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sleeping

一种每年冬眠两次,每次冬眠半年的神秘生物。
每年有两次固定的苏醒时间(*╹▽╹*)

【全职】[喻黄] 老情歌(END)

植树节快乐,大好日子请大家一起植树,让少天有砍不完的树

黄少天:谢谢了,我不想当吴刚

 


老情歌

 

 

1.

 

黄少天出门前,特意看了看黄历。

事实上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老黄历了,这一块宝贵的日历价值人民币一元,托李轩采购于某十八线城市小集市一家濒临倒闭的杂货店,李轩花了25块钱寄顺丰快递寄给黄少天,然后收取了一百五的天价跑腿费。

“你的腿是金子做的么?”黄少天觉得难以置信。

“你怎么知道?”李轩一脸惊恐,继而扬起头得意地说,“这惊天大秘密你都知道了,再加两百!”

“滚!”

不想起李轩,老黄历就是好黄历。这本天价老黄历告诉黄少天:今日宜纳采、嫁娶、祭祀、祈福、出行,忌开市、入宅、斋醮。

忌的那些黄少天连意思都不懂,不需要思考,他反复把宜的内容读了三遍,面露诡异微笑,贼兮兮地出门了。

太贼了,很久没见到黄少天这么贼了。郑轩睡眼惺忪地叹了口气,心想准没什么好事。上次见到黄少天这么贼还是他们上学的时候错过门禁,黄少天自告奋勇拿着校园卡和铁丝活生生把门撬开了,撬是撬开了,动静太大把宿管阿姨从美梦中惊喜,一通狮子吼后结果当然是被通报批评,还连累得郑轩手写了两万字的检讨。

两万字啊!郑轩想起来就觉得压力山大。

 

黄少天走在路上,感觉天空晴朗,阳光明媚,这就是传说中小学生作文最爱描写的天气吧,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占便宜似的深呼吸几次,仿佛可以通过自身净化器驱走吸过的雾霾。现在空气这么好的地方可太难找了,回到城市里总是感觉眼前烟雾缭绕,嗓子也总是痒痒的。

镇子很小,没有地铁,只能挤公交车,没有空调,票价一元,车上的人说着他听不懂的方言,好像每个人都有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总会不经意地扭头冲黄少天笑笑。黄少天当然也会回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容,他微微眯起眼睛,歪着头露出白白的牙齿,活像一个给牙膏品牌打广告的模特。

在公交车上再三和买菜归来的大妈确认了公交站,黄少天向着自己的目的地昂首挺胸的前进。来这座城市之前他一度紧张得手足无措,但是在这一刻他反而觉得很平静,根本没有所谓的心潮澎湃之感,他自己也忍不住纳闷,难道他真是临危不乱的镇静体质?那真是太厉害了。

下了公交车走了几百米,终于到了小纸条上写的游泳馆。黄少天仔仔细细端详这个招牌,念叨了三次喻文州的名字。

喻、文、州。

接着他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进去。

虽然是夏天,游泳馆却几乎没什么人。里面非常干净整洁,很符合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期待,不过他在前台东张西望地看了好久,根本没有看到喻文州的人。虽然喻文州已经有几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了,但是他的长相总不会在短短几年间就泯然众人吧?

黄少天忍不住想起他几年前第一次看到喻文州专辑封面时候的感受——大概就是寒冬腊月自己可怜兮兮如同卖火柴的小正太一样在路边乞讨突然间有人喊他去吃火锅泡温泉——那可真的救了一条命,暖得黄少天直哆嗦。封面上喻文州踩着椅子在狭小的出租屋戴着白手套换灯泡,回眸一笑,天塌地陷。

那张专辑陆陆续续卖了一千多张,成了喻文州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专辑。前段时间黄少天家门口的音像店清仓大甩卖,黄少天五块钱一张买白菜似的带回去了三十多张碟,买完了摆阵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思索,怎么还积压了这么多呢?搞不好喻文州当时发行了一万张,可赔大发了,穷得揭不开锅,于是后来就不唱了。

不然他实在想不出喻文州为什么就销声匿迹了,他可不像是知难而退的人,再者说他自己也应该知道自己风格小众,卖一张赚一张的钱,应该是不会因为没有大红大紫而心灰意冷的。

传言有很多,黄少天自己也小道打听过,但是这些传言多半都弥漫着强烈的不靠谱气息,不少都是从喻文州的性取向上做文章,让黄少天听了很不高兴。虽然黄少天是个24K纯直男,但是他是很尊重别人的,喻文州是直是弯都不影响他唱歌,干嘛要在意这个。

他只在意喻文州到底为什么不唱了,整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无缘无故消失。黄少天的追星生涯开始了两个月,以偶像失踪为结局,落下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帷幕。

只有两个月啊!才打了几天的榜连接机都没接成,就人间蒸发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藏到这深山老林来开游泳馆,也不知道能赚几个钱……”黄少天嘟囔着,继续四处查看,他买了票,那在手里抖来抖去,在前台小姐姐防备的眼神中施施然地走了进去。

为了让自己不显得突兀,黄少天还是换了泳衣下去游泳,但是他完全心不在焉,目光瞟来瞟去的,看起来好像一个变态。

没有发现目标。黄少天略有些失落地把头埋进水里。

黄少天游泳技能点亮得很早,小时候黄爸爸和黄妈妈都不爱哄小孩,就把他丢在院子里的游泳池里,让保姆看着,黄少天小时候简直是在水里长大的。他后来猜想自己被丢在游泳池的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距离他爸妈的卧室足够远,无论他怎么哭都不能打扰大人的兴致。

在水里吐了几个泡泡,黄少天抬起头来继续耐着性子寻找,他刚要游到更深的深水区去,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呛水了。

现在是学生放暑假的时候,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学游泳,黄少天看过去,果然是有个小男孩呛到了水,一着急还把救生圈给甩出去了,他刚想游过去救人,只见泳池的角落里有人飞快地游过来,干脆利落地赶在他前面把呛水的小男孩给捞了起来。

黄少天眼睛都直了,不,不光眼睛,连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干点坏事。

喻文州,那个赶过来的救生员就是喻文州。黄少天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可以咬牙切齿地说——就算喻文州化成灰他都认得!

真他妈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黄少天干脆往水里一钻,准备碰瓷。

碰瓷黄少天很熟练了,于是他假装自己不会游泳,在水里装傻狗刨+呛水,表演得非常形象,如果李轩看到此情此景,一定会极力推荐黄少天去当演员——还当什么导演啊,演员才是你的最终归处!

十秒钟,又大概十分钟,黄少天对时间已经没什么概念了,他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把他扶起来,塞给他一个救生圈。

还他妈是绿的。黄少天眯着眼查看后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不过看在这个人是喻文州的面子上,绿的就绿的吧。

有人从背后拍他的背,动作颇用力,黄少天被拉到岸边,装模作样地吐了两口水,然后就趁势得意洋洋地往那人身上一靠——碰瓷就要碰到底,半途而废算什么英雄好汉?

“没事吧?”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突然发现喻文州站在自己面前,头发湿漉漉的,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靠!那我身后是谁啊?黄少天来不及为偶像的关心而感到激动,他猛地回头,发现刚刚救自己上岸的根本就不是喻文州!而是另一个救生员!现在正憨憨地看着自己,露出让人惊恐的傻笑。

恶心死了恶心死了……黄少天连忙站起来,速度快如闪电,他可没有和男人亲密接触的爱好。

“还好吗?”喻文州又追问了一句。

“啊……没事没事……”黄少天本能地回答道。

“那就好,注意安全。”喻文州说着,转身欲走。

“啊不行不行……”黄少天突然一手抱着头,一手拉着喻文州手臂,“等下等下我觉得头好痛……有可能是……”

没听说谁溺水了头疼的,演技太差了。喻文州冷静地看着他:“你脑子进水了。”

黄少天:“……”

喻文州拿起水池边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头发,笑了一下:“我开玩笑的。”

哇,我偶像还会开玩笑,还和我开了个玩笑,我这趟真是怒赚一个亿。黄少天美滋滋地想。

 

黄少天披着大毛巾坐在狭窄的办公室里,看着喻文州把游泳馆用品收在柜子里,他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在他心里,喻文州应该是忧郁的、瘦削的模样,最好长出点胡茬,目光迷离,弹着吉他看向远方,身上有一股寂寞的、孤高的味道。

然而事实上,喻文州身材修长,看起来很健康,手臂肌肉线条显示他经常锻炼,熟练的动作显示他在这里做救生员和教练的工作已经很久了,他很和气地和小孩子们打招呼,一点也不寂寞,更不孤高。

黄少天感觉自己被骗了。

“你还有事吗?”喻文州终于忙完了,回头看了看黄少天。

“有……”黄少天心想可终于轮到我了,我可排了半天的队,“那个,可以换个地方说吗?”

“我等下要出去,恐怕不太方便。”喻文州套上一件T恤,“你可以直说,有能帮到你的地方,我会尽量帮忙。”

“真的吗?”黄少天眼前一亮,“那个,其实我是你的歌迷……”

喻文州动作都没有停顿,继续和气地笑笑:“哦,你好。”

“你好你好你好……”黄少天连说三个你好,终于有点见到偶像的激动样子了,“我还是个导演,有一部新片想请你做配乐,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可以先介绍一下的,我的电影……”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黄少天,在他长篇大论之前阻拦了他。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时间。”喻文州说。

黄少天张了张嘴:“啊?再考虑考虑吧,我很真诚的,虽然你已经退出乐坛了……”

“什么时候的事?”

这回轮到黄少天目瞪口呆了:“啊?”

喻文州笑着看他:“我什么时候退出乐坛了?”

黄少天:“……”

喻文州笑得很礼貌:“我只是在筹备第二张专辑,所以暂时没有时间接与新专辑无关的工作,非常抱歉。”

黄少天:“…………”

 

回来的路上,黄少天情绪非常矛盾。

靠,原来根本就没退出乐坛!但是至于一张专辑筹备四五年吗?生个哪吒都生出来了啊!怎么能怎么慢啊老天爷!黄少天无力地垂着头,夏风和煦,迎面吹过,吹得他十分惆怅,他真是没想到,喻文州拒绝得如此干脆利落,连他的介绍都不听……这个电影,灵感就是来自喻文州,如果不能找喻文州来做配乐,那他简直都不想拍了。

“想开一点,至少他没有退圈。”郑轩在宾馆吃着外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我想不开,我要跳河。”黄少天站在窗子前,十分忧郁地向外看。

“行。”郑轩点头。

黄少天:“……”

郑轩继续低头吃饭,仿佛他这个助理只是个外人,大导黄少天爱跳不跳。

黄少天怒了:“你怎么不拦我?”

郑轩擦了擦嘴角的油:“拦你有用么?你确定的事情,谁也改不了啊。比如说不要太纠结配乐的人选……但是我们不还是来了么?”

这话有理,好似夸我。黄少天情绪稳定了,拿起筷子扒拉扒拉外卖,脑子转得飞快。

“郑轩,我觉得他对我很抗拒。”黄少天突然道,“我感觉他和我有距离感,我们不是同类。”

郑轩心想,搞毛线,你们都是人类,怎么不是同类了?但是他没说,只是点点头。

“怎么才能和他成为同类呢……”黄少天咬着筷子,“我知道了!”

郑轩:“什么?”

黄少天放下筷子,掏出手机,拨通了李轩的号码。那边很快接起来,李轩的声音非常不要脸:“又要买老黄历?涨价了啊,跑腿费五百。”

“买你妹,不买了,有个事要你帮忙,你得过来一趟。”黄少天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李轩那边答应得也痛快:“你说,只要钱到位,上刀山下火海……”

“当我男朋友。”

李轩:“……”

郑轩:“……”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补充道:“假装的。”

李轩摸着胸口:“吓死我了。”

郑轩向后一瘫:“也吓死我了。”

“你过来一趟,装我男朋友,”黄少天信誓旦旦地说,“我务必要打破沟通障碍,把他搞到手。现在他根本不理我,我连介绍一下我的理念机会都没有,这不科学,非常不科学,我们务必消除这种不科学,让喻文州接受我。我得先说上话,李轩,你给我演一个音乐人。”

李轩虚惊一场:“行,直男同学,相信我,我是专业的。”

黄少天点头:“那你明天就来吧。”

李轩从不吃亏:“机票报销么?”

黄少天露出一个霸道总裁般的微笑:“都包了你了,必须报销。”

李轩:“那我坐头等舱。”

黄少天又露出一个富二代的笑容:“你坐火箭来都行。”

李轩忍不住又问:“你确定这招行吗?要是不行怎么办?”

黄少天露出一个黑暗势力的笑容:“那我就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2.

 

从李轩出现在黄少天面前的第一秒开始,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这种不自在的感觉是非常强烈且无法忽视的,严重到李轩只要出现在他身边十米之内,黄少天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张开来,激烈地表达着抗议。

“恐同即深柜,嘿嘿嘿嘿嘿。”李轩语重心长地说。

黄少天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滚!死基佬!不要靠近我!”

李轩摩拳擦掌,欲罢不能:“那不行,我现在演你男朋友,演就要像啊,这是我们演员的自我修养,是吧黄导,黄导不是总教育我要入戏吗!我现在就要入戏!”

黄少天忍无可忍,飞起一脚,总算是让李轩退后了。

“这位演员请你注意收放自如。”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整整衣领,“你是不是想被本导演封杀?”

李轩扭头看郑轩:“你听见了吧,听见了没有,黄导要封杀我,娱乐圈的黑恶势力太恐怖了。”

郑轩:“没听见。”

李轩:“……”

李轩:“行,你们蓝雨真是狼狈为奸习惯了,我算是见识了!”

黄少天完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冲李轩勾勾手指,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李轩怕了:“干什么?”

黄少天咳嗽一下:“研究一下怎么才能和喻文州搭上关系。”

“你不是让我演一个音乐人?”李轩挽起袖子,“我学过乐器的,音乐细胞也很丰富,绝对可以胜任。”

“你学过什么乐器?”

“一种吹奏乐,雅俗共赏。”

“笛子?”

“不是。”

“萧?萨克斯?单簧管?不会是口琴吧!总不会是口哨吧!那个我也会。”黄少天对李轩的不靠谱程度很了解,天马行空提出一堆猜想。

但是这远远到不了李轩的底线。

李轩:“……唢呐。”

黄少天&郑轩:“……”

李轩:“唢呐不行吗?百鸟朝凤没看过吗?艺术!艺术是不分贵贱的!你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黄少天怒了:“艺术确实不分贵贱,但是要看是谁演奏的艺术好伐!你也就给红白喜事吹个过门吧!跟艺术不沾边!”

李轩也一拍桌子:“那怎么办!你们喻文州老师是不是搞得都是高雅艺术,那我也无能为力啊!”

“没事,”黄少天想了想,“也没有高雅到阳春白雪的地步,还是可以让你去试试的,我建议你从他常去的录音室入手,这个城市很小的,我觉得肯定没多少专业的录音室,你找找,绝对能找到。”

李轩点头,觉得可行:“那你呢?”

黄少天不知道从哪儿揪出来一个救生圈挂在脖子上:“我要去游泳。”

 

夏日苦热,游泳是上佳选择。

黄少天再到游泳馆去,还是人烟稀少,偌大个游泳池三三两两几局“尸体”漂浮着,偶尔有几个小孩子还热闹一点,不然实在是太冷清了。这样一个游泳馆,能赚多少钱?不亏就不错了吧?怪不得他第二张专辑迟迟出不来,是不是没钱了?

黄少天愈发兴奋,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写两个大字:土豪。

喻文州上午不在,下午才出现,看起来和上次见到没什么太大区别,黄少天举着游泳圈冲他招手,他愣了一下,然后也向黄少天招手。

“你怎么还在?”

黄少天把湿漉漉的短发向后一撩,亮晶晶的水花溅起来:“我来游泳的!”

喻文州笑了一下:“嗯。”

“嗯”就完了?难道没有别的了吗?黄少天耐心等着,然而……喻文州很快就结束了和他的对话,很自然地走开了。

黄少天:“……”

黄少天失落地望着喻文州的背影,抖了抖头上的水,深呼吸,然后重新钻到水面下去。

饭圈有句话是很对的吧——偶像就是求而不得。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周,黄少天觉得自己活生生泡得白了一个色号,对着镜子觉得自己变得水灵灵的,像是刚从地上薅出来的水萝卜。他捏了捏自己的脸,觉得可以考虑把这个方法推荐给认识的女演员了。

泡了一周,整个人都快成泡菜了,黄少天不想再去游泳馆,干脆躺在床上思考人生,结果他刚刚开始思考,突然接到了他表哥的电话。

黄少天的表哥很不得了,是黄少天目前为止认识的所有人里最传奇的一个,虽然他表哥的人生才只有短短的30年,还在继续创造传奇,但是他迄今为止的人生经历足以上艺术人生和朱军老师喝两杯了。

“王总,早上好。”黄少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语气很不正经地接起来电话。

王杰希倒是很直白,开门见山地问:“你在哪儿?”

黄少天翻了个身,一本正经地说:“我在龙宫。”

王杰希见招拆招:“哦,那回来带点海鲜。”

黄少天:“……没有,其实我在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王杰希:“追星?”

黄少天咂吧咂吧嘴,品鉴了一下这个词:“算是吧……”

王杰希:“有想法。”

黄少天:“谢谢。”

王杰希:“追得怎么样了?”

黄少天:“没有进展……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来追星的,谁告诉你的?是不是李轩,他这个叛徒!”

王杰希不理他的问题,自顾自地说:“你是要追星还是追人?追星的话适可而止,追人的话……”

黄少天隐约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对劲:“追人是什么意思?”

王杰希冷静地丢过来一句话:“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已经失踪半个月了,上次你半个月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还是你小学四年级追求班里那个双马尾有酒窝的班花。”

黄少天:“……”

王杰希:“你忘了你每天早上给她准备早饭了?还是让保姆做的爱心便当,煎蛋都要煎成心形。”

黄少天:“哥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在窗边,你再说我就跳下去。”

王杰希:“课外活动的时候为了和班花一组,和同桌大打出手,同桌哭哭啼啼地跑来告状,你爸忍无可忍揍了你一顿,竹笋炒肉好吃吗?”

黄少天:“……说吧王杰希,多少钱才能让你闭嘴。”

王杰希的语气云淡风轻:“追星差不多就行了,不要泥足深陷。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走导演这条路的期待啊。”

靠,这班主任的语气是闹哪样!黄少天挂了电话,十分不爽,什么对我当导演的期待,不就是你吗王杰希,就是你当时说的,对我的期待就是做一个快乐的富二代!当导演拍什么无所谓,主要是可以合理的泡妞!

泡妞……难道只能合理泡妞,不能合理泡男人吗!咦……我为什么要想这个?

 

接下来一周黄少天都没有去游泳馆,而是闷在宾馆里和郑轩改剧本,剧本是郑轩写的,他是个很有灵气的编剧,但是你要是让他改自己写好的东西,比杀了他还困难。

“你改吧……”郑轩消极抵抗,“你觉得哪里不对就改哪里。”

黄少天一拍桌子:“我要是能改我还要你干什么?”

郑轩拿起笔:“……好吧,这里不要了,主角不要谈恋爱了,删掉……这里,和朋友的戏也删掉……”

黄少天:“你怎么不干脆把整个剧本删掉?”

郑轩很认真:“删掉了就没有稿费了,压力山大……”

黄少天:“你现在也没有了!”

郑轩:“……你怎么了,又吃错药了?”

黄少天更生气了:“什么叫又!我吃错药过吗?”

郑轩抬头,一脸的无辜:“啊,没有吗?”

黄少天:“……”

气氛尴尬,黄少天抓了抓头发,长出一口气:“算了,不改了,我去睡会儿。”

郑轩心里吐槽,睡什么睡啊!原来每天去游泳馆的日子睡六个小时精神抖擞,现在不去了每天睡十六个小时还如同行尸走肉,再睡变成僵尸了啊!

黄少天情绪低落,转身到隔间去睡觉了,郑轩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汇报工作。

郑轩:情况不妙,已进入“生无可恋”状态,距离“人生的弯路”距离已不足一米。

王杰希:稳住他。

郑轩:您有何妙计?

王杰希:你去帮我做了那小子,永绝后患

郑轩:不好意思王总,村里信号不好,你发的消息都是马赛克,我看不清,下线了88

 

 

3.

 

喻文州站在窗前,习惯性地向场馆内望,毫不意外的,那个年轻人再没有出现。他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没来了呢……”苏沐橙晃了晃手里的水果袋子,“是不是有点失落?”

喻文州回过头:“你今天来得真早。”

“我哥睡懒觉呢,让我早点来你这里拿钥匙开门,”苏沐橙把水果放下,伸出手问喻文州要钥匙,“你不会昨天又在录音室待到半夜吧?”

喻文州递过钥匙:“没有,录完就回来了,没有很晚。”

苏沐橙点点头:“那你今天还来吗?”

喻文州想了想:“看情况吧,如果状态好的话,我下午过去。”

“那个人不来以后,你好像每天状态都不太好。”苏沐橙又绕回去了,“说真的,那个人怎么也算是超超超超级真爱粉了吧,你老对人家不冷不热的,怕不怕唯一一个粉丝也脱粉啊?”

“你怎么知道他是真爱粉的?”喻文州笑了,“万一是黑粉,接触了岂不是很危险。”

“谁不知道他喜欢了你好几年买了几百张CD啊,”苏沐橙说到这里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你神隐的时候他也没放弃,又千里迢迢追到这里,锲而不舍的劲头真是让人感动啊,我都忍不住要给他颁一个感动中国的大奖了。”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这你都怎么知道的?”

“我哥说的,”苏沐橙说,“据说有个吹唢呐的每天跑到我哥的录音室里说这些……还有很多,你要不要听?”

这个吹唢呐的当然就是李轩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可是这段日子没少努力地套近乎搞关系,非常敬业。

“不要了,这个吹唢呐的也和我说过了。”喻文州摇手拒绝。

“那算了,那个吹唢呐的反正也是满嘴跑火车,说话只能信十分之一的,”苏沐橙说着,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咦?喻文州,我突然想到……他是不是你之前提过的那个?”

喻文州笑了笑,然后点点头。

“哇,原来我还见过歌里的真人……”苏沐橙忍不住感叹起来,“我哥的歌里写的都是死人,我还第一次见到活的。”

喻文州:“……”

苏沐橙锲而不舍,八卦精神非常强烈:“不对,既然他就是你歌里写的那个人,你怎么对人家这么冷淡啊?”

“这个啊……大概是因为他一开始就拿我当偶像看吧。”喻文州想了想,“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关系。”

 

喻文州再见到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是站在李轩身边的,虽然姿势上不是很亲密,但是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他们是一对。

苏沐秋的录音室照例是中午才开门,喻文州进来的时候李轩正在给黄少天讲什么东西,黄少天笑得很开怀,肩膀一颤一颤的,好像听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

正在收拾东西的苏沐橙嚯地抬头,没由来地觉得一股酸气弥漫在空气中。

更酸的还在后头。

三个人坐在一起,李轩夹在中间,坐立不安,黄少天倒是泰然自若,喻文州更是淡定冷静,游刃有余。

“这……这个就是我男朋友。”李轩差点咬到舌头,他不敢抬头看喻文州,总觉得要被喻文州的目光给烤焦了,好像喻文州的目光是X光一样。

上辈子造了多少孽才成为李轩的男朋友……黄少天在心里疯狂吐槽,但是他不好说出来,只能默默腹诽。

“我们见过。”喻文州云淡风轻地喝着咖啡,但是苏沐橙觉得酸气更重了,几乎浓到无法呼吸。

“嗯……我们见过。”黄少天说不出别的,只能重复一遍。

“啊,上次和你说的我的一个好朋友很快就到了,他也是搞音乐的嘛,单身哦!”李轩为了打破尴尬的场面,努力让场子热起来,不禁语调拔高,“到时候你们两个可以好好交流交流……”

李轩话还没说完,吴羽策推门进来。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目光扫视一圈落在李轩和黄少天身上。

“我来了。”

 

喻文州和吴羽策在录音室里说话,李轩和黄少天蹲在门口画圈圈。

“别哭,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俗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黄少天拍了拍李轩的肩膀,“你不是不喜欢吴羽策吗?你不是和他是普通朋友吗?”

“谁说的!!”李轩快要暴走了,“谁说我不喜欢了!我喜欢啊!我追不着啊!你怎么把他给喊来了?”

黄少天气沉丹田:“难道不是你的主意?你说的,找人把喻文州泡了,他自然什么都答应。”

李轩脸都绿了:“我以为你要亲身上阵,谁知道你打电话把策策叫来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基佬。”

李轩气血翻涌:“你已经是了!”

“懒得理你。”黄少天抱着肩膀,“希望吴羽策给点力……靠,是挺给力的啊,这都促膝长谈了,哟呵,还相视一笑,进度可真快……”

李轩眼泪汪汪:“钱我不要了,你封杀我吧,你把我策策还给我……”

苏沐橙走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里好酸啊,是不是什么东西坏了?”

李轩拼命地摇晃着黄少天:“是他啊!他的良心坏了!”

 

吴羽策想起黄少天那一整个屋子的专辑封面,开始觉得事情有点蹊跷,准确地说,当他看到李轩和黄少天别别扭扭地坐在一起,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你就是喻文州啊……”

“嗯。”喻文州微笑道,“坐吧,随便聊聊。”

录音室里也有那张专辑,吴羽策拿起来仔细打量,然后指着其中一首歌对喻文州说:“这是黄少天最喜欢的一首。”

喻文州探头看了看,嘴角勾起一个很温柔的弧度。

“他还说,你肯定是经历了一次时间很久的恋爱后失恋了才写出这首歌。”吴羽策说。

“那他真的说错了。”

吴羽策愣了一下:“嗯?”

喻文州想了想:“这首歌是我第一次看到黄少天的时候写出来的,和失恋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那么早就认识他?”这次轮到吴羽策惊讶了。

“不认识。”喻文州摇头,“很后面才发现是他。”

第一张专辑还在筹备的时候,喻文州去附近的校园拍照为封面找灵感,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按下的快门,回去整理相册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张照片里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跳起来去摘树上的一朵白玉兰花,春风和煦,阳光微醺,照片里的人笑得很可爱。不知道怎么他突然来了灵感,写下了专辑里最不起眼、但黄少天和他都最喜欢的一首歌。

那首歌名字很简单,就叫《情歌》。

喻文州很难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和他在梦里谈了很久的恋爱,最后又失恋了一样,而庆幸的是,人们常说梦是反的。

 

4.

 

诡异的一天结束,黄少天和李轩面对面坐着,筋疲力尽地等着餐厅上菜。气氛很落寞,两个人都状态诡异,不过李轩是很难过,黄少天就是单纯的很奇怪。

“你老直勾勾地看我干什么?”黄少天一坐下来就目光如炬地盯着李轩,把李轩盯得心里毛毛的。

“看看你。”黄少天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别,别,”李轩拿手挡着,求饶道,“我不好看,不要看我。”

黄少天点头:“这我知道。”

李轩:“……那你到底干什么?”

黄少天撑着桌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为什么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一点怦然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李轩摆弄着手机给吴羽策发消息:“那谢谢你啊,你要是对我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我还不同意呢。你怎么回事啊,你对谁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了,直男同学?”

直男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黄少天的心,他撑着额头,进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

“我这辈子只有过两次怦然心动的感觉……”黄少天拿叉子叉着盘子里的菜,语气深沉,“第一次是见到我爸开的玛莎拉蒂……”

李轩抬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很正常,是个男人看到玛莎拉蒂都会肾上腺素爆发的……”

黄少天抬头,目光突然迷离起来:“第二次就是看到喻文州。”

李轩:“……”

“李轩,”黄少天有点怂了,立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给自己壮胆,经此一役,他琢磨着自己的直男生涯可能真的走到了尽头,干脆坦坦荡荡地承认了,“我今天看到吴羽策和喻文州坐在一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很不爽!”

李轩真想握住黄少天的手:“……兄弟,我也很不爽啊!”

黄少天继续说:“我觉得这种感情很不正常,但是我就是很不高兴,当时我就应该冲进去大闹天宫。”

李轩忍不住吐槽:“我还大闹流沙河呢。”

黄少天受不了他:“这时候你还有空吐槽!你的吴羽策都快跟人家跑了!”

李轩:“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吐槽,我就是你的新吧唧。来吧,继续倾吐你内心的悸动,让我酣畅淋漓地吐槽一次,我早就看你这个与众不同的死直男不顺眼了。”

黄少天:“……”

李轩试探着问:“你喜欢……”

黄少天借酒消愁:“无……咳咳咳!”

黄少天本来想说,无论如何不管成功与否,他决定了,就要大着胆子去和喻文州告白一下,管他接不接受,结果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红酒给呛到了。

李轩脸都白了:“你喜欢吴羽策?”

黄少天被呛得说不出话,李轩的情绪愈发激动,他啪地拍案而起:“什么都可以!我给你当男朋友我都认了!但是吴羽策不行!”

餐厅的人纷纷看过来,李轩这段宣言很有几分霸道总裁的味道,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弯了是不是,”李轩看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他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语重心长地教导,“你看你弯了你就去追喻文州啊,你喜欢吴羽策干什么啊?面对自我吧!不要畏惧心里的魔鬼!人固有一弯……”

黄少天终于顺气了,恶狠狠地推开李轩:“你才怕了,我没怕!”

李轩重新坐回座位:“所以呢?你真的弯了么?不怕就上啊!你自己说的,实在不行就霸王硬上弓!”

“你小声点!”黄少天忍无可忍地踹了李轩一脚,“你怕整个餐厅的人不知道这个新闻么?”

李轩四处看看:“这算什么新闻啊,都什么年代了,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就你吧,你很怕吧。”

“都说了不是害怕……”黄少天撑着额头,“李轩,你不懂的,我刚刚虽然那样说,但是我不能以现在的身份去和他说。”

偶像和粉丝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关系,而且永远止步于遥不可及才是最健康的,一旦突破了这个距离,双方都会很困扰。期待和现实往往不能完全对等,甚至常常是根本不对等的,而在这种关系之中,“期待”又几乎占据了全部内容,把它拿掉,这种关系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

总之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李轩:“为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黄少天闷闷地说,“我们先回去吧。”

“回哪儿?”

“当然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啊!”

“不追星了?人也不追了?”

“你再废话我就去追吴羽策。”

“……”

“李轩,你怎么不说话?”

“……”

“李轩,你说话啊。”

“……”

 

5.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喻文州的第二张专辑终于有了点眉目,他重新给第一张专辑的《情歌》编曲改词,把它当成了第二张专辑的第一首歌,专辑的名字也是喻文州半开玩笑似的取的,就叫老情歌。

“这样真的很老。”苏沐橙仔细研究了一番,“好像经历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

喻文州笑笑:“你想象力真的很丰富。”

苏沐橙一本正经:“很奇怪的沧桑感,我哥也这样说。哎对了,那个人真的没再来了,你就没再联系他吗?”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多余,答案当然是否。黄少天的离开就像他的出现一样突兀,蛮不讲理,喻文州把《情歌》翻出来重新编曲之后,大约有些懂了这其中突如其来的“失恋感”是怎么回事。

“没有……”喻文州摇头,接着应付游泳馆的客人,“你好,门票在对面,这边是老顾客登记处……”

“我是老顾客。”

喻文州抬起头,先是一怔,然后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会员卡出示一下?”

黄少天摘下帽子,在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张会员卡,拍在柜台上:“嘿!老板,好久不见啊!”

喻文州接过会员卡:“好久不见,这次是……”

黄少天笑着:“来游泳的。”

喻文州也笑着:“欢迎光临。”

 

 

 

 

FIN

评论(88)

热度(1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