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蜚蜚(18)

蜚蜚(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黄少天不自觉地晃了一下,不知道是自己失血过多有些晕眩,还是听到那句话之后的本能反应,他紧张地靠在角落里抓着窗檐,为了克制情绪死死地抠着墙皮,清楚地感觉到身上的伤口裂开,换气的时候尖锐的痛感一下子在脑海中炸开,血立刻重新涌出来,带着刺鼻的腥气。

血腥味太浓了,很难不被发现。他觉得心几乎要沉到谷底,听到喻文州的脚步声和轻微的金属碰撞声,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发现了,但是最终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喻文州,而是一个陌生人。

“嘿,你好!那个……喻文州走了。”那人似乎对黄少天的出现没丝毫惊讶,他手里拿着一张白纸,看得很认真,“咦,他什么时候画画这么好了……很像啊,就是你了。”

黄少天抬头望去,那人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素描,上面黄少天蹲在水盆边上,手里提着金鱼的尾巴,一脸好奇,好像在问什么。素描画得很潦草,背景几乎省略,但是偏偏只有人物画得很细腻,黄少天怔怔地看着,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侧脸。

好像自己并没有长得像画上这样意气风发吧。

“他刚走,要喊他回来吗?”那人把素描随手放在桌子上,皱了皱鼻尖,“好重的味道,你受伤了。”

“不用。”黄少天站起来,把匕首利落地收回袖口。

“小年轻就是喜欢口是心非啊。”那人笑了笑,“那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吧,不然你哪儿也去不了。”

黄少天警惕地看着他,目光有些犹疑。

“我学过的,非常专业。”那人利落地拿出绷带,哗啦一扯,结果没拿住一卷绷带掉在了地上,他连忙捡起来吹气,好像还挺心疼。

“很贵的。”那人抖了抖绷带,但是斟酌再三还是把沾了尘土的那段给剪掉了,“贵死了!真的很贵!”

一旦和钱挂钩,黄少天就很迷茫,他呆呆地看着,然后点点头。

“是吧,很贵的。”那人看到黄少天点头,好像找到了知己,“不能浪费,不过你很瘦了,用不了多少的!”

黄少天确实有些偏瘦了,只是仗着骨架不算小,所以看起来并不柔弱,那人帮他重新止血上药,忙活完了累得满头是汗。

“谢谢。”黄少天抿着嘴唇道谢。

“不用谢我,喻文州交代的事情,就算看在叶修的面子上我也会帮忙的……唉,什么面子,叶修有那东西么?”那人把东西收好了,转头看他:“稍微等一等吧,明天一早我就可以带你出去,你不嫌弃地话先睡一会儿……”

“我不走。”

那人愣了一下,转过身来,似乎不理解黄少天在说什么。

“我不走。”黄少天把外套重新披上,“给我一把枪。”

“你疯了吧,”那人走过来,突然抓着黄少天的肩膀,声音很低,“这里很危险,到处都有各方耳目,你以为你一个人能做什么……”

黄少天有些耳鸣,那人说什么他根本听不清,不过他很不喜欢别人靠他太近,于是有些僵硬地把那人推开了。

“别乱动!”那人语气焦急,似乎很想对黄少天解释些什么,但是黄少天根本不想听,他很轻松就反手制住那人,膝盖一顶,将那人推在墙上。

“我要枪,子弹,药,以及一张通行证。”黄少天思路很清晰,更是言简意赅,他眼睛有些微微发红,显然现在情绪有些失控,保持最后的理智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耐心。

“痛痛痛、痛死了!”黄少天手劲不小,抓得那人手腕生疼,连声喊痛。

“给我。”

“枪和子弹,你身后的抽屉里……只有十发。通行证在箱子的最底层,药在墙上第三格……那个药不能用太多……”

黄少天终于松手,他转身去拿自己想要的东西,身形有点踉跄,但是坚决的意味不言而喻。

关门声很小,不仔细听根本无法分辨,黄少天像一只矫健的豹子一样离开了哨卡。

疯了!全他娘的疯了!苏沐秋拍着胸口拼命地咳嗽,我也疯了,我为什么不在联盟的武器研究所坐着喝茶,要在这个见鬼的地方帮人打掩护?

都他妈怪叶修!苏沐秋忿忿地想着,走过去把黄少天翻乱的抽屉整理好,他捡起滚落在地上的绷带沾了尘土,觉得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好贵的!”苏沐秋喃喃自语,“我靠,谁来报销一下啊……”

 

没有水,把药片咽下去实在有点难受,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不过他一向身体条件很好,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行动。

有点艰难,但是还勉强做得到。

红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占地面积极大,但是由于区域划分过于分明,要想摸清某一个区还是很容易的,更何况黄少天在极光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是有看过地图的。

他那时候刚刚在药剂的清洗下忘掉一段不太愉快的记忆,虽然想不起上一个任务发生了什么,但是总是有些焦虑是难以消除的,在B区发现目标后,他失手了。

现在想来,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

他根本想不起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杀手、执行任务,他甚至都不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活了多少年。每一次清除记忆都会让大脑变得非常混乱,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干脆放弃抵抗,就那样过着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生活。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不管喻文州是出于什么,利用也好,欺骗也好,这些都不重要……黄少天很认真地想,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再过原来的生活了。

黑夜悄然褪去,红日初升,其道大光。

黄少天走出地下通道,朝阳在他身后升起。

 

喻文州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想好了?”叶修叼着烟,咔哒咔哒摆弄他的打火机。

“想好了。”喻文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只是回了联盟,你别见死不救。”

“这可不好说。”

“那你别落井下石就好。”

“想洗白可没那么容易,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日子,不是动动嘴就行了,”叶修看着他,“算了,我不说你也知道。”

“知道。”喻文州看着他,“谢谢你告诉我。”

“别恋战,”叶修有些漫不经心,“你要杀那个姓白的倒是容易,主要是红塔这里面,关系盘根错节,你要是闹大了,‘老板’也保不住局面。”

“老板”是他们这一行的黑话,代指任务发布者,喻文州领取任务的时候有得到过“老板”的关照,他曾经对喻文州承诺会尽可能地配合他的行动,只要他能彻底销毁B区中心负责人手上的秘密文件。

“一定在极光的手里。”喻文州对此很肯定,“不然黄少天不会如此针对我,甚至他的目标是杀了我。”

“我会接应你,”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活着回来啊。”

“嗯。”喻文州点点头,“这是自然。”

完成这次任务,杀掉极光的首领后全身而退,在“老板”的照应和联盟的接应下应该不是难事。李轩会将黄少天带到苏沐秋那里,到时候两个人会按照计划离开红塔,等喻文州执行了任务,会启动自动脱离联盟的程序,到时候天高海阔,再也不用每天拿命去赌活下去的希望。

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他不想再继续,也不想黄少天继续。

只是他总是觉得心里有些焦虑,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在哨卡处和苏沐秋大声说的话虽然只是给联盟的监听者听的话,但是总有一种微妙的背叛感,仿佛黄少天就在他身边,他说出那样违心的话,有种焚心蚀骨般的痛感。

可是他需要联盟的帮助,不然他和黄少天都不能全身而退。

喻文州叹了口气,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了。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装备,再看一下时间,恰好是他算好的哨兵交接时段,清晨薄雾,最适合混进去。

喻文州走出地下通道,微风吹过,温柔怡人。

晴朗好天气,宜杀人,忌谈情说爱。


TBC


评论(55)

热度(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