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Secret (END)

与共番外之N(记不清第多少个)


Secret

 

接到喻文州电话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剧组试装,由于这部戏只是客串,所以行程表里留给试装的时间不多,他简直像个陀螺一样被服装组的老师们搓来搓去,摩擦得快要起火花。

“什么事啊,”黄少天在更衣室里冲外面喊,声音有气无力的,“无关紧要的电话就挂了吧,我在换衣服!”

“某人。”方锐站在门口,神秘兮兮地说,“接不接?”

剧组人多口杂,方锐每次都要用个代号来称呼喻文州。一开始他总是说“某人某人”,黄少天就认为“某人”就是喻文州,有一次方锐把电话递过来也说是某人,黄少天兴高采烈地接起来,结果对面是个推销电话,张口就问:“先生,地铁沿线商铺要伐?”

要你妹啊!从此方锐失去了信用。

“方锐,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黄少天勉强探出个头来,身上围着条毯子,头发乱蓬蓬的,看起来像个路边的乞讨者。他已经几天没睡好了,现在黑眼圈重得像个熊猫一样。

“什么时候骗过你?”方锐一本正经,“我从来不骗人的。乖啊,试了妆没问题就可以回去睡觉了。”

黄少天将信将疑地伸出手:“给我吧。”

更衣室是临时搭的,四处漏风,黄少天身上披着毯子哆哆嗦嗦地接起电话,心里倒是挺高兴的,这段时间他和喻文州一直没机会见面,因为时差的缘故连电话都很少打。

黄少天:“喂?”

对面:“保险买么?”

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眉毛拧成麻花,怎么看这个号码都是喻文州的。难不成这家伙手机掉了?被偷了?不会吧,这么粗心……再说他不是在国外吗?

黄少天迟疑地又“喂”了一句,他还没来得及问下一句,那边忽然传来熟悉的轻笑声。

我靠!竟然敢耍我!黄少天彻底失控了。

“喻文州!你闲得发疯了吧!”

方锐连轴转了两天,也困得发懵,搬了个小马扎坐在更衣室外偷偷打瞌睡,突然听闻自己艺人一声大喊,喊的还是“绯闻男友”的名字,方圆百里的八卦群众都惊喜回头,那探寻的目光如同伦琴射线一样烤得方锐瑟瑟发抖。

“怎么了啊?”方锐拼命扒开门缝,探进头去,黄少天正像一个陀螺一样满地转圈,虽然没有开免提,但是向来耳聪目明的方锐还是能听见喻文州在那边安抚被自己一句话撩炸毛的黄少天。

方锐:“……”

隔壁剧组在拍个家庭伦理剧,方锐这几天耳濡目染被强行洗脑,不由得说话也受到了影响。他撑着门口:“我说,差不多行了吧,一会儿十里八村都知道您给您绯闻男友打电话呢。”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这里隔音很差,挂了电话一脸无语地把手机丢过来:“不怪我!有人吃错药了,发疯呢!”

方锐越演越来劲:“我看发疯的是您吧!别说十里八村都听到了,您再高喊两句,月球上都听到了,全宇宙都知道您和您绯闻男友的调情手段了!”

黄少天也酸溜溜的:“您今天怎么这么阴阳怪气,因为您男朋友没在身边是么?”

新升级成为卢瀚文经纪人的郑轩路过:“……”

虽然郑轩很不想参与这种对话,但是他不得不打断这两个人:“您俩可以小声点的,这里人很多的……而且还有未成年。”

还没有换下戏服的卢瀚文穿着一身劲装手里拿着剑瞎比划:“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成年了!”

客串的电视剧也是蓝雨开的,不然黄少天也根本不会来。主角由卢瀚文饰演,黄少天在其中饰演卢瀚文的师傅,是一个闲云野鹤捉摸不透的江湖人士。这个角色出场不多,但是每一场戏戏份都很吃重,且对剧情的影响比较大,就算是抢时间集中拍摄,也要拍上一周。

黄少天看到活蹦乱跳的卢瀚文,忍不住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又想到媒体形容卢瀚文用的都是“蓝雨小鲜肉”这种形容词,更是感觉五内郁结——明明他刚出道的时候也是叫“小鲜肉”的!怎么这么快就易主了!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徒儿哪里跑?”黄少天披着衣服冲卢瀚文喊,一边喊还一边搓手,“来让师傅瞧瞧!”

卢瀚文每次落到黄少天手里一定会被黄少天好一顿揉搓,他长了一双超可爱的招风耳,是黄少天的主要揉搓对象。卢瀚文上下打量黄少天,觉得语气、神情、动作都很有问题,不由得觉得耳朵火辣辣地疼,脚底抹油就跑,临走还留给黄少天一句真情实感的暴击:

“我拍完啦,去吃饭啦!”

腹中空空的黄少天扭头看方锐:“……”

方锐能怎么办,方锐也很绝望啊!他两手一摊:“您还是先拍吧。”

拍定妆照的摄影师是新人,之前没拍过黄少天,于是沟通又费去了一些时间,试妆结束已经是深夜,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回到宾馆躺在床上,仿佛整个人都嵌在了柔软的被子里,怎么都出不来。

“吃饭不?我出去买点吃的。”方锐也躺在床上累得无法动弹,但是出于经纪人的良心,还是问了一句。

“吃,我想吃烧烤。”黄少天很高兴地回答,“烤茄子!”

方锐竟然没有反驳:“嗯好……等我……”

方锐对我太好了。黄少天美滋滋地想着,然后开始了乖巧的等待。

然而……十分钟后,身边传来了方锐均匀的呼吸声,毫无疑问,金牌经纪人方锐睡着了,什么茄子什么烧烤,早就抛向九霄云外。

“靠,你行不行啊?”黄少天无语了。

方锐当然不会回答:“呼……”

没有烧烤,没有跑腿的,又累又饿,黄少天感觉人生陷入绝境。他本想也像方锐一样睡着算了,但是奈何腹中空空,饿得他几乎要胃痉挛。在让人绝望的饥饿感中,当红小生黄少天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乔装打扮,出门去了。

拍摄基地不远处有夜市,这个是黄少天早就侦查好的。他瞄准了烧烤摊,笔直地冲过去,结果凑到近前一看,嚯,好家伙,竟然有这么多人排队!而且大部分一看就是助理!

想到这里他更心痛了,方锐呼呼大睡,说不定还做春梦梦到了林老师,而他的喻文州远隔千山万水,和他压根不在一个半球。

人太多,黄少天只好把自己捂得更严实一点,虽然他知道这样只会欲盖弥彰,但是总比被潜伏的狗仔拍到的好吧。不过他的美少女粉丝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根本就不会care什么捕风捉影的绯闻,她们只会生气一件事:黄少天还吃!又吃!怎么又吃啊!天啊真能吃!

谁能不吃呢!一听到这个黄少天就很生气了,你说不定吃得比我多得多!

排队买了夜宵后立刻原路返回,虽然已到深夜,影视基地还是灯火通明,黄少天不敢在外面逗留太久,做贼一般溜回到了房间。他老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他,鬼鬼祟祟的,这种强烈的不安感在他进酒店前终于爆发到顶点,他猛地转回身,看到了一个被灯光照得脸 煞白的女人站在他面前。

黄少天倒吸一口冷气,但是仍然假装淡定:“……你别过来啊。”

面前的女人突然笑了起来,把放在下巴处的手电筒关了:“吓到你了?嘿嘿。”

黄少天:“靠……苏沐橙你是不是也疯了!”

苏沐橙倒不在意这句话里“也”的意思,笑嘻嘻地冲黄少天做了个鬼脸。

黄少天松了口气,上下打量苏沐橙,忍不住伸出手:“你不准备补偿我一下?”

苏沐橙连忙把炸鸡袋子藏在背后:“嘿嘿,我可没什么可以补偿给你啊。”

黄少天嫌热,把帽子给摘了:“别藏了我都看到了……我说国民女神姐姐,你这么大半夜吃炸鸡真的好吗!见面也不分一半,一点都不够意思啊!”

和苏沐橙合作拍摄《忽梦少年时》的时候黄少天就见识到这位国民女神有多不忌口了,什么热量高的她都来者不拒,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娇滴滴地吃两口就很扫兴地不吃了。于是黄少天和她吃饭的时候也胃口大开,忍不住多吃了些,后果就是……拍摄了几个月下来胖了三斤,苏沐橙呢?每天也没少吃,更不怎么运动,出组的时候竟然还瘦了两斤,直接去海边穿小短裙拍新写真去了。

可见人比人气死人啊!

“你最近在哪个剧组?我怎么没听说呢?”苏沐橙背着手,瞪着大眼睛看黄少天。

“客串,一周就走了,”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语气哀怨,“可累死我了,摄制组拼命赶工。”

“时间这么紧啊,还想着请你来吃火锅呢……”苏沐橙舔了舔嘴唇,“你有时间么?”

苏沐橙的粉丝向来知道她是个肉食主义者,平日里剧组应援都是一箱一箱的零食搬进来,给她的礼物也净是些火锅底料之类的,在忽梦剧组就见过苏沐橙插上电磁炉自顾自涮火锅。

但是接下来每天大概有几十场戏等着过,黄少天想一想就眼前发黑。

“那就不怪我没有邀请你啦。”苏沐橙向四周看了看,“我们这边拍夜戏呢,我先走啦~”

苏沐橙溜走了,留下黄少天在原地暗自神伤。火锅啊!火锅啊那可是,难道不比烧烤和炸鸡更诱人么?

想到这里,你以为黄少天就对面前的烧烤没有兴趣了吗?不,并没有!也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黄少天胃口大开,在方锐醒来之前把所有烧烤都吃掉了,包装袋毁尸灭迹,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地上床睡觉了。

睡前他砸吧砸吧嘴,希望梦里能梦到火锅,还有喻文州。

 

喻文州收到黄少天消息的时候刚刚醒来,巴黎的阳光和国内并没有任何不同,甚至他觉得还不如国内的来得耀眼,他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一下就看到黄少天信息里长达三行的感叹号和多达几十个的表情。

喻文州笑了笑,从头到尾读了一遍,提取了一下有效信息,大意是因为档期紧张,不能过来参加EWIG的庆功会了。

“没关系。”喻文州打了三个字,点了发送,然后把手机放下,去洗漱了。

这三个字是喻文州常说的,但是黄少天看了非常不舒服。此刻他正和苏沐橙在剧组很隐秘的地方吃火锅——确实是火锅,只是简陋了一点,拼了个桌子就开始涮,但不影响火锅之所以为火锅的本质。

“不得了,情感危机了。”黄少天一边筷子在锅里乱戳一边嘴上念念有词,“竟然只回了我三个字哦!没关系!三个字!这怎么能没关系呢?!”

苏沐橙一言不发,盯着锅里的肉。

“这是要变心的前奏啊——啊——啊!”黄少天继续他的咏叹调,“没办法了,情况已经紧急到这种程度,真的是没有办法。”

苏沐橙继续无动于衷,盯着锅里的毛肚。

“就这么决定了,组织决定对你委以重任,郑重邀请你去我们那电视剧客串两天,”黄少天终于说出了真实用意,“我必须去解决一下这个惊天大危机,时不我待,到时候你拖住方锐,我直奔机场,去巴黎的机票是明天上午七点的,我不能迟到。”

苏沐橙终于缓缓抬头,面带微笑:“可以呀,但这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黄少天忍痛割爱,双手把最后一份肉奉上。

“成交!”苏沐橙接过肉,高兴地打了个响指。

 

照片是当天晚上爆出来的。不得不说现在狗仔爆绯闻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恨不得给你搞个现场直播。图有些糊,但是还能看清楚人,一张是两个人鬼鬼祟祟深夜抢炸鸡,一张是国民女神和国民男神两个人大大方方在吃火锅。吃火锅这张图不得了,两个人交头接耳的,时不时四目相对、相视一笑,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个笑是怎么回事,要么是用情极深你在我心中是最美,要么……就是约好了一起做坏事。

方锐看了新闻图片,非常坚定地认为是后者。

方锐回到卧室的时候黄少天衣服都没换,躺在床上以很诡异的姿势在查巴黎美食攻略,看到方锐进屋才若无其事地切换到阅读软件继续看《演员的自我修养》。他平时不爱看八卦版,所以目前还不知道自己又卷入了莫须有的绯闻之中。

“晚上好。”黄少天冲方锐打招呼。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方锐看着黄少天,感觉很无语。半夜出去见苏沐橙和溜出去和苏沐橙吃火锅这两件事他竟然都不知道,这不仅挑战了方锐作为一个经纪人的底线,更挑战了方锐作为吃货的底线。

“暂时没有。”黄少天正在打游戏,根本就没看新闻头条是怎么把他和苏沐橙说得甜甜蜜蜜天生一对的,当然没什么想法。

“你可以有点想法的。”方锐坐在床上,把黄少天的游戏挡住,把自己的手机递上去。果然,屏幕上他和苏沐橙交头接耳的画面冲击力很大,配图文字也非常地异想天开满口胡话,震得黄少天一哆嗦。

“……”黄少天尴尬地笑笑,“我还是没什么想法。”

方锐挽起袖子,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你真的没什么要交代的吗?”

黄少天冥思苦想后断然摇头:“没有。”

方锐把手机一丢:“你们吃火锅怎么不叫我!”

黄少天:“……”

方锐:“我喜欢牛油锅底,你们怎么还吃清汤锅啊?”

黄少天:“你滚吧!我没有你这样的经纪人!你到底干嘛,就这件事啊?”

方锐越听越不对劲:“还有别的事?”

黄少天拍拍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知道我明天要去巴黎的事情了。”

方锐:“……我刚刚还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

 

庆功发布会进行得很顺利,不少为EWIG走过秀的模特在,蓝雨艺术部和虚空工作室的人在,和喻文州交好的几个设计师也来捧场,现场轻松又热闹,只是喻文州兴致并不太高,虽然他表面上还保持着礼貌客套的微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

休息室里,李轩一脸凝重地看着喻文州:“同志,噩耗我都知道了。”

李轩的表情太搞笑了,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说呢,这是绯闻界的一小步,却是黄少绯闻史上的一大步,他终于和女生传绯闻了,我还是很惊讶的。”

“我也是蛮惊讶的。”喻文州翻开助理递给他的工作表,似乎在思考什么。

“这个事他真的很冤了,”李轩酸溜溜地说,“晾苏妹子也瞧不上他吧!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喻文州面带微笑,友善地说:“呵呵……”

李轩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呵呵,空调开得好冷,我都起鸡皮疙瘩了……我走了,再见!”

庆功宴相当于一个放松的party,喻文州也很愿意和大家分享一点他很少在众人面前表现过的东西,临近结尾的时候喻文州拿起吉他,弹唱了一首《Five hundred miles》。

李轩向来都是很无耻的,这时候几乎是趴在吴羽策肩头占便宜,吴羽策想甩开他又碍于人太多不好发作,只好冷着脸任由李轩像只壁虎一样贴着自己。吉他声响起,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跟着节奏摇晃身体,吴羽策感觉到李轩悄悄地把手伸过来握着他的手,掌心热乎乎的。

“别摸我……”吴羽策忍不住警告他。

“不行,”李轩保持着自己无耻者无畏的节奏,“在一起就要黏黏糊糊的,你看喻文州多惨啊……啊咧?”

李轩抬头望去,顺着喻文州的眼神一路看过去,突然在人群里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在合着拍子晃来晃去,嘴角带着熟悉的笑。

行啊这小子!咔嚓,李轩把这个笑拍下来,火速传给方锐。

方锐彻底自暴自弃不开工了,干脆和林敬言在家煮牛油火锅,收到李轩的照片后忍不住评头论足一番。

“你看看你看看,”方锐感觉自己非常敏锐,“笑成这样呢,一种就是对着喻文州的深情款款,一种就是对着苏沐橙的相约做坏事,哈哈哈哈……”

林敬言正在切菜,忍不住发问:“那你现在笑成这样是……”

方锐把手机一丢,扑过来一通乱摸:“林老师,我当然是……要做坏事了!”

林敬言失算了,手忙脚乱地抵抗:“危险危险,刀刀刀……别闹了方锐……”

 

休息室里,黄少天坐在宽大的座椅上,笑嘻嘻地看着喻文州。

只是这个笑里带着点心虚,不,不是一点心虚,可以说是非常心虚了。本来是预备来一个大型的surprise的,结果不仅搞出了异性绯闻,行李还在机场被误领了,赤手空拳身无分文来到巴黎,未来的日子只能靠喻文州施舍过活了,简直毫无人权。

“嘿嘿嘿……文州……”黄少天表情无辜,继续装傻。

“笑什么?”喻文州看着他,倒了杯水递过去,“怎么突然就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黄少天乖得不得了,双手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全喝了。

喻文州越看他装乖越觉得有趣,真是太新奇了:“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

他话尚未说完,黄少天装乖终于装不下去了。他猛地向前扑过来,把喻文州压在了靠门的另一把椅子上,混乱中喻文州感觉到他双手不老实地开始解衬衫扣子,这才不得不抓着他的手腕制止他。

喻文州低声道:“别闹。”

“冤死我了……没闹!”黄少天反倒喊起冤来,他跨坐在喻文州身上,姿势离奇地一脚把门给踹上,“我关门了。”

“然后呢?”喻文州忍着笑,还是很想逗他,“在这之前,你不觉得你有些事情没有对我交代吗?”

逗黄少天真的太有意思了,喻文州已经是重度上瘾患者。

……黄少天崩溃了。

“我交代什么啊我!”黄少天凶巴巴地扯着喻文州的领子,“好好好,这位警官,我老实交代,现在我有一个惊天大大大大秘密要说,你准备好洗耳恭听了吗?”

喻文州在他脸颊亲了一口:“准备好了。”

“我爱你。”

真是一个好大好大的秘密啊,我们都不知道呢。

 

主题:广而告之,目前蓝雨官博还没有澄清!最新一条是EWIG巴黎庆功宴组图!

0L:柯基都和苏沐橙闹出绯闻了,设计师怎么还在国外开party,还笑得那么开心,是不是爱到尽头,覆水难收了?

1L:爱悠悠恨悠悠?为何要到无法挽留,才想起喻文州的温柔?

2L:给我关怀为我解忧,为我平添许多愁,在巴黎无尽等候,独自泪流!独自忍受!

3L:不要唱了害我疯狂笑场……设计师不是在巴黎玩很high吗不要给他加苦情戏啊

4L:柯基在不在国内啊,根据过往经验,闹绯闻的时候他都不在的,记者能怎么办,记者也很绝望啊!

5L:这个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今天凌晨在机场出现了一下,然后走的VIP通道,不知道飞向何方,也许真的不在国内吧(淡定喝茶

6L:总不会在设计师的庆功宴上吧……(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7L:说不定啊,突然出现在设计师面前,大喊surprise!那真的是黄少甜了,非常甜的!我觉得他就是去巴黎了,不然不知道他能飞哪儿去

8L:那喻文州真的要唱“你这样一个男人,让我欢喜让我忧”了!

9L:你们蛮厉害啊,喻文州真的在庆功宴上弹唱了……但是并不是让我欢喜让我忧,是Five hundred miles

[图]

有模有样嘛设计师!而且这个白T恤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这是不是黄少天X虚空的公益衫啊?看不清胸口标志,但是我记得这个T恤袖口很特别的,是黄少天设计的

10L:这个T恤49一件,限购两件,我拿到手感觉材质很好啊,不止值49吧,后来看李轩的采访,他果然亏了!

定价的黄少天:计划通

11L:笑死,李轩还说,他比较擅长做这种T恤,很接地气,当时记者就说,因为你柜子里很多件这样的白色T恤吧?李轩:没有没有,黑的比较多。

12L:当然亏的啊,关注聋哑儿童的公益计划嘛,货款都捐了,黄少天自己也捐了几十万吧,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强迫身边的人每个人都要买,看来喻文州是买了的……想知道强迫过程!

13L:所以喻黄还是real的,我猜柯基就在party,大家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仔细看看人群中有没有猕猴桃

14L:别闹,他头发已经长出来了!你才猕猴桃,你全家猕猴桃!

15L:……你们还真是奶什么出什么啊,他真的在现场

[视频]

16L:我靠真的甜到晕迷了,设计师在中间,他在人群中打着拍子跟着唱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这歌词本意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被他们俩搞得这么甜蜜!

17L:据线报,设计师并不知道柯基来了,那这首歌更……设计师以为他没来,选了一首Five hundred miles十分有情可原,结果那个远隔千里的人其实就在人群中抖尾巴

18L:我真的暴风哭泣,黄少天你太甜了吧!

19L:什么five hundred miles啊!近在咫尺!快点四目相对!求你们公开!

20L:你们注意看黄少的表情,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的喉结,他的小动作,他的腰……可以说是让人非常浮想联翩了,平时看小说里写的“含情脉脉”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吧?

21L:腰也能看出来含情脉脉?厉害了

22L:我觉得是上面那位同学看到黄少天的腰自己含情脉脉了……

23L: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抱着这样又细又有韧性又有肌肉的腰蹭蹭

24L:喻文州微笑地看着你:你刚刚说什么?

25L:我觉得柯基可以说非常有个性了,国内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绯闻,他跟没事人似的,就是不知道记者会不会还去机场围追堵截啊,等不及看他怼人(激动搓手

26L:这次不会吧,这次明显莫须有,当人傻啊?

27L:……难道上次是真的才反应那么大?西斯空寂!

28L:那蓝雨怎么还不发声明澄清啊,我都等得花谢了

29L:笑死,看到有人发的方锐和苏沐橙经纪人的微信对话,两个人在那里商量对策

方锐:不好意思啊,我家艺人出国玩去了

经纪人:没事,沐橙在海边度假,一时半会不回来……也不准备回来

方锐:那怎么办,你们先发还是我们先发,黄少的意思是你们先发,女士优先

经纪人:也可以,但是稿子还没写好,公关还没到位

方锐:我稿子借你,我有现成的

我真的笑晕了,黄少你让人家先发什么意思!什么女士优先!

30L:苏沐橙毕竟是未婚女艺人嘛,男方先发没这回事,总有点不好,女方先发更好点吧

31L:我怀疑方锐的稿是上次的那版

32L:苏女神也是心大哈哈哈哈,谁说是炒作来着,这有什么可炒的啊!忽梦都下映一年多了!忽梦的时候不炒现在炒?这么爱吃冷饭?

33L:苏女神表示不屑一顾,继续愉快玩耍,讲真我觉得真的很搞笑了,阿妹胫骨了半天,一出闹剧,可见大家对于他们公布恋情的期待

34L:你们不要太期待,搞不好喻黄真的出柜,苏女神说她真爱楚云秀,到时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那就真的阿妹胫骨了

35L:那一天有什么不好吗,很和平,我很期待!啊!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评论(62)

热度(1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