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蜚蜚(20)

蜚蜚(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喻文州从射击场走出来,落日余晖穿过厚厚的防弹玻璃照在空旷的走廊里,投映下一个修长的身影。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喻文州看了看表,准备转身离开。和昨天一样,他就这样又在射击场待了一整天,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流逝得这样快。

经过餐厅的时候方锐在吃饭,旁边放着饭盒,里面是打包好的两人份晚饭,一看就知道是给叶修和苏沐秋的,他们俩现在肯定躲在卧室里,要么打游戏要么睡觉,吃饭这种事一向不太积极,反正饿不死。方锐就不一样了,他对饭的热爱是很难被其他东西抵消掉的。

“晚上好呀,”方锐很积极地冲喻文州打招呼,“喻队,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晚上好。”喻文州走过去坐下,“前段时间出任务去了。”

“真忙啊。”方锐感慨。自己要是像喻文州这么热爱出任务、有这么任务出,估计早就家里堆满金山银山了。

“还好,”喻文州说,“邱非回来了吗?”

“明天回来吧?”方锐吃得差不多了,托着腮努力想了想,“他们上学嘛,明天是周六,他们都要回来,呼啦啦一大帮人,这里的厨师又要开始忙活了,哦对了,你明天在吗?”

“可能不在。”喻文州想了想,“有个任务,可能要出去一趟。”

“你这也太忙了吧!”方锐有点惊讶地看着他,“我就没见你闲下来过。”

“没事做的话,日子岂不是很无聊。”喻文州笑笑,端起盘子,“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好呀,”方锐站起来冲喻文州挥挥手,“拜拜!”

喻文州端着盘子上楼,方锐打量了这个背影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慢吞吞地给叶修发消息。

“看到喻文州出来了,没死!”

叶修的消息很快回来:“饭。”

没长手么?方锐恨恨地看着手机屏幕翻了个白眼,然后打开饭盒在叶修那份里洒了一把辣椒粉。

咣当踹开房门,果然两个人在打游戏,方锐没好气地把饭盒丢在桌子上,然后瘫在沙发上。

“老板,最近没业务啊,给点业务做做啊。”对于跟着叶修干之后每天当保姆不出任务没钱拿的日子,方锐怨声载道,深以为憾。

他又不是中学老师!为什么要留在兴欣帮叶修带一群小孩!

“好辣,你吃吧。”叶修吃了一口,递给苏沐秋。

“滚吧你!”苏沐秋推开叶修,“我不吃。”

方锐绝望地躺在沙发上,沉思良久,一跃而起:“我也要玩。”

“来呀来呀!把喻文州和沐橙叫上,能打本了啊,”苏沐秋显然很欢迎,“哎我又发明了一个新的武器,你来试试!”

“什么武器啊?”方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苏沐秋是联盟里做武器的天才,能拿一件他的武器是非常爽的一件事,前段时间给苏沐橙改良的机枪,方锐看着非常羡慕。

“这个这个,”苏沐秋指着电脑屏幕,“我给它起名叫千机伞,能切换很多种形态,散人用最合适……”

方锐:“……我以为你要给我看枪。”

“枪也有啊!”苏沐秋三下五除二打开模型,“我就是玩神枪手,我刚做了一把……”

方锐痛苦地扶额。

你们这群网瘾患者!拖出去电五分钟!

网瘾患者二号叶修端着苏沐秋的饭盒吃完了饭,伸了个懒腰,终于站了起来。

“你们玩,我出去一趟。”叶修拿起外套,叼了根烟。

“别让沐橙瞧见啊,你今天的额度早就用完了。”苏沐秋指着叶修嘴边的烟。

“真不想告诉你,但是这是真的,苏妹子在走廊外面安了烟雾报警器。”方锐怜悯地看着叶修。

叶修拿下烟,夹在指尖:“方锐大大,跟我出去一趟?”

“我不去!”方锐立刻坐在了叶修原来的位子上,“你自己去吧!”

“你错过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叶修说。

“我去!”苏沐秋突然站了起来,“现在去吗?赚多少?”

方锐:“……”

“没钱买点卡了。”苏沐秋说,“走吧走吧,多分我点。”

“有觉悟的年轻人!我喜欢!”叶修赞叹地说,然后看了看方锐,“方锐大大,你看看,这就是差距。”

一对狗男男。方锐翻了个白眼。

“出个任务,沐橙问起来就说我俩去超市了。”叶修最后还不忘叮嘱一下。

“好的。”方锐心想,等会儿苏沐橙问,我就说你俩结伴去嫖了。

问题是苏沐橙信么?方锐想想,放弃了这个念头。

 

苏沐秋坐在高高的台阶上嗑瓜子,看着叶修在仓库里问话。

“你干什么?”

“抢劫。”叶修说着,膝盖轻抬,单手一推把人推到了墙边,另一只手终于伸出来掐住了那人的喉咙。

“救命——”

“我就一个问题,”叶修手劲一松,“前几天有个人和你有过联络,见过面,把这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

“哪个……”那人拼命地咳嗽,“我知道我一定说,真的我一定说……”

“好,”叶修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欣赏你的觉悟。这个人,见过吗?”

那人眯着眼睛凑过去看,看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

“他没有联系方式啊……”

“怎么能让他出现?”

那人无语了:“他是个送外卖的啊!”

这回轮到叶修无语了。

“听见了么?是个送外卖的。”叶修松开手,回头对苏沐秋说。

“那点个外卖不就得了。”苏沐秋磕完了瓜子,终于站起来了,他拍了拍手,“点个油焖虾吧。”

“让喻文州点吧。”叶修说,“你去多讹诈几个菜。”

“好嘞,正好我还饿着。”苏沐秋对此没有异议,“走吧。”

靠在墙壁惊魂不定的鱼店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大踏步走出了仓库,他想了好半天,终于骂出来一句。

“狗日的!脑子瓦特了啊!”

 

喻文州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准备第二天出门的装备。

“有黄少天的消息,”叶修说,“一口价,两张月卡,买不买?”

苏沐秋正在一个人艰难刷boss,头也不回地喊:“哎哎哎,再要两瓶啤酒和一包瓜子!”

“再加一条芙蓉王。”叶修说。

苏沐秋想了想:“给沐沐买根口红。”

“给邱非买个书包。”

“方锐喜欢吃抹茶冰淇淋。”

“小莫凡的机器人模型昨天摔坏了。”

……

喻文州握着手机,语气里有些低沉:“别逗我了,我明天一早就要走,现在赶着收东西。”

“没骗你。”叶修语气严肃了起来,“找了两年了,怎么,突然有重大突破,还不信了?”

苏沐秋在一边插话:“因为这就是‘狼来了’的故事啊!”

喻文州笑了一下:“好吧,你说。”

“前几天得到的消息,他有在附近出现,去一家花鸟鱼市场买了金鱼,”叶修转着手边的圆珠笔,“前几天本来是上面要盯一个间谍,安插了不少人,没想到间谍没盯上,倒是发现了他。”

联盟开始和国际组织合作以后,逐渐有洗白的趋势——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他们在为各国政府卖命,明天就有可能会被借刀杀人,很多人都有意无意地减少了任务量,反正现在他们也不缺钱。这个行当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每个人都要为未来考虑,叶修也是这样,这已经是他接的最后一个任务,也是最后帮助喻文州的机会。

黄少天离开了红塔后不知所踪,无论作何想象,以他的情况都很难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有极大的可能他仍然在为别人效命当杀手。喻文州这几年任务量不减,甚至不停地到处走到处去接触各方势力,很大原因也是坚信这样可以找到人。

只是黄少天似乎隐藏得要更深一些,这么久了还是音信全无。

“主要还是归功于神笔马良啊。”叶修笑道,“画得像照片一样。”

 

黄少天拆了一包鱼食,在鱼缸里撒了一把。

鱼食撒进去,金鱼立刻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争抢,黄少天托腮看着,觉得心情很好。喂完了鱼他穿上外套,带上头盔,出门送外卖去了。

附近是居民区,叫外卖的人比起写字楼和大学校园要少很多,所以也比较清闲,对他来说,既能掩盖身份,又能不受限制地四处活动,给行动找借口,其实是个不错的活计。

但是他内心里还是觉得这个活计……太一言难尽了点。

任务很简单,仇家要杀的人是当年背叛他利用他的朋友,十几年了,念念不忘。黄少天接了,觉得没什么难度。他现在打一枪换个地方,甚至连名字都要换,海洋生物的名字被他换了个遍,虽然赚的钱少,但是很难被发现。

他现在叫秋刀鱼。

任务过程很简单,也很机械重复,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个笑容阳光灿烂很爱讲话的外卖小哥抱有好感,他提出想喝杯水,多半都不会遭到拒绝。

杀人的时候黄少天会尽可能地一刀毙命,不让死者有什么痛苦。把尸体放好后他会收拾好现场,把外卖放在桌上,然后掏出死者的手机给自己点个赞。

“外卖及时,分量足,送的鱼汤很好喝!外卖小哥很帅!下次还点你家。”

五星好评get。



TBC

评论(60)

热度(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