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你经过时夏末的荧虫在咬我耳朵,
日出之后旷野的暖意越来越少了

黄少天今天高考,语文不知道考得怎么样

【全职】[喻黄] 微澜(9)

9.


黄少天终于想起来反抗,虽然这时候他已经被喻文州接送一周了。

“孩子大了。”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都多大了竟然还用孩子两个字来形容!他真的很大了!已经是成年人了!

肖时钦感觉很无语:“你现在很像一个单亲爸爸,你注意点,这个状态保持下去老得快,黄少天就像你的拖油瓶,小心到时候你讨不到老婆。”

喻文州不以为意,微笑道:“谢谢你的提醒。下午有空么?有个会替我去开一下。”

肖时钦一愣:“什么会?”

喻文州继续保持着微笑,连弧度都是那么的标准真诚:“家长会。”

肖时钦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下午还有很多文件要看。”

说是家长会,但是开会对象只有喻文州一个...

【全职】[喻黄] 微澜(8)

8.


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黄少天暗中观察喻文州,并不像是听见了自己那句话的样子。

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推测,以喻文州封建家庭大家长的恐怖形象,如果得知他弟是弯的,还光速喜欢上自己带来的帅哥管家——百分百会暴跳如雷,并且对他进行一番深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搞不好还会把吴羽策给辞了!

肯定会的,黄少天忧心忡忡地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喻文州一看就是一个冷酷无情腹黑恶毒的反派角色,他仿佛能想象出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时刻他和吴羽策手拉着手跪在门外,喻文州霸道狠毒地对他们喊一起滚出去……哇,好苦情啊,黄少天心想,好像人选有点不对劲,我又不喜欢吴羽策……我喜欢谁啊?谁啊谁...

【全职】[喻黄] 微澜(7)

持续垃圾伦理剧套路,朋友们,吴羽策能怎么办,猫也很绝望啊


7.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身边,无论怎样都觉得不对劲。

喻文州似乎很忙的样子,从上车开始就在讲电话,说的还是英语,很多单词黄少天也不太听得懂——要是换成英语听力里面Jack和Tom字正腔圆地讨论天气他大概就能听懂了。

真无聊啊,黄少天想着,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他刚刚登录上开了个副本,喻文突然凑过来,距离挨得极近,吓得黄少天差点把手机从窗子丢出去。

“干、干嘛?”黄少天吓得都结巴起来了。

“系上安全带。”喻文州直起腰来,咔哒一下把安全带帮黄少天系好,“注意安全,黄总。”

黄总你妹!黄少天开始对这个称呼有意...

【全职】[喻黄] 微澜(6)

6.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他习惯性伸长手臂在床上乱滚,滚到一半发觉有所阻碍,还以为障碍物是抱枕,于是干脆闭着眼睛把腿也搭了上去。

但是很快他察觉出不对劲来了……好像触感不是很软,甚至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动。黄少天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以一种很猥琐的姿势侧躺在床上,整个人半挂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看着黄少天,面带笑意地问了个“早”。

靠啊!怎么是他啊!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下床,在喻文州的注视下完成了他人生中最快起床记录。

气氛一度很尴尬。

“你好点了没?”黄少天光着脚站在地上,感觉有些冷了,于是跑到椅子上坐着,隔着老远问了一句。...

【全职】[喻黄] 微澜(5)

5.


黄少天全身湿透,坐在车里看到那个漂亮姑娘把喻文州送到车门口。她的声音很甜很清脆,黄少天仿佛在逃避什么似的,干脆低下头去不再向外看。

车门打开,冷气逼人,喻文州坐在黄少天身边,一身的酒气。黄少天捏着鼻子看向他,皱着眉问:“你喝了多少?”

喻文州倒不是醉得神志不清,而是胃痛得说不出话,他听见黄少天在问他话,于是艰难地抬起手比了个手势。

“两杯你就这样了?”黄少天觉得难以置信,这也太菜鸡了吧!两杯啤酒!这不就是像喝水一样!

“两瓶。”吴羽策好像能看穿黄少天在想什么,冷冷地替喻文州回答,“红酒。”

黄少天不再说话了,他转身把车后座的毯子丢在喻文州身上,然后扭过头抱着肩...

【全职】[喻黄] 微澜(4)

再重申一下这篇文的定位是狗血家庭伦理剧……一股子偶像剧混合大妈剧的画风,请不要有除此以外的期待,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当年看垃圾偶像剧的快乐!


4.


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大约是窗外风雨声声催人入睡,但是更大可能是因为张佳乐又在磨牙,磨得他精神恍惚,焦躁又无奈,慢慢就睡着了。

等他醒时,又是中午。

“你再不起来都吃晚饭了。”张佳乐提着外卖进来,把塑料盒放在桌上摆开,“雨停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回了。”黄少天还在赌气。

“不回了么?不是昨晚还在想你哥,弟弟不应该是哥哥的贴心小棉袄吗?”张佳乐觉得莫名其妙,“我和我弟就关系很好。”

黄少天仿佛失忆了一样:...

【全职】[喻黄] 微澜(3)

3.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肖时钦奉旨搬了两箱子的书进来,皇恩浩荡,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教科书、教辅书、习题集、模拟试卷……黄少天才告别这些东西半年,看一眼都觉得头痛得要死。

“啊好难闻啊,一股油墨的味道。”黄少天嫌弃地翻了翻,好像碰了病毒一样把书丢回去,“会不会中毒啊?”

黄小少爷一旦挑剔起来,那是能从十八床床垫下抠出半根头发丝的。

“肖叔叔,喻文州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我给你翻倍。”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他心里已经笑得东倒西歪了,肖叔叔这个称呼一定会狠狠打击面前这个带来这么多噩耗的男人。

肖时钦涵养很好,很有绅士风度:“我和你哥同岁。”

黄少天立刻拍桌子反驳:“他...

【全职】[喻黄] 微澜(2)

2.


一路上黄少天都没有和喻文州说话。

一来,他没什么好说的,他已经足足有十几年没有见到喻文州了,零星一些消息都是听爸爸那里听来的,无非是他考上了什么名校,得了什么奖,在公司里完成了什么项目,除此之外,喻文州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陌生人;再者,他对喻文州意见很大,所以干脆不想理他。

他不说话,喻文州也没说,吴羽策更不是多话的人,所以直到回到了别墅开了门,才终于有声音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那只黑猫守在门口,看到三个人站在它面前,十分意外地选择扑向了吴羽策。

“你养的?”喻文州反手把门关上,问黄少天。

“关你屁事!”黄少天正在气头上,忍不住呛声。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吴羽策被...

【全职】[喻黄] 微澜(1)

说好的狗血家庭伦理剧,我就不概述了,大家随便看看!——by突然兴奋的患者


1.


飞机降落在G市的时候正好是黄昏。

“很久没有回来了,感觉陌生了很多……”肖时钦扶着眼镜在机场出口四处打量了一下,忍不住感慨道。

“嗯。”吴羽策戴着墨镜站在喻文州身后,淡淡地“嗯”了一声。

“那要是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肖时钦看了看喻文州,试探着问。喻文州倒是很镇定,对于回到十几年没有回过的故乡并没有太明显情绪外露,他看了看手表,冲肖时钦点点头。

“路上注意安全。”

“没问题。”肖时钦比了个OK的手势,“你们也是啊。”

“周一公司见。”

肖时钦转身离开,只剩下喻文州和吴羽策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