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黄少天] 岁月长(END)

给黄少天中心无CP无料《OH MY GOD》的稿子,圆满的2016过去了,2017的第一秒钟,仍然爱你。

无CP,给永不后退的你。


岁月长



 

1.

 

魏琛心血来潮把记事本挂在墙上这件事,引起了黄少天的严重不满。

“挺好的啊,有什么不好的?”魏琛得意洋洋,“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提!我们蓝雨,就是公平公正公开,走在联盟前列!”

黄少天踮着脚看那简陋的格子本、不知道用什么尖锐武器戳出来的洞以及对折四次的白色粗线,还有以扭曲姿势钉进墙缝的生锈钢钉,感觉到了魏琛让人窒息的审美。

“大家随便写写,”魏琛搓搓手,“不要太拘束哈。”

“什么都可以写吗?”黄少天说。

魏琛秉承着蓝雨的灵魂要自由飞翔的宗旨回答黄少天:“当然可以。”

黄少天点头:“好的好的好的!”

第二天早上魏琛打开记事本,上面明晃晃画着个Q版魏琛,爆炸头,叼着烟抖腿,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后勤!买防脱洗发水!”

魏琛震怒:“黄少天呢?给我滚出来!”

 

2.

 

黄少天正式来到蓝雨训练的第一天,就手动把楼下的联赛记分牌改成了满分,排名改成了第一。魏琛早上起来老眼昏花,站在门口瞧了半天,有那么一瞬间差点信了,过了两秒钟他发现嘉世排在倒数第一,于是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但是他仍然认为黄少天的做法“深得我心”。

“干得漂亮!”吃饭的时候魏琛表扬了黄少天,觉得自己从网游里挖来的小伙子真是忒有前途了,年纪轻轻就学会怼叶秋了,将来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等下吃完饭去弄回来。”方世镜明显持反对意见。

“我到底听谁的?”黄少天坐在两个人中间扒拉着饭,瞪着眼睛问。

“你这个小鬼头,”魏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是听队长的啊!”

方世镜看了魏琛一眼,没说话,但是眼神里写满了无可救药。

“听本队长的赶紧去把记分牌改回来!”魏琛严肃地说,“我们蓝雨是这样的队伍吗?需要靠改记分牌来获得自信吗?”

黄少天被拍得龇牙咧嘴,把碗扒光,蹦蹦哒哒地去弄记分牌了。

“年轻真好啊,真有活力。”魏琛看着黄少天欢快的背影,评价道。

“你也很有活力。”方世镜说,“不要客气了。”

“最近训练营又来了不少人,你看着觉得怎么样?”魏琛翘着二郎腿,点了根烟。他双标得可以,规定不可以在食堂抽烟,但是自己抽得欢实。

“新人都不错。”方世镜说。

“我也看了,”魏琛看着黄少天背影消失的方向,“但是都没黄少天显眼。”

方世镜放下筷子:“那是,你徒弟真是个搅弄风云的角色。”

“啊?”

“你不知道?”方世镜说,“他来第一天就把训练营唯一一个小姑娘给欺负哭了。”

魏琛:“……”

蓝雨的训练营发展得很早,在联盟第一年开始有联赛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较为完整的训练营培训体系,走在了联盟前列。黄少天虽然是魏琛费尽心思从网游里挖来的,但是到了蓝雨还是要先进训练营的,更何况他的年龄也没到可以正式参加比赛的年纪。

“怎么搞的啊?”魏琛皱眉,心想难道又要给这个小鬼头擦屁股了。

“揪辫子,键盘下面藏小虫子……什么乱七八糟的。知道他是开玩笑,但是不能太过分啊,”方世镜想起来就头疼,“回去你说说他。”

方世镜说的是“回去你说说他”,但是实际情况是训练室里上演全武行。黄少天没大没小的习惯了,梗着脖子反驳,偏偏还有理有据滔滔不绝。魏琛说不过他,于是简单粗暴地逮住他踹了一脚,黄少天捂着屁股就跑,满走廊里回荡着魏琛无奈的喊话:

“再这样下去就没女孩子来蓝雨了!”

“再这样下去就没女孩子来……”

“再这样下去就没女孩子……”

“再这样下去就没女孩……”

历史会记住这一刻。

 

黄少天第二天带着抹茶冰淇淋给小姑娘赔礼道歉。

冰淇淋是在食堂窗口买的,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去买,人很多,供应得少。黄少天问魏琛为什么,魏琛说蓝雨太穷了,没有钱。

黄少天将信将疑:“真的?”

“真的。”魏琛叼着烟,“当然穷啊,太穷了,早年没打联赛的时候,什么都打,商业赛有奖金就打,材料都卖过。”

黄少天想起游戏里魏琛抢BOSS那穷凶极恶的恶霸样,有点信了。

在加入蓝雨之前,打游戏对黄少天来说是一个业余爱好。

他什么游戏都玩,网游单机手游全都不放过,还在上学的时候就是全班水平最高的代打,有次生病在家摸不着电脑,活生生在手机上把俄罗斯方块分数打上千万。

黄妈妈看了觉得目不忍视:“你做点别的吧。”

黄少天趴在床上,沉吟片刻:“妈,我想打荣耀!”

黄妈妈:“……”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打游戏变成了事业——虽然十四岁的黄少天并没有什么经营事业的概念。

黄少天已经记不清他怎么给小姑娘送冰淇淋的了,就记得训练营的人都在起哄。青春期大家都很躁动,只是别人的青春是朦胧浪漫的初恋花季和雨季,黄少天的青春是鼠标键盘拖线板和显示器。

一个百玩不腻的游戏,一个网游里对他围追堵截的老鬼队长,一个很像正常人的副队长,一个看不太顺眼的吊车尾,一个整天压力山大的睡神。

还有一个喜欢打游戏的话唠少年。

 

魏琛忽悠完黄少天,内心窃喜,希望这小子以后在食堂吃饭能学会勤俭节约。他迈着阔步回到办公室,看到桌子上黄少天帮他买的烟。

魏琛拿起来一看,芙蓉王变成了白包红梅。

 

10月12日,白包红梅4块一包,余款36块,建议用于食堂冰淇淋事业建设,并建议烟量减为两天一包。

落款:黄少天。

“小兔崽子,还文绉绉的!”魏琛打量着黄少天的留言,大笔一挥,做了回复。

批注:第二条不行,第一条准了!——魏琛

 

第二天,蓝雨抹茶冰淇淋开始不限量供应。

黄少天吃着冰淇淋,觉得蓝雨真是一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战队,将来一定要拿很多个冠军。

蓝雨(的食堂)是最棒的!

 

3.

 

第四赛季开赛不久,蓝雨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是黄少天发现的。不知道谁家养的虎皮鹦鹉翅膀受了伤,瘫在后山的小路上了,那天突然下大雨,黄少天路过就给捡了回来。

“福大命大哟,”黄少天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指着鹦鹉道,“多亏它长得色彩斑斓,不然我都发现不了。”

“你去后山干什么?”喻文州很纳闷,最近黄少天训练一结束就没影,仿佛人间蒸发,谁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看星星。”黄少天低着头逗弄鹦鹉,敷衍地回答。

郑轩撑着桌案:“今天阴天……”

“你看它,”黄少天摸摸鹦鹉半干的羽毛,“长得真是很随性啊。不是鹦鹉吗?怎么不学舌啊?”

鹦鹉有点怕生人,一副“打死不说”的烈士表情。

“别怕啊!”黄少天继续撩拨,他手欠得很,开始动手动脚地捏鹦鹉的爪子,嘴上说着“我是个好人”。

郑轩噗嗤一声笑了:“它听得懂吗?”

黄少天一本正经:“这是我兄弟,当然能……喂,我把它留下,你们没什么意见吧?”

喻文州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他把桌面上的电竞杂志反着扣下,把上面刺目的关于新秀墙的标题遮住。

“挺可爱的。”喻文州说。

“是啊是啊和黄少一样可爱。”郑轩说。

黄少天眼睛一瞪:“你说谁可爱?啊?”

郑轩连忙补救:“和黄少天一样帅气!”

“这还差不多……走了!”黄少天托着鹦鹉站起来,“哦,战术笔记我交好了,复盘心得也写好了,明天比赛,我要早睡了。”

鹦鹉开始和黄少天热络不怕生是两周之后的事情了。黄少天买了个笼子,按时上药,好吃好喝地养着,还老和它絮絮叨叨地说话,很快这只鹦鹉就会学舌了。有人路过它的时候,它就会嚷嚷着“PK!PK!”,发音还挺标准的。

除了PK,黄少天还教它说“加油”,可惜这只鹦鹉很笨,学了两个月也没学会,每天只知道PKPKPK,多一句都不会说。

第四赛季的蓝雨成绩起伏得很厉害,几场比赛下来有很高光的表现,也有低迷的谷底。黄少天从前一直觉得自己和蓝雨都是天下无敌的,现在群雄逐鹿,不得不相信有时候自己确实过于理想主义了。

和战队成绩起伏一起困扰着他的还有新秀墙。

成绩不稳定是事实,新秀墙让他手足无措也是事实,黄少天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他知道,这是一道坎,他只有硬着头皮和蓝雨一起闯过去。

闯过去,一片新天地,闯不过去的事情,黄少天没空想。

“PK!PK!”鹦鹉又在叫了。

黄少天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鹦鹉,揉着手腕:“别喊了,累死我了……让我歇会儿。”

说完他把头埋进软乎乎的枕头里。

黄少天平时很爱看评论,社交网络上的,论坛上的,和蓝雨有关,他都会看看。每场比赛过后他都会去看,但是很少发表什么看法,他总是默默地看,然后默默地把界面关上。别人问他的时候,他会表现得很不屑一顾,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仿佛他根本不关心别人怎么说。

“蓝雨行不行啊,这过山车坐的,当心赛季末翻车降级,大家的速效救心丸准备好了吗?赛前来一颗,赛过活神仙!”

“第一个因为更新换代垮掉的豪门,论刺激我就服蓝雨!”

“主要是新人不给力,感觉那个剑客好像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的,搞得好了能帮蓝雨更上一层楼,搞不好要拖后腿啊。”

“蓝雨加油,风雨同舟!”

“PK!PK!PKPKPK!”鹦鹉好似永远不会疲倦地叫着,破天荒地冒出来一句,“加油!”

一直都笨得要死学不会,怎么今天突然就开窍了呢?黄少天纳闷地想着,难不成真是水到渠成?

“来了来了!”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神采奕奕,“PK!训练!加油!”

夏天热得出奇,夜里即便是开着空调,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潮热气息还是让人难以忍受。郑轩睡了一觉醒来,看到黄少天的房间也在开着窗通风。他探头看看,鹦鹉倚着笼子睡觉,黄少天还在训练,鼠标键盘声咔哒咔哒地响着,交响乐一样的BGM里,少年漫的热血男主角正在向他闪闪发光的未来做着第一百零一次的进攻。

好似永远都不会疲倦。

第四赛季在喧闹中结束,这一年荣耀赛场上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新人,还不知道多年后自己将成为所谓的“黄金一代”。而蓝雨纵观整个赛季,虽然有很多遗憾,但是最后终于有了一个大家都很满意的成绩。最重要的是,黄少天和蓝雨的所有人、所有粉丝一样,都对这支年轻的队伍,有了关于未来和冠军的无限期待。

 

7月16日,鹦鹉飞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也许是回家了。太热了,支出89块,请大家吃冰沙。

落款:黄少天。

批注:准予报销,下赛季一起加油——喻文州

 

4.

 

情人节,蓝雨俱乐部又照例收到了很多很多礼物。

现在的粉丝们,尤其是女粉丝,送礼物那叫一个花样百出。送花送巧克力的都已经是落于俗套的了,黄少天坐在地上拆礼物,拆出来两套楼盘模型,其中还有一套是海景房,模型里还附带小花园和游泳池,看起来就很有钱的样子。

“哇塞,要走上人生巅峰了。”黄少天打量着,“哎,这个是什么呀?”

黄少天在一个纸盒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一个冠军奖杯形状的水杯,附带一张小纸条:黄少,多喝热水!

“噗……”喻文州收了很多巧克力,正在到处分发,郑轩拿了几颗嚼着慢悠悠地经过,看到楼盘模型和杯子忍不住笑出声了。

“嗨呀,假的假的。”黄少天晃晃杯子,倒是觉得很满意,“不过美少女们真有创意。”

第二天,黄少天举着奖杯出现在训练室,接了一大杯水。

“有种flag的感觉,黄少会不会太不珍惜人品了?”于锋忧心忡忡。

“怎么会……”郑轩说,“他这样败人品,到时候拿不了冠军我们就可以推锅了……”

喻文州经过:“说什么呢?”

宋晓很认真地说:“在说……有个锅谁来背一下?”

喻文州指了指黄少天:“他。”

“你这样有种钦定的感觉。”郑轩说,“好,那就黄少了,这赛季拿不了冠军,黄少请大家吃……吃什么?”

“你们在说什么?吃?中午吗?”黄少天走过来,抱着他的冠军奖杯水杯,“今天菜单看了吗?不不不不用提醒我我记得住,周一吧,队长,有白切鸡啊,你爱的。郑轩,有鳕鱼;于锋,有奶油蘑菇汤……”

所有人:“……”

这都能记住?这都能背下来?

喻文州看了他的杯子:“杯子不错。”

“那是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粉丝送的啊!”黄少天得意洋洋,举着杯子飘走了。

一般人都忙着攒人品,但是黄少天则不以为意,决心不走寻常路。他喜欢天天挂在嘴边说,记者和粉丝提问对这个赛季拿冠军有没有信心,黄少天总是第一个意气风发地扬着拳头说“必须有”。

“这你就不懂了,说多了就成真了啊。”黄少天心挺大,对此很自信,“蓝雨这个赛季肯定是冠军,我有强烈的预感。”

……但是黄少天的预言能力一向很差。

他预言的比赛结果,基本上90%都是反的,被誉为蓝雨的“体彩明灯”;他预测下不下雨,基本上从没中过,被誉为蓝雨的“天气预报”……总之,黄少天就没预测对过什么。但是这并不能影响黄少天的预测热情,他给自己的朋友们买彩票的建议都是买蓝雨赢。

“没想过被他们持刀追杀么?”宋晓很认真地问。

“怎么会,”黄少天摇晃他,语气一本正经,“作为一个蓝雨人,难道你想买蓝雨输么?快去,发动你的朋友们买蓝雨赢啊,发家致富在此一举了!”

宋晓被摇晃得七荤八素,感觉很玄幻……谁家的副队长是这样的?没有一点架子,好像队伍的吉祥物。

但是这大概是蓝雨特色吧。

黄少天平时预测不准,攒好的人品大概都用在了第六赛季。

黄金一代横空出世的第三个赛季,从几乎全员新人撞新秀墙撞得头破血流,到三年后的夏天一飞冲天,蓝雨实现了自己的第一个冠军,也成为了荣耀联赛史上的第四支冠军队伍。

所有的粉丝在台下声嘶力竭地喊着,等待着英雄们的出场。这是属于他们的时刻,甚至有粉丝忍不住去想象,他们会以什么样的动作来庆祝这让人无比激动的时刻?高高跃起?挥手致意?又或者干脆大喊一声!反正现在他们无论做出什么动作,哪怕有些出格,也会得到善意的谅解吧?

操作室开门,黄少天第一个走出来。

台下的摄影师调整角度,等待着抓拍一个奇妙的瞬间。这个瞬间将成为第二天电竞杂志的头版头条,会成为以后很多年里蓝雨粉丝追忆第一个冠军时能够想起的的美好瞬间;它甚至也许会成为奇妙的留下时间足迹的印记,将最美好最炽热的夏天定格在一永恒的时刻。

但是粉丝们脑补的这些动作他都没有做。

黄少天走到台前,勾起嘴角笑了笑,继而单手扯着自己的队服,低头亲吻了队徽。

画面定格,这张照片甚至没有拍到黄少天的正脸,只拍到了他线条凌厉的侧脸和高耸的鼻梁还有隐藏在眉眼下的意气风发,而画面的正中央修长有力的指节之间,蓝雨队徽从未像这一刻如此闪耀。

剑圣,一役封神!

 

7月8日,冲洗夺冠合照NNNNN张,支出105块,到会议室领取。(有需要与剑圣合影的至305寝室排队,合影五块签名五十,拥抱特价五百!先到先得不要错过哦!)

落款:黄少天。

批注:不需要——郑轩

不需要+1——喻文州

可以打折么?——于锋

打折也不要!——宋晓

 

5.

 

在荣耀八卦论坛里,常常把季后赛冠亚军赛后结仇导致的网游大战叫世界大战,各大公会战来战去,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世界大战了很多年,谁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有真正范围意义上的“世界”大战。

荣耀世界邀请赛,一石激起千层浪。

群众们情绪高涨,虽然有时差,但是丝毫不影响观赛热情。开赛之前热烈讨论人选,人选公布后热烈讨论对战方案,开赛了激烈预测比赛结果做赛后总结,等到最终夺冠之后兴致高昂地进行庆祝,庆祝完了竟然有些空虚,感觉没什么事好做了。

没什么事做的时候群众当然是爱八卦,于是记者们也没有放过刚刚夺冠归来的国家队成员,庆功宴后做了各种各样的专题采访,正巧选手们心情都好,记者们顺应民意把他们扒了个底朝天。

一个让人激动的环节是口袋搜查,在少女们的尖叫中,剑圣大人把东西哗啦啦全都倒了出来。

手机,背后贴着蓝雨的贴纸,远看还以为是山寨手机。

临时主持人楚云秀:“哇!”

黄少天立刻掏出一把贴纸,随时随地安利,和他在机场随随便便就掏出一把签名照请大家各取所需一样:“哇什么哇,送你一张,贴上吧!”

楚云秀实在受不了这个审美,连忙拒绝:“不要!”

耳机,不用看了,在蓝雨的周边商店买的,买的还是黄少天个人纪念款。

楚云秀:“黄少有点自恋哦?”

黄少天单手撑着桌子:“哪里哪里,我只是从众而已,随大流,这款销量第一。”

楚云秀忍无可忍:“闭嘴!自恋更严重了!”

账号卡,这个没什么可说的;钱包,黑色的短款钱包,简单干净,像是他的风格;打开里面有一沓钞票,装得不是很整齐,一抖还掉出来几个硬币……也是他的风格。楚云秀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里面夹的照片——第六赛季夺冠时蓝雨的全家福。

黄少天笑了笑:“啊,照片已经磨出毛边了,看来该换新的了。”

楚云秀:“很怀念那年夏天吧?”

黄少天摇摇头:“并没有!反正一定还会再来的,我坚信,就在今年或明年!”

楚云秀:“好好好……咦,这又是什么?”

合影背后还有一张照片,楚云秀轻轻一扯,扯出来一张更旧的照片。

黄少天:“……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别看了,别放到镜头前!楚云秀,我要和你绝交!彻底绝交!还给我!”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镜头立马对准楚云秀手里的照片,给了个大特写,把画面上那个四五岁咧着嘴傻笑的小男孩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大家面前。这张照片虽然旧,但是非常清晰,画面上黄少天抱着一条小狗,脸上还有可爱的婴儿肥和酒窝。

楚云秀:“想不到黄少小时候这么乖巧可爱哦?”

黄少天拼命否认:“没有!哪儿有?还给我!”

楚云秀:“不信你问大家?”

黄少天还是拒绝:“不问!”

楚云秀:“口是心非呃……好吧,还给你。”

黄少天终于收回自己的照片,他也很久没仔细看了,拿在手里忍不住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笑了。

“还是挺帅的啊!有没有?”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下一位。”

下了节目回到宾馆,一起来参加活动的蓝雨众人还对黄少天的幼年照念念不忘,在宾馆组织了一次大搜查,。手机里各个年龄段应有尽有,连百天照都有,大家各取所需,拍照留念,用于日后威胁副队长。

“禽兽啊!”黄少天终于抢回自己的手机,“哎,其实我看起来是不是很显年轻啊,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

郑轩幽幽地举起盗摄的百天照,图上黄少天简直胖得像个小葫芦:“你确定?”

“就是没什么变化啊!”黄少天自信地说。

“是!”卢瀚文一本正经地说,“看起来比我还小。”

黄少天大笑三声,然后拍着卢瀚文的肩膀:“年轻就是好啊,可以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当年,他也是未成年的年纪,一本正经地开玩笑说魏琛老了会秃顶。魏琛一开始追着他跑要揍他,可是有一天突然拍着他的肩膀,莫名其妙地对他说,年轻真好啊。

 

再次发出这样的感慨时,已经是第十五赛季赛季末的退役新闻发布会。他用略带遗憾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后,全场陷入安静,本来已经不哭的女粉丝又开始悄悄抹眼泪,抹得黄少天都慌张了起来。

平白无故地骗了这么多的眼泪,这可怎么还呢?

“我说我自己呢,”黄少天连忙说,“你们放心,我永远年轻啊,今年十八岁了,大家多多关照啊!”

现场笑成一团。

“黄少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再说一点吧。”新闻官难得地这样说道。

退役感言不超过20个字,以后的打算只字不提,发布会内容乏善可陈,和预想中滔滔不绝的总结、感谢和展望未来完全不一样。在大家心里,也许认为黄少天会将这视为一个终点并且进行总结,可是或许对于他来说,无论做怎样的准备都会显得太过突如其来,会让他这样从不会冷场的人,也突然陷入不知所措的窘境。

但是这总不会是结局。

“不说了,说什么呀?”黄少天摆摆手,笑得很潇洒,“以后日子长着呢!”

 

第十六赛季。

9月1日,晴!无事,到此一游!

落款:黄少天

批注:欢迎回家——蓝雨全体

 

END


评论(100)

热度(1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