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你经过时夏末的荧虫在咬我耳朵,
日出之后旷野的暖意越来越少了

【全职】[喻黄] 恋爱现场(2)

*如果被屏蔽了告诉我,lofter日常首页看不到自己发的东西

*暗涌应该这周末可以预售,在做宣图啦


2.

 

黄少天差点被烟给呛到。

他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喻文州这张脸,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这是肯定的。但是不得不说,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但是这种熟悉感是本身就有,还是因为喻文州一句话而产生,那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黄少天非常冷酷地回答。

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派出所正常上班,但是依然门庭冷落。楚云秀坐在窗边修指甲,这下好了,连办临时身份证的小情侣都没有了。

“旅游淡季,都这样。”魏琛说,“先把新来的同志资料录了啊。”

录档案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黄少天的工作,他摊开文件夹,拿起笔敲着桌面。

先拍照。喻文州挺上镜的,拍出来还挺好看。

然后量身高,原来是净身高178。黄少天想,和我的官方身高一样。

最后是基础档案,喻文州都有准备好,黄少天拿过来还没看两眼,桌上的报警电话响了。

所有人看向这破电话,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电话是楚云秀接的,难得她柔声细气地倾听人民群众的需求,结果放下电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凶恶。

“张佳乐打来的。”楚云秀继续修指甲,“他说他家的鸡丢了。”

大家仿佛什么都没听到,回到座位上各干各的。

十分钟后,张佳乐的报警电话再次打来,压根没人接,最后是喻文州接起来的。

“你们这群什么人民公仆啊!”张佳乐崩溃了,“说好的人民警察为人民呢!我家的鸡丢了!而且!我家后院突然多了个大坑!”

喻文州淡然地按下免提键,张佳乐的咆哮声回荡在派出所办公室。

“你们这群废物警察再不出警,我马上去讨账,你们都赊账500多块钱了!你们是人吗?!”

这句话振聋发聩,让人无法忽视。

魏琛走过来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小喻啊,我们这儿的第一大案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办案啊,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喻文州倒是没什么反抗意识,就点点头。

“我刚来,不是很懂。”喻文州说,“能有人陪我去吗?”

魏琛指了指剩下三个人,意思是随便挑。

喻文州看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到了张佳乐的小饭店,发现菜单上的鸡汤米线被划掉了。

“没有鸡,就没有鸡汤米线。”张佳乐围着围裙手拿菜刀陈述了一下事实,“鸡丢了。这年头鸡和你们警察一样不靠谱。”

黄少天很想骂人,但是还是很忍住了。

“关键是后院出现了一个大坑。”说话的昨天上菜的大个子,黄少天比划了一下,这个人保守估计身高有一米八朝上。

“这人谁?”黄少天问张佳乐。

“我表哥。”张佳乐含混地回答,“你别问没用的,快去找鸡吧!”

黄少天崩溃了,有些汉字不能一起说你知道吗?

张佳乐的小饭店建在半山腰上。

挖色镇靠着洱海,所以西边很平坦,往东会有一些小山坡。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本地居民,旅游业并不太发达。大多数游客要么住在大理古城的市区,要么来环洱海一日游,不会太深入到挖色镇里去。

后院很大,有菜园,也有专门养鸡的地方。黄少天绕了一圈,感觉张佳乐可能是个小地主,居然有这么多地,这么大的面积如果在北京深圳有房,应该成为暴发户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今天早上。”张佳乐说,“五点多,我起来上厕所。”

“怎么发现的?”

“鸡没叫。然后一看,都没了。”

“这个坑呢?”

“我去看为什么没了啊,然后掉下去了。”张佳乐红着脸辩解,“我当时还没睡醒,闭着眼睛过来的,掉进去也很正常。”

黄少天乐了,回头问:“那你怎么出去的啊?”

“大孙把我拉上来的。”张佳乐挥舞着菜刀,“我从来不知道我家后院有这么大一个坑。”

黄少天还在那边开玩笑,喻文州则走上前认真地打量了起来。

坑不太大,差不多能站三个人。在往里面应该是有路,但是乌漆抹黑的,根本看不清楚。喻文州弯下腰捻了一点土,发现完全是松软的沙土。

云南分布着大面积的红土,盘山公路两侧非常抖的山坡裸露的部分也完全是红色或者偏棕褐色的。红土由于风化作用强烈,矿物质流失,摸起来手感完全不一样。

“洞挺深的,”喻文州跳下去向里面看,“看不到头。”

“你在家玩地道战吗?”黄少天问。

“玩你个大头鬼。”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往坑里瞟,“这人谁啊。”

“新来的。”

“你看他不顺眼。”

黄少天侧头:“你知道得太多了。”

“因为他来了你就不是派出所最帅的了。”张佳乐大声说。

喻文州听到了,他从坑里抬起头,笑了一下。

“很帅。”张佳乐看了看黄少天,“对比鉴定完毕。”

黄少天和张佳乐扭打在一块,喻文州在坑里看着,他发现黄少天这时候话非常多,和昨天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昨天黄少天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安静得像一只得道老猫,冷酷又犀利。

这人难道人格分裂啊?喻文州皱眉。

扭打完了,黄少天很快就跳下坑去了。

坑并不大,喻文州侧着身子躲过,但是黄少天还是差点和他抱个满怀。他察觉到黄少天耳朵都红了,不停地在扑腾身上的灰。

“坑里都是灰,越扑腾越大。”

黄少天停下动作,冲坑外喊:“喂,给个手电筒。”

手电筒是高个子丢下来的,黄少天似乎对接东西不是很在行,都到眼前了还没抓住。眼看要砸在他头上,喻文州猛地一伸手,把手电筒牢牢握在手里。

“走吧,进去看看。”喻文州松了口气。

坑大概是由于前几天下雨导致了塌方,但是洞显然是人为挖出来的,两侧墙壁的挖掘痕迹历历在目。里面很闷,一点光线都没有,手电的亮度完全照不亮什么。

“你小心点。”黄少天咳嗽了一下,完全是居高临下的前辈口吻。

“好。”喻文州仿佛听不到那层倨傲的口气,只当是好话。

两个人走了大约四五米的距离,突然听到前面有奇怪的响动。

“别过去!”黄少天下意识地伸手去拦着喻文州,但是喻文州完全没有冒进的意思,他指尖夹着小石子,试探性地向前丢过去。

“是活物,”喻文州把手电高高举起,努力让光照到更远的地方,“个头比猫大。”

黄少天刚想说是老鼠。

“有可能是黄鼠狼,或者是野狗。”喻文州说着,又丢了一个大一些的石子过去。

这下子有了反馈。那个动物飞快地往反方向逃窜,由于动作太大,扑棱得整个地洞里全都是灰。

还有在空中漂浮的鸡毛。

“我觉得是黄鼠狼。”喻文州接住一片羽毛,顿时不怎么好闻的气味在狭窄的地道蔓延开来。

“快丢了。”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的手,羽毛顿时飞了。

“所以是黄鼠狼叼了鸡?”

“我没想到……”黄少天捏着鼻子。

“我也没想到。”喻文州说,“这里面非常闷,这样的地道还会有活物。”

黄少天:“……”

喻文州看着他。

“其实我没想到张佳乐的鸡汤米线真的用了鸡。”黄少天擦了擦脸上的汗。

由于喻文州一直举着手电筒,从黄少天的角度看着喻文州,越看越觉得喻文州这脸熟悉。黄少天想起那天喻文州的问话,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相关的人,突然想到了一张他见过多次但是实际上和他并没什么正常真实来往的人。

不会吧,怎么会是……

黄少天懵了。他使劲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他越是这样按,两张面孔越是渐渐重合。

这也太奇怪了吧!黄少天快疯了,因为他想起的是个女孩。是他来云南之前住院整整一个月每天护理他的小护士。

黄少天靠过去,毫不客气地摸上了喻文州的胸。

“你他妈不会是个女的吧?”



TBC

评论(70)

热度(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