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你经过时夏末的荧虫在咬我耳朵,
日出之后旷野的暖意越来越少了

【全职】[喻黄] 爱在监狱风云(END)

 

 

黄少天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蹭了一下大理石地面上的深红色痕迹,然后皱了皱眉头。

这帮人,胆子也太大了,真当这里是他们老巢啊?想怎么玩怎么玩?黄少天猛地站起来,硬挺的布料由于快速的动作摩擦出声响,和黄少天的脚步混在一起。

“203,干什么呢?”黄少天抬脚踹开203的门,咣当一声巨响,差点打到门边人的头上。

屋子里本来闹哄哄,看到狱警过来,立刻就安静了,一个个正襟危坐,好像每个人看上去都非常无辜,黄少天皱着眉头扫视一圈,发现少了个人。

“谁不在?”

黄少天这周上任,具体情况还不熟悉,他看了一下应该有人不在,但是还没发现是谁。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低着头。黄少天冷哼一声,这群王八蛋人渣,啥啥不行,嘴巴倒是挺严的。

屋子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加之之前走廊里莫名奇妙的血迹,他早就不想忍了,加之本来就是个暴脾气,眼看就要发火。

“我。”有人站在他身后,声音温和地应了一声。

黄少天猛地转身,差点和身后的人撞在一起去。

面前是个长相温和的男人,和他温吞的声音如出一辙,胸口的牌子写着叫“喻文州”。他比自己高些,眉毛有些淡,鼻梁却很挺,看着很像知识分子,但是眼神却很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如果不是在监狱里遇到,他又穿着灰色的囚服,真的看不出来这人是个囚犯。最搞笑的是,他拿着书本的样子,真的非常像大学教授,那一身风度翩翩的儒雅气质扑面而来,想躲都躲不掉。

“刚去图书馆了,”那人笑了一下,“黄警官?”

“谁让你去的?”黄少天心虚的时候就喜欢提高嗓门,“谁准你去了?”

喻文州怀里捧着一摞书,他从其中一本中抽出一张纸条,笑呵呵的:“黄警官三天前给我写的批准,这么快就忘了?”

打报告要去图书馆这种地方的犯人很多,黄少天刚来,也不认识人,按照流程挨个给批了,哪儿有空细看,现在喻文州拿出来,反倒搞得他很尴尬了。

“哦!”黄少天装得不错,“快去快回知不知道!”

喻文州笑着点头:“知道了,警官。”

“进去!”黄少天继续吆喝。

喻文州点头,转身进了203的门。

“别他妈再搞事情了!”黄少天临走的时候冲里面吼了一嗓子,“再他妈的打架斗殴,把你们挨个关禁闭,听见没?”

没人说话,只有一个人轻笑了一声。

黄少天立刻怒目圆睁:“有意见?”

喻文州笑着:“没意见,知道了。”

咣当一声,黄少天霸气侧漏地摔门走了。

 

黄少天回到办公室,烧了壶热水给自己泡茶。

城南监狱简直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不是简直,这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狱警基本上和犯人也没什么区别了,最多就是爽一下关人紧闭,除此之外,谁看着谁还不一定呢。不过黄少天脾气暴,比较镇得住场子,原来在城北的时候,他看的范围很少有人闹事,所以日子还算清静。

到城南也就是上周的事情,这边的狱警调走了,黄少天来补缺。虽然工资涨了,但是也没什么可高兴的,当警察的憋屈巅峰估计就是狱警了,每天自己没有自由也就算了,还要盯着一群变态,分分钟感觉自己也要变态了。

到这边来,和他一起值班的是李轩。李轩的桌子上放着白色的茶缸子,黄少天没带水杯,顺手就用了他的,茶泡好了李轩正好进来,抢着喝了一口差点给烫死。

“刚203怎么了?”李轩舌头都大了,“我靠啊,烫死了。”

“碧螺春都让你糟蹋了。”黄少天觉得目不忍视,撑着额头,“203又他妈闹事,我进去一看,一个个都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

“你别乱管。”李轩喝了口凉水,缓过劲儿来,“乱死了,你也管不过来。”

监狱里的潜规则,常年待在这里的狱警都知道。黄少天在城北的时候也有自己的一套,只是到了这边还没仔细了解罢了。

“看到一个很俊的男的没有?”李轩突然说。

黄少天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应该说的是那个文质彬彬的喻文州。

李轩笑得很诡异:“203的事情你真的别管,这个喻文州……”

监狱里能有什么,除了暴力和欺压,就是那档子事。黄少天觉得背后一凉:“操,你别逗我,什么意思?”

“你别乱想。”李轩吹了吹热茶,“这家伙狠着呢,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都想什么呢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才来一周,也不懂,谁知道仔细的。再说了,他长得那么弱不经风……”

李轩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弱不禁风?我可见过他身上的肌肉,精瘦,特别有力量。你知道他干什么的么?你知道他怎么进来的?”

黄少天皱眉:“道上的?喂,你别逗我啊。”

李轩点头:“还真让你说着了,就是道上的,而且是这个。”

说着李轩动了动大拇指。

“帮派清洗,”李轩憨笑了一下,“进来躲一躲的。”

黄少天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终于接受了这个人设:“哦……真是复杂,所以203到底怎么个情况?”

李轩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吐出来:“你觉得他对家能放过他?他进来,人家就进不来?”

 

黄少天打着哈欠走在走廊里,感觉昨天晚上睡落枕了。

新宿舍的床他一时间还没法彻底适应,搞得自己脖颈痛得厉害,一大早困得睁不开眼,还得捂着脖子去处理事情。也是,这帮人闹事从来不分时间地点和场合,想闹就闹起来。

而且又是203,黄少天早就憋住一股邪火,想要冲这群人撒。

一早有跑操,这个不归黄少天管,但是这群人跑操的时候闹起来了,就得归黄少天管了。黄少天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抱头蹲在地上,喻文州躺在地上,看起来半死不活的。

很奇妙的,黄少天先蹲下去推了推这个他觉得“弱不经风”的男人。

“诶?怎么了这是?”

黄少天难得对犯人这么有耐心,不免引来其他人的注目。喻文州听见他说话,侧过头咳嗽了一下,然后轻轻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你们几个?是不是不想出去了?”黄少天看喻文州还有气,也就不那么担心了,他站起来,眉头一皱,眼睛一横,厉声道,“谁干的,给我站起来!”

一片寂静,没人说话,好像都觉得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还他妈学会装死了是吧?”黄少天环视一圈,敲了敲警棍,“都不说是吧,觉得不承认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喻文州躺在地上,从他的角度看黄少天,这位新来的警官好像变得高大了不少,严肃的时候霸气十足,和他那张娃娃脸有点不搭,不过混合起来有种非常奇特的感觉,碰撞出了别样的风味。

“别藏了,”黄少天看了一会儿,走向一个矮瘦矮瘦的、很老实地蹲在地上的人,一把抓起那人不长的头发,“躲什么躲?连正眼瞧我都不敢?怕我吃了你?”

那人想要说话,但是还没说出来就被黄少天一拳砸在腹部。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黄少天的声音里透着凌厉,“还想威胁老子我,我告诉你,老子单身一人,干狱警这么多年了,比你背景深厚的也见的多了去了,在这围墙里一天,我就是老大,你他妈的不乖乖听话还想造反?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在我的地盘闹事,我他妈搞不死你!”

“禁闭十五天,”黄少天站起来,目光扫射其他人,“我现在不想找你们的茬,都给我老实点。”

所有人噤若寒蝉,一声不敢吭。

黄少天站在原地,终于又重新把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喻文州。他踢了喻文州一脚:“靠,你他妈的是谁家大爷啊,跟老子去医务室,赶紧的!”

喻文州大约是伤得有点严重,躺在地上没有反应,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

黄少天有点慌了,他瞥了其他人一眼,然后才讪讪地蹲下来,声音都放低了:“喂,喻文州,你醒醒啊!”

犯人穿的都是深色的囚服,黄少天很仔细地看了看喻文州的衣服,这才看到腹部的一块深红色。

“妈的,又给我添热闹。”黄少天抱怨了一下,然后干脆利索地其他人的吸气声中把喻文州给背了起来。

出门的时候他还不忘威胁203屋里剩下的其他人。

“都给我老实呆着,不许乱跑惹事,敢闹事把你们腿全都打折!”

这话听来有点好笑,趴在黄少天肩上的喻文州跟着笑了一下,不过他表现得很隐晦,没有出声。他也是真的有些累了,安心地伏在这个年轻狱警宽阔结实的背上,干脆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格外有安全感。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了,黑暗中有人坐在床边抽烟,只有烟头的一点光亮在黑暗中亮起,他动了动,那人立刻有反应,松了一口气。

咔哒一声,日光灯亮起来,刺得人眼球痛。喻文州立刻又闭上眼睛,适应了光线才睁开。

“吓死我了,”黄少天随手把烟掐了,骂骂咧咧的,“妈的,我不想刚到城北,手下就死人。”

喻文州侧过头,笑了一下:“黄警官?”

“干嘛?”

“你骂人挺帅的。”喻文州突然说。

“我不骂了。”黄少天扬了扬下巴,“不骂了!”

“不骂也很帅。”喻文州继续说。

大概是被调戏了,黄少天难以控制地脸红,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很可爱。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凌厉却又带着几分娃娃脸的柔和的侧脸,忍不住保持着微笑,嘴角始终上扬。

“笑个屁!”黄少天没好气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总有种自己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错觉!

“没想到黄警官这么好调戏。”喻文州笑了笑,“给我根烟。”

“你还调戏我!”黄少天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你自己都快死了,还有心情调戏我,我有那么好调戏么?

把烟盒丢过去,打火机也一并掷过去,喻文州接了,点了一根。

他抽烟的时候仍然是很文气的样子,低着头侧脸很温柔,但是又因为尼古丁的香气多了点男人沧桑的味道,黄少天托着腮看眼前这个犯人,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喻文州微微抬头,觉得这个年轻狱警叹气倒是叹得很老成。

“你们怎么这么乱?”黄少天翘着二郎腿,“上面也不管这个事,我去医务室拿消炎药都拿不到。”

身上只有腹部一个伤口,能感觉到已经包扎好了,疼是一直都疼,但是这恰恰说明自己身体在好转。

“别看了,药是我找人拿的,”黄少天说,“李轩正好出去,我让他买了纱布和消炎药什么的,伤口不长,就是深,我觉得没啥大事,要是有事我再托人给你搞点抗生素。你有事没?没事的话我可回去睡觉了,妈的,我看了你一天,头痛得要死了!”

黄少天话总是很多,喻文州听了只是点点头,他现在也没什么力气和黄少天说话。

“有事就喊我。”黄少天抓了抓头发,“我就在外间。”

喻文州点点头:“谢谢。”

“哦……”黄少天觉得挺神奇的,“你们这种人还会说谢谢啊!神奇神奇,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出门,声音渐小,反手关门,又是咣当一声巨响。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和关紧的医务室房门,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喻文州伤得不重,但是却需要静养一段日子,他不能老住在医务室,所以还是要回到203。黄少天觉得203很乱,里面人员成分很复杂,于是就一天到晚地往203跑搞突击检查,但是无论他怎么高频率地往203跑,都没法控制目前的局面。

他只是一个小狱警,还是新调过来的,203里面的犯人有的已经服刑五年以上,摸不透底细,谁想对喻文州不利要杀他,黄少天也管不过来,但是他还不能不管。

虽然李轩已经以过来人的身份警告过他好几次了,这里面的水深程度不是他们能想象的,甚至于不是两伙势力那么简单,但是黄少天还是坚持把喻文州调到了图书馆。

“你以后就每天在这儿整理书吧。”黄少天说,“晚上晚点再回去。”

喻文州的伤好了大半了,他冲黄少天点头:“好,谢谢警官。”

“谢我干嘛啊?”黄少天拉开座椅坐下,“你也不用想太多……任何一个人在我的地盘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会这么做的。我可没图你什么……再说你现在落魄成这样,哈哈哈,有什么可图的啊?”

喻文州眨眨眼睛:“你说得对。”

“哎,”黄少天托着腮看喻文州,“我就是好奇……你真的是道上的?”

喻文州正在整理旧书,他手指修长,把书的褶皱抹平,语气平淡:“是。”

“嘶……”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可是你看着,特别像大学老师!”

“有吗?”喻文州笑了笑。

“有。”黄少天点头,然后凑近了点,“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都针对你,你就身边没个可以帮你的人么?怎么这么惨?将来出去怎么办?”

“有啊。”喻文州看着他,“你不就在帮我?”

 

黄少天在床铺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晚上好像有点吃错东西了,肚子也有点痛,他坐起来打开宿舍的日光灯,想要翻两片药来吃。结果刚从床上下来他就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响动,悉悉索索的,很古怪。

他向来是个不怕事的人,宿舍靠近203,说不定又是那边搞事,黄少天想也没想,拿起警棍就出去了。

凌晨三点半,无风,月色淡,黎明未至,一片漆黑。

他走出来,在走廊的拐角处看到几个人厮打在一起。

走廊的拐角没有监控,是唯一的死角,所以一般无论是狱警拿人撒气、犯人之间互殴或者做那档子的事,都是在这里,灰色地带,没人会去管的。监狱里自有一套体系,狱警也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黄少天之前也会这样做,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偏偏就对那个喻文州,没法坐视不理。

“干什么呢?”他还有点没睡醒,揉着眼睛,想用话震慑这群人一下。然而这里没有监控,这群亡命之徒压根也没想给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狱警什么面子。

“没干什么,黄警官。”为首的一人站起来,语气蛮横,“黄警官,你管得太多了吧?”

黄少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肋下一阵剧痛,眼前一花,几乎站立不住,他疼得直皱眉,感觉自己要倒下去了,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拉了他一把。

他几乎看不清东西,只看到匕首的光亮唰地闪过。

喻文州单手揽着黄少天的肩膀,单手拿着匕首,目光阴冷,声音柔和中带着一丝狠戾。

“我看你们是真的活够了吧?”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痛得要死,他想,妈的,我才是活够了,痛死我了!你这么牛逼,早装什么柔弱白莲花!救命啊!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天花板一片雪白。

这是医院。他动了动身体,感觉肋下的伤口很尖锐地痛,痛得他想骂娘。睁开眼看看,哟呵,还是个单间。

屋里除了他只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正对背着他打电话。黄少天看着背影觉得非常陌生,这谁?

“喂!”黄少天直来直去习惯了,喊了一下,“喂喂喂,怎么回事啊……嘶!好疼!”

那男人闻声回头:“你醒了?”

黄少天:“……喻文州?”

面前站着的男人确实是喻文州,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西装,依然是很斯文的样子,只不过显得气质更是强大一些,他左手缠着纱布,看到黄少天醒了,嘴角勾起一个熟悉的微笑。

“你怎么出来了?”黄少天最关心的还是这个,毕竟关乎本职工作。

“服刑期满,不就出来了?”喻文州走过来,“黄警官,喝点水?”

服刑期满个屁!你他妈判了三年进来的别以为我没记住!这才待了三个月就出来了,是厉害啊,有钱有关系了不起啊?

是挺了不起的。黄少天在心里回答自己。

他勉强坐起来,就着喻文州手上喝了口水,有点急,差点呛到,喻文州很温柔地给他拍背,拍得他心惊胆战。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让一个黑帮老大给我拍背啊,下一掌拍死我怎么办,一开始装得手无缚鸡之力,结果看他那利索的动作……

深藏不露啊!

“你到底怎么回事?”黄少天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嗯?”

“我要摸对方的底,所以一直没有还手。”喻文州看着他,“谢谢你。”

“那你成了么?”

“没有。”喻文州微微摇头,眼神里带着笑意,“但是成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黄少天觉得莫名其妙,他看着喻文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结果下一秒他躲闪不及,被喻文州低头吻在唇上。

“呜呜呜……我他妈的痛死了!”

“成了人生大事。”喻文州说,“黄警官,你骂人真好听。”

“妈的!”

 

FIN

 


评论(70)

热度(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