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全职】[喻黄] 小半(END)

黄少天式无法无天的暗恋内心纪实(只是片段

啊因为我真的写不完了(原谅我吧~

 

小半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游戏画面,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屏幕已经黑了,队友的屏幕还亮着。画面上和百花战队训练赛已经打到了拼刺刀的时刻,其他人正全神贯注,屏气凝神,键盘敲得飞快,鼠标声音又乱又杂。

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就这样发呆。

郑轩又穿拖鞋来训练室,于锋今天梳了个很惹眼的发型,应该是破费了很多发胶,徐景熙的保温杯里装的其实是冰可乐,这很不养生。

喻文州和平时没什么特别的,他坐得笔直,坐姿过于规范,很不像一个电竞选手。

刚刚的训练赛里百花又是“遇事不决开术士”的套路,这个套路已经在联盟内成为不必公开多说的对战蓝雨“锦囊妙计”,别废话,这锦囊打开就四个字:杀喻文州。

如果要说蓝雨神功有什么罩门,大约就是这个手速倒数意识顶尖的队长了。蓝雨当然也不会任人宰割,在无数次的斗争中总结出了宝贵的抗争经验,把勾引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喻文州成为一条滑溜溜的鱼,是无比鲜活的诱饵。

这场比赛喻文州又是成为集火目标,但是在喻文州反应过来之前,黄少天替他挡了。

然后残血的夜雨声烦倒下,徐景熙的治疗术都没放出来——他是准备奶喻文州的。

训练室里没有人说话,黄少天茫然地看着屏幕,看着天花板,然后小小声地叹了口气。训练赛结束复盘肯定要被问为什么突然冲上去挡伤害,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呢。

就说手滑按错键了吧,或者说战术太复杂没听清,或者说自己残血了战斗力不强,不如牺牲算了……

可是这几条都不太合理,他手速很快,反应惊人,战术是他和喻文州讨论制定的,残血的夜雨声烦更是有着大魔王之称,他早就在很多场比赛里向观众证实了他恐怖的后期能力。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走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夜雨声烦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喻文州全程都没有侧过头看他,甚至也没有问……他倒下之后,游戏依然在继续。

游戏也必须要继续。

失去了主力输出的蓝雨很快败下阵来,刚结束游戏的张佳乐立刻发消息过来问他为什么要逞能英雄救美,黄少天愣了愣,心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打完复盘,喻文州没有对这个失误多说什么,只有轻飘飘的一句“不用救我”。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像没味儿的白开水。

白开水本来就是没味儿的,你不能要求他有碳酸饮料的刺激,有酒的浓烈。

可是白开水喝起来真的最解渴。

喻文州就是这样一杯白开水。黄少天从前警惕着他,敌视着他,到仔细地探究他,费尽心思地了解他,最后得出了这个结论,喻文州就是这样的白开水。游戏内外他的生活如同透明一般地向黄少天事无巨细地展示着,他们并肩作战,他们睡一间卧室,他喻文州是什么样的人,他看得清清楚楚。

他在赛场上是优秀的指挥,在场下是可靠的队友,他其实并不死板严肃,他就是个普通人,没有被媒体和粉丝神化得那么厉害,他也会战术失误,也会偶尔讲冷笑话。

他很好,唯一的不同大概是情绪和感情自我管理过于到位,让暗恋者无缝可钻。

现在暗恋者坐在座位上,第一次感觉自己失语了。

“啊好热啊。”暗恋者尴尬地说着题外话。

“嗯。”喻文州拿起手边的文件夹扇风,风向是冲着他的。

黄少天捂着脸,他觉得更热了。

 

打完训练赛之后一起吃饭,黄少天走在前面,目光却不停地向后瞟。喻文州还在收东西,那他就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然后被就被低头看手机的郑轩迎头撞上。

“黄少你干嘛啊?走那么慢,回头看什么呢?”

黄少天刚想狡辩,只是狡辩内容还没想好。但是郑轩已经扭过头,语气十分惊喜:“哦,在等喻队啊!”

哇,好你个郑轩,平时话不多,关键时刻怎么老是张口就说重点!

这声音不大不小,喻文州也听到了。他把文件收好,抬起头看向黄少天的方向:“在等我吗?”

黄少天莫名其妙地开始结巴:“呃、呃呃,对啊,在等、等你。”

“马上就好。”

“哎。”

黄少天终于名正言顺地站在原地等人,郑轩走过他身边,语气轻飘飘的,但是却意味深长:“等喻队就直说啊。”

黄少天感觉头皮发麻,掉落一地鸡皮疙瘩。

“我没有!”黄少天大声狡辩。

黄少天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一个暗恋者如此的理直气壮,大张旗鼓。

 

蓝雨战队人气颇高,赞助商也不少。于是队里经常有些赞助商的站台活动要参加,一般就是打打水友赛,和粉丝互动,黄少天对此很有经验。粉丝一般的要求都很雷同,握手、拥抱、签名……差不多就是这么三件套,但是黄少天做梦也没想到这届粉丝骨骼清奇,稳中带皮,居然上台问了他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就比赛里蓝雨队长和副队长一直配合很好嘛,想问下黄副队,喻队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地位?”

台下粉丝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疯狂起哄,黄少天只觉得嗡地一声,大脑几乎要停止思考了。

“什么地位……啊这个问题……”黄少天握着话筒,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他扭过头看喻文州,喻文州的目光竟然还有些期待。

“其实我也挺想知道的。”喻文州笑了笑,轻声道。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喻文州也一样,他们的目光仿佛能看穿他的心事,又仿佛只是寻常的瞩目,在等他说一些搞笑的回答。

“这怎么说啊……”黄少天轻轻咳嗽了一下,“你们想听什么回答?好队友?好朋友?好兄弟?”

粉丝们在起哄,他们在说什么,黄少天没有听清,大概是“好基友”吧。他扭过头看喻文州,喻文州仍然是很期待的表情,只是笑意更加明显。

“是好室友。”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

“早上叫我起床,晚上给我带夜宵的好室友。这个回答满意吗?”

粉丝似乎非常满意,不仅满意,表情一副“你们队思想出了问题”,异常惊讶,也异常愉悦。

主持人也有点愣住,过了半天呆呆地说了一句:“呃,原来你们队是双人间啊……”

黄少天笑起来,他把话筒交给主持人,然后自然而然地站回到了喻文州身边。灯光下,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自然地目视前方。他感觉到喻文州在看他,喻文州的目光总是很温和但是却很有存在感,令他左顾右盼,变得矫揉造作,不像自己。

“你看我干嘛。”黄少天依然看着前方,小声说。

喻文州笑着摇头:“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黄少天也笑了,他抿着嘴不说话。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意味着什么。暗恋其实是一个人的狂欢,至少进退尺度始终是他捏在手里,他想明示,便要明示,他想暗示,就悄悄地把一切收好,装在口袋里,谁也不能奈何他。

喻文州仿佛还是不理解他的心意,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黄少天遇到了这个,心动了,那就只要这个。他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说出来,也许是某天他们再度夺冠,也许是某天他们在这赛场上终于要离开,也许是久别重逢,是他乡相遇,都不重要。在这之前,暗恋是酸甜交加的美梦,是少年衬衫口袋里的一粒水果糖。

 

 

 

 

 

 

END


文都发完了,等下发蛋糕(。

 


评论(54)

热度(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