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全职】[喻黄] 恋爱现场(1)

坑不坑不知道,先写着,嘿嘿嘿

非常土味的一篇(x


1.

 

黄少天蹲在路口嗑瓜子,一边嗑一边往胡同最里面瞄。

巍山是个古镇,在大理境内是个不温不火的景点。这里和大理市内的古城看上去没啥区别,卖鲜花饼的和卖黑糖的挤在一起,对卖花的翻白眼,他们就没一个是本地人。

两点了,胡同口别说是人,连个屁都没有。黄少天腿都蹲麻了,赶紧换了个姿势继续蹲着。手里的五香瓜子吃得差不多了,掌心黏黏糊糊的,黄少天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卫生纸擦了擦,然后随手丢在地上。他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吼了一声。

“消息到底准不准啊?”

夏天午后,没人应他。

就在黄少天准备放弃的时候,胡同口清晰地传来摩托车发动机的突突声。黄少天皱着眉抬头一看,李轩骑着一辆体型过于庞大的摩托车横在路口,手里捏着半块烧饼。

“诶!”李轩穿着短裤,踩着拖鞋,口齿不清地冲黄少天喊,“这儿呢!”

黄少天站起来,把掉在身上的瓜子皮抖光:“我操,你可算是回来了,怎么回事,我在这儿蹲了一天也没看到人。”

“早跑了,咱蹲错地儿了——”

黄少天二话不说,弯腰捡起石头就要打人。

“停停停——”李轩躲得贼快,石子擦着他鼻尖过去,蹭了一鼻子灰。

“那现在干什么?”

“来吧宝贝,”李轩一拍大腿,显得有些兴奋,“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吃到好吃的吧,走着,哥载你去吃饭。”

宝贝这俩字也太刺激了。

“滚你妈的!”黄少天的声音直冲云霄。

 

吃饭的地方是一家面馆,十块钱一碗,得排队。李轩站在前面摸兜里的钱,然后回头冲黄少天伸手。

黄少天从兜里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人民币递过去,李轩接了,然后继续勾手指。

“啊?”

“一碗不够吃啊。”李轩指了指前面的碗,“这面特别好吃,咱俩保守估计吃六碗。”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他不相信。

十分钟后,李轩和黄少天满头大汗,桌面上摆着六个空碗。

“值了,不虚此行。”李轩拍了拍肚子。

“走吧。”黄少天也觉得很好吃,但是看了看表,他还是马上站了起来。

“再坐会儿,”李轩拿着店家的大蒲扇扇风,“这儿凉快,市内热死了。”

“都快三点了!”黄少天侧着伸腿一脚把李轩的小马扎踹倒,“从这回市区要六十公里!今天晚上有新人,老头去接人了,晚上要一起吃饭。”

 

夏天骑摩托车是很爽的。

有公路的时候走公路,没有的地方就走农家的土路。土路灰是大了点,但是胜在抄近路。黄少天载着李轩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他感觉云南的风有点大,快要把他吹秃了。李轩心情很好,他临走在古城卖花的那里精挑细选了一大把花,破费巨款十元,美滋滋地捆了拿在手上,一路都在唱歌。

“你不要发春了。”黄少天说。

“你说什么?”李轩撩了撩头发,“我听不见!”

“我说你他妈不要——”黄少天提高音量,“发——春——了!”

“你发春了?”李轩也提高嗓门,“你发春了咱们局左转有发廊,我明儿扫黄就抓你,算我的指标!”

黄少天采取高难度动作,左手扶着把手,另一只手回身一个肘击,李轩终于消停了。

骑回市内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到挖色派出所的时候天还没黑。楚云秀穿着不知道什么民族的高叉长裙坐在门口的石板上剥花生,门口飘出来阵阵烟气,熏得她直皱眉。

“这什么啊?”楚云秀一抬头,看到李轩手里一把光秃秃的草梗。

黄少天快要笑岔气了,这一路骑摩托车风太大,铁花也禁不住这么吹,花瓣早没了,秃得比黄少天早。

“你拿回家当柴火吧。”楚云秀拍了拍手站起来,“离我远点,我过敏。”

“啊?”李轩有点懵,“你什么过敏?”

“我对你过敏。”楚云秀说。

黄少天笑得快要失去神智了,站都站不住,蹲在地上肩膀一个劲地抖。

屋里烟熏火燎,不用想都知道是魏琛在里面吞云吐雾。魏琛抽烟抽得非常狠,办公室仙气缭绕,知道的是他快把肺抽黑了,不知道还以为他凭此得道成仙。

魏琛终于走出来了,和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黄少天瞄了一眼,有点惊讶。这人长了一张白白净净的学生脸,黄少天差点笑出声,跟魏琛在办公室聊了这么久,可别被烟熏黑了。

“事情都做完了?”魏琛拿腔拿调地问。

没人理他。因为压根就没什么事,白天李轩和黄少天难得出了趟外勤,扑空了;楚云秀一天给游客办了三个临时身份证创下月度新高,除此之外,派出所一点事情都没有。

“好,都做完了,我们就去吃饭。”魏琛大手一挥,“出发!”

所有人看着他。

“哦对了,忘了给大家介绍,”魏琛指了指身边的学生脸,“这位呢……”

李轩上下打量了一下,直觉感觉这人年纪很小,脱口而出:“你儿子?”

“胡说八道什么?”魏琛碍于脸面,不好抄起拖鞋和李轩对殴。

难道这就是调过来的人?黄少天站起来,从逆着光的角度打量这个学生脸。个子不算太高,但是绝对不矮,乍一看有点瘦弱,但是从手臂的肌肉线条可以看出绝对不是只弱鸡。他站着的时候不自觉地挺直腰背,好像形成了一种习惯。

眉目间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会不会大闹天宫就不知道了。最让黄少天感兴趣的是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很干净整洁,看上去应该是个洁癖,但是他和魏琛站在一块,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些。

“这是新调到我们派出所的同志,喻文州,大家鼓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

然后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对话。

“姓什么?鱼?”

“不是,四声。”

“你好白啊。”

“……”

“会唱山歌么?”

“不会。”

黄少天什么都没问。他跨坐在摩托车上,单脚着地。风从洱海上吹来,非常清爽柔和,从他的角度看去整个苍山都是淡淡的金色,有点像寺庙里看到佛像的反光。

吃饭的地儿在张佳乐的饭店。

来的时候正是人流高峰,不少游客在。派出所一共五个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被安排在了最里面最差的位置。张佳乐觉得外面好位置当然是要留给游客,游客是立付现结,魏琛他们来吃饭跟地痞流氓似的,天天签单子,不知道猴年马月才给钱。

“吃什么?”张佳乐穿了一身运动装,连围裙都没围,不像是要下厨的样子。

“五碗饵丝。”魏琛说,“我的加辣。”

“加辣。超级无敌辣。”李轩举手。

“多放香菜。”楚云秀说。

“多放饵丝。”李轩想了想,补了一句。

张佳乐很想敲爆李轩的头。

“我不要辣。”黄少天说。

这个要求在云南这个地界似乎有点奇怪。喻文州侧过头看看他,然后也说了一句“不要辣。”

“35.”张佳乐撕下来一张小票,“赊账40!”

没人理他的后半句,都各玩各的手机。

所谓的欢迎仪式丝毫没有要欢迎的意思,大家似乎都没什么话,魏琛想调动一下气氛,也没能成功,他只能维持表面的不尴尬,和喻文州尬聊。

“多大了?”

“27.”

“结婚了么?”

“没有。”

“有女朋友吗?”

“呃,也没有。”

“有弟弟妹妹吗?”

“有个妹妹。”

“上过大学吧。”

“嗯。”然后喻文州说了一所还不错的211学校的名字。

李轩从切水果里抬起头:“卧槽,你读过大学啊?”

喻文州点点头。

“我们所第一位大学生。”李轩伸出手,“幸会幸会……你27了?”

喻文州继续点头。

“看不出来啊……”李轩一脸假笑。

喻文州看起来只有24、5的样子,完全瞧不出已经27岁了。27,和李轩黄少天同岁,但是看着非常书卷气,特别显小。

“原来做什么的啊?”魏琛继续问。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饵丝就端上来了。

端菜上来的人黄少天没见过,个子很高,身材也很健硕,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厨师。黄少天当警察虽然不久,但是看人非常准,这个人绝对不是厨师,也从来没在张佳乐的店里见过。

难道张佳乐拐卖人口了?不可能,看体型,张佳乐被控制了还差不多。

不管是拐卖人口案还是绑架案都暂时管不了了,先吃饭要紧。

饵丝是云南的特产,看着像面条,其实是大米做的,口感柔韧,有点黏牙。黄少天吃得很快,几乎快吃完了才发现喻文州只吃了几口,似乎不太吃得惯的样子。

没人说话,大家都在低头吃,李轩还要了第二碗,黄少天忍不住骂他是猪。

然后黄少天也要了第二碗。

吃完饭又是寒暄聊天,黄少天觉得无聊,走到店外蹲在门口抽烟。大理的夏天也不会太热,但是蚊虫却多,黄少天蹲在地上一会儿就拍死了四五只蚊子。

“哎,走吧。”黄少天冲里面喊,“等下被蚊子吃了。”

蚊子这东西,貌似越是南方的越霸道,越是海拔高的地方越牛逼,大家都深有体会。

大家走出来准备离开,黄少天骑上摩托车,李轩很自觉地凑上来坐在后座,然后被楚云秀一脚踹下来。

“都别抢。”魏琛主持大局,“李轩,你骑自行车送小楚回去。”

这活儿不错。李轩表示完全OK。但是楚云秀觉得不怎么OK,她豪迈地跨上二八自行车,准备自己骑回家。

“你载他回去。”魏琛也叼着根烟,指着喻文州对黄少天说,“招待所满了,没地方住,他先跟你住一段时间。”

黄少天深吸一口烟,感觉自己想说的话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但是都被这口烟给挡了回去。

“走吧。”黄少天把剩下的烟踩灭了,冲喻文州招招手。

路上无话。

喻文州坐在他身后,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晚风吹得很舒服,黄少天加大油门,很快就到了他住的地方。

黄少天住的是个套间,两个单人的卧室套在一起,外面的那间没人住,堆的全是脏衣服。黄少天拿盆子把衣服都收了,然后草草整理了一下,抱了一床被子出来。

“你就睡这里吧。”

喻文州接过被子,看着黄少天:“你没什么问我的吗?”

黄少天一愣,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莫名其妙……我问你什么?”

“这样啊。”喻文州放下被子,语气很轻,“那我想问下,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TBC


没有失忆,我们走土味路线


评论(126)

热度(1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