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蜚蜚(19)

蜚蜚(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清晨是人戒备意识最放松的时刻之一,喻文州轻车熟路地穿过浑浑噩噩还困得眼皮直打架的哨兵,成功地混进了目标地点。

杀手杀人要有报酬,没报酬的活计,也没人做。所以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尽量少杀人,甚至有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去避免造成对其他人的伤害,但是如果遇到会给自己惹麻烦的事情,基本不会手下留情。

喻文州站在门口,轻轻动了动手腕,骨节发出轻微的声响,没有惊扰到门口看守昏昏欲睡时还放不下的美梦。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体里涌上一股强烈的嗜血因子,这在他做杀手的这么多年里从未出现过。只要一想到黄少天曾经活在这样的地狱里,为这样一群人卖命,不断地陷入危险和迷茫之中,他就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那要是遇不到自己呢?或者让他走了,重新回到那里……想到这些,喻文州就觉得杀意仿佛如藤蔓一样从血液里蜿蜒生长,只一瞬就长成参天大树。

但是这股念头还是被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想想接下来的日子……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他们能够远离风暴中心,去过想过的生活,哪怕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也足够了。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带着黄少天去周游世界。

深吸一口气,喻文州解决了门口的两个守卫。守卫都是成年人,这让喻文州觉得心理负担没有那么重。

极光是一个未成年杀手组织,专门培养年龄在8-16岁的杀手,这些孩子或许是被遗弃的有先天残疾的,或许被极光挑选上后拐走的,从进入这个组织开始,就完全丧失了童年,成为一个冷酷无情的杀人机器。

像黄少天那样能够成年的杀手实在是少之又少,极光将这些杀手大多视为一次性用品,用过即丢,这一点为业界很多杀手组织唾弃,在荣耀联盟内部就有人吐槽过,做人不要太“极光”——就算当杀手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也总不能这样丧尽天良吧?

室内安静,经过卧室的时候喻文州明晃晃地看到一张床上挤着三个男孩,其中一个没了手臂,想抱着被子都做不到。

他突然想到,少年时的黄少天,大概还没有那样冷酷无情,看着身边的人几乎都活不到成年、一个个死去,该是怎样绝望的心情?

事实上,黄少天已经完全想不起那是怎样的心情了。

他没有时间去为别人惋惜哀叹,他必须每分每秒都为了任务绞尽脑汁,准备随时付出生命,他或许曾经记得,但是在一次一次的药剂清洗下,最后只剩下一个朦胧的影子。

无数个影子在他的脑海中漂浮,别的他不了解,他只知道最终自己也会变成其中的一个影子。

时针转动,醒来的人开始变多,转过回廊有人走出来,所有撞见喻文州的人都被他毫无犹豫地利落一刀毙命,他捂着对方的嘴巴,直到他们再无呼吸,无法发出任何一丝声响。

完成这一切后,他镇定自若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踏步向前走去。

大约是在红塔不得不入乡随俗的缘故,极光并没有布置太多的人手,喻文州对这里的构造又很清楚,几番周折下来,他终于推开了最后一扇门。

白先生正背对着他,坐在轮椅上翻开一本书。他的动作很讲究,慢条斯理的,意识到喻文州拿枪对着他的时候,甚至没有太惊讶的神色。

“我们又见面了。”喻文州微微点头,“我如约来了。”

白先生合上书,双手搭在轮椅的把手上:“我可不是和你这样约定的。”

“我有告诉过你我会守信用吗?”喻文州冷笑了一下,他单手持枪,另一只手落在轮椅的一侧,阻止白先生即将抚上一个红色的按钮。

“我也没告诉过你,我会和你说很多废话。”喻文州单手去推轮椅,另一只手飞快扣动扳机。

“砰——”

轮椅滑动,白先生侧身后退,这一枪打在了他的肩膀。

变故陡生,外面脚步声骤然响起!

不能耽搁,喻文州很清楚,这里有多少不要命的杀手,自己完全无法抵挡。

枪声再响,砰砰砰地打在轮椅上,金属把手溅起火花,喻文州目不转睛,视线定格在狼狈逃窜的白先生身上,甚至在听到身后有拔枪声时都没有回头。

在这一刻,他就想杀了眼前这个人,没有别的想法!

但是他也不想死。

调转枪口至身后对付门口来人,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凌空丢出!

视线完全被遮挡,丢不丢得中完全靠运气,喻文州没来得及想那么多,转身的一瞬他扣动扳机,子弹还没射出,面前拿枪指着他的人却已经轰然倒地。

干脆利落的枪声接连不断地响起,面前的人纷纷倒下,只剩下站在门口的黄少天。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开枪——比他用匕首的时候更帅气了点。

“外面的都解决了,给你十五分钟出来。”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对黄少天的出现做反应,通讯器里传来叶修慵懒的声音。

十五分钟,应该来得及。喻文州分神去想这些,就只是一失神的功夫,一声枪声在耳边响起!

这一枪来自坐在轮椅上狼狈不堪的白先生。喻文州那一刀插在了他左胸前,他艰难地右手握着枪射击,动作稍偏,电光石火之间黄少天一步上前,狠狠地将喻文州推着靠在墙上,躲过了那颗角度刁钻的子弹。

“你怎么在这里?”喻文州终于彻底回神,震惊地看着黄少天,反手捏住他的肩膀,手劲之大,痛得黄少天直皱眉。

“你管我!”黄少天挑眉,初见时那种桀骜不驯的气质又重新浮上来,“我救了你,怎么还捏我!”

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关注他身上的伤好了没,更不想质问他为什么不听自己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只是看着他现在这样意气风发的样子,喻文州突然就觉得很满足。

他曾经担心过黄少天再见到极光的人又会重新变成原来那副冷酷无情的模样,看来是他多虑了。

喻文州松开手,拍了拍黄少天衣服上的灰尘,语气都不自觉地温柔了下来:“你吓到我了。”

“你胆子太小了。”黄少天装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但是眉眼间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是你胆子太大了。”喻文州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别过去,他快要死了……”

黄少天蹲下,把他刚刚不小心撞掉的枪捡起来交还给喻文州。他出奇地镇定,手不抖,思维清晰,看到满地的鲜血也不会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喻文州的手很温暖,但是他还是挣开了。

他走到轮椅前,单膝跪地,打量这个濒死边缘的中年男人。

其实有的时候他也不太记得清关于这个人的很多事情,他一边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应该痛恨他,却又一边觉得这种恨虚无缥缈——因为他就是从这个人给他的任务里寻找活着的意义啊。

“别过去——”

“没事。”黄少天摆摆手。

“少天,让开。”喻文州坚持。

黄少天回头,喻文州拿枪瞄准着轮椅上奄奄一息的中年人,眼神坚定而执着。

幸好,我已经找到活着的意义了。黄少天在心里说。

“你恨他吗?”见黄少天不动,喻文州显得有些犹豫,轻声问。

“不恨。”黄少天摇摇头,转回头去看轮椅上的人,“其实我从前不太知道你们说的恨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我就知道了,从我开始喜欢你,我就开始恨他,恨不得杀了他,把他碎尸万段。”

“但是现在他马上就要死了,我却觉得不恨了。”

那一刀插在心口,血流得飞快,血腥气浓重,面前人已经嘴唇发白,无力发出声音。

黄少天起身,声音里带着一丝不近人情的冷酷。

“喂,你听见了吗?我现在一点都不恨你……但是,我还是会亲手杀了你。”

匕首从修长的指尖递出,快速而准确地在划在脖颈处的大动脉,鲜血如同不要钱的自来水一样喷涌而出,溅了黄少天满身。

“因为我从还不知道什么叫恨的时候,”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声音里带上了难以察觉的哭腔,“就每天都想杀了你,你早就该死了。”

“你早就该去死了!”

终于,他爆发出一声怒吼,将埋藏起来的情绪如洪水般全部宣泄出来。

喻文州长出一口气,放下枪。

从黄少天说不觉得恨开始,喻文州就随时准备杀了轮椅上的这个人。他从来不是一个绝对善良的人,对他来说,原谅是有界限的,就算黄少天愿意去原谅,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而现在,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喻文州走过去,双手搭在黄少天肩上,用力扳过他的肩膀让他直面自己。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你刚刚好帅。”喻文州微笑着看他。

黄少天什么都没说,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喻文州。

从懂事起就没有再哭过的少年仿佛抱住最后一根浮木一样死死地搂住喻文州,他埋在喻文州的怀里,肩膀微微耸动,却听不见一丝哭声。

“都过去了。”喻文州轻声说。

 

叶修给了十五分钟,喻文州必须还要留出时间完成他销毁文件的任务——如果不能像“老板”交差,麻烦只会更多,但是他不想再让黄少天涉险。

“在出口等着我。”喻文州松了一口气,拍了拍黄少天的背,“我很快就回来。”

黄少天抱得很紧,听了喻文州的话也没有要松手的打算,甚至还低头在喻文州的脖颈处下意识地蹭了蹭,搞得喻文州觉得痒痒的,有些哭笑不得,于是只好语气里带上了哄的意味。

“很快的,这里很安全,我很快回来,然后我们就走……好不好?”

黄少天始终没有说话,安静得不像平时喋喋不休对什么都心生好奇的他,喻文州有那么一瞬间想问问怎么了,但是终究没问出来,毕竟走出了这里,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去交流,不必急于一时。刚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活泼如黄少天,应该也会抑郁一会儿——但他希望这个时间能短一些。

两个人分开,喻文州微微低头,温柔把黄少天脸上溅上的血迹擦干净。

黄少天已经把情绪克制得很好,站直身体看向喻文州的时候,目光里透着一股喻文州读不懂的意味。

“再见。”黄少天揉了揉鼻子,很是郑重其事。

“马上就回来了,”喻文州笑了笑,“很快就再见了。”

“嗯。”黄少天松开手,退后一步,他高举起手,整个人显得轻松而自在,仿佛终于放下了什么,又决定了什么。

喻文州转身离开,身影在一片断壁残垣之中若隐若现,黄少天继续向后退,一步,两步,三步……直到喻文州的身影融入微醺的黎明中。

“我会很想你的。”黄少天轻声说,“再见。”



TBC



……丢出一个沙包,大家尽情殴打,打完了不要打我

评论(58)

热度(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