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喻文州日记(END)

蜚蜚的番外,祝大家圣诞快乐~!



喻文州日记

 

经过长久的思考和斟酌,黄少天最终把自己的兴趣爱好定位在了“鱼”身上。虽然毫无新意、意料之中,但是喻文州和李轩还是一起鼓掌,为黄少天的选择感到由衷的高兴。

喻文州保持着微笑:“我们可以开一家店专门卖金鱼,你觉得怎么样?”

“不,”黄少天摇头,“其实……咳咳,我想……那个……”

“你直说就好了啊。”喻文州说。

“对,建议你直说,反正喻文州也打不过你。”李轩一边嗑瓜子一边插嘴。

喻文州:“嗯,对。”

虽然喻文州肯定了李轩这句话,但是李轩着实很慌,他抓了把瓜子坐在了黄少天身后,以防万一。

黄少天手里摆弄着魔方,咔哒咔哒扭来扭去:“我想开一家餐厅。”

“好主意。”李轩第一个附和,“以后我就每天来吃饭,谢谢款待啊。刚才你们说开店卖金鱼,我还有点慌张,因为这样就没什么可蹭的了——金鱼又不好吃。”

黄少天回头看看李轩:“知道你很无耻,但是没想到你无耻得这么直白!”

“我一直都很直白的,从来不会掖着藏着!”李轩大言不惭,“黄少想开什么样的餐厅?以鱼为主题的吗?很期待!”

黄少天放下魔方,卷了卷袖子沉声道:“实不相瞒,我这两年练了一个技能。”

喻文州脸色发白。

“那就是——”黄少天做了个挥刀的姿势,“杀鱼!”

李轩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喻文州站起来,转身出门,语气很平静:“再见,祝你们生意兴隆。”

 

XXXX年3月12日,阴

今天对未来做了一次失败的规划,少天兴致很高。

晚饭前我出门买东西,少天在家里和智能扫地机器人打了一架。回家开门时机器人夺门而出要离家出走,不知道这几个小时里它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据形容,战争的起因是扫地机器人去开他的房门扫地,黄少天小同学有理有据,质问机器人为什么不敲门,这样很不礼貌。

这我也回答不了,看来少天对高科技的东西接受度还是比较低,昨天终于教会他怎么用智能电饭煲了。

其实开餐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喻家私房菜开业的时候,大家都来捧场。

黄老板很抠门,整个餐厅就一个厨师和一个跑堂,除此之外就没有别人了。喻文州当厨师,黄老板兼任洗菜工、洗碗工、改刀工、服务生、收银员,大家呼啦啦进来之后餐厅就暂时关门了——再多来一个人都招待不过来。

“文州做菜很好吃的,这一点,大家要无条件地相信他。”看着面色凝重的大家,叶修宽慰道。

大家放下心来,气氛也轻松融洽了很多。

“但是他这个人心比较脏,”叶修点了根烟,“大家都来吃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情绪平稳地做菜,大家身上有什么银质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了,以防不测。”

所有人面色铁青:“……”

“我去帮忙。”实在看不下去的邱非站起来。

“我也要去。”苏沐秋也站起来,“我饿了,要去看看后厨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带我一个!”李轩也站起来。

于是只剩下叶修和方锐猥琐地坐在位子上不起来。

“你也太懒了。”叶修说。

“彼此彼此。”方锐回敬道。

后厨里井井有条,黄少天刀工着实不错,所有人只觉得眼花缭乱一阵头晕,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就被收拾干净丢在盆里了,手速快到惊人。

“你们看什么看啊,都回去回去!”人一多,黄少天有点紧张了,连忙招呼大家回去。

“看看嘛,看看又不会掉块肉!”苏沐秋是来觅食的,一边说着一边摸了两块点心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着,“唔,文州做东西真的很好吃啊!”

在苏沐秋说话的这段时间,黄少天又解决了一条鱼,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胆战心惊。

“事到如今,我必须问一个问题,”李轩看着黄少天,痛心疾首,“你是不是和喻文州有仇?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黄少天阴森森地举起刀:“我对任何生物都这么熟练的……你要不要试试?”

话音未落,众人作鸟兽散。

厨房里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

“我以前都觉得鱼特别难吃呢……”黄少天说,“还有刺,真的不好吃。”

“很好吃的。”喻文州认真地看着锅里,轻声说道。

“是很好吃的!”黄少天说,“简直不想给他们吃了。算了,要不别开餐厅了。”

为餐厅选址/命名/采购/装修等等闲杂事宜辛苦奔波了三个月的喻文州幽幽回头:“少天,你过来,我觉得你比较好吃……”

“救命啊杀人啦——”

客座上,所有人闭目养神,假装听不到。

“这个躁动的季节啊。”

 

XXXX年6月19日,晴

餐厅正式营业了,由于第一天来的都是亲友,连吃带拿还不给钱,最终亏损两千元,少天抱着账本郁闷了一晚上。

没想到他对钱还是看得很重,非常生气地嚷嚷着要去他们那里把这些钱吃回来,我还没理他,他自己就反悔了,觉得外面的饭菜很难吃。

要不要告诉黄老板昨天他打碎的花瓶价格大约是今日亏损营业额的一百倍?算了,还是不要说了,黄老板已经赔给我一百块钱,让我去市场上买个好的。

真是仗义的黄老板。

 

一家餐厅只有两个人终究是不现实的,后来格外抠门的黄少天终于想要招人了。

他的招聘要求比较神奇,要求每个人必须养金鱼,没有金鱼的排队领取,每人三只,养死就开除。面试题目是陈述对鱼的看法,对老板的看法,对主厨喻先生的看法,所有赞美喻先生长得帅的都被刷掉了。

“这个世界上不怀好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黄少天说,“有必要防患于未然。”

喻文州:“……后厨你不准备让人进来吗?”

黄少天招了一堆服务生和收银员,后厨还是空荡荡的,靠喻文州一个人支撑,他已经成功地从杀手转型为厨师了。

“我不想。”黄少天说,“我觉得每个来面试的人,看你的眼神都怪怪的,我很不爽。”

黄少天吃醋起来那是不讲理,非常直白,绝不会掖着藏着扭扭捏捏靠人去猜,他都写在脸上。连苏沐秋养的加菲猫喜欢粘着喻文州,都被黄少天瞪了好多次了。人一旦神经兮兮的,世间万物都是别有用心。

喻文州:“……”

“后厨要是真的缺人……”黄少天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我有个好办法。”

喻文州挑眉:“你说来看看?”

第二天,黄少天从外面领回来一个小孩儿。小孩儿年纪不大,身上脏兮兮的,看起来像是流浪了一段日子,但是性格很好,嘴甜有活力,看起来很有阳光灿烂的样子。

喻文州的冷笑话再次上线:“少天,这是你在外面的私生子吗?”

这么具有伦理气息的词汇黄少天还没有完全掌握,愣了半天也没明白。喻文州的冷笑话没有市场,很郁闷。

小孩儿叫卢瀚文,有名有姓,脑子也不笨,看着也很健康的样子,喻文州本来想把他送回去,但是一提这个小孩儿就哭个不停,声音洪亮得简直要掀翻屋顶。

“孤儿院跑出来的……”黄少天动了动嘴唇,用口型和喻文州交流。

喻文州会意,他拍了拍卢瀚文的头:“没事没事,我开玩笑的。来,先洗个澡吧……”

家里没有小孩子能穿的衣服,黄少天大半夜的跑去敲叶修的家门,在衣柜里翻了翻邱非穿过的衣服,扫荡一空。

卢瀚文大约是有些营养不良,邱非的衣服他穿上还是很大,拖在地上仿佛一个行走的扫地机器人。

小孩子爱哭,哭完了累了就睡着了,喻文州给盖好被子,出来到客厅一看,黄少天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薯片一边看电视。

黄少天越来越像一个标准的年轻人了,离家出走、爱打游戏、爱吃垃圾食品,一样不落。当然,喻文州是很高兴的。他走过去,也从黄少天的薯片袋子里拿了两片。

“在看什么?”喻文州坐下。

“看电视啊……”黄少天说,“一档我喜欢的节目,生财有道。文州,要不我们改行养猪吧?看起来很赚钱啊!”

喻文州:“……别看了,睡觉。”

一直到睡觉喻文州也没有提卢瀚文以后怎么办的事情,黄少天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怎么和喻文州开口,直到他磨磨蹭蹭爬上床关了灯,才开口说起这件事。

“你会不高兴吗?”

“什么?”喻文州捏了捏他的鼻子,“你是来忏悔的么?今天吃了几袋薯片?”

“唔……不是这个。”黄少天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我说卢瀚文的事情。”

“哦……”喻文州拉长声音,“瀚文怎么了?”

“我是也是这几天才看到他的,他老在我们餐厅后厨门口那里捡东西,”屋子里一片漆黑,黄少天的声音显得很迷茫,“我想不起我小时候什么样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这样。”

黄少天感觉到喻文州侧过身子,手臂搭过来搂住他。

“不会这么爱哭吧?”喻文州声音很轻,“好像也不会这么矮。”

“我那时候当然不会哭了,”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哭有用的时候才哭,没用的时候当然不哭了。”

“那你现在哭一个吧,”喻文州说,“哭了我就同意了,不然我不会同意小瀚文留下来的。”

黄少天:“……我从来都不哭的!”

“咦,是吗?”喻文州笑着道,“昨天晚上就是在这张床上吧?有人哭唧唧的……”

“闭嘴!”黄少天猛地坐起来,转过身来扑到喻文州身上,一把捂住他的嘴。

“好好好不说了,”喻文州连忙求饶,“睡觉吧,不然等下你又睡不着了。”

黄少天一直睡眠不太好,大约做杀手时杀手听觉太敏锐,夜里有一点响动都会醒过来。

“耳塞呢?”喻文州在枕边摸。

“不戴了,”黄少天翻了个身,把头埋在喻文州怀里,“你不要呼吸,就没有声音了。”

喻文州:“……”

大约过了一分钟,黄少天睁开眼睛,焦急地摇了摇喻文州:“喂!你不要真的不呼吸啊!等下就憋死了!”

喻文州还是不出声。

“还装!喻文州,你幼稚死了!”

 

XXXX年7月21日,晴

仗义的黄老板给家里带回来一个很可爱的小黄老板。卢瀚文让我想起小时候的黄少天,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可以讨人喜欢,大约是会的吧。

一开始少天是想让瀚文跟着我在后厨做菜,但是没两天他就后悔了,要把卢瀚文送到学校里去。我问他现在对叶修把邱非送到学校去是什么看法,他不回答了,再问就要打人。

少天很喜欢帮助别人,大概是打心底里不想有人像曾经的他一样孤立无援。

但是他仍然很抠门。我还在探索让他变得慷慨大方的办法,目前还没有找到。

以及,做了一个月的菜,我已经不想做菜了。

 

新店开张半年后,店里终于有了五个厨师,还有了不少的工作人员。黄少天觉得这像是一个经营类游戏,所以对于每天的忙碌不觉得累,反而会很兴奋。

喻文州终于不用做菜了,他已经快要做出心理阴影了。黄少天放过他的时候还很依依不舍,毕竟喻文州是一个免费劳动力,不用付工资!

现在的状态就是黄老板每天努力工作,养活无所事事的无业游民喻文州。

“我现在也没有事情做,不如我们去旅游吧。”喻文州在家把一书柜的书都重新翻了一遍后终于觉得无聊了,向忙碌的黄老板提出建议。

“不去。”黄少天立刻拒绝,“现在很忙的,明天的鱼我还没去市场订呢。”

“瀚文就先和小邱非住一段时间吧。”喻文州自顾自地说,“你想去哪里?我很想去北欧。”

“没时间,我要在圣诞节推出一道新的菜品,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极光。滑雪也很有趣的。”

“卢瀚文昨天的作业你签字了吗?”

“餐厅可以先交给李轩打理。”

“把可乐给我一下。”

“你今天喂鱼了么?”

两个人自说自话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没有喂鱼。

黄少天光着脚跑过去看,果然,鱼缸里的小鱼一个个游得都慢了,大概是饿了很久了,黄少天把鱼食撒下去,立刻争着抢着来吃。

“你这样虐待鱼,会被动物保护协会抓起来的。”喻文州把手搭在他肩上。

“真的吗?”动物保护协会……听起来就很高级的样子,黄少天将信将疑地问道。

“真的。”喻文州一脸认真地说。

黄少天突然想起自己做的那个荒诞的梦,他养死太多金鱼了,鱼神都来找他算账了……

“那怎么办?”黄少天很紧张。

“你不能虐待我了,补偿一下吧,出去旅游。”喻文州从背后抱住他,“本来就计划是要带你到处走走的,没想到你迷上了开餐厅……”

“我不放心餐厅,也不放心瀚文。”

“餐厅先关了吧,”喻文州倒是很洒脱,“至于瀚文,不如丢到叶修家去吧。”

黄少天:“……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XXXX年12月31日,晴

明天就是元旦了,我们现在在北欧的一个小山村里,信号很差,瀚文一定在给我们打电话,可是根本接不到。

少天在院子里堆雪人,他对雪的执着让我很惊讶,如果我不喊他,他可以一整天都在外面玩雪,耳朵冻得通红还乐此不疲。

他堆了八个雪人……整个院子地上都没有雪了,隔壁院子也没有了。

早上教他一个玩法,在雪地里扑出个人形坑来,他扑的时候太实在了,撞了鼻子,一整天都嘟囔着不要理我,但是去参加镇上的篝火晚会还是给我带了一块肉回来,味道还不错。

真不知道语言完全不通的情况下他是怎么买到烟花的……现在整个院子像是要着火了一样,黄老板这时候怎么会这么大方了?

大约是因为我说这次旅行的钱我来付。

零点快要到了,说给我和少天,新年快乐。

 

Fin.


评论(54)

热度(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