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黄少天的桃花运(END)


黄少天的桃花运


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桃花运旺盛,是在初中一年级。

小时候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听过黄母绘声绘色地描述过盛况,什么幼儿园两个小姑娘为了争黄少天一组做手工气哭了,为了排队和黄少天一排过马路手拉手一下课就冲出教室比速度,最搞笑的是那天排队排成三排,黄少天左拥右抱,平息一场女人间的战争。

上小学从四年级开始收情书和小纸条,奶茶和巧克力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教室门口聚集一群围观群众的时候大家就知道:这又是哪个小姑娘来和黄少天表白,大家来凑热闹了。

初一的时候一入学就被学姐们围观调戏,课间操的时候时常有“走错路”的小女生过来在他面前晃,运动会以一己之力给标枪这个冷门项目聚集起超高人气,体育老师吓了一跳,还以为学校女同学集体爱上了运动,结果走近一看全是啦啦队。

丢个标枪有什么好加油的啊!至于么?体育老师好气啊,女子项目全空着,你们是要造反吗?

造反倒是不至于,但乱肯定是要乱的,黄少天做了三年校草,活生生一个搅弄风云的角色,在学校传奇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高中……就没有高中了,上了两天高中就跑去打游戏了,哦,你说之后的桃花运啊?

运是有的,可是蓝雨哪有桃花啊?

黄少天一开始不信邪,战队没有女生,训练营也没有吗?他翻遍训练营名单,再三确认,得到了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没有。

“我寂寞得要发芽了。”黄少天托着腮看第四期新递交的训练营名单,还是一个女孩子都没有。他真的很纳闷,G市人杰地灵,男女比例平衡,这世界上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都不喜欢蓝雨战队吗?为什么来的都是可爱的男孩子?

“你竟然还有芽可发。”郑轩大惊,“我还以为你已经心如死灰了……你不是……咳咳?”

咳咳的意思,两个都懂的。

“我哪儿有?”黄少天整整队服领子,然后比了一朵花的造型,“我一直是含苞待放的阶段……”

“时间到了,开会,”喻文州推门进来,猛地看到自己的副队长笑得像朵花,忍着笑道,“别看了,你也来。”

黄少天苦着脸走过来,冲喻文州吐吐舌头。

“怎么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

“他刚刚看了训练营名单,没有女生……”郑轩叹了口气,“压力山大啊。”

“没有就没有,”黄少天挑眉,仿佛刚刚哀叹的人并不是他,“没有女孩子怎么了,蓝雨充满了阳刚之气,我们就算是和尚庙,也是香火最多的和尚庙。”

喻文州很纳闷:“你为什么这么自豪呢?”

“其实是郑轩想要女孩子,”黄少天连忙推锅,“他说他都寂寞得发芽了,是吧郑轩?你看看他,没有女孩子他就精神萎靡,这什么素质啊,整体睡不醒,还压力山大,这就是他的状态。”

郑轩有口难辩,但是明显没人能从黄少天那里抢话:“明明是你……”

“轩儿啊,喜欢女孩子是人之常情啊,谁不喜欢呢?”黄少天突然苦口婆心起来,搭着郑轩的肩膀,“可爱的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但是你不能性别歧视啊,可爱的男孩子就不是了吗?你这是偏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给你一点经验,你知道我这么帅气的人,桃花运一直很旺盛的……”

郑轩快疯了,求助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敲了敲桌面:“别闹了少天,开会了。”

“好嘞!”黄少天立刻放过郑轩,像个小学生一样坐好,“队长有什么吩咐?”

喻文州忍着笑:“没什么,看视频吧,做一下复盘。”

黄少天:“好嘞,这就来,来来来,我给队长拿硬盘……”

郑轩忿忿地看着黄少天忙碌的背影,感受到了压迫。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郑轩决定,反抗。反抗这暴政,反抗这强权!

第四赛季结束的时候,电竞之家给蓝雨的三位新人做一个小小的专访,来的是一位女记者。

“我提议黄少去接待。”郑轩难得地很积极。

“好。”喻文州点头,“正好她们要拍一些照片,少天你带着记者到处走走,专访一个小时后再开始。”

黄少天:“……为什么是我啊?郑轩你是不是报复我?”

“怎么是报复呢?”郑轩幽幽地道,“这不是福利待遇么?”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这什么垃圾的福利待遇,在喻文州眼皮子底下接待年轻貌美的女记者,这是造孽!

本校草已经不做大哥好多年!现在改正归邪,坐怀不乱!

黄少天瞧了瞧喻文州,又低头去看文件了,似乎对这个决定没什么异议,也没太多关注,于是他走过去绕着喻文州的桌子两圈,成功吸引了喻文州的目光。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抬头看他,语气很温柔。

你这该死的温柔!黄少天忿忿地想着,转身走了,出门前还不忘给郑轩一拳,砸得郑轩趴在桌子上仿佛断了气。

屋子里只剩下郑轩和喻文州两个人。

“啊……我是听说过得,”郑轩趴在桌子上懒得动了,“黄少上学的时候确实是校草,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哦。”

“是吗?”喻文州笑眯眯的,看得郑轩有点发毛。

“不如去看看他怎么接待女记者的?”郑轩说。

“我不去了,还有东西要看。”喻文州拒绝了。

虽然他拒绝了,但是他们还是看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记者拍完了照片,都是一群二十刚出头的小姑娘,和黄少天坐在一起吃饭,幸福得像朵花一样围着黄少天问东问西……

“果然名不虚传……”郑轩说。

喻文州看了看,然后低下头:“吃饭吧。”

郑轩惯会察言观色,呀,原来队长也会不高兴呀?

报复失败,好像还顺便帮黄少确认了一下队长的心思,郑轩心想,我真是无事忙啊。

黄少天过二十岁生日的时候,全蓝雨一起给他过生日。

蓝雨才拿了第六赛季的冠军,这时候还说生日愿望是拿冠军,有点假惺惺的,于是他许了个不一样的愿望,许完了之后,黄少天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蛋糕不是用来吃的,当然是用来抹的,黄少天是寿星,被抹成了鬼,跑去卫生间洗脸,喻文州就站在他旁边,拿着纸巾给他擦衣服上的奶油,擦着擦着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许了什么愿?”

“许了一个不一样的愿望……啊呸,天啊,怎么抹这么多奶油和巧克力,我这脸没法看了。”

“过来,先别用水,我给你擦一下。”喻文州扳过他的肩膀,拿着纸巾帮他擦脸上厚厚的奶油。

喻文州的动作很温柔,碰到黄少天脸颊的时候,他没出息地脸红了。不过好在奶油够厚,不然他就丢人丢大发了。

“我许愿……”黄少天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我许愿,队长你变成一枝桃花。”

喻文州:“???”

“我是认真的!”

喻文州:“……”

我也是认真的,认真地听不懂你说什么。

哎,黄少天想,我这么有桃花运的人,到现在还能成功泡上队长,一定是队长的原因,因为队长不是桃花!

不过喻文州变成女孩子变成桃花都是痴人说梦,既然要命的桃花运派不上用场,黄少天决定自力更生,他酝酿了半年,赶上喻文州的生日,决定表白。

天啊我们实在是太般配了,连生日都这么般配,黄少天陶醉地想。

喻文州过生日的时候还在放春节假期,大家聚会的地点选在了外面,方便放飞自我。可能是要表白了,黄少天有点兴奋,吃完了饭去唱K的时候他歌兴大发,为大家演唱了一首桃花运,雷倒一片,话筒被强行没收,递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很会唱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平时不怎么唱,但是赶上这么个好日子大家一起哄,应该不会拒绝吧?果然,喻文州接过话筒,大大方方点了一首《偏偏喜欢你》。

陈百强的粤语老歌,咬字很清晰但是韵味悠长的一首情歌,歌词更是温情又直白,他唱歌的时候带着笑意,眼睛里闪着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紧张地坐着,紧张得要钻到桌子下去。

喂喂喂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看我的时候还要唱什么“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我要死了!

“你怎么了?”郑轩看着黄少天,纳闷地问。

“我要死了。”黄少天受不了了,转头冲出包厢。

呼,他靠在门外,摸了摸自己侧脸,然后给李轩发消息。

作为黄少天的狗头军师,在攻略喻文州这件事上,李轩没少给黄少天出主意,一出一箩筐,是不是馊的就难说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今天势在必行了。”黄少天发过去。

“加油,看好你哦,”李轩回复他,“记得撩他啊,别直接傻不愣登地表白,艺术效果知道吗?艺术!”

“不行,那歌太傻了,这怎么撩得到?这是硬撩!”

“撩的精髓就是硬!为了硬!”李轩忍不住开了黄腔,“硬撩有什么错?”

“天啊,去死吧你这个死直男。”黄少天受不了,干脆把手机给关了。他刚要转头回去,却发现喻文州走了出来,就站在门口看着他。

他大约喝了一点酒,眼神微醺。

“啊……”黄少天一下子就结巴了,“那、那个,生日快乐啊。”

“谢谢。”喻文州点头,“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黄少天摊手,“说什么呢队长?嘿嘿嘿……”

“我看到了。”喻文州说,“你手机屏幕太亮了,字还很大。”

黄少天:“……”

喻文州笑着看他:“你自己说,还是我来说?”

黄少天急了:“当然说我自己说!呃……这从何说起呢?”

“要不就从那首歌说起?”喻文州还挺好奇的,刚才那首歌那么雷,黄少天到底怎么从这首歌入手啊?

黄少天回想了一遍,那歌词把自己雷得外焦里嫩,他还是不想说,干脆打直球吧!

“那首歌没什么好说的啊……”黄少天突然凑过来,双手圈住喻文州的脖子,几乎和他鼻尖对鼻尖,“队长……生日快乐,礼物准备好了,你要不要收?”

喻文州被他扑的差点摔了,站稳了以后明知故问:“什么礼物?我得想想。”

“我啊。”黄少天眨眨眼睛,“嘿,文州,我喜欢你。”

告白后有一瞬间的眩晕,时间都被无限地拉长了,喻文州抿着嘴看他,意味不明,几秒钟过去,煎熬得仿佛几年那么长。

“那你呢?”黄少天迫不及待地问。

“我啊……”喻文州双手揽着他的腰,呼出一口热气,“倒是可以用我的那首歌来回答。”

黄少天觉得天旋地转,天崩地裂,天下大乱。

“偏偏喜欢你啊。”喻文州轻轻地说。

 

很多年后,两个人对桃花运的歌词进行阅读理解。

“我觉得说得就是我,”黄少天说,“一看,人才好,我不是吗?我就是啊,百万少女的梦。”

喻文州打量他,帮他把领子翻出来:“百万少女的梦?”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正色,“我瞎说的。看后面啊,有办法,我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吧!”

喻文州懒得拆穿他,换个灯泡都换错。

“勤劳能致富!说的就更是我了!”黄少天一拍大腿,“年入百万,勤俭持家,是不是非常有吸引力,所以你从训练营开始就暗恋我了。”

喻文州也不拆穿他,笑着点头。

“所以你真是走了桃花运啊。”黄少天懒懒地躺在喻文州的腿上,“是不是?”

喻文州点头:“是啊……哦,果园的黄哥哥,冒昧的问一句,你二十岁的生日愿望实现了吗?”

“算是实现了吧!”黄少天坐起来,在喻文州的侧脸亲了一口,“不光是你,我也走了桃花运啊!”


END

评论(58)

热度(1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