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全职】[喻黄] 细雪(END)

细雪

 

 

黄少天翻着面前的稿子,表情严肃认真,大脑却在神游。

退役后做官方解说其实还是一件挺忙碌的时候,飞来飞去地在各大俱乐部的主客场乱窜,能见到很多老朋友——和他一起退役的除外。

比如喻文州。

退役选手有个大群,一开始群里还比较热闹,后来就慢慢很少有人说话了。蓝雨也有自己的群,工作人员经常会发主场的活动消息,但是选手甚少说话。蓝雨队内的小群当然也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说上两句话就散了,尴尬地像在是和不认识的邻居在对话——应该是很熟悉的人吧,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还在打比赛的时候亲如一家人,而退役了之后大家四散天涯,真实得令人发指。如果不是官方组织了荣耀十五周年的纪念活动,他和喻文州压根没什么别的机会再见面。

黄少天放弃了表面的认真,瘫在后台舒服的沙发上开始玩手机。

首页都是纪念活动的各种消息,由于出现了很多久不露面的选手,大家不仅兴奋,还很感慨。电子竞技就是这样,新人像割韭菜一样地人才辈出,旧人被埋在沙滩上,平日里仿佛不存在,需要追忆往昔,就挖出来晒晒。

指尖在屏幕飞速划过,划到一个有些扎眼的视频才停下来。黄少天定睛看了看,两个名字挨个一起——喻文州&黄少天,配的歌是《真相是假》。

黄少天不是关在笼子里不谙世事的鸟,粉丝们搞的应援他知道,粉丝们嗑的CP他也知道,这年头哪家CP不剪辑一首《真相是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嗑的这对曾经足够real。

点开,视频不短,画面从他们刚出道,一直剪到他们退役。画面不断地切换,从接受采访时喻文州帮他举着话筒带着笑深情地看着他,到黄少天说这些年对我竞技生涯影响最大的不是喻文州,是魏琛。

有些糖,他自己都忘了。比如直播的时候喻文州帮他叫外卖,还帮他收拾垃圾;比如他们一起参加赞助商的活动,黄少天困得不行把头靠在喻文州背上小憩;又比如第六赛季夺冠后他们真挚的拥抱,画面上他紧紧地抱着喻文州,仿佛拥抱着全世界,主持人喊他去拿奖杯,但是他觉得奖杯没有眼前人来得重要。

底下评论在问:这都能是假的?

黄少天也歪着头想:这都能是假的?

十六岁进青训营,十八岁出道打比赛,一直到共同退役的二十八岁,他们在一起十二年。这十二年里除去假期,他们几乎每年300多天都生活在一起。

喻文州的生活习惯、口头禅他都了解,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什么时候想吃什么,也都尽在他掌握。可能在世界上这便是最亲密也最危险的距离,至亲至疏,不过如此。

比赛中他是机会主义者,他喜欢用微小的牺牲去博得巨大的胜利,也不吝用最大的底牌去换取撕裂对方防线的一点缝隙,夜雨声烦的剑直来直往,可是生活中他也会为自己藏一张最后的底牌。

不是他不够直白,不够勇敢,他知道真的迈出那一步,一切不是粉丝萌CP那样简单。

 

活动很老套,重头戏无非是对抗赛。喻文州远远地站在边上,看上去和打比赛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他没有穿活动方为他们准备的纪念衫,而是穿着他们退役那年蓝雨的官方队服,背后的印花ID都花掉了。

黄少天站在解说席,聚光灯打到喻文州身上的时候,他结巴了。

谁不知道黄少天是出了名的嘴皮子溜,那些播音主持专业的解说不如他了解游戏,懂游戏的又不如他会说,他站上解说席以来报技能名报坐标点如报菜名一般流畅,但是介绍喻文州的时候,他结巴了。

喻文州拿着话筒,侧过头望着他。

“他不认识我了。”

台下在起哄,黄少天咬着嘴唇一溜地看过去,这些选手心如明镜,谁的CP没搞过。电竞圈又不是娱乐圈那般真人高不可攀,圈子太小,粉丝动静又大,那些玩笑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没人会当真,却都拿着当乐子。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还是不知道接什么话。

喻文州的目光是毫不避讳地看向他的,虽然隔得远,但是却仿佛在穿透一切。话筒就在嘴边,沉默太久反而会失去了从容,他努力地搜刮一句可以应对的话,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因为退役之后就再没见过了。”

这是一句实话,也是一盆泼天的冷水。

退役之后做解说,赛事的运营团队有很多年轻可爱的小女生偷偷给他递过纸条,加过微信;联赛冠军、世界冠军、全明星选手的光环也没有褪去,欣赏他的人大把大把的,审视下来或许合适,但是都不曾动心。

或许是因为遇到这些人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拿她们去和喻文州相比。

答案当然是比不过。

没有人会比得过这个和他一起度过漫长青春的人,他从容冷静,温柔又优雅,他可以看透一切然后默不作声,所以黄少天退却了,顾忌了,他也不会勉强。

想想退役后的那段日子,喻文州真的没有联系他吗?他有点记不清了,是自己下意识地为失态的可能而躲避,还是因为分别的空虚而拼命工作错过了太多,这一切已经说不清了。

活动在继续,黄少天打起精神继续解说,但是说着说着他又再次走神,他望着喻文州挺直的脊背,望着衣服上熟悉的ID,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也曾经以这个角度伫立在喻文州的身后,那时候黄少天会突然拿着冰可乐放在他侧脸恶作剧似的整蛊,也会毫不知觉地把双手搭在他双肩上趾高气昂地指点江山,曾经他们亲密无间,不需要什么关系什么仪式的认定。

也许那时候打比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也许那时候胜利才是唯一的追逐,那时候身上只有战队和荣耀,并没有三十而立的压迫感。

二十岁的时候他拿到冠军,口出狂言说自己天下第一什么都不怕,三十岁的时候他说不出。

活动结束已经是晚上了,官方组织了party,黄少天并不想去。他躲在后台的小房间里有些茫然地刷着微博,他看到粉丝因为他们的对话而失落,原来她们幻想的退役后的互动并不存在,他们确确实实没有了交集。

那个视频又再次被转了起来,这次是真的,真相是假。

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黄少天坐直身体,想收拾东西离开。他站起来把工作证缠了几圈准备丢进口袋,一抬头看到有人站在门口。

那人靠在门边,目光很温柔。

“原来你在这里啊。”语气依旧是熟悉的语气。

黄少天愣了一下,手里的工作证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喻文州走过来,弯腰把工作证捡起来。

“荣耀职业联赛……”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官方解说……

“黄少天。”

官方解说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他解说不来这样简单却又复杂的场面,他甚至失了声,不知道如何与老朋友叙旧。

其实他潜意识里积攒了太多的话题,关于全新的蓝雨,关于不断发展的荣耀联赛,关于他们分别后身边巨大的变化。然而他们分别时没有郑重其事的仪式,再相见也不需要泪眼相向的偶像剧情节。

“好久不见。”喻文州说。

黄少天接过工作证,突然轻松了起来:“好久不见。”

如果生活注定是一场赌博,那为什么一定要把底牌藏到最后呢?他现在只想痛痛快快地把手里的牌都丢出去,而且他觉得他会赢。他不需要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现在他开心,就要拉着喻文州去喝酒。

“就这么去?”

“我叫个车。”黄少天从包里掏出帽子戴上,“我们从后门出去。”

“怕什么?”

“不怕什么。”黄少天想了想,“但是觉得还是低调点好。”

如果是营业,他喜欢大张旗鼓,招摇过市,可是如果是真的,他想小心翼翼,把相处压缩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对CP,他们毫不避讳是糖,他们畏首畏尾的避嫌,更是糖。

 

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再见面之后的种种,仿佛和喻文州的相处是刻进他骨子里的习惯,他不需要去学习,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好像很慢,也很快地,他们的生活又融到了一块去。

黄少天整天飞来飞去各个主场去解说,他下飞机后机场总是有个人压低了帽檐在接机口等他。喻文州连夜加班的晚上,黄少天也会坐在阳台玩游戏玩到深夜,找万般借口等他一起吃夜宵。

就像他们在蓝雨的时候一样,一起训练,一起睡觉。外人不会知道他们的细节,真相是假依然是假,真相是真也确实是真。

他不知道怎么去描述这份重新连接的关系,不是四散天涯后的将就,也不是复刻少年时光的感慨,只是恰到好处,可以细水长流,相濡以沫。

就像G市冬天难得的细雪,它诞生在寒风中,可是落在肩上,落在手心里,便悄然静默,润物无声。

 


END


*只能算是天天视角的一段心理描写,很想写,于是就写了

*喻黄还是蛮青梅竹马习惯成自然的~


评论(58)

热度(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