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曾经意外 他和他相爱
在不会犹豫的时代

谢谢穆穆!穆穆是仙女,画得超好看!疯狂打call!

ps,场贩是有40本,大家记得去拿~and年底的CP21也会有的~

大家对无料还是不要太执念啦,爱你们(๑′ᴗ‵๑)

MuMu:

且插梅花醉洛阳

 

给米米 @米洛 无料的封面,由于时间比较赶,昨天晚上又把背景调了一下 不过封面是第二张浅色的,两个色调都挺喜欢的,希望大家也喜欢,祝大家国庆中秋快乐!!(PS:本子淘宝通贩已经秒没了,场贩还会有60本哦~昨天没抢到的10.5号可以去抢)

 

PS:之前的抽奖的海报也是印的这张  昨天已经印了 ...

美滋滋!!!

Zierland_子斓:

且插梅花醉洛阳 ,看的很开心,美滋滋~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哔——】的人设
意念艾特米米!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Zierland_子斓:

“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有多重,我知道思念是一种很美的事情”


是 @米洛 米米的暗涌,从看最后那里的时候就在想 文州最后那个被形容说是 温柔的表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会难过吗,会悲伤吗,平静里包含的温柔到底是绝望了多少次后还在爱着少天的坚定


希望能画出来那个感觉吧……


今天突然想起路易莎的一句话

“爱是我们去世时唯一能够带走的东西,它使死亡变得如此从容。”


哎,被你爱过,还能再为谁心动

啊啊啊谢谢呜呜呜最喜欢皮卡黄了!!!!爱你!!!!(づ ●─● )づ

Hello_Rabby:

@米洛 收到了,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意外的惊喜很开心!

看米太头像常放皮卡丘,画了皮卡黄和他的训练师小喻表点小谢意,感谢咯~

哎呀谢谢谢谢,他俩好帅呀!好配呀(๑>ڡ<)☆

Hello_Rabby:

【全职高手 - the killers喻黄】

※ 杀手paro。

昨天追了@米洛 太太的《蜚蜚》,一路看着两人白甜的互动冒小花,追到进度满脑给烦烦的XXX可以吃么?刷屏太可爱喽!画张图反馈太太~

不免俗暗搓搓地盼着HE…。

 ( 。ớ ₃ờ)ھ

披着雪的布丁:

解禁了就发一发

前段时间给 @米洛 米老师画的光阴番外的彩插><


 (๑>ڡ<)☆

缺一:

旧图混更。

偷懒没有用网点_(:зゝ∠)_ 事实证明是不行的_(:зゝ∠)_

《空烬》的插图以及最后用团子图改来做自娱自乐小周边的图。

【全职】[喻黄] 爱在监狱风云(END)

黄少天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蹭了一下大理石地面上的深红色痕迹,然后皱了皱眉头。

这帮人,胆子也太大了,真当这里是他们老巢啊?想怎么玩怎么玩?黄少天猛地站起来,硬挺的布料由于快速的动作摩擦出声响,和黄少天的脚步混在一起。

“203,干什么呢?”黄少天抬脚踹开203的门,咣当一声巨响,差点打到门边人的头上。

屋子里本来闹哄哄,看到狱警过来,立刻就安静了,一个个正襟危坐,好像每个人看上去都非常无辜,黄少天皱着眉头扫视一圈,发现少了个人。

“谁不在?”

黄少天这周上任,具体情况还不熟悉,他看了一下应该有人不在,但是还没发现是谁。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低着头。黄...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90)(END)

大结局,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小红心和评论,永远爱你们爱喻黄!


通贩链接:点我点我


90.


电竞之家在做黄金一代十周年采访时,给蓝雨的三位黄金一代成员出了一期合集。

第十四赛季结束,蓝雨夺冠,而与此同时,三位曾经担任蓝雨十年主力的队员一起选择了退役。

看比赛没几年的人可能会感到惊讶,蓝雨实在是不走寻常路,哪里有一口气退役三个主力的战队,下个赛季还想不想打了?但是了解蓝雨历史的人都知道,这是蓝雨祖传的画风,当年建队之初的队长魏琛和副队长方世镜,也是直接撒手一走了之,新人出道后,照样是打得风风火火,一片热闹,更何况现在卢瀚文早已能独当一面,新人辈出,形势比之当年,已经...

【全职】[喻黄] 一无所有(END)

一无所有

*带一点点修伞


黄少天坐在咖啡厅里,肩膀上停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海东青。

虽然除了他之外其他都看不到这只喜欢啃自己爪子的鹰,但是黄少天还是觉得它实在是太和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了,有一种走错剧组的感觉。

一想到接下来要见自己的相亲对象,据说是一个很厉害的向导,黄少天就更头疼了,据说这个向导精神力很强,玩枪的,精神体也是一只非常帅气的鹰,什么品种就不知道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自己这只鹰更猥琐的动物了。

到底为什么喜欢啃爪子,你是海东青!你的英俊潇洒的形象呢?

黄少天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对方还没来,他有些无所事事,继续默念自己的自我介绍。

我叫黄少天,中...

【全职】[喻黄] 一见不钟情(下)

4.


学期末的时候,魏琛照例组织所有人一起聚餐。

本科生都放假了,硕士生和博士生都在忙着写论文做实验,来的人不多,只有几个本地的,但是这不能影响聚餐的热闹,毕竟有黄少天在,没有他热不起来的场子。

聚餐的地点选在让黄少天很是怨念的那家烧烤店,他一看到老板家的小孩子,就要托腮感慨人生不公。

“你要这样想,”郑轩说,“等你博士毕业了,你就更难找到了。”

黄少天急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嘛!”

“不信你问老师。”郑轩看了看魏琛,又看了看坐在一边安静地等着的喻文州,“哎我说小师弟,你都看到你师兄这个惨状了,所以谈恋爱就抓紧啊,不然等你也读到了博士,一样的下场。”

“...

【全职】[喻黄] 一见不钟情(中)

3.


让黄少天有些失望的是,很快他就知道,他遇到的并不是田螺姑娘,是一个看到沉睡美少年入睡也不想亲的王子。

衣服是喻文州的,东西也是喻文州帮他收的,黄少天很感动,然后就把实验室里大量的数据工作丢给了他,美其名曰“锻炼锻炼”。

“既然你晚上也这么有时间,不如来帮我!”黄少天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为科学事业奉献一下。”

喻文州:“……”

“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一般晚上都会在实验室的,跟着我你能学会不少东西!”黄少天说,“哎,虽然带新人很辛苦,但是学长我向来都是愿意提携后辈,都是为了你的未来发展好,我只好辛苦辛苦,你不用谢我,真的,我做好事从来不计报...

【全职】[喻黄] 一见不钟情(上)

1.

黄少天站在讲台上,随手一挥文件夹,眼前立刻全是粉笔灰。

早晚要被呛死!黄少天深深感觉到人民教师的不易,在如此恶劣残酷的环境下做一名努力传授知识做祖国花朵的辛勤园丁已经很痛苦了,底下竟然还有人在睡觉?你睡觉就睡觉,打鼾是几个意思,这是赤裸裸的嘲讽吧!这都是知识!知识懂吗!那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再说了,我有讲得那么催眠吗?

如果魏琛在的话,一定会回答自己的关门大弟子一个字:有。

第二节课进行了十分钟,坐在台下睡觉的人数已经激增到了十五人,而全班也只不过有二十九个,其中病假三人,事假二人,无故旷课一人,清醒者,不过八人,这八人中,还有一个是黄少天的托——目光呆滞地坐在最后一排思考人生...

【全职】[喻黄] 千秋岁(END)

《斩风阙》之《千秋岁》


靠近城门的一家酒铺酒旗飘扬,来往的酒客却少,店主正在打瞌睡,一把剑横在案上,旁边放了一坛子的酒。熟客已然熟悉了这家店主是个惫懒人物,想卖就便卖,不想卖便不卖,你若要酒,自己倒便是,不过银子得留好,不然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追上门讨要银子。

酒肆里江湖人多,关外天高皇帝远,什么都说,也什么都敢说,一伙江湖人围在一块说着成王的事迹,嗓门极大,把店主给吵醒了。

他坐起来,收了剑,然后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前些日子边关外老有人一股土匪流窜,搞得鸡犬不宁的,谁家住在城关处,真的倒了血霉了。”一个用刀的江湖人一把把刀拍在桌子上,“这伙儿...

【全职】[喻黄] 定风波(END)

《斩风阙》之《定风波》


黄少天第二天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上下打量他,仔仔细细看了他全身,好像也没有发现被揍的痕迹,于是放下心来:“看来没什么事,师父还是仁慈的。”

“能有什么事?”喻文州笑了,“等下去前堂收东西。”

“什么东西?”黄少天一愣。

“昨天在镇上看到的。”喻文州说,“凡是你看到的喜欢的,都搬上来了。”

黄少天:“……”

到了前堂,黄少天着实吓了一跳,满屋子都是各种各样的玩意,古董铺凡是他摸到了的花瓶,全都摆在地上,还有一些他只瞟了一眼的玩意,一样不落都堆在那里。

“黄少天!”魏琛看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没法对喻文州发火,于是就只能对自己的徒弟出气了,“倒腾这么多东西干...

【全职】[喻黄] 少年游(END)

《斩风阙》之《少年游》


黄少天对张道士有种天然的敌意,喻文州觉得是他反应过度。但是黄少天又觉得这个道士来得好,魏琛忙着和他叙旧,蓝溪阁里的师兄弟也都忙着和这位不知道哪儿来的便宜师叔搞好关系,就没人有空盯着他了。

没人盯着了,黄少天自然就是想要溜,而和他狼狈为奸的,竟然还有一向老实安分的喻文州。

从喻文州入门的那天起,魏琛就给他们两个立了死规矩——不能私自下山。

喻文州是什么样的身份,一开始黄少天并没有什么太直观的感受,直到喻文州已然到了蓝溪阁一载有余,蓝溪阁外,仍有杀手埋伏出没,想要致这位皇子于死地。

“他是我们惹不起的人。”魏琛敲着黄少天的脑袋,“他要是出事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全职】[喻黄] 桂枝香(END)

《斩风阙》之《桂枝香》


黄少天抱着木桩子打瞌睡流口水的时候,还不知道山前发生了怎样的热闹。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一块云片糕,又白又甜,散发着迷人的甜味和极具诱惑力的香气,但是却怎么也够不到手边,想得他心里直痒痒,几乎快要让他抓狂了。

他不常偷懒,但是一旦偷懒,那是谁也喊不起来他。今日早课上看了一会儿书,他就很没精神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下了学也叫不起来,蓝溪阁所有人都去前山凑热闹,就只他一个人落单。

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想是昨儿夜里练功抻了筋骨,黄少天站起来活动活动,揉着脖子向外走,刚走了两步就看到蓝河匆匆忙忙地在他眼前跑过去,蹬蹬瞪又跑回来。

“怎么了?”黄少天忍不住问了一句。...

【全职】[喻黄] Poetic Romance(END)

Poetic Romance


黄少天已经好几天没有出去了。

屋里东西齐全,他实在是懒得出去,再者,他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

这个“安全”不是说他自己不安全,而是他出去了,对别人来说不安全。魏琛给他下达了闲来无事多看书好好学习的指令,就是不想让他出去制造混乱。

“我不会制造混乱的。”黄少天一本正经地和魏琛讨价还价。

魏琛穿着一件深色的斗篷,看上去非常搞笑:“你的存在,就是一种混乱。”

黄少天:“……我不是!”

“我知道你最近很闲,”魏琛抖了抖他的斗篷,把帽子上的宝石正了正,“等到你完全好了,我就带你去森林。”

黄少天瘫在床上,一脸的生...

【全职】[喻黄] 书生与龙(END)

书生与龙


天上会掉下来很多东西。

喻文州见过的,下雨,下雪,下冰雹,还有一次刮大风下暴雨,把村外池塘里的鱼也卷起来,吧唧,落在喻文州院子里,在地上扑腾扑腾的。

天上下鱼的时候邻居李轩正在屋内推磨磨黄豆,听到声响出来看热闹,他一出来就隔着木栅栏看到喻文州院子里扑腾的鲤鱼跃起来老高,李轩吓了一跳,回去就和吴羽策说,隔壁喻先生果然不同凡响,原来是鲤鱼成精。还会飞,飞老高!

李轩嗓门太大,别说喻文州了,十里八村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喻文州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个瓢准备舀水,顺手就把院子里的鲤鱼捡回去,并且决定炖汤也不要给隔壁送过去了。

喻文州是个秀才...

【全职】[喻黄] Eversleeping(END)

Eversleeping


喻文州停下车,摇下车窗,面前出现一个狼狈的年轻人。

窗外大雨如注,砸在车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喻文州摇下车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雨淋了个正着。面前的年轻人显然要比他狼狈得多,他上身穿的白色运动衫满是泥点,整个人在雨中瑟瑟发抖,他声音倒是响亮,吼得喻文州觉得耳膜都疼。

“可以搭你的车吗?”

“可以。”喻文州实在是无法拒绝,天已经黑了,这条路又偏僻,如果他不让这个年轻人搭一程,他可能要在这里走上整夜了。

年轻人很快钻进车里,快得像条泥鳅。

扑面而来的冷意。

年轻人坐在车后座,全身湿淋淋的,喻文州从副驾驶的位子上拿起一条干毛巾递给他。

“你...

【全职】[喻黄] 蜉蝣(END)

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永远16岁的天天!


蜉蝣


1.


李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裹着羽绒服坐在车里吃饼干。

头发湿哒哒的也没空擦,他随手扯了一条毛巾搭在头上,外面实在是太冷了,风从车门缝里吹进来都感觉自己要被冻成冰。随手甩了一下手上的饼干渣,用快要冻僵的手指戳了一下接听键,这才勉强听到李轩的声音。

“喂……”黄少天还嚼着饼干,喉咙有点发干,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有事吗?”

“你干嘛呢?生病了?”李轩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问了一句。

“没有。”黄少天摇摇头,“什么事?”

“明天同学会你来不来?”李轩说,“我知道你在G市拍戏呢,有没有时间...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9)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金针排骨酱焖扁豆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七夕快乐啦啦啦!


国家队回到B市还没出机场,就看到了红底黄字的大条幅:热烈庆祝中国国家队获得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

这个条幅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离了好远都能看见,而且占地面积之大,冲击力之强,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王杰希抬头仰望了半天,扭头问叶修:“这是你做的么?”

叶修觉得王杰希很不讲理:“凭什么怀疑我?”

“就你那么土。”王杰希说。

“这不一定。”方锐一边摆弄手机一边插刀,“嗨嗨嗨,李轩在这儿呢,国家队队服上别一中国结这事就他能做出来,你们竟然冤枉叶修!”

“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李轩掐着...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8)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牛蒡芦笋烧鱼头

PS,今天有白切鸡!同学们,多吃点,本食堂的最后一次白切鸡。

今日头条:赢啦,完结也倒计时啦


88.


比赛结束是在下午五点,黄少天睡了一觉,醒来都凌晨一点多了,他爬起来揉揉太阳穴,呆坐了半天,一扭头,发现喻文州就合衣睡在旁边,资料文件散落在床上,黄少天蹑手蹑脚地转了个身去收,结果刚一碰到喻文州,他就立刻醒了。

“你醒了?”喻文州揉了揉眼睛,“饿不饿?”

“还行……”黄少天抓过文件纸塞进夹子里,“你怎么睡这里啦?”

“一直在你身边来着。看了会儿资料,然后就睡着了。”喻文州坐起来,“我去给你叫个餐吧。”

“嗯...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7)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米茸芋丝虾煲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用爱发电,用爱比赛


87.


集训了一周过后,国家队正式启程前往苏黎世。

飞机坐了太久,下来的时候每个人都龇牙咧嘴的,周泽楷站在原地揉了一会儿脖子好像没有揉对力道,一只手捂着脖子一只手推着行李箱走在最前面。有脖子酸的,也有腰痛的,张佳乐几乎整个人趴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成滑翔姿态,感觉自己又要起飞了。黄少天倒是还好,喻文州东西带的齐全,什么颈枕抱枕毛毯一应俱全,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着,感觉像是要去参加运动会。

世邀赛的委员会为每支队伍都准备了单独的活动区域,在一家酒店的某...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6)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青豆牛肉末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黄少天:我觉得喻文州针对我!


86.


打牌告吹,别说打牌了,连手机都给没收了,黄少天趴在床上奄奄一息,感觉世界崩塌。

“早点睡。”喻文州站在门口,帮他把灯关上。

“我没有手机!那我明天早上起床怎么办?”黄少天做最后垂死挣扎。

“我来叫你。”喻文州的微笑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是这句话见血封喉,“早上七点,你要习惯国家队集训的节奏。”

黄少天:“……”

“晚安。”喻文州声音很温柔,但是黄少天已经来不及好好感受这温柔了,他就觉得痛苦,非常痛苦,竟然七点就要起床!在战队的时候也是九点才...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论坛体番外(上)

悲伤地算错完结日期,插播一部分论坛体

 @衾哥哥 


1.

时间线:第三赛季夏休期

标题:理性讨论,怎么才能打败叶秋?

三连冠啊,强到让人想哭


2楼

看你怎么打了,你要是带上五十个彪形大汉,叶秋估计就求饶了


3楼

Big胆!敢对叶神下手!带我一个吧!戳我头像联系我,我再出五十个彪形大汉!


4楼

荣耀上,暂时没有


5楼

明天的叶秋


6楼

看到楼上很感慨……他强就算了,还每天都在变强,这是怎样的世界,比我优秀的人比我还努力。


7楼

我提议一个彪形大...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5)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剑花蜜枣煲肚舌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人们终于想起被查房小分队所统治的恐惧……


85.


第十赛季的决赛终于大幕落下,兴欣逆袭成功,叶修用神一样的表现结束了轮回想要三连冠的雄心,成功地拿下了职业生涯的第四个冠军。在这一刻,几乎在座的每一个职业选手都从心底油然而生出对对手的尊重和钦佩。

所有人起立鼓掌,为了叶修和兴欣的表现,更多的,也是为了荣耀这两个字。

从特殊通道退场的时候,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根充气棒拿在手里,颠了一会儿又扛在肩上,看上去像孙悟空,卢瀚文跳起来想抢,被黄少天灵巧地躲过了。

“刚刚比赛有没有...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4)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青木瓜花生猪骨汤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黄少天:总有刁民想要害朕!


84.


经理敲门进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在看选手资料。

“黄少天呢?”经理四处看了看,没瞧见黄少天的影子,觉得还挺奇怪的。毕竟每个夏休期喻文州要留下来几天,黄少天多半也就不会走。

“去看魏队了。”喻文州笑了笑,“今天早上走的。”

“哦……”经理点点头,“发布会的事儿,我都知道了。”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资料:“其实我也有欠考虑的地方……”

“不不不,我觉得你说得挺多的,”经理连忙阻止了喻文州的话,“有个记者明显就是连剑客最基本的操作都不懂,就胡说八道...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3)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咸蛋蒸肉饼

PS,今天没有白切鸡

今日头条:

蓝雨:在发布会场合,蓝雨郑重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黄少天

记者:那喻文州呢?

蓝雨:那个比较难触发,但是触发了无法控制,别怪我没提醒你


83.


十赛季大幕拉起,荣耀赛场风起云涌。

对于很多人来说,其中一个很大的影响就是叶修回来了。通过挑战赛重回荣耀赛场的叶修不仅回来了,还带回来一支实力难以预测的队伍,这支队伍乍一看好像很草根,但是仔细一琢磨,好像还是挺星光璀璨的,叶修、方锐、苏沐橙,三个全明星,放在哪个战队都是引人注目的,可是其他选手的水平似乎又太水了点,...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82)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茄汁虾仁酿豆腐

PS,今天有白切鸡!必须有!

今日头条:还有什么能比黄少天更甜


82.


黄少天坐在食堂吃午饭,动作像一只仓鼠。

喻文州和黄妈妈坐在他对面,差别是喻文州一直笑而不语,黄妈妈则一直在对他从头到尾进行点评,结论就是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未成年一样!很丢人!

黄少天很想反驳,但是好像没什么可反驳的,只好闷头吃饭。吃着吃着就很专注了,把黄妈妈在耳边的唠叨一律过滤,专心吃饭,食堂的饭真的很好吃,黄少天越吃越来劲,状态臻于化境,达到了物我合一、无我无物的状态。

“黄少天!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黄妈妈敲了敲他的碗。

喻文...

下一页
©米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