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微澜(7)

持续垃圾伦理剧套路,朋友们,吴羽策能怎么办,猫也很绝望啊



7.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身边,无论怎样都觉得不对劲。

喻文州似乎很忙的样子,从上车开始就在讲电话,说的还是英语,很多单词黄少天也不太听得懂——要是换成英语听力里面Jack和Tom字正腔圆地讨论天气他大概就能听懂了。

真无聊啊,黄少天想着,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他刚刚登录上开了个副本,喻文突然凑过来,距离挨得极近,吓得黄少天差点把手机从窗子丢出去。

“干、干嘛?”黄少天吓得都结巴起来了。

“系上安全带。”喻文州直起腰来,咔哒一下把安全带帮黄少天系好,“注意安全,黄总。”

黄总你妹!黄少天开始对这个称呼有意见了,说实话,别人说也就算了,这两个字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就是带着浓浓的违和感。

对,就是违和感。黄少天突然觉得灵光一现,找到了一个很传神的词语来形容现在他和喻文州的关系——反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黄少天就想不到了。

黄少天出现在公司,毫无疑问给公司的吃瓜群众带来了新的八卦谈资。喻文州空降过来带来的八卦热潮不仅没有退去,反而更加沸腾起来——黄小少爷终于争气了!豪门恩怨!势均力敌!你死我活!私生子与继子的财产、权力之争终于引爆年末大戏!亲情与利益究竟孰轻孰重?两兄弟谁能成为人生赢家?敬请期待CCTV8电视剧频道开年伦理情感大戏《兄弟的诱惑》!

“我怎么觉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黄少天虽然性格上大大咧咧的,但是从小就非常善于察言观色,他几乎是一走进公司就能感受到怪异的眼神,如芒刺在背,刺得他浑身不自在。

“不要在意这些。”喻文州单手搭在他肩上,“做好自己的事情。”

黄少天并没有得到安慰,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喻文州的办公室的半开放式的,全透明的落地玻璃,门总是敞开着,黄少天搬了把椅子坐在桌子的另一端,和喻文州遥遥相望——整整一上午喻文州就没有停下来过。签不完的字、看不完的材料、开不完的电话会议,而且自始至终没几个英文单词是黄少天听得懂的,他坐在椅子上打游戏打到手机发热才等到午休时间,结果喻文州连吃饭的空都没有,转头又要去处理事情。

“你去吃饭吧,”喻文州终于抬头,“肖时钦在隔壁,你可以和他一起吃饭。”

“那你呢?”黄少天站起来活动手脚,装作不经意地问。

“少天,让助理帮我叫个外卖。”喻文州手上飞快地打字,“她坐在靠近门外那里。”

黄少天按照喻文州说的方向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如果黄少天没看错,正是那天他半夜去接喻文州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她正托着腮透过玻璃窗看着喻文州,显然很入神的样子。

“你自己去喊吧,我才不管你。”黄少天拉开门就走,动作干脆利落,“我要去吃饭了!”

喻文州动作停顿一下,隐约觉得黄少天反应有些不对,但他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个,于是就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肖时钦觉得和黄少天吃饭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让他忍不住念叨起同事郑轩的口头禅“压力山大”了。

黄少天选了一间差不多方圆几公里最贵的餐厅,在商业街这样的繁华地段,午餐时间人烟稀少门可罗雀,肖时钦走进来,四个服务员如同古董店老板见到菜鸟进店一样,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贵是有贵的道理,服务非常周到,菜也很好吃,肖时钦觉得挺满意的,毕竟黄少天付钱,再不济还可以找喻文州报销,以后陪太子吃饭这种事情可以多做做,陪太子读书还是算了吧。

“太子”同志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看出肖时钦的想法,快要吃完的时候,终于打破沉默问了一个问题。

“喻文州的助理……”黄少天咬着叉子,“是怎么招聘的?”

肖时钦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要求也不是太高,名校毕业,形象要好,口语流利,会点法语就更好了……”

黄少天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挥手制止了肖时钦:“别说了,我头疼。”

“怎么了?”

“没怎么。”黄少天把菜单又重新放在肖时钦面前,“你再看看。”

“已经吃完了,不要再点了吧?”

“还有个人没吃。”黄少天靠在椅子上,仿佛很不在意似的,“是你点的啊,跟我可没关系。”

有个人没吃,那当然就是喻文州了,肖时钦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两个人了,于是他放弃评价,专心点菜。

外卖上的很快,包装盒也很精致,但是谁送过去又成了个问题。

“等下我要出去。”黄少天坐了一会儿,“我就不回去了。”

肖时钦想了想:“我也要先出去办事,下午才回公司。”

两个人四目相对,黄少天率先提议:“让餐厅送。”

肖时钦无奈:“刚刚人家不是说了不外送?”

黄少天咬牙切齿:“那叫个快递来。”

肖时钦:“……”

“他怎么这么烦。”黄少天“腾”地站起来,提着外卖包装向外走,“烦死了!”

无缘无故就被形容为“烦死人”的喻文州在办公室打了个喷嚏,他接过女助理的便当,礼貌地道谢,然后一边看文件一边开始吃午饭。

而黄少天此时走在回公司的路上,身边人来人往,车水马龙,G市仿佛没有冬天,城市上空,永远艳阳高照,他本来板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走到公司楼下的时候却莫名地觉得高兴起来,但是他不想把这样的情绪展现出来,又重新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大踏步走进公司。

其实他觉得自己都听得到,每一个角落里的窃窃私语,她们在八卦些什么,揣测些什么,这一切都显而易见,一览无余,但是他又不想去为这些事情费脑筋,于是就只能装作听不见了。

喻文州不在座位上,女助理笑容甜甜的,告诉他喻文州已经吃过午饭了,现在在会议室里开会,接下来她又用甜甜的声音告诉黄少天,公司有单独的茶水间提供给他,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打游戏。

“谢谢,不用了。”黄少天他看了看会议室的方向,语气冷淡,“我要先回去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仿佛一个世纪没来过张佳乐这里了,事实上才隔了几天而已,张佳乐还嫌他来得太频繁。

“怎么了,”张佳乐也不管是什么季节,给黄少天倒了杯冰可乐,“老兄,让人煮了?”

这个梗也太过老土了,土到黄少天忍不住笑喷。

“笑什么啊,”张佳乐觉得很奇怪,“你刚刚进屋的时候还看上去很丧的样子。”

“没什么。”黄少天靠在张佳乐家的粉色单人沙发上,抬头望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回答。

黄少天觉得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很想对张佳乐说点什么,最后却欲言又止,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或许是他第一次很真实地认识到他和喻文州之间的差距,并不只是在父母眼里优等生和差等生的区别,还有更大的、难以用成绩去衡量的差距,直接影响到了他对自己的认知。

这样的差距是黄少天的自尊心所不能够容忍的。

“怎么样,你最近不是在对抗你哥么?”张佳乐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有没有什么成果?”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开始反思自己——怎么回事啊,一开始明明不是这样的!一开始的剧本明明是他很讨厌喻文州,要争取把喻文州赶出家里,重新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他娘的哥哥!

但是现在情形好像急转直下,剧本彻底偏离原有方向,向一个难以描述的目标前进了。

“你怎么表情这么迷?”张佳乐的思路天马行空,“你是不是暗恋谁了?”

黄少天惊地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反应这么大,肯定是了。”张佳乐一副神棍的表情,“那个大美人,吴羽策?”

黄少天感觉一阵眩晕,张佳乐的思维果然不是凡夫俗子能够揣测的。

“喜欢就要努力追求。”张佳乐一本正经地给黄少天指路,“要相信自己,如果觉得自己还不够格,就努力!提升自我!……当然,这都是意林和读者上看的,我随便说说。”

黄少天:“……”

张佳乐继续说:“吴羽策,名字也好听,真的挺不错的。”

黄少天快要抓狂了:“你够了!”

 

黄少天回到家的时候,喻文州还没有下班,家里静悄悄的,只有吴羽策一个人在客厅翻画册。

一看到吴羽策,黄少天就想到了张佳乐天外飞仙一样的猜测,搞得黄少天十分头大。诚然他是喜欢男性的,但是肯定不是吴羽策,两个人脾气一看就不对盘,非要在这间屋子里选一个男性,他宁愿喜欢挂在墙上的毕加索。

或者吴羽策那堆猫里的公猫也行。

储藏室建在靠近车库的方向,从储藏室的窗子可以看到车库的大门,这里本来是一件客房,但是由于阳光不好,所以就干脆用来放杂物。房间很久没人收拾了,一屋子的霉味,黄少天很受不了,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开窗通风。

然后他蹲在地上,开始在乱七八糟的杂物里找自己的教材和笔记。

复读是一件非常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黄少天一边找东西,一边内心在斗争,他想到一半,张佳乐的电话突然打过来,问他下周演出的事情。

最近喻文州一来,黄少天早就把摇滚乐队的事情抛在九霄云外,一问起来,他还有点恍惚。

“你怎么了,一回家就恍恍惚惚的,”张佳乐非常自信地猜测,“是不是吴羽策在家里?”

你这不是废话,他是管家,不在家难道在猫的星球吗?

空气中到处都是灰尘,黄少天不想说话,只好在心里吐槽。

“你果然暗恋他!”张佳乐肯定地说。

黄少天真的要抓狂了,只好自暴自弃地回答:“对!我就是喜欢吴羽策!”

张佳乐似乎很激动:“……我太机智了!我就说是吧!”

但是黄少天并不能理解张佳乐这种激动,他无奈地肩膀夹着电话:“行行好放过我吧,我还要继续找东西……”

他猛一抬头,突然看到喻文州的背影,显然是刚刚路过窗前,在走向正门的方向。

黄少天突然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刚刚他从车库里走出来……都听到了?


TBC


评论(104)

热度(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