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

你经过时夏末的荧虫在咬我耳朵,
日出之后旷野的暖意越来越少了

【全职】[喻黄] Eversleeping(END)

Eversleeping


喻文州停下车,摇下车窗,面前出现一个狼狈的年轻人。

窗外大雨如注,砸在车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喻文州摇下车窗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雨淋了个正着。面前的年轻人显然要比他狼狈得多,他上身穿的白色运动衫满是泥点,整个人在雨中瑟瑟发抖,他声音倒是响亮,吼得喻文州觉得耳膜都疼。

“可以搭你的车吗?”

“可以。”喻文州实在是无法拒绝,天已经黑了,这条路又偏僻,如果他不让这个年轻人搭一程,他可能要在这里走上整夜了。

年轻人很快钻进车里,快得像条泥鳅。

扑面而来的冷意。

年轻人坐在车后座,全身湿淋淋的,喻文州从副驾驶的位子上拿起一条干毛巾递给他。

“你

【全职】[喻黄] 蜉蝣(END)

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永远16岁的天天!


蜉蝣


1.


李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裹着羽绒服坐在车里吃饼干。

头发湿哒哒的也没空擦,他随手扯了一条毛巾搭在头上,外面实在是太冷了,风从车门缝里吹进来都感觉自己要被冻成冰。随手甩了一下手上的饼干渣,用快要冻僵的手指戳了一下接听键,这才勉强听到李轩的声音。

“喂……”黄少天还嚼着饼干,喉咙有点发干,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有事吗?”

“你干嘛呢?生病了?”李轩察觉到他有点不对劲,问了一句。

“没有。”黄少天摇摇头,“什么事?”

“明天同学会你来不来?”李轩说,“我知道你在G市拍戏呢,有没有时间...

【全职】[喻黄] 心想事成(END)

今天是个好日子!(喂——

好久没写原著向了,激动搓手,热热身然后酝酿个长的,嘿嘿嘿

总之也祝大家心想事成!

心想事成

 
1.
 

“你们几个凑在一起干什么是想被一波带走吗?这么想死我一剑送你们上西天啊!分开点啊!分开分开分开!干什么站那么近!搞基吗!注意注意身后,身后你懂吗,说你呢那个术士,就是你的后面,back!你看右边看什么?!牧师牧师快给这个傻帽回血!我靠——”黄少天一拍键盘,简直七窍生烟,“都让开,有多远滚多远!”

“都让开怎么打……”被指挥的术士彻底懵了,听不懂黄少天在说什么。

“都让开就是让我自己来打啊!你们离我远点——”黄少天操作着剑客,一边指挥所...

【全职】[喻黄] 猫咪(END)

*有一句话的周王


猫咪


喻文州家里有一只土猫。

很土的那种。

这只猫是前段时间夜里他在路边捡的,他当时没带眼镜,四百度近视眼,加班加的水深火热痛不欲生,下班回家路上突然阴差阳错凡心大动,就捡了路边的一只猫。那只猫黄色的,估计不知道是在哪个泥塘里刚打过滚,看起来灰扑扑的,爪子上还粘着一块泥巴,喻文州把他领回家,抱着天降大运的心理准备比对了网上各类名贵可爱高雅猫咪的照片后,最后无奈地抱着猫对着镜子宣布,他捡了一只土猫。

真的好土啊,喻文州来回打量这只猫,土黄色的皮毛,从头到尾都浑身洋溢着农村生产合作社大锅饭灶台边忠诚守卫的气质,如果它从前有...

【全职】[喻黄] 时光之书(END)

时光之书


雨下得很大。

对于一个常年经受台风冲击的城市,这么大的雨或许会让异乡人惊掉下巴,但是对于G市人来说,好像只是家常便饭,尤其是在这样的夏季,雨水可以冲走炙裂的干热,带来一点清凉。

吃过晚饭,黄少天还是没有回来。

客厅的壁灯是前段时间新换的,黄少天觉得之前的那一盏太暗了,现在换了新的,暖黄色的灯光看起来也没有明亮到哪里去,他自作主张不顾阻拦地要自己亲手换,结果剥掉了半块墙皮,喻文州打电话叫了钟点工又把这面墙重新刷了一次,现在还弥漫了淡淡的石灰味道。

喻文州掐着他的腰,问他错没错。

没有!黄少天狡辩,这是一个意外,其实我是可以换成...

【全职】[喻黄] 留低锁匙(END)

[喻黄] 留低锁匙


“就到这里。”黄少天说。

喻文州看了看他,然后慢慢地把车停在路边。他抬头看了一眼,公寓楼下有人在闲坐,初秋刚下了一场雨,透着一股闷热之后难得的清凉,天色还未晚,雨水把路边的花草映得通透。

“谢谢了啊。”黄少天冲他打了个响指,“回去估计还得赶晚高峰,辛苦了。就别要我车钱了呗?”

喻文州笑了一下,微微点头:“嗯。”

黄少天推开车门下车,双肩包背好,然后走到车尾去拿行李,喻文州似乎有点走神,他敲了敲两下后备箱都没反应,只好绕过来走到驾驶位去敲车窗。

“后备箱。”黄少天说,“我拿行李。”

“嗯。”喻文州反应过来,有点抱歉地笑了一下,“我帮你吧。”

他要...

【全职】[喻黄] 茶想曲

茶想曲


“黄少天,你又用我的刮胡刀。”喻文州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一把掐在黄少天腰上。

“哎呀!”黄少天一躲,手里拿着报纸揉得吱呀作响,“我的找不到了!”

“在看什么?”

“快要新赛季了啊大哥,你怎么像没事的人似的,”黄少天端起桌子上的牛奶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哎呀你看看这个小孩,哈哈哈哈太逗了,外号新妖刀,哥不在江湖,江湖仍有哥的传说啊!”

“是是是。”喻文州低头附和,“但是还是剑圣最厉害。”

“这么多年你终于说了真心话,”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表情十分诚恳且赞叹,“你终于面对了真实的自我。”

“不,”喻文州低着头抹果酱,“只是突然的自我。...

【全职】[喻黄] 关联

01.


黄少天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继而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再然后,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个人。

那人拿着个大本子站在他面前,翻了翻手里的本子,又看看他,眼神很沉痛。

“啊?你谁?”黄少天揉揉眼睛,至于吗,睡个觉做个梦,梦到了个根本不认识的怪人。穿成这样的搞什么?玩COS?还是哪个剧组跑出来的?这谁家的阎王爷的演员啊喂!

“黄少天?”那人露出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手里拿着毛笔,甩了甩并不存在的小辫子。

哟呵,这个梦真是蛮有意思的。黄少天点点头,“是啊,我叫黄少天,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的名字好听吗?你知道吗这个名字的寓意特别好啊——”

“闭嘴!”那人扶了扶额头,开口打断黄少天...