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曾经意外 他和他相爱
在不会犹豫的时代

暗涌本宣

明天晚上七点开始┗|`O′|┛ 嗷~~

发货大概在七月末八月初的样子~

pvc要和纸质的叠起来才有效果哦~谢谢 @四面储鸽 画出了我的脑洞~

之前买过本子的可以单独买明信片哦~彩插也做成明信片了,塞进去和真实彩插一样,不需要重复购买本子~

内容变化:更正了错别字和标点符号错误;修复部分描述字词(未更改剧情走向);新增番外一篇(会公开发布)。

新番外是一个如果他们没有互相算计卧底的前提,会怎样恋爱相处的故事,灵感来自于我又看了一遍彗星来的那一夜……

【汗,本来想把番外也打包印个小册子方便已经买过本的朋友们,但是番外太少了根本印不起来

地址这里~...

【全职】[喻黄] 恋爱现场(2)

*如果被屏蔽了告诉我,lofter日常首页看不到自己发的东西

*暗涌应该这周末可以预售,在做宣图啦


2.


黄少天差点被烟给呛到。

他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喻文州这张脸,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这是肯定的。但是不得不说,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但是这种熟悉感是本身就有,还是因为喻文州一句话而产生,那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黄少天非常冷酷地回答。

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派出所正常上班,但是依然门庭冷落。楚云秀坐在窗边修指甲,这下好了,连办临时身份证的小情侣都没有了。

“旅游淡季,都这样。”魏琛说,“先把新来的同志资料录了啊。”

录档案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变成了黄少天的工...

【全职】[喻黄] 恋爱现场(1)

坑不坑不知道,先写着,嘿嘿嘿

非常土味的一篇(x


1.


黄少天蹲在路口嗑瓜子,一边嗑一边往胡同最里面瞄。

巍山是个古镇,在大理境内是个不温不火的景点。这里和大理市内的古城看上去没啥区别,卖鲜花饼的和卖黑糖的挤在一起,对卖花的翻白眼,他们就没一个是本地人。

两点了,胡同口别说是人,连个屁都没有。黄少天腿都蹲麻了,赶紧换了个姿势继续蹲着。手里的五香瓜子吃得差不多了,掌心黏黏糊糊的,黄少天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卫生纸擦了擦,然后随手丢在地上。他掏出手机,在微信群里吼了一声。

“消息到底准不准啊?”

夏天午后,没人应他。

就在黄少天准备放弃的时候,胡同口清晰地传来摩托车...

【全职】[喻黄] 急景雕年(END)

发一个可能很多人都没看过的小短篇,今天整理文档时候翻到的,不知道当时是被我删了还是被屏蔽了


急景雕年


午后落了一阵急雨,把巷口角落青苔的一片碧色映得更加深沉。

深黛色的青苔又湿又滑,郑轩站立不稳,差点跌了一跤,他扶着墙站好,打量了一圈后小心翼翼地向巷子深处走去。刚问了镇上卖糖炒栗子的老婆婆,老婆婆虽然眼睛不太好,但是中气十足,为郑轩指了路,告诉他喻先生的住处就在这条巷子里。

“就在深处,”老婆婆在灰蓝色的衣服上擦了把手,“打着旗子的。”

喻先生家并不卖酒,却打了一面酒旗。上既不书“稻香村”,亦不书“红杏在望”,只一个斗大的“酒”字,斜插在房梁上。旗...

《死了都要爱》之李轩生日特别篇

 @衾宝 和我都是有良心的人,我们作为李轩全宇宙后援团勤恳(呸)的工作人员,怎能不在这个伟大的日子为我们宇宙精华轩哥哥献上贺礼?

虽然大家可能已经不知道死了都要爱是什么了!没错,我们一翻,发现是三年前的旧文……!前文戳这里

岁月不饶人,但是轩哥哥永远18岁,永远年轻帅气,永远是我们的宝!生日快乐!


1.

五月过了快一半,地府里到处充满着节日的气息,每个办事员的脸上都鬼气洋洋。当然了,地府里每个月都是如此,时间太过漫长,工作也不存在什么刺激性,加上盈利又丰裕,所以传统企业就开始注重传统节日。

普遍的比如七月半鬼节,春节,清明节。以及紧跟时代的劳动节,妇女节,情人...

【全职】[多CP] 死了都要爱(1-7)

一个三年前的旧文,我和 @衾宝 合写的

明天是个伟大的日子,我们准备了一个特别篇,所以放出前文供大家回忆。


1.


李轩披着黑无常的一身黑斗篷站在奈何桥上,忧伤地看着过路排队喝汤的各位鬼魂。

他此刻的心情难以言喻。

由于孟婆最近搞黑暗料理把自己搞得胃肠不好,最近都不能来上班,所以现在奈何桥边分发的孟婆汤都是李轩熬的。他照着孟婆给他的食谱战战兢兢地熬了一大锅汤,信心十足地端了过来,但是似乎各位鬼魂都不是很买账,白无常吴羽策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分汤,鬼魂们都在一边扶着奈何桥的栏杆哇哇地吐。

李轩的汤太难喝了!连鬼都咽不下去!

不喝就不能进地府,但...

【全职】[喻黄] 且插梅花醉洛阳(END)

鱼鱼生日快乐!祝鱼鱼今年也能拿冠军泡少天,美滋滋~

对不起!原谅我只能发个旧文凑数……哎,其他就不多说了,也祝大家新年快乐~年年有鱼~


1.


窗外春意融融。

黄少天托着腮看着外面飞过的蜻蜓,不由得心猿意马,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蓝溪阁的东边有湖,芦苇丛浩浩荡荡,里面有许多不知名却好玩的水鸟盘踞,有次他还见到一只绯色的鸟,身上的羽毛亮得像黄昏时的晚霞,飞起来格外瞩目。只是水边蚊虫也多,黄少天每次都要被咬一身的包。

不管怎么样,外面总归是好玩有趣的,比坐在床边给一个不认识的人扇扇子好——这个人都躺了几天了,还一点转醒的意思都没有。

黄少天放下扇子屏住呼吸,猫着腰从...

关于我是从哪些方面来了解蓝雨的一些故事

复健一下(突然闪现

评论看到好多眼熟ID,大家还在,感动😭

主题:新人,真心求教,为什么联盟比赛不允许语音?
平时打网游不都是可以说话的吗?光打字好累啊,而且感觉根本忙不过来?

1楼:为什么会有人这样问,你蓝雨粉?或者准确地说……你喻文州粉?

2楼:一针见血哈哈哈哈!大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优秀!

3楼:我上次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大清还没亡

4楼:看了看楼主的个人主页,感觉是蓝雨粉啊……那打字忙不忙的过来你心里没数吗?看看你们副队长,每场垃圾话量比自己输出都高你就不想表示一下吗?

5楼:关于这个问题:
黄少天:其实我无所谓
其他人:我有所谓!!!

6楼:联盟有联盟自己的考量……算...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Zierland_子斓:

“以灵魂欢呼 爱你” @米洛 

终于把最想画的场景画了……米米的《暗涌》,少天第一次唱骚灵情歌的时候,希望画能传递出那个感觉了

感谢米米送的暗涌,带图repo~

谢谢穆穆!穆穆是仙女,画得超好看!疯狂打call!

ps,场贩是有40本,大家记得去拿~and年底的CP21也会有的~

大家对无料还是不要太执念啦,爱你们(๑′ᴗ‵๑)

MuMu:

且插梅花醉洛阳

 

给米米 @米洛 无料的封面,由于时间比较赶,昨天晚上又把背景调了一下 不过封面是第二张浅色的,两个色调都挺喜欢的,希望大家也喜欢,祝大家国庆中秋快乐!!(PS:本子淘宝通贩已经秒没了,场贩还会有60本哦~昨天没抢到的10.5号可以去抢)

 

PS:之前的抽奖的海报也是印的这张  昨天已经印了 ...

美滋滋!!!

Zierland_子斓:

且插梅花醉洛阳 ,看的很开心,美滋滋~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哔——】的人设
意念艾特米米!

1.
《且插梅花醉洛阳》

CP:喻文州X黄少天

题材:古风武侠

规格:44P/2W字/骑马订

作者:米洛

封面: @MuMu 

徽章: @阳离子破城炮 

排版&设计: @六月兔肉软软 

(谢谢穆穆~谢谢我女神~谢谢六六~爱你们(づ ̄3 ̄)づ╭❤~更要谢谢好心的印厂,拯救我们这群拖延症o(╥﹏╥)o)

无料内容:无料本+星幻膜徽章(徽章直径58mm)+封面明信片

十区only场贩:摊位h0h1,投喂可领,共40套(国庆出去浪啦所以不能到场,投喂寄售妹妹即可)

【每人限领一套,不得代领】

【摊位上还有一些别的...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Zierland_子斓:

“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有多重,我知道思念是一种很美的事情”


是 @米洛 米米的暗涌,从看最后那里的时候就在想 文州最后那个被形容说是 温柔的表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会难过吗,会悲伤吗,平静里包含的温柔到底是绝望了多少次后还在爱着少天的坚定


希望能画出来那个感觉吧……


今天突然想起路易莎的一句话

“爱是我们去世时唯一能够带走的东西,它使死亡变得如此从容。”


哎,被你爱过,还能再为谁心动

“我知道相思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Zierland_子斓:

“君若无我,问君怀抱向谁开?”

来个回忆的颜色吧,谢谢米米授权给画,暗涌是我看过的最震撼的喻黄……没有之一……之前那波暗涌没赶上买,希望能收到余本……

 

@米洛 之前嗦好的少天和阿姆斯特朗Q.Q,还有一张老鱼的(扣手里了)

昨天!!一想这个!!又!!!!闷被窝里哭了!!!!!!!!!!!

【全职】[喻黄] 烟火(5)(END)

5.


黄少天一大早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没睡好、没睡够,但是卢瀚文来了在卧室打游戏,连一点游戏的背景音乐他都觉得头痛得要死。

“瀚文啊……”黄少天躺在床上搂着卢瀚文的腰,“可以静音么?我有点头痛。”

卢瀚文乖乖静音了。

“少天叔叔,你怎么了啊?”

黄少天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使劲揉了揉阵阵刺痛的太阳穴:“啊……我可能是感冒了。”

黄少天不常生病,但是每次生病都是一场难以收拾的灾难,他在床上躺了一上午感觉四肢酸痛,头晕眼花,没有任何好转,艰难地爬起来去药箱翻药。

“瀚文理我远一点,会传染。”黄少天咳嗽两声,感觉自己连喉咙也要...

【全职】[喻黄] 烟火(4)

4.


卢瀚文被喻文州狠狠修理了一顿。

修理过程包括慈爱又细致的教育、严厉而不留情面的训斥、条分缕析的解释以及明确清晰的惩罚,卢瀚文嗷嗷地哭了两分钟,发现喻文州根本不理他,擦了擦眼泪去看小人书了。黄少天坐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地看着,心想养孩子真是一个技术活儿加体力活儿,顺便还要辅修一下表演专业和心理学专业,累,真的很累。

喻文州是怎么做到的?卢瀚文聪明又健康,性格好得不得了,一点都不像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喻文州付出了多少努力?黄少天是很怕养孩子的,一想就头疼。他只会宠着,无法无天地宠着。

“过来帮我个忙。”喻文州冲发呆中的黄少天招招手。

“哦,来了。”黄少天...

【全职】[喻黄] 烟火(3)

3.


喻文州出差的几天,黄少天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掰着手指头算,喻文州搬来也一月有余,他和卢瀚文几乎是非常完美地嵌入了黄少天原本无聊的宅男生活,让黄少天这个空虚寂寞冷的老年人感受到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是什么意思。这下喻文州出差三天,黄少天烦躁得只想砸墙。

对,趁喻文州不在砸了算了,黄少天看着两间房子之间薄薄的墙壁,递给卢瀚文两把玩具锤子。

“砸,”黄少天说,“砸穿了为止,大锤50小锤30,日结。”

卢瀚文还听不懂信息量这么大的对话:“???”

但是卢瀚文不会忘了自己的间谍身份,有事没事就查户口。

“少天叔叔怎么还没结婚啊?”

“少天叔...

【全职】[喻黄] 烟火(2)

2.


于是卢瀚文的一天变成了: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去黄少天叔叔家度过愉快的一天,然后晚上三个人一起吃晚饭,回家睡觉。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我们的家啊?”卢瀚文一边吃早饭一边问。

喻文州吹着热粥,保持微笑:“怎么了?黄少天叔叔不好吗?”

“好啊!”卢瀚文最近对黄少天好感度暴涨,因为黄少天特别会打游戏!什么游戏他都会!

“那就好。”喻文州拿起桌上的饭盒,“走了,去给黄少天叔叔送去,肯定还没吃呢。”

“肯定没有!”卢瀚文大声说,“他特别懒!不起床!”

为了方便来往,喻文州拿了黄少天的备用钥匙,他打开门,黄少天果然还没醒。他穿着短裤睡得正香,卢瀚文扑过去试图提供叫醒服...

【全职】[喻黄] 烟火(1)

烟火(1)


又名《旱涝保收》《纯情房东俏房客》

垃圾都市爱情狗血家庭剧,你想要的,这里通通没有。

预警:年龄差(比较大),且有孩子


1.


黄少天剥了个橙子,站在门口看隔壁搬家。

对面的房子也是他的,他平时孤家寡人一个,住一个两室的房子都是浪费,于是就把剩下的那间贴了广告打算租出去,这个房子地段好,又是新房,很快就有人来问。黄少天选了一个看起来靠谱的,就租了出去。

租户是个金融律师,看照片长得也很不错。据说才二十五岁,单身,带个男孩子,五岁左右。黄少天一看照片,好可爱,卡哇伊,立刻拍板决定租给这家了!

人气,烟火气,他一个三十五岁的未婚男青...

【全职】[喻黄] 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END)

天啊,可见作者起标题的思维枯竭到了什么程度!

小秘书大法好 @衾宝 


 

我早就觉得你有问题


黄少天一进公司就觉得气氛热烈得有点异常。他放下背包过去凑热闹,发现是隔壁财务部门的老大下周结婚,在发喜糖。喜糖人人有份,黄少天也接了过来,还剥了一颗放嘴里。而女同事们正在八卦,一通互通消息后结论是公司的钻石王老五已经所剩无几,大概觉得有些空虚,长叹一声,开始感慨人生。

“没啊,咱们部门小黄就没对象啊。”有人说。

黄少天脚步一顿,差点被糖噎死,我又不是钻石王老五!我连黄金白银王老五都不是,最多是个倔强青铜,...

【全职】[喻黄] 术士终结者(END)

音乐总监喻&富二代老板黄


术士终结者


黄少天打游戏的时候,微博跳出来提醒。

提醒的内容是今晚蓝雨晚宴视频网站将进行全程直播,音乐总监喻文州将携新人亮相,并且发布今年下半年的全新音乐计划,大咖云集,群星璀璨……

内容黄少天当然是知道的,蓝雨是他家的公司,这些内容还是他和喻文州商量之后定下来的,甚至大多数都是依着黄少天的意思。

该死的弹窗,耽误了放技能,让对面的术士给跑了。黄少天愤怒地敲着键盘发泄不满。不过他操作相当快,很快就重新抓住了对面的术士,一个三段斩接落凤斩,干脆利落地把对方KO了。

“你什么时候出门?”

“你管好你自己吧,管我干嘛……...

【全职】[喻黄] 不理性动物(END)

*蜚蜚番外,请先阅读正文


虽然人类的决定常常看似愚蠢,但如果你透过表面去深入探究,就会发现它们往往是深度理性的。

——道格拉斯·肯里克《理性动物》

黄少天:放屁,如果你透过表面去深入探究,就会发现还是很不理性!


内容简介:r18……中午大口吃肉,道具爱好者的新世界~


《不理性动物》AO3点我点我

长图点我


这个小番外会收录在再刷的《蜚蜚》中,以延续这个小黄本的seqing本质~


【全职】[喻黄] 新建文本文档(下)

新建文本文档(下)


6.


留蓝雨做指导的第一年还算清闲,夏休期的时候黄少天回家走亲访友,采访了很多恋爱中或者已婚的前辈,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黄少天是不会谈恋爱的,而且觉得腻腻歪歪的很恶心。喻文州呢,看起来是个情场高手,但是他从没教过黄少天怎么去谈,而后异地而处,更是无从谈起。

他们确实在一起了,不是在同人文和CP粉的脑洞里,但是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站在原地转圈,甚至有些尴尬。黄少天主动去找喻文州的次数甚至变少了,他总觉得这样很奇怪,根本就不像一对情侣。而生活中那些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异地而处,又没有什么讨论的价值。

“少天有喜欢的人啦?在一起啦?”所...

【全职】[喻黄] 新建文本文档(上)

新建文本文档(上)


“我去旅行,是因为我决定了要去,并不是因为对风景的兴趣。”

——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喻文州到机场的时候距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现在是下午一点半,机场人来人往。

打开微信,黄少天还没有发任何消息或语音过来,喻文州把手机装进背包,决定在候机大厅等他。黄少天住在距离机场不远的酒店,过来的话应该只要一会儿。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柬埔寨,东南亚国家即便是持签证入境,海关的工作人员也会要一些小费,喻文州口袋里装了不少美元的零钱,这是他来时特意去银行兑换的,不然到时...

【全职】[喻黄] 进化论(END)

机器人喻&淘宝卖家黄

and一丢丢周橙


进化论


1.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肖时钦从仓库里拿出来的机器人。

“你真不要了啊?”黄少天翻看说明书,“这种机器人都卖得挺贵的吧。”

“是很贵的,”肖时钦擦了擦汗,“但是这是个试验品,功能不是很齐全,有一些bug,现在卖得都是没bug的。”

“他能干什么?”黄少天皱眉,“什么都不干的我不要啊,万一我妈来看我,我把他放角落里,我妈还以为我买了个充气娃娃……”

肖时钦满头黑线:“是男的。”

“那还好了……”黄少天看着严实合缝的包装,“打开看看呗?”

“你回家再组装吧,很简单的...

【全职】[喻黄] 包办婚姻(END)

*附带一丢双鬼和韩楚!爱我的小秘书! @衾宝 


包办婚姻


2X85年,由于人口极端老龄化、自然增长率为负,人类社会出台了新的婚姻政策,要求所有未婚男女青年必须在25岁前完成自己的第一次婚姻。

“也就是说……”黄少天认真研读报告,“还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

“可以有,可以有一百次,”李轩说,“主要是鼓励大家先结了,一般情况下,结了搞一搞就能搞出来孩子了。”

黄少天一头黑线:“我不会生,我是gay。”

“下有对策,上有政策嘛,”李轩一副过来人的样子,“gay怎么了,gay可以代孕...

【全职】[喻黄] Sweet(END)

*光阴的故事番外,也可以单独阅读

*可能需要注意的雷点:主要是讲怎么养女儿……


Sweet


喻文州站在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前,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联盟最近很忙,派他去B市出差了两周,这两周如果是平常还好,但是现在家里一人一狗就算了,还多了个小累赘。喻文州总觉得他一眼没有照看好,家里就要天翻地覆了。

小满是两个月前来到家里的,在这之前,领养的手续办了足足半年,两个人为了各种手续简直跑断腿,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最后把领养的手续办妥,这中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到一想就头痛,黄少天只要想起来,就会巴拉巴拉和小满念叨一通。小满也听不太懂,奶声奶气地哼哼两...

【全职】[喻黄] 归来(END)

*暗涌番外,请先阅读正文


归来


BGM-李悦君《梦伴》

(好听!切题!一定要听!)


从医院的康复科离开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喻文州终于结束了两边跑的忙碌生涯,可以把两个需要照顾的对象放在一块集中处理。阿姆斯特朗近来又肥了不少,黄少天进门,它猛地扑上去,吓了黄少天一跳。

“要成精了……”黄少天单手提起猫,舔了舔嘴唇,“真是好胖好胖,肉好多,正好我现在需要大补,炖了吧。”

猫嗷的一声挣脱开跑了,习惯性地往沙发下钻,黄少天偏要和它较劲,刚要俯下身去捉,冷不丁地被喻文州拦腰抱住。

“别乱动了。”喻文州另一只手还拎着刚买的蔬菜,“比猫还不省心。”...

【全职】[喻黄] 春思记(END)

古风,捕快<。)#)))≦和江洋大盗(?)黄

一块没什么实质内容的小甜饼

*配合轩周《譬如朝露》食用风味更佳


春思记


喻文州撩起袍子坐下,低头看看木桌上的茶碗,轻轻一吹,吹起一阵沙土。

店铺里忙碌,小二来不及挨个招呼,他肩上搭着一条被黄沙晕染了颜色的抹布,风卷残云似的一抹,就算是把桌子擦干净了。几乎无味的茶水落在并不干净的碗底,溅起几滴水珠,在黄昏落日中闪光。

在这里没法讲究,喉咙干渴得如同要灼烧起来,迫不及待地需要一场甘霖骤降的洗礼,喻文州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这是他来到破山镇的第七天。

作为整个镇子...

【全职】[喻黄] Deja vu (END)

试了一下九十年代的设定,我真的不了解南方,所以私设了北方


Deja vu


1.


黄少天是接到苏沐橙的留言后急匆匆赶回来的。

进屋的时候苏沐橙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剧吃着薯片,黄少天火急火燎地推门进来,连鞋都不换,冲进卧室、卫生间、厨房搜查了个遍,甚至连阳台这种一眼看穿的地方都不放过。

“你做什么?”苏沐橙叼着薯片问。

“那个男的呢?”黄少天把不存在的袖口装模作样地挽起来,“居然跑到家里来了,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楼下呢。”苏沐橙笑了笑,“你上来的时候没看着?”

黄少天:“……”

苏沐橙给表弟说有一个警...

下一页
©米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