心思像是得到了养料的荒草,似乎只是短暂的一瞬,就长满了全部的空间,就比如现在,他故意慢悠悠地在厨房切水果,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王杰希没有关门的书房,他面前铺开一张图纸,手里拿着铅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可能最近手腕又不太灵便,他右手腕上还缠着腕带,偶尔左手拿着笔划,右手撩起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王杰希的手指修长而有力,白皙皮肤下的血管于灯光亮处显得格外清晰,就是这双手操控着荣耀军区最大的控制台,掌控每一艘星舰飞船的内部控制系统,进退缓急,从来都游刃有余,乔一帆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发觉自己无比地渴望接近灯光下的那个人,就像阳台上那盆奋力生长的满天星。

就像他送那盆花的初衷,他希望王杰希不用抬头,也可以看到满天星辰。

王杰希的工作节奏一如既往地很忙,他有的时候会很晚睡觉,然后一大早就起来,时间总是不够用,所以他也压根就不会做饭,早上一般不吃,中午和晚上就在食堂解决了,所以早晨起来在餐桌上看到摆放整齐的餐具和早饭的时候,他眯着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三个圈,最后推开乔一帆的房间,发现人已经走了,屋子照例打扫得很干净,阳台开着窗通风,每一盆花都浇过水,晶莹的水滴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太过耀眼了,让王杰希一阵眩晕,他行尸走肉般地吃完了早饭,但是还是反应不过来,仍然沉浸在一早起来家里多了个田螺少年的梦幻之中无法自拔。

他路过兴欣的训练基地,看到乔一帆正皱着眉头在模拟驾驶室里操控着导航杆,这是他第一次近乎实战地接触星舰通道导航系统,他很紧张,红色的危险警报一直响个不停,王杰希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地看着乔一帆,看着他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红色的指示灯彻底熄灭,绿色的指示灯成功亮起。

很闪亮的绿色,和阳台上的一片新绿一样,朝气盎然。

“你这是……”喻文州路过,看到王杰希认认真真地看兴欣学员训练,觉得有点奇怪。

“没事。”王杰希回过神来,“你去哪儿?”

喻文州手里拿着厚重的文件夹,费力地冲王杰希比划一下:“开会,下个季度的项目初设,已经好了。”

在晚秋彻底结束之前,荣耀军区今年的最后一个项目彻底拉开帷幕,第四星域试航。

 

早冬落雪的第一个早晨王杰希还在沉睡,外面一片白雪苍茫,日光照射在薄薄的雪面上反射出更加刺眼的光芒,乔一帆早晨刚去买了蔬菜回来,小心翼翼地推开客厅的门,他走到王杰希的卧室门口向里面踮着脚张望,确定王杰希还没醒来,继续蹑手蹑脚地抱着猫走到了自己的卧室。

今天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正好遇上了苏沐橙和陈果,她们两个要出去旅游,不放心把猫交给兴欣的一群大老爷们,干脆就把猫托付给了乔一帆,乔一帆不敢不答应,虽然他非常疑惑,兴欣不是还有唐柔,再说,我和王队也是两个男的啊。

算了,不管为什么了,只不过是寄养几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乔一帆把猫抱到阳台去安置,他用王杰希搭建花台的木板给猫搭了一个猫爬架,回手拿木板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道阴影投映下来,他吓了一跳,一回头发现是穿着睡衣一脸迷茫的王杰希。

“啊,前辈……”乔一帆还没想好怎么和王杰希讲这件事,毕竟这是他家。

王杰希有点散光,平时看文件会戴眼镜,不戴的话看东西会重影,他看见了猫伸手去摸,却抬手摸了摸乔一帆的脑袋。

乔一帆发量很多,脑袋也毛茸茸的,王杰希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转过身就进了洗手间,剩下乔一帆蹲在原地半张着嘴陷入一阵呆滞。

“为、为什么啊?”乔一帆好半天才自言自语地问。

“喵喵喵!”

猫在王杰希家住下也没什么不好,乔一帆原来还怕打扰王杰希的生活,可是这猫压根就不搭理王杰希,每次王杰希要逗它,它都百般抵抗誓死不休,打翻过两杯咖啡一副眼镜三个花瓶,乔一帆就再也不敢把它抱到书房去了。

王杰希心里不好受,他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享受天人之乐,赏赏花逗逗猫,思来想去只好让乔一帆来补偿,他搬了把椅子把乔一帆叫过来,然后又把电脑屏幕换成了花的图片,聊以安慰自己。

第四星域试航的项目准备工作已经初步进行完毕,剩下执行阶段在选派人员,王杰希的工作是审查每一个系统内部的漏洞,他在一边翻看着星舰的图纸,乔一帆训练了一天,困得眼皮打架,就趴在桌面上呼呼大睡。

王杰希凑近了点,仔细端详乔一帆,又飞快地直起身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他随意地扫了一下门口,突然发现那只猫正在门口瞪着大眼睛看着王杰希。

猫叫了一声:“喵。”

王杰希冲他比了个手势:“嘘。”


第四星域试航名单公布的时候王杰希出差了,乔一帆拿着名单回到家转了一圈,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冬天的雪下得很大,屋子里虽然暖洋洋的,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他走到厨房做饭,突然明白少了什么,这时候王杰希多半在阳台和猫打架,隔着磨砂的玻璃门也能听到阳台噼里啪啦的响动,像是欢腾而热闹的BGM。

猫也给兴欣送回去了,乔一帆觉得更没意思了,明天就要集合进行封闭训练,他擦了擦手去翻日历,封闭训练结束之后王杰希又一轮出差,大约在地球的另一边,而他就要离开地球了。

乔一帆打开窗子,迎面一股冷气吹来,枯枝上有雪,遥遥地在眼前反射着万家灯火的微光,他抬头向天空看去,漫天的星辰如深海的沙砾散落,发出遥远而温柔的光芒,那是来自几亿光年之外的问候,在孤寂而渺茫的宇宙之中。

“喂——”

乔一帆很少大喊,他连大声说话的时候都少,从小家教严格,又不是咋咋呼呼的性格,所以朋友们都觉得他斯文内敛,他冲着窗外喊了一声,喊过之后自己都愣住了。

他也说不好自己想要喊谁,再喊第二声已经没有勇气了,微草基地大楼还有其他人住,他突然觉得十分窘迫了起来。

冬日酷寒,呼吸间带起一片白雾,乔一帆想了想关上窗子,在最后一丝缝隙关闭之前,很小声地叫了王杰希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次叫王杰希的名字,从他进入微草以来他都喊王杰希前辈或者队长,到了兴欣之后就叫王队,他觉得自己是王杰希学生辈的人,虽然小不了几岁,但是总是叫得很恭敬,他觉得他距离王杰希有很远的距离需要跨越,但是他自己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在无尽的星辰之中,在王杰希的眼中。

 

王杰希第二次出差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这两个月他觉得自己备受折磨,睡不睡得好可以再讨论,但是吃得着实够差,他回到荣耀军区觉得食堂都美味了起来,只是很可惜家里擅长烹饪的人现在不在,他还在大洋彼岸的时候叶修就告诉他,他即将作为第四星域试航的主力星舰战队出发试航,王杰希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他的通道导航助理员,叶修笑了一声,然后告诉了他。

“乔一帆。”叶修说。

王杰希当时正在实验室里,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观察实验结果,他呼吸一口气,好像眼镜上水汽都可以立刻凝结成露珠。

“祝你们好远。”王杰希说。

叶修转着手里的钢笔,正在写出发报告,乔一帆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专心地忙着手里的测试项目。

“你要和他说吗?”叶修问。

王杰希声音听起来很平淡:“不用,他是个军人。”

没有试航过的星域很多数据都无法通过远程监控来查看,需要实地勘察,第四星域是迄今为止距离地球最遥远、不确定性最高的星域,荣耀军区的野心很大,要准备在第四星域搭建一系列的观测和采样设备,有叶修坐镇,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但是叶修只有一个,整个试航工作的复杂程度绝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所以即使上面信心满满,但是当王杰希提出要亲自做地面接应之后,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

喻文州说这是杀鸡用牛刀,星舰的系统总体设计都是王杰希完成的,让他来做简单的信号校对和接应工作实在是浪费人才。

“闲着也是闲着。”王杰希笑了一下。

归航的信号很稳定,整个兴欣号星舰分为两个部分,主舰和一个小的副舰空间,乔一帆在主舰,这一点王杰希很清楚,他带上耳机坐在操作台上,可以听见乔一帆的声音,他在给叶修报数据,做出的判断也准确而快速,王杰希听着,觉得乔一帆当初可能真的不是干他这一行的材料,现在这样就很好,很自信很果断。

“有什么问题没有?”王杰希问了一句。

“暂时没有。”叶修的声音传过来,“只是我想抽根烟。”

王杰希觉得叶修很没有救:“你是想火烧星舰吗?”

“还行吧,”叶修沉吟了一下,“没有很想……小乔,报数据,前方疑似风暴中心。”

星舰航行中最不可预测的就是遭遇风暴,这是没办法、只能靠运气的事情,遇到了躲不掉正zhuang上去,基本上是没救,但是如果能躲开或者擦边而过,基本上还是可以安全着陆,王杰希在研究系统之前一直是做接应的,这样的情况他见过的很多。

“不要慌。”王杰希镇定地调出图像,声音沉稳,“我算了一下,躲得开。”

“你怎么算的?”

王杰希双手在键盘上敲打:“主副舰分离,这只是一个提议。”

叶修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过来,经过电流的干扰,有点沙哑:“你这个提议不科学,我们只有一个驾驶员。”

王杰希注视着屏幕,看着兴欣号变成一个光点在逐渐不可避免地靠近风暴中心,而右上角的选择倒计时则冷漠地开始倒数最后三分钟。

“三分钟。”王杰希说,“三分钟后必须决定是否分离。”

“副舰不要了。”叶修很干脆地说。

“不行!”

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分辨出来,这是乔一帆在说话,乔一帆当然觉得不行,如果抛弃副舰,不仅代表这一次任务的失败,那么连返航的兴欣号都不再是完整的。

“你坐下——”叶修对乔一帆说。

“不,”王杰希突然打断叶修,同时转向对乔一帆说话,“你站起来。”

倒计时已经过了一半,系统发出滴滴的催促声。

“一帆,副舰是我设计的,你是我的学生,也学过舰艇设计,操作这一项,是我亲自教的。”王杰希的声音听来格外的清冷,连一丝发抖都没有,“把副舰单独开回来。”

“这不行,”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他看着王杰希,觉得他在做一个荒谬的决定,“就算让小乔单独驾驶副舰回来,他也没有通道导航员——”

“我来。”王杰希打断喻文州,同时调出的副舰的航行通道画面,“现在,你有三十秒决定要不要——”

“要。”乔一帆的声音传过来,“我现在在主副舰的连通处。”

“好,现在打开气阀门的缓冲,准备进入驾驶舱后分离。”

乔一帆很聪明,王杰希第一次如此直观地感受到这一点,他性格柔软,但是却非常机灵小心,王杰希甚至有那么一瞬觉得觉得自己的指挥是多余的,他也知道,单独的星舰转向最重要的是靠胆量和勇气,他能感受到乔一帆因为熟悉而产生的自信,这让他更加坚定地觉得一定可以。

“这个我也知道。”乔一帆的声音传过来,接下来的语气里似乎带着欣喜,“前辈,你的系统设计图,我看过很多很多次。”

“为什么?”

乔一帆迟疑了一下:“我……不知道啊。”

王杰希笑了:“嗯,我知道了。”

乔一帆很想问他知道了什么,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他坐在驾驶位,打起全部的精神操控着前进方向,主副舰分离后需要一个很大角度很刁钻的转身,如果成功,那么他只需要在远离风暴之后再转移回来,之后就是自动航行系统的事情了,成败在此一举。

“还有一分钟。”王杰希对乔一帆说。

“嗯。”乔一帆重重点头,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害怕,更没有要留遗言的冲动,冷静得简直不像自己,他也说不明白原因,大约是因为王杰希也总是这样冷静。

“说点什么?”王杰希问他。

“不说了吧。”乔一帆抿了抿嘴唇。

“那我说了。”

 乔一帆看着深邃的夜空和无数微小的星辰光点,听到王杰希的声音,略带着喑哑和疲惫,但是却通透得像是冬日里绵延的大雪。

“一帆,满天星开花了。”

他的声音是无尽的暖流,跨越时空而来。

 

“怎么样?”王杰希走出来,等在外面的人焦急的目光投射过来。

在副舰强行改换通道的过程中,与地面的信号将全面断开,王杰希也不能够知道。

王杰希摇了摇头,他什么都没说,抬起手腕把操作手套咬下来丢在一边,然后拿起来衣架上的厚重外套,头也不回地走向降落基地。

只需要三十分钟,如果乔一帆还找得到家的方向的话,信号重新对接,这时候副舰就会出现在降落基地的视野之中。

这大概是晚冬的最后一场大雪,下过之后,就是冰销雪霁,长河化冻,又一个春天。

王杰希站在降落基地的空旷地面上,突然想起那只兴欣托付来的猫,他原来想不清楚为什么他执意爱逗那只猫,现在却想得十分通透,他觉得那只猫的眼神很像乔一帆,温柔而倔强,他像是荒原上无边无际的野草,在每一个春天温柔地生长,从未放弃过追逐一切遥不可及。

天地悠白,细雪汹涌,在纷然的大雪和深邃的夜空之中,一个微小的光点由远及近,由广袤无垠的远方,驶向王杰希的眼中。

“兴欣舰副舰星辰号归航,申请地面接应,通道XL174,速度587,星辰号归航,申请地面接应……”

王杰希一步跨到控制台前,他沉着地在身后众人的目光之中操控着地面接应的灯光和装置,然后对着星辰号发出接应信号。

“欢迎回来。”

欢迎回家。

 

 

Fin.







 





评论(33)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